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建元:中共是台湾最大的内乱外患(下)

【大纪元2017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报导)台大学生遭亲共黑帮统促党成员殴打溅血事件,引发外界对统促党与爱国同心会等组织在台长年蓄意滋事破坏台湾民主的关注。

那么,统促党爱国同心会是怎样一个组织?他们之间有关系吗?中共如何支持这两个团体?台湾现行的法律能取缔这些黑帮组织吗?台湾面临中共最大的威胁是什么?而对此有措施应对吗?

对此,大纪元采访了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

(接上)

中华统一促进党跟爱国同心会的关系及区别

中共对台湾的渗透不仅通过收买台湾高层,还有对亲共黑帮政党及团体的扶持。

曾建元表示,台湾目前已经有三四个主张共产主义为宗旨的政党,而中华统一促进党(统促党)跟爱国同心会就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两者的关系是联盟关系、结盟关系,在很多活动上是互相声援、互相支援。

“爱国同心会成员当中,属于台湾本省籍的人数非常少,主要以大陆移民为主,移民从1970~1980年代,当时的反共义士,很多是早年陆配到台湾来,婚姻状态不是很理想,家庭比较缺乏温暖,由于共同来自大陆的背景,所以会员内聚力比较高。”

“因此,基本上是一群被台湾本土主流社会所排斥的边缘人所组成的彼此间互相取暖、相濡以沫的组织。所以,它当然会对台湾主流社会有一定程度的敌意,也希望能够背靠中共,以增强他们在台湾社会当中生存奋斗的意志,所以基本上是一个社会边缘团体。”

“中华统一促进党是进入到政治领域里的黑社会组织,80%以上的党员来自竹联帮,该帮会因为在台湾发展很久,基本上其啰啰、党徒,大部分是台湾本地人,由于年龄普遍偏高,属于社会经济地位比较边缘的人,也没有太多政治上的信念,只为了拿钱,帮人办事的黑社会作风。

“中华统一促进党,平日动员小弟,这些啰啰,当然透过黑社会组织经营方式。经济上除了要靠平常黑社会组织所从事的在法律边缘行业当中的盈余来支持之外,另外老大的背后,有中共提供经费上的支持,比如,让他平日招待这些小弟吃吃喝喝,才有办法在重要活动当中冲锋陷阵。

“统促党,在街头画面上看起来,他们比较没有中心思想,不像爱国同心会,内聚力比较强,会员之间比较熟悉,打架也会去打群架,可是中华统一促进党,就不是这样,看起来是被动员来的,拿钱办事,这是两者比较大差别。”

中共如何支持这两个黑帮团体?

曾建元表示,中共主要是透过经济方式来支持这两个团体。

“爱国同心会主要领导人周庆俊,早年是从中国大陆游泳偷渡到香港的反共义士,他早年反共,但因为在台湾政治上发展不是很顺遂,所以他们成为台湾社会的边缘人,转而最后被中共收买。但是他们也不愿回到中国大陆去,还是要在台湾生活。”

“中共对他们主要提供经费上的支持。常用的方式是,大陆各省都有招待台湾团体、招待台湾民众,基层组织吃喝玩乐,活动很多,中共用这种方式拢络这些团体组织的会员。另外,中共提供长年经营必要的人事开支或者办公室必要的日常支出,对中共来说这个钱不需要很多,但让这些人至少感觉到中共对他们的支持。”

统促党的领导人张安乐(绰号“白狼”)是黑帮竹联帮的领袖。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他在大陆广东的黄花岗创立了“保卫中华大同盟”,第二年以“中华统一促进党”在台北注册。

“张安乐早期由于不法的勾当以及谋杀华裔作家刘宜良事件,后来就逃到中国大陆去,他在共产党的保护之下长期在中国大陆发展。一个黑社会分子他能够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里面安稳地度过一二十年,而且发展出他在中国大陆的企业、他的集团。这个黑帮分子不但受到共产党保护,而且(跟中共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密切。他那个党的宗旨非常鲜明,他是反中华民国的,他是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统一台湾。”

