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体再爆三华裔市议员与和统会联系紧密

《澳洲人报》的报导直接点名了四位候选人,他们分别是莱德(Ryde)市政府的周硕(Simon Zhou)、帕拉玛塔(Parramatta)市政府的韩以文(Paul Han)、坎伯兰德(Cumberland)市政府的王云梅(Jeanette Wang,原属艾士菲Ashfield市政府),以及乔治河(Georges River)市政府好市围选区的刘娜心(Nancy Liu)。(谷歌地图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澳洲悉尼综合报导)澳洲主流媒体近日报导,在不久前结束的澳洲地方政府选举中,新州有四名候选人与一个游说团体(澳洲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ACPPRC)或其会长有紧密联系,而该游说团体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这加剧了人们对外国政府干涉澳洲政治的担忧。

《澳洲人报》的报导直接点名了四位候选人,他们分别是莱德(Ryde)市政府的周硕(Simon Zhou)、帕拉玛塔(Parramatta)市政府的韩以文(Paul Han)、坎伯兰德(Cumberland)市政府的王云梅(Jeanette Wang,原属艾士菲Ashfield市政府),以及乔治河(Georges River)市政府好市围选区的刘娜心(Nancy Liu)。报导中说,上述四人均与中国籍的房地产富商黄向墨关系亲近,都曾隶属于黄所运作的三个在悉尼寻求和促进中共利益的游说团体之一。这四人中有三人成功当选市议员,一人落选。

关于中共“软实力”影响澳洲政治的指控是去年浮出水面的,当时工党参议院邓森(Sam Dastyari)被曝出在南海问题上维护北京的立场,并被揭露他的一笔账单由黄向墨替其支付,最终邓森被迫辞去其前座议员的位置。

而今年六月澳洲广播公司(ABC)和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的联合调查报导令这个话题再次被聚焦,报导揭出数名华商在澳洲的政治活动,包括黄向墨向两大政党的大量捐款,报导说,“显然他与工党关系更近”。

听取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情报汇报后,律政部长布兰迪斯(George Brandis)非常担心与中共有联系的游说团体,他正在考虑针对外国干预的新立法。

澳媒揭四名候选人与中共的联系

赢得市议员职位的周硕和韩以文都曾经是去年联邦大选中的工党参议员候选人。两人均获得了参议员邓森和新州工党秘书长莫纳恩(Kaila Murnain)提供的竞选尝试机会并获得了认可,他们去年都是在新州工党的弱势区,也即胜算不大的地方参与参议员席位的竞选。如今他们将关注点转向了地方政府,韩以文在西悉尼的帕拉玛塔市政府为工党赢得了席位,周硕则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赢得了莱德市政府的席位。

韩以文是参议员邓森位于帕拉玛塔办公室的全职员工,他同时也在黄向墨的澳洲广东商会内担任“政府和公关”的骨干,该商会被澳媒爆出去年为邓森赴中国出资。

周硕本次以独立候选人获选莱德市议员,但澳媒报导他已经是市政府内一位重要人物,因为他可以在市政府选市长的时候让工党的拉素尔(Jerome Laxale)再次成为莱德市长,同时使工党成为掌控市政府的大多数。经记者查证,拉苏尔的确已经成功当选莱德市府的新市长。

周硕曾在黄向墨的和统会担任副会长,备受瞩目,记者现在登录澳洲和统会的网站已找不到周硕的名字,但发现在今年3月份中国统促会代表团执行副秘书长孙凌雁等五人访问悉尼期间,周硕还作为澳洲和统会的一名青年政界代表在座谈会上发言。

周硕直到今年七月,他仍然兼职做有酬劳的新州工党总部的华人社区联络官。已被媒体曝光的协助五间黄金贸易公司捐款给工党的14.5万资金的事情与他有关联,他还被曝出卷入一起未支付2000万税款的法律纠纷,之后于今年七月辞去了工党的联络官职位。

