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卫生高官吁十九大报告增彻查河南血祸

刘倩无数次走在送葬队伍中,埋葬卖血去世的艾滋病人。(陈秉中提供)

人气: 78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十九大前,80多岁的中共前卫生部高官、前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呼吁:十九大报告上增添“一定要将河南血祸彻查到底几个字,作为习近平当局取信于民的表示。

陈秉中老先生感叹,发生于上世纪90年代因河南省政府号召农民卖血导致几十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和数万感染者死亡的重大灾难,至今二十年了,当局不仅不查处,反而对制造灾难的罪魁祸首百般包庇,祸首甚至双双平步青云。受害者则因上访讨说法被判刑坐大牢,讲真话揭真相的专家无一不被围剿。

社科院研究员刘倩曾对河南艾滋病情况做过六年调研,这是当时社科院获得批准的国家科研项目,但遭中共国家卫计委和河南当局联手阻扰、封杀,至今课题都不能结项。她近年来撰文在网上发表也遭多次警告。

宣传部有“四不准” 《血殇》在大陆不能出版

陈秉中揭露,作为国家社科院正式规划批准立项的国家一级课题,河南省社科院资深研究员刘倩在艾滋病的科研调查中,亲眼看到当年那些疫情严重的艾滋病村庄几乎家家户户躺着要死的人,她自己都不知道跟着村民埋了多少这样的艾滋病死者。

当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主管中宣部时候对河南血祸出台“四不准”,包括不准宣传、不准报导、不准调查、不准研究。陈秉中介绍,中宣部的这“四不”令河南血祸受害者成了屠刀下的牺牲品,国家卫计委和河南当局还以此对刘倩进行“封喉”。她被诬陷为心怀叵测别有用心、被反华势力利用,甚至是精神病,而她揭露的真相被刻意隐瞒。

刘倩历时六年(自2004年至2010年),背着锅碗瓢盆进入灾情最严重的艾滋病村实地调查,将这场殃及千百万人健康与生命的悲剧事件的前因后果搞清楚了,撰写了详实的研究著作《血殇》,因“四不准”,此书在大陆不能出版,只能在台湾出版,该书从台湾进大陆时还被郑州海关扣下。

卫计委:艾滋病须全国各部门统一口径发布

刘倩在网上发表的有关文章也因“四不准”全部被删除或屏蔽。去年世界艾滋病日(12月1日)前夕她在网上推出《河南艾滋病事件真相必须大白》,很快阅读量就超过2百万,随后也遭封杀。

陈秉中介绍,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把文章批转给河南省省长,责令河南查处,省长立即批转给省委宣传部部长,部长指令社科院找刘倩谈话要她闭口,刘倩因此被“喝茶、喝咖啡”。

一名老干部处处长找刘倩谈话时说:“你的文章内容没有问题,但国家卫计委认为在网上发表不合适,他们认为有关河南艾滋病的问题要由全国主管部门以统一途径和统一口径统一发布,面对卫生部就等于是面对国家。现在讲规矩,国家有规定要求,你必须遵守。”

刘倩说:“这算什么规矩啊,这样的规矩就是不让人说话!谁是国家?张斌还是李斌就能代表国家吗?河南省是有问题,但卫生部也有问题。你卫生部给我们河南惹了这么大的事,死了这么多人,不应该承担责任吗!”

发表艾滋病文章必须经过省委宣传部批准

该处长还对刘倩说,在河南省,对外发表艾滋病信息还必须经过省委宣传部批准。“你虽然退休了,但还是公职人员嘛,你吃国家财政、吃国家饭,只要是对外发布消息,都必须报告给省委宣传部,网络发表文章‘非法’。 

刘倩质疑,这算什么规定啊,国家宪法规定言论自由,国家宪法有规定不准在网上写东西吗?究竟谁在非法

处长说:“那是大宪法,河南省还有许多小规定。别人可以写,但你谈的是河南艾滋病问题就不可以。”

陈秉中表示,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河南省最忌讳知情者对外讲河南艾滋病问题,竟以河南省炮制的土政策小规定进行封杀。

多次在艾滋病疫区被从调查现场“弄回来”

刘倩去艾滋村调查过程中遭到官方百般刁难,陈秉中介绍,她不止一次被从艾滋病疫区的调查现场弄回来,都是河南省委组织部的命令。河南省发明小规定还不够用,还要动用更有杀伤力的组织部对她进行封杀。

陈秉中分析:“因为组织部力度大,这是中国特色,因为组织部拿着大家的官帽呢!而这次更是国家卫计委和河南省联手封杀,可见他们是多么害怕河南血祸真相大白于天下!”

