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兴奋剂——金牌背后的荣耀和黑暗

据薛荫娴介绍,中共体育官员一方面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另一方面,他们还研究规避药物检查的方法,想尽办法逃过药检。图为北京一个“介绍运动员服过兴奋剂”的展览。(Getty Images)

人气: 3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31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的新闻界刮起了一阵调查揭秘惊天丑闻的风气,比较大的有那么几件,一个是被称为好莱坞最有权势的金字塔顶尖的人物--哈维‧温斯坦,多年的恶行终于被曝光于世;另外一个是高调指责川普和俄国暗通款曲的希拉里自己倒成了“通俄门”的主角;第三件就是走在体育金牌大国路上的中国体坛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也再次被翻了出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10月22日发表声明说,将对中国体坛系统性的使用兴奋剂的指控启动调查。

这些丑闻的共同点就是当事者的地位特殊,虽然犯罪的事实在一定范围之内是公开的秘密,但是真相却多年无法大白于天下,那么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就是跟中国有关系的金牌后面的荣耀和黑暗。在节目的过程中和以前一样,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电话,或者通过Skype和电子邮件提出问题,或者发表您的观点。我们的热线电话是415-501-9771;大陆的听众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5-20100。如果是因为最近的网络封锁,您没有办法使用电话的话,可以用Skype,Skype的账号是hhpl,或者我们的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好,下面开始我们的讨论。横河先生,我们首先请您谈一下,这次引发国际调查的事件是怎么发生的?因为最近并没有什么大的运动事项,怎么突然就关注起中国运动员用兴奋剂的事情?

横河: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德国的《南德意志报》和德国国家电视一台(ARD),披露了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揭发中国国家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黑幕,所以是媒体报导以后引起关注的。薛荫娴她是中国国家队的医生,在国家体委工作30多年,而且还担任过国家队很多队的医务监督的组长。这30多年来她是亲眼目睹,而且是亲自参加,但是她自己拒绝了,就中国国家运动员怎么样被国家强迫吃兴奋剂的过程。

薛荫娴本人因为拒绝给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包括很多拿了世界冠军的知名运动员,结果就造成她自己长期被骚扰和迫害。特别严重的就是在北京奥运2008年以前警察去骚扰她,而且警告她不能对外揭露,而她先生当时也是为保护她导致死亡的。她的特点就是她把事情都记下来了,她一共带出来了68本日记,这些事情每个细节她都记在日记上。

主持人:她能把这些日记带出来也是相当不容易。

横河:对,她已经把这些带出来了,这是她今年6月份,今年6月份全家到了德国,包括她儿子到了德国,据说开始是打算治病的,但是最终决定在德国寻求庇护。记者们采访她是她已经决定申请庇护了,我觉得可能已经是申请了庇护,才引起记者去采访的。所以6月份的时候没能引起很大的事情,而在她申请庇护的时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主持人:兴奋剂这个问题一谈起来就非常容易引起中国人的反感。我记得有一年孙杨被禁止到澳大利亚去训练,结果网友们就痛骂澳大利亚是因为妒忌中国的运动成绩突然崛起而有意的寻衅滋事。原因当然我觉得非常可以理解,就是说兴奋剂又不是中国发明的,世界各国的运动员都在用,那中国运动员就算有用了也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老盯着中国呢?

横河:这就要先讲一下兴奋剂。国际体育比赛,其实国内比赛也是一样,它的基本原则就是公平竞争。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中国叫做兴奋剂,其实它也不仅仅是兴奋的作用,兴奋指的是精神兴奋,其实还有一个增强肌肉的作用,我们普遍把它叫做兴奋剂。你使用兴奋剂以后就打破了公平竞争的规则了,也就是说你比不使用的人就占有了很多的优势,当然我们这里还不考虑使用兴奋剂以后对运动员本人的伤害,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进去。当体育界认识到这个害处以后,它至少是破坏了公平竞争的规则,所以就开始禁。