“统促党它在台湾社会中,因为它边缘化,它当然也慢慢朝向激进化。另外一方面,因为他们背靠共产党,共产党也给予他们实质跟精神上的支持。”

“比如说,它在中国大陆所经营的企业,中共在查税上面能够松一点,或者提供政策上的优惠,甚至对于他们从事不法的行道给与包庇,必要的时候,提供特定用途的资金支持,在特定议题、在特定时间,比如说买广告等等,短时间需要大笔支出,这个部分。”

惩治与解散统促党与爱国同心会

曾建元说,在台湾法律要惩治黑帮政党,只有一个状况,一旦统促党和类似这样的党,在那个政党的组织当中开始走向暴力的行动,或有暴力的这种准备,这个时候它就违反了台湾的法律了,那这个时候,法律或国家的安全部门可以对这样的政党给以解散,现在它在路上对异议者随便地殴打已经接近这种状况。

台湾面临的最大威胁

曾建元表示,除了内部渗透和扶持黑帮外,中共对于台湾的对外交往、国际生存空间的挤压,也是中共对台湾的最大的威胁。

“而中共另一个意图,就是希望在政治领域之外,再进一步在经济领域来孤立台湾,这也是台湾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台湾感到最大不安的地方。”

曾建元说,台湾资源很少,主要以对外贸易为国家生存的手段,是一个高度依赖对外关系的国家,“所以可以看到,台湾尽管在国际上邦交国很少,可是台湾却高度地依赖国际的经济贸易来维持台湾的生存,而且使得台湾的经济表现上还不错,大家生活都还可以。”

“中共看到这一点,在其国际间影响力与日俱增下,它会不会去断绝了台湾对外贸易的这条生命线,这个是台湾大家比较担心的。”

“例如,中共在东亚区域的经济整合当中,不断去排斥台湾的加入,所以台湾在东北亚跟东盟伙伴的关系当中始终被排斥在外,可以看到这种对台湾的对外贸易生命线的封锁。”

“还有,最直接的手段就是用军事武装的方式去阻止台湾的飞机、台湾的港口、轮船的进出,只要说共产党去封锁台湾对外的交通,台湾大概也撑不了多久,因为台湾本身粮食的自给率也不够。”

台湾有何应对的措施?

曾建元表示,台湾的做法就是尽量让台湾是一个开放社会,跟国际间的关系网路能够更加的紧密,“把台湾镶嵌在国际的经济贸易的结构当中,让国际社会不能没有台湾。”

“举例来讲,台湾在高科技产业当中,在东亚地区代工的模式,基本上台湾是美国或者是欧美大厂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如果台湾这一块失掉的话,全球供应链会造成很大的危机。另外,尽管中国大陆这方面的产能也很高,但是它的产品始终存在一种国家安全的威胁,而台湾的产品没有这个问题。”

曾建元说,为了确保这些大厂在国际的产业链当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台湾在兵役制度上,国防部同意让军人到台积电或研发科、台湾的科技大厂当中去工作,“我们叫做替代役,国家支持让军人、据有军人身份的人可以到这些公司去工作,让企业可以用比较低廉的成本获得优秀的人力资源。”

曾建元指出,台湾只有更加的开放、更加融入国际社会,把国际社会其它国家的利益绑在台湾岛上,这样中共如果要对台湾进行封锁,它也会危害到世界各国在东亚地区、在台湾的利益。

“我想这是台湾长期以来的做法,哪怕是过去威权的时代,他在对外的国际阵营的选择上,他还是选择坚守民主阵营,要跟西方民主国家站在同一个阵营,至少让这些国家要有一个道义上不能抛弃台湾的想法,这就是台湾国防的一个战略。”#

责任编辑:郑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