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迫害 中秋月难圆”系列报导

中秋佳节盼团圆 多少亲人不团圆?

人气: 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5日讯】2000年9月中秋节后仅一天,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吕慧忠的妻女在丹东公安一处烧纸,这一天是她丈夫的“头七”。

8天前的9月5日,吕慧忠被丹东公安一处的公安警察绑架,第二天9月6日的凌晨3点左右即被迫害致死,年仅38岁。

法医验尸显示:吕慧忠的脸上、身上均有伤,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刺在心脏上,腿骨断了两节;死者的脸呈锅铁色,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家属找到上级公安部门,公安局长朱文杰竟对家属说:“你上哪告,我都擎着;你们告赢了,我就处理。”

烧“头七”当天,无处申冤的吕慧忠的妻子向路人哭诉说:“吕慧忠平时就老实、善良,修炼法轮功后,人变得更好了。好好的一个人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被他们抓来不明不白就死在这里,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

吕慧忠的家庭遭遇,只是18年来发生在大陆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一个缩影。截至目前,突破网络封锁、传到海外明慧网的消息,至少有4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个数字仅是冰山一角。

中共迫害法轮功始于1999年。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认为法轮功太受民众欢迎,修炼人数甚至超过了共产党员。由于祛病健身和善化人心效果显着,大陆法轮功修炼者人数一度达到7千万到1亿人,遍及社会各个阶层和领域,包括政府官员、军队将领、大学教授,也有普通工人和农民,还有不少人是共产党员。伴随着悠扬的音乐,法轮功学员在晨曦中集体炼功,这样的场景那时在中国大陆各地随处可见。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令镇压后,一时间大陆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和劳教所等场地“人满为患”,关押的大部分是法轮功学员。美国国务院2007年3月发布的人权报告说:“在25万中共官方透露的劳改营里的关押人数中,至少一半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实际数字可能更大。”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和精神病药物的折磨,有的致死,有的致疯,有的失踪……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至少450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7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8年的残酷迫害持续至今。

在这中秋月圆之际,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不能和亲人能团圆?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天津市杨玉永被迫害致死 特警抢尸

今年的中秋节,对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杨玉永的一双儿女来说,格外凄凉。他们的父亲被迫害致死,母亲身陷狱中。

杨玉永离奇死亡,遗体伤痕累累 。(网络图片)
杨玉永离奇死亡,遗体伤痕累累 。(网络图片)

2017年7月11日,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于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脖子、身体大面积瘀伤,耳朵、眼睛里都有血,两耳朵根有很大的伤口,脚趾甲也有竹签扎过的痕迹。

现旅居美国华盛顿的于敬女士是杨玉永的老乡,她回忆杨玉永平时“慈眉善目,特别爱笑。如果你有什么难事,你说一句,他就特别快地来给你帮忙。比你要求的,还要做得好”。“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健壮的一个二哥,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无法想像他遭受这么大的痛苦……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没有向杨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却出动百名警察和特警抢夺尸体。

杨玉永的子女表示,当局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已将遗体送往陵园,担心父亲遭到强制火化,令案件死无对证。

杨玉永子女向各级部门申诉,遭到当地公安恐吓,威胁说不许请正义律师,不许接收媒体采访,威胁说这是“勾结境外反华势力”。

“爸爸被迫害死了,妈妈现在被非法关押。当地的公安还威胁这两个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于敬说。

“仅仅半个月 我尝到了人间的生死离别之痛”

“谁是这人间悲剧的制造者,谁是造成我母亲死亡的真凶?”“仅仅半个月,我尝到了人间的生死离别之痛苦与困惑,好端端地家毁人亡了。”这是辽宁鞍山市青年王宇的心声。

2017年7月4日晚,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于宝芳与丈夫王殿国、儿子王宇,一家三口被砸门入室的警察绑架。于宝芳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不到两周,17日即被迫害致死。丈夫王殿国一直被非法关押。

于宝芳离世1个小时之后,警方让她儿子王宇去医院与母亲见最后一面,也不让他查看遗体。8月8日,家属得知王殿国被非法批捕,不能回家处理后事。

法轮功学员妻子:难道连一把骨头都不让我们有吗?