凡是被发现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国际上它规定也越来越细,到比赛之前,就是在正式比赛之前要先留尿,到比赛以后如果拿了金牌,或者拿了前几名、进入前几名的,再取一次尿,然后把他原来留的尿,它不会所有的人都检查,就是凡是你拿了奖牌的,就可以回去检查在之前留下的尿液。它规则很严格,也不是针对哪一个人的,所有人都一样,发现使用,一般都会被相应的机构禁赛,就是禁止以后参赛,或者其它的处罚措施,它不仅仅是针对中国运动员的。只是说别人被禁赛,中国网友不太会关注;而别的国家运动员被禁赛,那个国家的体育迷也不会去抗议,因为人家觉得这是你个人的事情,吃药是个人的事情;在中国,拿金牌就跟一个国家荣誉好像有关系了。

这也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了,就是体育金牌究竟代表什么?在其他国家,当然我们主要指西方国家、民主国家,体育是个人的事情,最多还跟一些相关的俱乐部什么的有关,俱乐部也是私人的,跟国家没有关系。这些就是说个人和俱乐部,或者什么团体,或者体育协会相关的话,它因运动项目不同而异,很多是跟个人有关的。但是在西方国家共同的一点是政府一般不会介入这个事情当中去,也不会去干预,所以使用兴奋剂多半是运动员个人的事情,有些跟教练有关,它跟政府没关系。

中国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在中国,体育是政府的事情。所以使用兴奋剂它也是政府主导的国家行为。当然事实上也不仅仅是盯着中国,在这之前,东德还有前苏联,包括现在的俄国,都出于同样的理由被关注过,就是因为别人关注这些是关注一个国家行为。国家行为在不公平竞争的问题上还有更严重的地方,就是兴奋剂的使用它有一个禁止和反禁止的过程,就是你禁,他就要去想新的办法。在禁止的就是说,他不断的研究你们用什么新的药,然后他把这个药加到禁止名单上;如果不在名单上的,也不是这一类的药物,那就要下一次再加到名单上才能禁,所以就有一个反禁止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开发那种还没有上名单的新药。

对于个人和教练所进行的兴奋剂使用,它是个人在摸索。而社会主义国家或者前社会主义国家,俄国说是以前社会主义国家留下来的弊病,他们是政府主导的由专职研究机构进行研究的,所以研究的力量比反兴奋剂的力量要强大的多。往往所谓的反兴奋剂中心它就是专门研究怎么样对付兴奋剂禁止这种事情,所以别人就更应该去关注。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有一位网友提前给我们发来了问题。因为中共的19大刚刚闭幕,19大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热点。那这位网友的问题跟19大相关的,他的问题是这样的,19大以后,习近平会不会进行政治改革?中国离宪政民主的道路还有多远?横河先生请您回应一下。

横河:我从个人观点来看,如果没有外在的压力,你要想哪一个人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权力毕竟是一个很容易被上瘾的东西。目前我不能去猜他会不会进行体制改革,这已经牵扯到第二个问题了,如果要有改革的话,实际上是靠我们现在每一个人施加的压力,只有在巨大的压力下,包括前苏联,只有在巨大的压力下才有可能迫使他们改革;没有主动改革的,不存在这种问题。

主持人:好,谢谢您。那我们现在再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讨论中国体育界金牌后面的荣耀和黑暗。现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11月22日发表了声明,说将要对中国体坛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情况开始启动调查。您认为这样的调查会有什么结果呢?会不会对中国的体育界就是参加国际比赛它去禁赛或者怎么样?

