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选前偏袒希拉里 谷歌政治影响力大衰减

谷歌因去年总统大选前对网络搜索进行暗箱操作,偏袒希拉里,并投下巨资支持希拉里阵营,如今正自食其果。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人气: 14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科技巨头谷歌日前烦事缠身,其在华府的巨大政治影响力正在大幅衰减。美媒报导说,谷歌因去年总统大选前对网络搜索进行暗箱操作,偏袒希拉里,并投下巨资支持希拉里阵营,如今正自食其果。

多年来,华府在调控互联网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帮助谷歌、脸书等科技公司扩大了规模和影响力。

谷歌下大赌注支持希拉里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错押希拉里能胜选。该公司员工捐助了160万美元给希拉里阵营,比其他任何公司员工的捐款多出约80%。Alphabet执行董事长施密特甚至还帮助希拉里阵营设立公司,为竞选进行政治数据分析,而施密特本人甚至还在希拉里的大选夜戴上“工作人员”的徽章。

此外,在总统竞选期间,谷歌还被爆料利用网站暗助希拉里。美国独立媒体Sourcefed于2016年6月爆料称,谷歌操作搜索功能,让人们只能看到希拉里的正面报导。

同年9月12日,英国《每日邮报》报导称,美国行为研究和技术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Behavioral Research and Technology)心理学家爱坡斯坦(Robert Epstein)的调查证实,谷歌过滤甚至屏蔽掉对希拉里不利的信息,这种行为很可能会影响到11月总统大选中300万张选票的归属。

谷歌被指通过搜索服务支持希拉里早已不是第一次。2015年10月30日,《赫芬顿邮报》曾刊载过“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称谷歌是希拉里的“秘密武器”一文。

谷歌能够在华府建立强大政治势力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与民主党人建立关系。这使得谷歌能够对奥巴马政府制定科技政策施展其影响力。也正因如此,施密特肯在希拉里身上大下赌注,希望希拉里获胜后能够延续在奥巴马时代谷歌在华盛顿的政治影响力。

资料显示,奥巴马在2008年参加总统竞选时得到了谷歌的大力相助。施密特担任了奥巴马竞选期间的非正式顾问。在宣布其支持奥巴马后,施密特曾开玩笑的说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后,他的1美元工资,将会得到减税的机会。

《赫芬顿邮报》曾报导称,谷歌与奥巴马政府的关系十分紧密,不少谷歌前雇员都在奥巴马政府的团队中担任要职。比如,奥巴马任命的美国首席技术官史密斯(Megan Smith)、美国专利局局长李(Michelle Lee),都来自谷歌。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首席技术官汉农(Stephanie Hannon)也同样来自谷歌。

日前,谷歌不仅饱受来自共和党各方面的挑战攻击,在消费者隐私议题上也面临新挑战。图为美国国会大厦。(李莎/大纪元)
日前,谷歌不仅饱受来自共和党各方面的挑战攻击,在消费者隐私议题上也面临新挑战。图为美国国会大厦。(李莎/大纪元)

希拉里败选 谷歌在华府的影响力正在崩塌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施密特对败选一方的支持早已被胜利者看在眼里。消息指,川普在就职前不久,准备在川普大厦会见科技业高管,曾经询问时任策略师的班农,施密特是否就是“那个想帮助希拉里赢得大选的人”。班农回答说:“是的,就是他。”

报导说,谷歌,这个奥巴马时代华盛顿最具影响力的玩家之一,发现自己正在失去政治影响力。在奥巴马时代,谷歌在国会两党和奥巴马政府的周旋中显得游刃有余。据悉,谷歌聘请了一大群与两党关系密切的合约说客在国会山为其工作。

英国《卫报》报导称,谷歌在游说上的开销增长迅速,2002年不到5万美元,而十年后游说开销超过1,800万美元,对美国立法者和监管机构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施密特通过咨询委员会和其它活动场合经常与奥巴马在白宫会面。奥巴马执政期间,谷歌成功击败了美国监管机构对其进行的反垄断调查,并获得了网络中立性、网络安全责任、版权问题等有利于谷歌的规则。

