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陕西大学生输液数小时死亡 家属讨说遭殴打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人气: 262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短短几个小时猝死,目前家属在西安市讨说法无果,医院方面声称尸检报告要三个月后才出结果。10月25日,家属在医院前讨说法时遭保安殴打。

刘意洲,今年24岁,原籍贵州毕节市威宁县炉山村富兴组,家境贫寒,父母依靠务农供养三名大学生。大约在10月18日开始,刘意洲出现咳嗽、喉咙痛、发热现象,20日下午5时30分许,他让同学陪同来到长安医院就诊。

死者生前照。(家属提供)
死者生前照。(家属提供)

他的哥哥刘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从陪同他弟弟去医院的同学那里了解的情况。

当时已下班,刘意洲与同学挂号急诊,6时20分许,刘意洲领到药并且进行输液,在输液的同时进行皮肤敏感测试(简称皮试),6时40分皮试结果出来,他的同学将结果单送到医生手里,医生又给刘意洲开了两瓶药,继续进行输液,同学交费取药后回来,发现刘意洲胃部不舒服,同学欲买吃的东西给刘意洲被拒绝,输液至晚上9时许,刘意洲开始往垃圾桶里吐口水,随之又吐血,9时20分左右,刘意洲自己问护士为什么痰里有血,并且让同学给他买包纸,同学回来之后大约9时30分,护士给刘意洲量血压,此时3瓶药也已输液完成,护士给他拔了针。

之后,护士让同学将刘意洲送入急救室(9时50分),在急救室再次量了血压(高压85,低压70),同学感觉情况不妙,打电话通知了刘意洲的室友与老师,10时40分辅导员老师赶到医院。

刘先生表示,他是在晚上10时30分许接到老师的电话,称他的弟弟正在医院抢救,11时30分许刘先生给医院打电话,询问弟弟的情况,被告知在1小时前他弟弟已经死亡,由于当时无法马上赶到西安,家属们是在21日下午3时许才乘坐飞机赶到医院。

刘先生透露,家属接到的医院死亡通知单上写的死亡时间是12时36分,死亡原因为急性重症心肌炎,左心衰节。所有家属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感冒入院输液,短短数小时失去了生命,他们要求医院方面给出明确说法,同时准确的死亡时间是几时。

据了解,自刘意洲突然死亡之后,医院方面对家属态度强硬,要求家属做尸检后再决定如可处理,双方因尸检问题僵持了5天之后才进行。刘先生表示,家属也找过当地卫生局、卫计委等各部门,最初卫生局称可以边尸检边协商,结果现在卫生局对此事不管不问,医院方面坚称等待尸检结果,出结果的日期也由之前的60天变为90天。

刘先生说:“农村有个习惯,死者15天之内要入土为安,家境贫寒,弟弟的安葬费都无着落,让他们在西安等待三个月,非常艰难。”

10月25日,十余名家属以及刘意洲的同学到医院门前纪念头七,遭遇三四十名医院保安驱赶,过程中有2名家属被打成轻伤。刘先生表示,父亲因无法承受打击病倒,先送回家中,目前只有刘意洲的两位兄长留在当地处理后事。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10月20日,陕西西安市长安大学一名贵州籍大四学生因感冒到长安医院输液猝死,家属讨说法无果。(家属提供)

刘先生还说:“我们希望通过第三方调解,尽快解决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拖三个月,我不知道自己变成什么样,我家里会变成什么样,想赶紧把弟弟送回家入土为安。”

记者致电长安医院,几经周折联系到医院办公室,一位女工作人员声称不接受电话采访,只能当面采访,并且对此事无可奉告。

目前长安医院封锁消息,态度极其推诿,家属要求和医院进行对话,多次被拒绝。#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1-02 4: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