横河:肯定会有影响的,目前它只是启动调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于1999年,比较晚,而对中共系统使用的指控,主要发生在80年代和90年代。这个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它现在发了一个声明,在它的网页上,大家可以去看,它一方面要确认那个时候确实发生这样的事情;另外一方面是要看是不是系统使用兴奋剂超出了80年代和90年代,就是是不是还延续至今。

这个我们想比较一下类似的事情,就看看调查会有什么结果。俄国前几年出过类似的事情,就是在2014年俄国索契冬奥会以后,也是德国国家电视一台(ARD)首先进行了报导,那是在2014年12月份,报导俄国使用兴奋剂,也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进行调查,调查了整整10个月以后发表了一个调查报告,这是在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发表的。以后媒体和其它的调查就披露俄国更多的兴奋剂丑闻。

到了2016年初,大概2月份的时候,俄国一名反兴奋剂的官员,就是俄罗斯前反兴奋剂实验室的主任罗琴科夫逃到了美国,揭露俄国运动员系统使用兴奋剂,并且怎么样在索契冬奥会上造假的事情。结果就导致巴西奥运会差一点对俄国运动员全面禁赛,原来是准备不准俄国运动员参赛的,后来就是因为奥运会的国际的单项比赛的各个组织都反对,所以后来国际奥委会只能网开一面了,最后俄国有70%的运动员参赛了,那么换句话说,有30%的运动员最终没有参赛。

和俄国类似的,就是现在薛荫娴也是一个使用兴奋剂的内部知情人,这个跟外部去调查就完全是两回事了。她了解内情,而且她长期记录她的工作情况,中共当局就很难去否认薛荫娴的指控。而且薛荫娴完全是一个专业人员,她自己还是“红二代”,她不属于政治反对派,她的话外界就更容易相信。

实际上现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提出来要核实现在的这些指控,说是跟第三方合作,讲的就是薛荫娴本人,首先要跟她核实她所提供的消息。由于她可以提供很多外人不知道的细节,甚至我相信她还能提供线索,就是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怎么样去调查,调查的方法和途径来证实,她都会知道。这样的话,调查出证实她说中国80、90年代广泛使用兴奋剂的指控是很容易的,得出系统使用的结论并不会很难。

至于现在是不是还在继续使用,一个是最近这些年反兴奋剂的检查所发现的这些证据,这些证据就是哪个运动员什么时候被禁赛了,哪个运动员被剥夺奖牌了,这个收集起来再加上原来的指控,会得出一定的结论。

还有一个就是要考虑到中国方面继续研制还没有被列为禁药的新药,就是我刚才讲的,这要考虑到中共研制新的相同功能不同结构药物的能力。我们最近不是知道川普宣布卫生紧急状态吗?就是鸦片的药物。

主持人:对,这个在美国弄得非常的大。

横河:对,我们有机会可以专门讨论,这里头实际上就是中国的药物研究机构可以在原有的,就是在被美国列为禁止的鸦片的药物当中进行强制性的结构改变,就是功能还有甚至加强了,但是它的结构却不在你禁的范围之内,这是中国的特点。

我记得以前曾经有过肝素,大家知道肝素是抗血凝的,很多心血管疾病的,就是防止血形成凝结块,在血液里面就要打肝素,稀释血液用的。中国曾经就用多糖体强制性的硫化,最后就把它变成可以有抗凝血的作用,但却是非常便宜,冒充肝素出口到美国来,导致有很多患病的病人使用了以后死亡。就是说它的研制能力非常强,而且因为是国家行为,就很难防范,就是讲现在是不是还在使用,除了已经禁止的部分,还要关注的是研制的新的方向。

我想得出结论以后,不管是奥运会也好,还是各个分别体育机构也好,它必须采取一定的行动,完全不采取行动是不可能的,但是100%惩罚也是不可能的,俄国已经有先例了。相对来说,中共当局比俄国进行国际公关的能力,和使用各种资源来进行,甚至包括威胁,或者收买这种能力要比俄国强很多。所以我想全面禁也不可能,但是完全不禁也不可能,总会采取措施,所以一部分人以后参加国际比赛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主持人:刚才您讲的这些情况,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因为使用兴奋剂是违反国际法,所以一般的国家都是运动员偷偷的使用,但是在中国和一些前社会主义国家,它是一个政府的系统的行为,这好像就是等于国家公开来参与犯罪,那为什么在社会主义国家它就不在乎,它国家就可以公开来参与犯罪呢?

