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生弥勒见 回向一心归

——孟浩然佛像前的虔诚礼拜
作者:秦山 整理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画传》。(公有领域)

    人气: 1504
【字号】    
   标签: tags:

孟浩然,是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园派诗人。孟浩然虔诚向佛,心向修炼,曾在石城寺的弥勒佛像前虔诚礼拜。他的诗作《腊月八日于剡县石城寺礼拜》就是这段心路历程的见证。

石城寺,又名宝相寺,又称新昌大佛寺,前身为隐岳寺,位于浙江省新昌县城西三里南明山中。山清水秀,岩石嶙峋,古树苍苍,飞瀑泱泱,曲涧微转,幽洞深邃,风景幽奇。

新昌大佛寺,全寺以石窟造像为特色,佛像规模宏大,历史悠久。大佛寺里最负盛名的文物是开凿于峭壁内的石雕弥勒大佛,通高超过16米,两膝相距超过10米。大佛宝像坐落于仙髻岩的石窟中,石窟之外为大雄宝殿,为大佛寺的核心区域。大佛造像座高约2米,整个造像宏伟壮丽,被称为“江南第一大佛”。

新昌大佛寺石弥勒像。(三猎/Wikimedia Commons CC BY 4.0)

据《新昌县志》记载,大佛开凿于南北朝时齐梁年间(约486一516年),前后营造30余年。此佛像可与大同云冈、洛阳龙门石窟中大佛相媲美,目前仍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几尊石雕大佛之一。石弥勒像不仅以其规模宏大,气势非凡著称于世,而且在佛教造像艺术上也独具特色。石像盘膝而坐;面容秀骨清相,婉雅俊逸,端庄慈祥。额部宽阔,鼻梁高隆,眉眼细长,方颐薄唇,两耳垂肩,顶有螺髻。身披架裟,衣着皱折自然流畅。

大佛寺的开山和尚是东晋名僧昙光。昙光是江苏昆山人,自幼出家,拜访名师,钻研佛学,成为一位有影响的僧人。东晋永和初年,昙光漫游江左,宿石城山下,见这里古木参天,石壁千仞,青藤绕石,环境十分清幽,就披荆斩棘,在此处山洞里修行。

南齐永明年间,僧护来到石城山隐岳寺,做了隐岳寺的住持。据记载,南齐永明四年(486年),僧护见仙髻岩的崖壁上有佛光出现,而且每至此处能“闻管弦声”,决心就在此岩壁上雕刻弥勒佛大像。

石壁坚硬,进展缓慢,至齐建武年间,僧护圆寂时,只粗粗凿出头部形象,临终前仍发誓“来生再造成此佛”。其弟子僧淑等继其业续凿,后来因“资力莫由”而停工。

直到梁天监年间,齐梁时代名僧僧祐受建安王萧伟之邀,专程来到隐岳寺主持凿刻石佛的工程。僧祐是齐梁时代的一位律学大师,也是古代杰出的佛教文史学家、雕刻家。

僧祐来到隐岳寺,见僧护和僧淑所凿的石佛“失在浮浅”,于是再次招集工匠,“大事更张,因旧功铲入五丈”,“扪虚梯汉,构立栈道,状奇肱之飞车,类仙腹之悬阁,高张图范”,造成极精美的石弥勒佛坐像。石雕弥勒大佛终于在天监十五年(516年)大功告成。

南朝梁著名文艺评论家刘勰,特为之作了《梁建安王造剡山石城寺石像碑》,赞誉这座石弥勒像是“不世之宝,无等之业。”

这座“命世之壮观,旷代之鸿作”是经过僧护、僧淑、僧祐三人相继建造而成的,主体工程的设计和完成者是僧祐。在大佛寺大雄宝殿的三层楼阁上,立有“三生圣迹”的匾额,就是指这三位法师锲而不舍地雕凿石佛的历史。

至盛唐开元廿年(公元732年)前后,玄俨律师对石像作了重大修整,施以“七宝、八珍”,石胎金身,焕然一新,寺宇殿堂也整修一新。

孟浩然画像。(网络图片)
孟浩然画像。(网络图片)

回顾了石城寺的石雕弥勒大佛的历史渊源,可以更深切地理解孟浩然的诗作《石城寺礼拜》。

孟浩然《腊月八日于剡县石城寺礼拜》
石壁开金像,香山绕铁围。下生弥勒见,回向一心归。
竹柏禅庭古,楼台世界稀。夕岚增气色,余照发光辉。
讲席邀谈柄,泉堂施浴衣。愿承功德水,从此濯尘机。