王刚,河北省涿州市码头镇义和庄乡西韦坨村法轮功学员。2005年5月,被河北保定监狱毒打,用刑具摧残,致右腿整体截肢,后被秘密转押至冀东监狱。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弟子王刚二零零五年在保定监狱被迫害的高位截肢,2009年10月31日被唐山冀东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弟子王刚(明慧网)

2009年5月,冀东监狱将生命垂危的王刚送回家,但是涿州市“610”办公室主任高建和当地派出所马上派人骑摩托堵截监狱车辆,不把王刚拉上车就不让走。就这样,王刚又被拉回冀东监狱。

2009年10月,王刚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冀东监狱通知家属来接人。西韦陀村支书说:“接他干什么?让他死那儿吧!”王刚的妻子说:“难道连一把骨头都不让我们有吗?”

10月14日,王刚以保外就医名义回家;10月31日晚含冤离世。

幸福家庭被拆散 湖南朱桂林在看守监控下含冤去世

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法轮功学员朱桂林,被迫流离失所多年。2017年7月下旬刚回家几天,在买菜时被当地国安看见,第二天就被绑架到看守所,血压高达280,被看守所拒收后回家。

十天后,接到非法判刑三年的判决书,由两人看守监控;因迫害造成精神极度紧张,出现脑血栓及其它重病症状,于8月31日含冤去世。年仅53岁。

朱桂林从小体弱多病,走路没劲,弱不禁风,一年四季感冒不断。1998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法理指导做人。修炼后,道德回升了,身体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走路一身轻,家庭也和睦温馨了,邻里乡亲非常羡慕。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朱桂林的丈夫迫于压力与她离了婚,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即刻支离破碎,朱桂林后下岗又失去了工作,屡遭迫害,2001年被关押期间曾被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现在又因迫害而致死。

父子被同一劳教所迫害致死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三岔子林场职工法轮功学员张全福,全家修炼法轮功。2000年2月张全福与儿子张启发再次进京为法轮功请愿,父子二人因此同时被劳教,张全福被判1年半,张启发被判2年。

2002年3月,张启发刚劳教期满被释放的第14天,父子两人又同时被强行带走劳教1年,一同被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受尽折磨。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张全福,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其儿子张启发也于同年同月被该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网)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张全福,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其儿子张启发也于同年同月被该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网)

张全福临死之前还被毒打一顿,于2003年1月8日凌晨去世;张启发于1月18日被劳教所毒打致生命垂危送回家,第二天含冤离世。父子去世仅相隔10天。

姐妹死在同一座监狱

2002年9月,15名法轮功学员被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以重刑,其中姐妹俩杨桂琴14年、杨桂俊13年,两人均被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

杨桂琴两个月后在狱中被虐杀,杨桂俊9个月后也被迫害致死,姐妹离世相隔仅7个月。

遍布大陆各行业的大屠杀

明慧网的一份截止于2013年12月的统计显示,在被迫害致死的3,653名(2013年数据)法轮功学员中,统计到1,468例有记录学员的职业情况,其中,1,398例有记录学员的工作单位。

数据显示,244名被迫害致死学员来自教育/科研系统,占17%;204名被迫害致死学员来自政府机关,占15%;171名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来自农林牧 业,占12%;9%为五金、交电、轻工、陶瓷、塑料制品、工艺品等其它行业;5%来自医药/医疗行业;5%来自石油化工。此外,小商户4%,矿务冶金4%,服务业4%,建筑建材4%,机械制造3%,同时也包括铁道/交通运输、纺织、金融保险、糖烟酒副食品、电水煤、汽车制造、钢铁、电器电子、邮电、文化传媒、航空航天等行业。可以说几乎包括了中国所有的行业。

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包括:被劳教所灌食致死的河北保定市易县西陵镇镇长冯国光(男,44岁)、到北京请愿被迫害致死的辽宁省辽中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韩庆财(男,62岁)、被法院迫害致死的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处长、法官胡庆云(男)、写公开信被迫害致死的河南省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男,42岁)等等。#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7-10-05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