横河:我想是一个需要。社会主义国家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体育运动它不是个人的事情,它是国家的事情。我们常说的“举国体制”,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共性。社会主义国家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对发展经济没有作用。东欧和前苏联就是因为经济没搞上去,所以才倒掉的。那么中国恰恰是在经济方面部分放弃了社会主义、采用了资本主义,所以才搞上去的。

但是计划经济在其它方面可以集中全国的资源来办一些特殊的事情,来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体育就是非常典型的。我们记得中国最早的时候就是乒乓球打出来的,那时候还是在文革期间,其它的都是一塌糊涂,但是体育却从乒乓球开始走向世界拿了冠军。这就是为什么在薛荫娴的揭露当中就讲到了李富荣,对于中国体育界使用兴奋剂他有责任,就是他在体委当中有发言权,他去推动。那为什么他有发言权?他们是属于最早拿金牌的。以后就不同的项目,什么举重、体操、女排、游泳这些,田径比较晚,就是逐步这些项目都上去了,这都是“举国体制”把这些体育搞上去的。

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最近的巴西奥运会,中共官方对金牌宣传的热情比以前有所降温。当然我想有几个原因,一个是金牌数确实低于以往,也低于民众的期望值,所以它不能再去拚命吹了;另外一个,经济发展和世界上的话语权的增加,就是对体育金牌的要求没有这么高了,不管那些话语权怎么得来的,金钱买来的也好,它确实就是说其它方面上来了,那也就更说明金牌原来所起的作用并不是运动员个人的作用,其实也是为中共统治合法性制造一个基础,就是这些都是世界第一的,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

主持人:我想这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随着开放到国外来走动的人员越来越多,大家慢慢都知道,国外来参加奥运会的这些运动员不是专业的,他们是业余的,但是中国派出来的他就是专业队,所以民众在心里对金牌的份量和这个含金量也没有以前那么激动了。

那我们下面一个问题,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可能中国民众确实了解不多。但是在国际体坛上这个黑历史可以说是臭名昭著,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也就是说当年在孙杨的事件中,虽然中方对澳洲泳协是强烈的抗议,但是澳方说我坚决的支持运动员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就是根本不买账。那么这一次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出面,中共会对这个指控有什么反应呢?

横河:现在还没有看到公开的官方反应,但是就在两个月之前有过一件事情,今年8月份的时候,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去视察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就表态,官方的公开表态是对兴奋剂“零容忍”,这是官方正视对兴奋剂的态度。

但是中国举重协会有这么一件事情,上个月的月底国际举重联合会在官网发表了声明,对中国和俄罗斯九个会员国家禁赛一年。那么中国被禁是因为在2008年北京的奥运会当中,有3名女子举重运动员在国际奥委会的兴奋剂的复检当中,就是拿了奖以后再去检查的,药物检查呈阳性反应,所以金牌被剥夺、成绩也被剥夺了。他们上诉,8月底的时候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驳回两个人的上诉。

中国举重协会就有一个回应,就是对禁赛一年的决定做了一个回应。它一方面强调中国对兴奋剂零容忍;但同时说,禁止比赛这个决定是让无辜的运动员受牵连,所以它仍然不承认它做错了。而且它说的是无辜运动员,当然我相信运动员是无辜的,但是中国的举重协会和这些人的教练、国家不是无辜的。这里我就想说一下,它一方面肯定是抵赖,找出很多很多理由说这是别的原因,不是说用了兴奋剂,而是其它的原因。