来到石城寺前,只见峭壁如削,洞窟敞开,齐梁年间雕凿的弥勒佛像,就端坐石窟中,佛像镌于崖壁间,金光闪闪。这座雕凿著大佛的峭壁,传闻中,香气四溢又传天乐,如同佛经中所说的香山,其所倚靠并环绕着它的岩山,就像佛经中所说的铁围山,岩色似铁,坚硬无比。

看到佛像,震撼心灵,感觉似真实的“当来下生弥勒尊佛”出现在眼前,无限敬仰,拜倒在佛座之前,礼拜后双手合十,诚心礼佛,一心修行,希望得到弥勒佛的度化。

竹子、柏树密布,树木参天,古寺庭院幽静,年代悠久,而依崖而建、为大佛遮风挡雨的楼台,实在是古往今来、海内外所稀有的啊!傍晚的林壑山岚,升起雾气,色彩丰富,夕阳西坠,余光照射到林壑、雾气、楼台、峭壁上,散发光辉,犹如佛光普照。

腊月八日相传为释迦牟尼佛成道日,这一天我邀请寺中大和尚佛堂讲经。接受佛法熏陶后,又受施浴衣去泉堂沐浴净身。当进入泉堂浴池时,自然地想到西方极乐世界中,充满八功德水的七宝池,观想眼前的就是七宝池、八功德水,愿此凡身承受功德水的洗涤,洗去追逐名利等尘俗机心,从此身心清净。

晨钟暮鼓,天香袅袅,天乐萦绕,清幽古禅庭院,一片庄严肃穆。当目睹了弥勒佛像,可以想见作者心中升起无限敬仰和感动的情怀,这是多么神圣的佛门之地啊!

“下生弥勒见,回向一心归。”这是作者内心最深刻的拜佛感受。深受佛法的熏陶,诗人早已被佛法的博大精深所震撼,而当亲眼目睹了石雕弥勒大佛的庄严法相,更是下定决心,用心修行,希望得到弥勒大佛的度化。

“愿承功德水,从此濯尘机。”表现了诗人坚定对佛法修炼的决心和意志。尘世中的繁华和一切功名利禄,以及让自己牵挂的恩恩怨怨,在这时都显得那样的渺小呀!只要心中装着佛法,不断的在法中精进,思想中的不好念头以及执著的各种人心一定都会去掉。

悠悠千古岁月,弹指一挥间,遥想当年大诗人孟浩然虔诚在佛像前礼拜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诗人用他的妙笔提醒著世人,不要忘记来到世间的初衷,净化身心,洗涤心中的污尘蒙垢,才能拨云见日,踏上归途,这是期盼已久的宿愿。#

──转自《新生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昭明太子萧统,是梁武帝萧衍之长子。他在31年的人生中,似乎从没想去继承皇位,而是殚精竭虑、召集一批志趣相投的文人,汇集古今三万卷书籍,全神贯注地编选了中国第一部诗文总集。时至北宋年间,民间尚传曰:“文选烂,秀才半。”1400多年后的今天,也有文人慨叹:如果在中国文化的典籍中缺少了这部《文选》,古代的秀才们该用什么来做科举考试的“教材”?
  • 张九龄进士及第,其风度文章为当世之楷模,时人誉为“九龄风度”或“曲江风度”。其风度不仅在于为人“耿直温雅、风仪甚整”(《旧唐书》)的才华与仪表,更在于其心系百姓、正义敢言的品格和节操。
  •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世界上闻名的天朝大国。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对外交往都得到充分的发展,文化领域内诗歌、书法、绘画、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几乎同时达到了全面繁荣的时期,成为各自发展史上的艺术高峰。此时期书法从进入普及、成熟到繁荣兴盛的发展顶峰,在楷、行、草、隶、篆等各种书体中都出现了影响深远的书家,众派纷呈,书作浩繁,书学鼎盛。
  •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是李白对孟浩然的赞赏与形容。孟浩然在很年轻的时候便已开始了隐居生活,直到满头白发,依旧悠然地闲卧于白云松林之中。
  • 秋天到了,您在做什么?还在怀恋夏夜星空下的篝火晚会,还是在天气渐凉的傍晚独自“贴秋膘”?一年四时,天地自有四时好景予人。秋天可以清淡高远,也可以红黄紫绿,喜悦芬芳。翰墨潇洒的名士咏之爱之,您也莫辜负了这秋景宜人。秋意渐浓,唤上亲朋好友,去品赏那秋色万般吧。
  • 东晋以后,山水游记体诗文开始受到关注,从唐朝开始,游山水已扩大到对台阁名胜、边塞以及繁华名都大邑之游历。所以在唐诗中有很多优秀山水诗、边塞诗。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长期游历经历。这种游历除了游赏名山大川、增闻广见之需要,还有出于对佛、道之信仰而寻仙访道的目的。李白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云:“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是游历诗人的典型代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