刘倩无数次走在送葬队伍中,埋葬卖血死去世的艾滋病人。(陈秉中提供)
刘倩无数次走在送葬队伍中,陪村民埋葬因卖血感染而去世的艾滋病人。(陈秉中提供)

李长春等极力掩盖真相 要对河南血祸负责

陈秉中表示,中宣部这“四不准”来自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抓中宣部之时,而他当年正是河南省委书记。河南发生艾滋病大流行后,从河南省到中央二十几年如一日说假话和造假,李长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是倚仗这个所谓上面的指令,制造和掩盖河南血祸的罪魁祸首及其追随者,不仅公然要堵刘倩的嘴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边,还明目张胆地把对艾滋病人的打击力度要比平常人大的强盗言论,当成打压无辜受害者的理论利器,卖血感染艾滋病的农民因上访讨说法被判刑坐大牢,至今还有5名上访者正在服刑中。

陈秉中认为,如果李长春1993年在河南就采取防控措施,或下届政府亡羊补牢,首先揭开被李长春隐瞒的疫情盖子,调查推行血浆经济造成的恶果;同时不失时机地对成千上万的感染者进行抗病毒治疗,就可以将恶化的疫情有效控制住,更不会发生误诊误治艾滋病令疫情大面积蔓延爆发的惨剧。因两届政府的隐瞒再隐瞒,一场可防可控的公共卫生事件因全省都要与政府保持一致演变成一场全球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

中共当局还对陈秉中进行打压

陈秉中表示,中共当局将讲真话、揭真相、同情患者的志士作为头号敌人,多年从事健康研究与疾病干预的经历使他认识到,对于不验胡采高危行为导致感染艾滋病毒的高危人群,必须分秒必争进行危机干预。

陈秉中同被南阳训诫中心关押的部分受害者会见(作者提供)
陈秉中同被南阳训诫中心关押的部分受害者会见(作者提供)

出于良知和正义感,他退休后从2010年起的六年间,自费前往河南艾滋病重灾区调查和进行危机干预,因此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北京警方对他进行传讯,认为他威胁国家安全,命令他交代前往河南艾滋病区调查的动机。

当他前往一个艾滋病村柘城县双庙村时,被警察堵在村边10个小时不准进村。该村有500名艾滋病患者去世,其中30户死绝,另有30名艾滋病患者因病痛难忍自杀。

为了解开惊人的死绝自杀之谜,他后来又有两次前往该村调查,均遭阻拦无功而返。当地县国保大队长口出狂言威胁他说:你今天晚上要是不离开河南就弄死你。”甚至威胁他你要是再来河南调查艾滋病,就让你得艾滋病。

陈秉中无惧打压,在六年中暗访了30个艾滋病重灾县的上百个艾滋病村,会见了数千位艾滋病患者和死者家属,也摸清了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来龙去脉。他发现,艾滋村死亡200人的屡见不鲜,死亡300人400人的亦不足为奇。

他将自己调查的所见所闻一次次通过内部举报寄出,都石沉大海。他被迫改为以公开信形式举报后,激怒了中共高层,卫生部和现在的国家卫计委都派人对其进行警告。

他对上门者重申,十七大、十八大都是先向中央领导和中纪委书记内部举报,无人理睬迫于无奈才发公开信的。对方蛮横表示:“你把国内的事捅到国外去,他们都是政治局常委,不论怎么说都是你的错。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上任后也派人对其传达指令:你仅凭自己一个人的调查举报就可信吗?这不仅有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威信,对卫生部声誉也造成严重损害……上边正让部里上报你的生平履历对你进行调查。你80多岁了不好好养老,一趟一趟去河南简直疯了,这样与党中央对着干,活腻了,只能自讨苦吃! ”

陈秉中悲愤表示,把艾滋病当成无名热”,人为地误诊误治,令河南血祸成了一架绞肉机,卫生部不感到愧疚吗?

他强调:“卫生部前两位部长张文康和高强都拜倒在河南血祸元凶脚下,为他们隐瞒疫情极尽袒护说假话。更露骨的是,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长还抛出河南血祸无过错论。这样的卫生部没有资格指责我,我去河南调查和危机干预没有错,有错的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原卫生部和现国家卫计委 。”

他还表示,原期待十八大后,中央能查处河南血祸责任者,现在看来已经无望了。他认为,中纪委2014年3月第八巡视组曾以弄虚作假的巡视手段掩盖河南血祸,也难辞其咎。

目前正是十九大前夕,他呼吁,如果能在即将召开的十九大政治报告添上“一定要将河南血祸彻查到底”几个字,也不失为习当局取信于民的一项举措。#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7-10-08 8: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