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手机短信——家庭纠纷断案的重要筹码

当离婚已经成为我们玩笑轻如鸿毛的两个字,这世道已经太悲凉……(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5日讯】在两周前的文章“家庭纠纷各执一词,法官断案看重什么?”我们提到,通过社交媒体(如Facebook、 Twitter、微博、微信等)、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发送的全部信息,都有可能被用作法庭上的证据。如果不加谨慎地随意发信息或发言,特别是针对前任的愤怒和攻击性言论,很可能为当事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恶劣后果。

90%以上的家庭法律师反馈说,在过去3年中,越来越多的手机短信被收集整理,并最终呈交到法官面前,成为一系列家庭法纠纷断案的证据,例如:子女监护权及探视安排 (Child Custody and Access),子女及配偶抚养费 (Child and Spousal Support),婚姻屋的居住权等(Possession of Matrimonial Home)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小小的手机短信是如何在关键时刻,帮助法官透露案情的蛛丝马迹,从而改变着当事人的生活格局:

 1. 大量手机短信透露当事人的可信度

相关案例分享:

米歇尔和先生克劳斯一起生活了4年,并育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戴斯妮。在他们分手两年之内,关系一直过得去,多数时候,他们得以平和沟通,并为抚养女儿共同出力。但两年后的秋天,米歇尔却决然将孩子的抚养问题闹到了法庭上,要求获得对戴斯妮的独立监护权 (Sole Custody)。追究事情的前因后果,并非克劳斯对女儿照顾不周,而是因为米歇尔无意中得知,克劳斯结交了新女友,米歇尔不禁醋意大发。原来,米歇尔对前夫依然挂念。就在她将动议送到法庭前不久,她给克劳斯的短信中还有这样一条“亲爱的,我爱你”。不过,两天后,当得知女儿戴斯妮和克劳斯的新女友在一起乘坐火车旅行时,米歇尔立刻爆发了,充满愤怒的短信接踵而来,陈年往事一并抖出,甚至,她在短信中威胁克劳斯说,除非法庭下令,爸爸和爷爷奶奶都不能再见到戴斯妮。这样愤怒的短信只持续了12天,过后,米歇尔的短信又恢复了平和的语气。

通过对米歇尔在几个月内的手机短信分析,法官渐渐看出,米歇尔的情绪波动极大,并企图用孩子作为砝码,影响并操控与前夫的关系。

对于米歇尔的独立监护权申请,法官不以为然,因为事实明摆着:米歇尔和克劳斯在孩子的抚养问题上,各尽所能,配合得相当好;当米歇尔通过孩子要挟并提出无理要求时(比如不许爸爸及爷爷奶奶到学校接孩子),克劳斯的做法是冷却,不主动对峙——这样可以让年幼的孩子免于大人间冲突的影响。在米歇尔经济陷入困境的时候,克劳斯送她一辆车,并给予财务支援,让她能更好地照顾女儿。

最终,法官拒绝了米谢尔的申请,判定在正式庭审前,父母双方依然分享监护权(Joint Custody)。

2. 手机短信被法官认定为“言语暴力”

暴力(Violence)一定是拳打脚踢吗?只有造成身体的伤害才算暴力吗?

其实在刑法和民法体系中,对暴力的定义超过了简单的字面理解,“言语暴力”和“行动暴力”一样,都会被法官严肃对待,成为断案的依据。而在当今的电子时代,手机短讯也成为输送“言语暴力”的重要途径。

 相关案例分享:

在吉娜和托尼分手后,吉娜要求对婚姻屋享有独立居住权,但首次动议被法官拒绝了。法官判定,独立居住权并不常见,需要特别谨慎,必须有充足的理由;因此,前夫托尼继续住在婚姻屋内。但几个月后,吉娜再次来到法庭,要求对之前的决定进行复议。吉娜的证据包含着多条与托尼之间互发的手机短信,其中最戏剧化的部分发生在感恩节前,当吉娜发短信讨论假日期间照顾女儿的安排时,托尼愤怒地回复说:“可怜虫,去找你的律师联系我,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有关女儿的事情,统统要通过律师。请你滚出我的生活,再也不想见到你。把我的电话删掉!”几个小时后,托尼又给吉娜发来长篇大论的手机短信,对吉娜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攻击,连同将吉娜的朋友和律师也嘲讽数落了一大通,并夹带诸多威胁。这样的言语攻击持续了两天,收尾的短信是:“你不配拥有孩子的抚养权,我会不惜手段将孩子从你身边带走,用法律手段!你真恶心。”

这些充满攻击性和火药味的短信,让法官改变了最初的看法,法官认为,父母之间的冲突已经达到了无可缓和的地步,他们在同一个屋顶下生活,必然会“损害孩子的最佳利益”。法官改变了几个月前共同居住的决定,判定父亲要搬出婚姻屋,由母亲享有独立居住权。

大家还记得,在上周的文章中,我们特别讨论了婚姻屋的居住权问题,法官在考虑是否授予一方当事人“独立居住权”时,“孩子的最佳利益”是一个重要衡量准则。

小结:

再次提醒大家,手机短信、邮件、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言论,很有可能:

• 被呈交给法官作为断案的证据

• 大量的短信审阅将增加律师和法官的工作量,让你的法律费用水长船高

• 短信如果措辞不当,可能被法庭认为是“骚扰(harassment)”甚至 “暴力(violence)”。

如何在家庭法诉讼中正确使用短信?律师的建议是:

在以下情境下,建议使用短信沟通:

• 和前任讨论孩子的监护及探视安排

• 从前任处获得信息

• 和前任讨论问题的解决方案

• 礼貌友好地进行沟通

在以下情境下,避免使用短信沟通:

• 通过言语欺凌前任

• 试图反复说服对方同意之前已经讨论过的议题

• 羞辱前任

•当前任要求您不要再发短信,除非特殊情况——特别是这样的要求通过律师传达。

责任编辑:芮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