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家庭指南(4)

对足球的坚定情感

作者: 陈信安, 孙晓彤

对五、六岁的小朋友而言,足球不是比赛,也不需要心机,就是很单纯的玩游戏而已。(Pixabay CC0 1.0)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我出生于一九六二年,生长于纯朴的高雄冈山,家里经营的是佛具行,家中的三兄弟中,我排行老幺。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勤奋的人,对于孩子的期望除了好好念书和不要学坏之外,采取的是自由包容的态度。记忆中,我二哥是擅长手球的运动健将,就读冈山国小时自己虽然有一群爱踢足球的小伙伴,但我却没有太热中参与他们的活动,一直要到十二岁升上国中,我才真正开始接触足球。

足球常常被人戏称为“穷人的运动”,原因是踢足球需要的装备,就仅仅是一颗球,而门槛这么低的运动项目,却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我觉得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足球非常“好玩”,而且没有性别或年龄的限制。五、六岁的小朋友,就可以开始踢足球,对他们来说,能够把球踢得又高又远,还可以跟其他的小孩在自然的草地上奔跑嬉戏,就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所以你常常会看到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一起追着球跑来跑去——足球不是比赛,也不需要心机,就是很单纯的玩游戏而已。对于少年时初次踢球的我来说,足球就是一件充满乐趣的活动。

冈山是个足球风气很盛的地方,不仅国小和国中都有足球队,也培养出好几位知名的足球运动员。虽然如此,因为不想让父母认为足球会耽误课业,国中时候的我可说是非常“低调”地在踢球。我还记得有几次校际比赛,早上我一如往常地背着书包出门,但却没有去学校上课,而是把书包藏在同学家,下午踢完球才又背着书包回家。当然,这种事情做了几次之后,终于被家里发现,父母也因为国三即将面临升学,非常反对我继续踢球。

在那个体罚小孩还很普遍的年代,父亲为了让我打消踢球的念头,不止一次用连接窗户缝隙的塑胶条教训我,身为擅长跑步的足球健将,被打了几回之后也是会跑给爸爸追。但奇怪的是,即便那时才十几来岁,我却已经对于足球有了很坚定的情感,虽然不被家庭支持,却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很多人说我是有天分的球员,因为足球员的黄金训练期是九至十二岁,那是运动神经发育的关键阶段,而我是在这个阶段的尾声才开始踢球;但踢了这么多年的球,也培训过无数的球员,个人的经验告诉我:要成为一个好的运动员,除了先天的条件外,后天的努力同样重要。记得以前每次和队友约好集训,我总是比别人先到球场暖身;而训练结束解散之后,也经常留在场上继续练习,而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就是我真的非常喜欢踢球的感觉。

国三毕业那年的联考,我没有考上任何一所高中,父亲非常生气,要我立刻去补习班准备重考。但偏偏那时台北有一场全国性的比赛,几经思索,只好鼓起勇气跟爸爸谈判,条件是让我踢完这场比赛,之后就乖乖补习念书再也不踢球。结果,那场比赛我们球队获得了全国亚军的佳绩,当时以足球闻名的高雄立德商工便找上我,希望我可以进入他们学校,并且加入足球校队。十八岁时,我便离家到台北念书踢球,展开多采多姿的足球人生。@#(未完,待续)

──节录自《足球家庭指南》/ 网路与书出版

(点阅足球家庭指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小踢球到现在,我的观察心得是:一个球员平常具有什么样的个性,大都会反映在他踢球的风格上。
  •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袁凌做了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生前的最后一个采访,高华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揭开早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在知识界是偶像级人物。
  • 按照原则长年搅拌久了,我渐渐发现米糠酱也有心情。总共有四种心情。第一种是会笑的米糠酱。第二种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酱。第三种是愤怒的米糠酱。第四种是寂寞的米糠酱。
  • 每则新闻都是人的故事。因为与“人”有了连结,新闻才有了温度。我从不把自己定位成“播新闻的人”。我,是“说故事的人”。
  •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层青苔,黏土结成鱼鳞。陈年的门槛不足以隔住门外院坝的生荒气,只是阻碍了奶奶折叠成铁板桥的身形。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在德式的教养观点里,父母的生活教育才是教养孩子品格教育的最基础工程。在孩子念书前,先教会孩子如何过生活,学习自理生活,甚至为家付出自己的心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