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台籍党代表隔岸“唱红”为哪般

台湾民进党立委罗致政(左起)、王定宇、蔡易余10月26日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要求将担任中共党政军要职的台湾人士注销台湾户籍,并依法处以新台币10~15万元罚款。(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7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日前,定居大陆的台籍十九大代表卢丽安公开“唱红”,引起两岸人士的关注。卢丽安任职于复旦大学,是上海台联会长,几年前加入中共,并获得陆籍。她所发表的“大陆热切欢迎台湾融入民族复兴的蓝图”之论,俨然替中共代言,凸显中共统战之策略。

在央视专访中,卢丽安说:“毕竟我们现在是2017年,不是1927年,不是1937年,不是1947年,……不要再纠结于过时的对立的意识形态里面,我想我们爱台湾,也可以爱祖国大陆。”

她还谈到,“回来”(应指到大陆工作)的目的是:“播种,播什么种子呢,作为一个人文学者,我要播的种子更多的是一种,能够结合理性分析思考以及一种感性的态度来认识世界。”

这两段话,卢丽安说得都相当模糊。爱大陆,是指爱大陆的山川、人民,还是指爱“中共”?从她加入中共、站在血旗前的微笑以及与中共“同声”来看,她在大陆的政治站位是再明确不过的。然而,任何人,如果在拥护中共的前提下谈“爱祖国”,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共祸国殃民、是毁我中华的一切罪恶之源。

不管是1927,1937,1947,还是2017年,中共的本质从未改变。共产主义学说本身就附带着邪魔的因素,而中共则是集假、恶、暴于一体的邪教黑帮。中共打着民主爱国的旗号,篡权卖国、迫害信仰、欺压良善、破坏民族文化和道德,毁坏环境资源,坏事做绝,人神共愤。反对中共,并不是“纠结于对立的意识形态”;任何一个有理性、有良知的人,一个健康正常的社会,都应当明辨是非,不能任由恶政当道、胡作非为。

再说“播种”。所谓“理性分析思考”以及“感性的态度”,这确实是认清中共、了解现实所需要的两条轨道。显然,在这两方面,卢女士都还有功课要做。

从理性而言,有海量的书籍资料可供阅读,撰写者既有西方学者,也有大陆公民。他们通过客观中立的调查研究或是亲身经历感受,写出了对共产党、对中共的结案陈词。这份书单可包括:《共产主义黑皮书》、《九评共产党》、《2017年起来中国》、《709纪事》、《墓碑》、《红色纪念碑》、《文革受难者》等等,还有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大陆访民、冤民的陈情书、控告状,还有受中共所害的中国人在网站上发出的呼吁。阅读这些资料之千分之一、二,定会令一颗善良的心流血、哭泣。

再谈感性的态度。卢丽安在上海生活和工作多年,不知她听说过上海的“黑监狱”吗?

据媒体报导,今年七一前夕,数十名上海维权人士为了观看香港回归20年,买好火车票要去香港,但是在上海南站还未进入月台便被拦截。他们分别被当地派出所民警带回原地后,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

十九大前,上海多名维权人士和访民失踪或被抓。9月底,部分上海访民到北京公益西桥拉横幅,抗议地方政府的“维稳”打压。同时,也有访民在上海街头抗议“政府行为”导致的强迫失踪和被关黑监狱。

访民毕建平告诉大纪元记者,“我普陀区的房子被强拆已经12年了,因为没有安置,没有补偿,所以一直在上访,现在孙子出生了,我都在家帮忙照顾小孙子。为了‘十九大’他们还是不放心,非要把你关黑监狱不可。”

卢丽安大可走访这些上海乡亲,闲话家常后,也许可以向组织交一份报告或建议书,帮助改善访民的困境?

作为一个人文学者、名牌院校的教授,应该如何播种?走笔至此,忽然想到了同样在英国取得博士学位的张戎女士。她和丈夫进行了十年的调查研究,写出了《毛,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一块块拆卸了毛泽东的神话,也揭穿了中共的许多谎言。张戎的努力,令大陆和世界范围的读者受益。她播撒的是真相的种子、勇气的种子。

世界文学和哲学著作之林,贯穿着对生命真谛的追寻和对自由的讴歌。一个真正的人文学者,应该以弘扬普世价值为目标,传播真与善的信息。

卢丽安说,“大陆热切欢迎台湾融入民族复兴的蓝图,台湾何苦裹足不前?”此语颇有“招安”之意,令人愕然。殊不知,多少大陆民众在台湾观光时,都流露出由衷的赞叹。他们享受台湾的安宁气息,欣赏台湾民众的平和淡泊,羡慕台湾的民主氛围。每年中国新年期间,都有许多大陆客专程组团去台湾观看神韵演出。因为这样一场弘扬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文艺演出,在大陆不被允许登场。

针对卢丽安之言辞,高雄市议员张丰藤表示,台湾人不是笨蛋,你中国先民主给我看再说。网民回应:“当然是这样。如果台湾让‘中共’这个独裁暴政政权‘统一(=征服、控制)’了、台湾人也就要像大陆地区的人一样、失去民主、个人人身安全、个人基本人权、随意的可以被政府逮捕、囚禁、杀戮。还要在中共官员底下当屁民、受尽欺凌。不是很可怜?”

还有人说:“去大陆的台湾同胞,虽然有时候受些优待,但那不过是统战需要罢了。你或许可以上高位,但有话不能自由表达、畅所欲言,只能按中共的说法说。你或许可以赚大钱,但有钱不能自由寄汇出境外,只能在大陆投资、消费。极端情况下,人身自由都被控制,有苦难言。”

“亲共有糖吃,但吃中共的糖是要付出代价的。”中共的糖衣,历来是裹着炮弹的,无论对像是谁。向中共效忠,为中共传声、站台,成为被中共利用的工具,代价会是什么呢?

关爱、爱护、爱惜,必须建筑在尊重权益、明辨善恶的前提下。假使失去了这些,以暴力开道,以谎言欺骗,那样的“爱”,无爱可言。#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01 4: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