而日前,谷歌不仅饱受来自共和党各方面的挑战攻击,在消费者隐私议题上也面临新挑战。此外,就连谷歌多年来的政治盟友民主党,也因为2016年俄罗斯试图通过谷歌和其它网络平台干扰总统大选的指控,要重新思考对谷歌的监管。两名民主党议员和一名共和党议员甚至还联手提出一项法案,要求互联网公司披露在互联网上政治广告背后的财务支持者。

谷歌在反垄断问题上与美国监管部门发生的纠葛由来已久。尽管过去谷歌大都在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中安然脱身,但随着川普上任和随之而来的美国联邦机构人事变动,谷歌开始面临新的挑战。

就在1月20日川普就任总统前夕,谷歌还在面临着新时代第一个艰钜的政治挑战。谷歌的对手企业在积极地游说川普政府,推举犹他州检察长雷耶斯(Sean Reyes)出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主席,执行《反垄断法》。

早在2016年,雷耶斯就曾呼吁FTC重新启动一项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如果雷耶斯被选中,自然对谷歌要进行调查。这是谷歌不愿看到的,因此派游说人员尽力进行阻挠。

虽然雷耶斯最终没能被指定为FTC主席,但新当选的主席似乎也对反垄断问题表现强硬。川普近期任命了反垄断律师西蒙斯(Joseph Simons)出任FTC主席。白宫的声明中强调了西蒙斯的积极反垄断执行记录。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已经对谷歌开出了27亿美元的反垄断罚单,外界认为,这将会推动美国政府对谷歌实施更严格的反垄断调查。

除了川普政府的反垄断外,令谷歌挠头的还有互联网隐私和网络中立原则。

在奥巴马时代,联邦通信委员会在2016年晚些时候针对AT&T和康卡斯特(Comcast)等有线和无线公司制定了收紧互联网用户隐私的规定。许多专家认为,通信委员会的规定给了谷歌、脸书等互联网公司相对于电信公司更大的优势,不利于AT&T和康卡斯特等公司发展。

今年3月,国会共和党撤销了奥巴马时代的《互联网隐私法规》。几个星期内,众议院通讯和互联网小组委员会主席布莱克恩(Marsha Blackburn)就提出了新法案,要有效地重新实施奥巴马时代的隐私规则,并将谷歌和其它互联网公司也包括在新法案的覆盖范围内。也就是说,川普政府对谷歌和AT&T、康卡斯特等公司都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曾经在奥巴马时代受益的谷歌及其盟友自然不干,于是迅速行动起来,试图阻止该法案落地。

此外,川普一上任,联邦通信委员会就开始着手废除奥巴马时代制定的另一个原则──网络中立原则。这一原则有利于谷歌和其它互联网公司,但却不利于AT&T等宽带供应商。该法规禁止宽带供应商阻止或减缓网络流量,也禁止他们因提供更快网速而收取更高的费用。

作为对川普政府撤销网络中立原则的回应,谷歌及其它互联网公司在7月组织了“活动日(Day of Action)”抗议活动。

消息人士透露,在活动的前一天,众议院议长瑞安的助手及其他共和党高层会见了谷歌、脸书、亚马逊等科技公司的代表。会面期间,瑞安的一名助手向这些公司发出了一个礼貌的警告:如果互联网公司执意抗议,将会威胁到这些公司与国会共和党人的关系,并将有损于其它立法优先事项。

尽管第二天抗议活动如期举行,但并未对共和党人的立法计划构成多大的影响。一些到场的活动者表示,这些大公司的抗议者在现场保持了沉默。

谷歌想尽办法重建华府政治影响力

自从谷歌意识到下错赌注后,公司方面就开始想尽办法和大选的赢家共和党建立更多关系。谷歌甚至还征聘了能够帮助该公司和保守派组织建立联系的人才。

为了扳回局面,谷歌不仅对川普的就职典礼捐助28.5万美元,还对共和党掌控国会的派对进行资助。同时,谷歌也加强在国会议员地方选区的公共服务。

根据无党派“政治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游说披露记录,截至今年9月底,Alphabet公司在游说上的开销为1,360万美元,直逼2016年全年度的1,540万美元。#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01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