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家庭指南(6)

足球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作者: 陈信安, 孙晓彤

踢球永远不嫌晚,甚至可以是一辈子的爱好。(Pixabay CC0 1.0)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足球对我而言有个不可取代的魅力,就是借此和队友培养的深厚情谊——就算是骨折打石膏、走路都要靠拐杖,热血的我还是坚持要跟队友们搭飞机到香港去比赛。虽然不能上场踢球,但在场边加油呐喊,也让我觉得意义非凡。

直到现在,我们这些老球员都已经五、六十岁,却还坚持要组队踢球参赛,一周至少要踢个三次才过瘾。对我来说,单纯当个球员是非常快乐的事,因为你只需要专心在球场上的表现,那个状态很纯粹,也很完整。

但是担任教练就不一样了,教练要准备训练内容、整合战略、建立权威、时时刻刻动脑思考⋯⋯对我来说,无论是球员或教练,都是非常有趣的事,特别是现在我训练的这批小球员,从六、七岁到十几岁的都有,从他们带着笑容的泛红脸庞上,我回想起自己少年时踢足球的纯真感觉。

我有一个儿子,他选择成为一个专业的足球运动员,十四岁时就独自负笈西班牙,和一群同样热爱踢球的同侪竞争学习。身为过来人,我知道运动员是一条艰辛的路途;但身为父亲,我支持他的选择,并且鼓励他在自己的道路上持续勇敢前进。足球对我来说,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课题。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球场就像是生命的缩影,它有时间限制,也有规则可循,每个人都在一样的空间条件里,称职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等待时机,然后一举进攻——天时地利人和的话,你就踢进了漂亮的一球。所以我每天都会来到球场,无论寒暑、无论晴雨;因为对我来说,足球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这本书能够完成,我衷心感谢所有在过程中给予协助的朋友,你们的鼓励是我向前的最大动力。首先我要感谢台北的孔雀体育会,是他们成立的儿童足球队,让我有机会跨足到小球员的训练领域。然后是同样身为足球家长、也是台北市前文化局长的倪重华,是他在当时带着华兴国小的十四位小朋友,热血地参加小孔雀的训练;而我也在这里对于长期支持我的足球家长们致上最深的感谢——感谢你们的积极参与和信任,如果没有你们,今天大概很难会出现这群活泼快乐的足球小将。

我还要感谢本书的撰稿人孙晓彤,从来没有接触过足球的她为了有更深入的临场感,在庞杂的访谈与撰写工作外,更主动参与了陈信安足球学校的成人女子班课程,印证了我对于足球所秉持的观点——踢球永远不嫌晚,甚至可以是一辈子的爱好。此外,我也感谢陈信安足球学校的教练团队与工作同仁,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一个人绝对无法完成,而这也再次说明了团队合作之于足球的重要性。

最后,是多年来一直在我身边陪伴和默默付出的太太许梅珠,身为体育老师的她,不仅要兼顾自己的职业,下了班又变身成专业的家庭主妇,有时候好不容易碰到假期,她也没得休息——只要是我上场比赛踢球,她总是在场边拿着相机努力拍照记录,书中许多我在球场上的英姿,都是出自太太的细腻观察。当然,追根究柢我还得感谢从小对我管教严厉的父母,如果不是他们从刚开始的反对,到后来的接纳、理解与支持,我也无法在日后足球之路上坚持下去。

我真心希望能够因为这本书,让喜欢足球的家长与小朋友更了解足球的训练过程;也希望还没开始接触足球的人们,能够因为阅读而增加对于足球的认识与兴趣——台湾足球的未来,需要的是更多人的参与和投入,共同创造出美好而生机蓬勃的足球视野。

作者简介

陈信安

1962年出生于足球风气兴盛的台湾高雄冈山,12岁那年正式开始接触足球,从此与足球结下不解之缘。曾经效力于飞驼足球队,并于全国甲级联赛中多次拿下冠军,而后更曾多次加入男子足球国家代表队球员,代表台湾在国际赛事中南征北讨;2008年陈信安担任国家代表队的总教练,由球员转型为教练的他,也是台湾唯一具有AFC“职业级”教练证书的足球教练。

陈信安于2017年所参与成立的“陈信安足球学校”,是目前独家引进英国切尔西足球俱乐部教学系统的台湾足球教育培训机构。除了自己踢球外,他也致力于足球运动的推广,本书是他首部以儿童足球为核心的著作。(节录完)

足球家庭指南:输赢以外,一颗球打破传统教育框架,踢出孩子创造力。
足球家庭指南》/网路与书出版 提供

@

──节录自《足球家庭指南》/ 网路与书出版

(点阅足球家庭指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袁凌做了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生前的最后一个采访,高华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揭开早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在知识界是偶像级人物。
  • 按照原则长年搅拌久了,我渐渐发现米糠酱也有心情。总共有四种心情。第一种是会笑的米糠酱。第二种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酱。第三种是愤怒的米糠酱。第四种是寂寞的米糠酱。
  • 每则新闻都是人的故事。因为与“人”有了连结,新闻才有了温度。我从不把自己定位成“播新闻的人”。我,是“说故事的人”。
  •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层青苔,黏土结成鱼鳞。陈年的门槛不足以隔住门外院坝的生荒气,只是阻碍了奶奶折叠成铁板桥的身形。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在德式的教养观点里,父母的生活教育才是教养孩子品格教育的最基础工程。在孩子念书前,先教会孩子如何过生活,学习自理生活,甚至为家付出自己的心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