第三个与黄向墨有关联的候选人是王云梅,她也是黄向墨所把持的和统会的副会长,亦是前任艾士菲市政府的工党市议员。而刘娜心曾是悉尼南区好市围市政府的副市长,也是和统会的成员,尽管她是自由党党员,但她是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赢得合并后新成立的乔治河市政府(Georges River Council)的市议员,她仍然代表该市政府的好市围选区。

中共在对澳洲三级政府的渗透

前中共驻悉尼领馆一秘陈用林曾揭露,中共对澳洲的渗透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四个领域,分官方和民间两个渠道,官方渠道是通过对澳洲三级政府的同时渗透,相互呼应。“中共也有所谓类似的表面上的三级政府,所以他们就与澳洲建立了所谓的姐妹州、姐妹城市。这样的姐妹州、姐妹城市在澳洲有一百多个,等于有一百多个在轰炸澳洲这个相对应的政府制度。每时每刻你都可以看到中共进行的这种渗透。”

他表示,“最近爆出的案子反映了澳洲政府方面被严重渗透。澳洲政府里面有两种人,一种是跟中共打交道较多,经常拿到好处或者看到好处的人,希望跟中共政府更亲密一点。很多是主管人员和政客,直接跟中共政府、使领馆、亲共社团等打交道,并从中拿好处。”

“另外一批人是政府里很多有良心的公务员。他们看到澳洲国家的利益受到了损害,特别是国家安全屏障已经被突破。媒体更多地提到澳洲的政治制度受到了威胁,主要是来自中共金钱的影响,就是中共对官员和政客进行收买、贿赂产生了效果,使澳洲政府正常运转失灵,出现了政策和战略上的失误。两党都因政治献金问题受到严重冲击。”

“中共对澳洲的政治官员的收买,还包括把这些人拉到中国去旅游,免费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华人和中国公司出资为到访的澳洲官员招妓。好多澳洲官员去了中国以后,回来马上就改变了态度。甚至一些媒体记者访问回来后立刻就改变态度,替中共涂脂抹粉。因为他得到了好处,非常期待下次再去。”

和统会隶属中共中央统战部

澳媒揭底的这四名华人候选人有三名在和统会中担任职位。和统会受中共统战部监控,被视作中共在澳洲游说工作的前沿。黄向墨是澳洲和统会的会长,上述四人都与黄向墨有关联。

黄向墨与中共的深厚联系引发澳洲情报部门ASIO的怀疑,入籍申请一直被拖延。

陈用林在《中国人权》网上曾发文表示,亲共华人社团以和统会(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为核心,建立金字塔式结构的组织,层层控制。而澳洲和统会则听从总部设在大陆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领导,其会长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

陈用林说,和统会这样的组织是中共利用这样的形式把中共的政策输出到海外的工具。“澳洲和统会也是由中国的使领馆策划建立。”

“切勿与狼共舞”

从澳洲律政部长着手立法防止中共渗透、干涉澳洲主权,到新西兰的中共军方背景议员被调查,正如大纪元今年四月发表的特稿《海外附和中共捣乱者 面临各国调查》中所说的,“各国政府都知道,凡是跟法轮功‘作对’的活动都是中共幕后操控的。因为外国政府的卷入,西方政府对这些中共团体和个人尤其警惕。当然也面临情报部门的监视和调查。”“ 这些人是何许人,什么背景,什么来历,什么移民身份,是否有犯罪记录?所有细节,事关国家安全,各国政府这些年一直在调查,并记录在案。以美国为首的多国政府目前都收紧移民政策,这些调查对像一旦被盯上,轻则在申请移民入籍中对自己不利,重则被遣返甚至入狱服刑。”

“在民主社会充当中共的代理人,替中共煽动仇恨,延伸宗教信仰迫害,都是触犯当地法律的犯罪行为。海外华人移民理应珍惜自由民主的环境,切勿被中共利用,违反了驻在国的法律而不自知。”

在今年底澳洲政府将进行世纪性法律改革,以杜绝外来干涉后,那些还在替中共在海外进行统战和渗透的人们将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

责任编辑:宗敏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