主持人:比如说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一贯做法。

横河:队员吃错了东西,或者说这个人正在感冒所以吃了感冒药,而中国的感冒药复方剂里面可能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成分,药检就呈阳性,往往是用这种方式。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对违反人道、或是违反国际规则的事情,被曝光以后它的一贯做法是抵赖、不承认,而且归咎于某些外来因素,当然是个人,甚至还归咎于国际敌对势力。

但在这个问题上我就想起来,在话题之外的,它唯一的例外是死囚器官,它不仅自己主动承认,而且还大力炒作。我们可以看这次对兴奋剂它肯定是不承认的,但是对死囚器官它大力炒作,唯恐天下不知。所以我认为炒作死囚器官的事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完全有别的目的的,就是掩盖器官的真实来源。

所以我们一旦看到中共承认某些错误、公开承认,那就是反常现象,一定要动动脑子想一想,它是不是有什么要掩盖的黑幕?对于这次中共的反应,不管它什么反应,其实我们都要动脑子想一想究竟真正说明了什么问题。

主持人:从薛荫娴采访的内容来看,教练其实是配合官方的态度,教练是配合官方在兴奋剂使用的问题上,薛荫娴当年她为了抵制这个兴奋剂遭受了很大的压力。那么运动员的态度怎么样呢?

横河:先讲一下教练的态度,教练的态度跟官方是一致的。薛荫娴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谈到,当年吃兴奋剂的金牌运动员,现在就是中国体坛上的体育官员或者是教练,所以在巨大的利益推动下,兴奋剂从来没有被禁止过。这实际上是一个体育利益集团的问题。就是说拿金牌不仅是国家的事情,其实这些教练员、体育官员都可以因此而晋升,或者得到很多的好处。所以整整一个体育利益集团就在禁药兴奋剂上面是配合的。

这里面要注意的是,绝大多数运动员是受害者,当然年轻的运动员可能不知道,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态度,他比赛成绩上去了。为什么绝大多数运动员是受害者呢,而运动员当中成为教练的和体育官员这些人又在支持使用呢?是因为运动员当中真正能够成为教练和体育官员的是极少数。即使曾经是受害者,他一旦成为体制的受益者以后,他曾经受过的伤害就变成了现在成为利益集团的成员,而且得到那么多好处,所付出的代价了。绝大多数的普通运动员是没有这一点的,所以运动员从本质上他们是反对使用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使用兴奋剂对运动员的身体伤害是非常厉害的,有些伤害是永远没有办法恢复的。那么一般的运动员他在这个问题上他是属于非常无辜的,对不对?

横河:对,非常无辜的。我们就谈到最典型,因为没有时间举很多例子了,最典型的就是马家军,因为中国人都知道他们曾经在世界田径比赛包揽中长跑的金牌。早在1999年的时候有一个作家叫赵瑜,发表一个调查报告,就是《马家军调查》,揭露马俊仁从1991年就开始给队员,他亲自去喂药或者注射兴奋剂。当时在很大的压力下,这个文章被删除了。一直到17年以后、2016年,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章被翻出来了,重新登出来了而且传开了,所以这篇文章等于是重新再发表。

在这一篇文章当中作者披露,文章当中有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说是马俊仁强迫选手服用兴奋剂。因为是女子运动员,一些队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粗,很多队员还得了肝病,这个药对肝有影响。文章还曝光了一些运动员的联名信,说非人的折磨使我们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谈到对曝光者的压力,辽宁当局和媒体联合对这个作者施加压力。谷开来当时还为马俊仁辩护,专门为这个还写了一本书,题目叫作《我为马俊仁打官司》。因为马家军他拿了很多国际比赛金牌,所以被大家关注,有更多不知名的受害者根本就不可能引起舆论关注。还有一个伤害不仅是对运动员的,是对体育道德、社会道德造成了影响,这在中国这个现象更严重,因为在西方是个人的事情,不容易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而在中国是被认为是关系到国家荣誉的的事情,所以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就更大。

主持人:好,这次的节目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您可以继续通过Skype,或者电子邮件和我们沟通。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0-31 4: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