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干僮子:人文西湖游历解读

要说全中国,再也没有像杭州这样完美的集经济、旅游、政治、科技、文化于一体的城市了。(维基百科)

人气: 4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6日讯】要说全中国,再也没有像杭州这样完美的集经济、旅游、政治、科技、文化于一体的城市了。要说完美,是因为杭州作为浙江省省会城市,政治、经济、科技发达,内有山水自然景观与历史人文景观熔合的西湖,有着五越和南宋积淀的千年文化,有着除西湖外的全国最丰厚的印学文化和风景优美的西溪河泽地。展开西湖,来阅析南中国的风情与文化,真的感叹上苍对神州眷顾,遗留西湖,在末法时代,唤起江南世人的自救归天的历史使命。

除了三西(西湖、西溪、西泠印社),杭州及边上还有众多古镇,却不为众游客所熟知,如龙门古镇、塘栖古镇,新市古镇、盐官古镇。它们以柔婉江南民居之风情,告诉世人,我们的祖宗,曾以建筑的形态,遗训子孙要敬天畏道、求真从善的精神内涵。

而如今,西湖边依旧是天天游客如织。他们只是被太多的仿古新建、繁华商贸、旅游诱导之光怪陆离灌满了眼鼻耳口,无心安静思索这颗“天上明珠”背负的要义,只管图乐求趣,玩闹一阵,继续回家为钱利名情奔波争夺。那么,我在这儿,用文化来洗一洗西湖之污垢,还一片清净过去现在给各位爱好中国山水与历史人文的读者。

葛岭、白堤、保俶山

(公有领域)
保俶塔(公有领域)

在杭州北山路沿西湖往植物园去途中,栖霞岭北边,有座抱朴道观,道观所在地是为葛岭。岭上树木参天,山路石阶弯曲纵横,联通保俶山,资料表明为三国葛玄的侄孙——葛洪炼丹之处。葛洪在此骑鹤飞天只是传说,但抱朴道观确是他最初栖身之所。

只是现代无神论与实证科学论至上的人们无法相信的是:道家的修真养性能长生不老。山顶的初阳台就是葛洪“吸日月精华”所留下来的,下有葛翁井,为葛洪投丹之井。相传明宣德年间,杭州大旱,发现井内石匣石瓶,拿掉石匣后,井水又臭又脏,有石匣,井水才清冽可饮。石瓶内有些形状像芡实的药丸,一位姓施的渔翁,吃了一颗,活到一百零六岁。

在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历史,道家炼丹可谓社会生活常态。当然,现代人因受共党洗脑,认为传说、迷信或精神病。导游说中国佛教协会的赵朴初曾来此处指导宗教工作,离开葛岭后,抱朴道观突遭雷击,全被焚烧。赵朴初是共产党里的官员党员,信仰历来讲不二法门,无神论的人来指导有神论,不怪圣地遭灾。赵朴初之类的人是永远不懂,从黄帝经老子的道家始创,过秦始皇的“方术”到明清的点金术,与共党是不共戴天的。

中国玄学是人类人本科学的重要构成部分,葛洪在他的《抱朴子‧内篇》中提到他的道术以及《金匮药方》、《肘后备急方》等中医经典著作,都是传统科学史上的光焰,他的道术主要来源的那人葛玄,就是神话故事中玉帝所在天宫灵霄殿内的天师——葛仙翁。神话故事是否有历史根据虚构不得知,但反映出的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对道家的肯定与推崇。

站在葛岭,南临波光潋滟的西湖,水雾飘渺,给树林、楼阁、小岛披上迷离恍惚的气氛。

长线一堤,就是白居易任管杭州开填的,叫白堤。白堤一头连着断桥一头系著孤山端。在白堤抬头可见宝石山上保俶塔。

宝石山如西湖周边其它山一样,不高,很灵秀,山廓如水流动,山上赭红色的奇石与湖光相映,不管早上还是黄昏,石头在阳光下红霞返光,瑰丽闪亮,恍如仙境。山上多佛像石刻和摩崖题词,可惜这些传统瑰宝在文革造孽时被破坏得十分惨烈,如今,扒开断桥边宝石山崖上的荒草杂树,仍旧可以看到一些残肢断臂或无鼻无耳的石刻塑像。

岳庙 孤山 楼外楼

岳王庙(公有领域)
岳王庙(公有领域)

其实我写这篇游记的触动原因是岳庙。本来游历西湖已一年过去了了,由于景点太多,一直无从把感受写成一篇文章。前段时间看到武汉有30多个大学生在几年内失踪,公安反而抓了传播消息的人,突然想到了秦桧,便想到了杭州的岳庙,终于动笔了。

因为西湖有太多太密集神人妖典故的人文景点,杭州像铺张著一张写满正邪是非好坏含义的历史卷册。岳庙是最触动人心的一章。岳庙就是南宋抗金英雄岳飞葬身纪念处。庙宇红墙大院,门楼重檐翘脊,初建于南宋,文革后修改。进门楼,沿青石甬道,先是忠烈祠,右边过精忠桥便为墓院,有秦桧及王氏等人铁铸跪像。秦桧就是以“岳飞威望过大,可能有夺权野心”之谗言唆使皇上杀岳飞的奸臣。

在陈至立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大陆的中小学生教育要为秦桧翻案,说“金”现乃中国一民族,秦桧议和有助于民族融合,应站起来,岳飞应承担阻碍民族发展的之罪。当然这是黑白巅倒的谬论。

当年岳飞军队令金敌闻名而逃,不战而胜,演了忠的传统文化要义。可以说,如果没有秦桧,杭州会沿续宋历史更长,如果没有秦桧,南宋末代皇帝可能也不会由大臣背着,在广东跳海,十万计的百姓也不会因此陪葬大海,如果没有秦桧,大宋也许以文化包容和征服四周民族为大国。造谣功臣,感谢敌人,让人想到毛泽东在二战胜利后感谢日本人侵华得以夺到国民党政权,那是一个心态。

之所以由武汉公安抓捕报料武汉大学生失踪的媒体人想到秦桧,因为它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为了私利不顾人性、正义与良知。媒体分析说武汉公安有参与活摘学生器官的嫌疑,那公安至多出来解释说失踪的大学生基本不是武汉当地的学生,言下之意,外地的学生来武汉失踪与他们无关,既使武汉失踪的,也不允许向社会抖资讯。

这种黑暗里的草菅人命与秦桧的阴谋非常相似。据说,共产党养著的司法医卫部门全国范围活摘中国人的器官。那这远远超过秦桧之恶毒恐怖千万倍了。

从岳庙的秦桧与武汉公安之说,我们印见的是共产党的残暴、反人性、混乱是非,妖言惑众之邪恶性,它们是反民族、反传统、反中华的势力。

从岳庙出来,沿着北山路过武松坟,便来到孤山。

杭州有三怪:断桥不断,孤山不孤,长桥不长。孤山对面是湖心岛及夕照山和南屏山,背后隔水是栖霞岭。由于有桥联着白堤和北山路,因此孤山算是半岛山,并不“孤”。

孤山上有全国最丰厚的印学历史积淀,各种印章历史、印章学、印章种类在此处的博物馆、研究机构展示。山只有几十米高,山体也不大,山上石条路相通,多亭台楼阁塔,还有假山水池、清朝乾隆行宫遗址、博物馆,公园等景观,实为是座“美女山”。

山下的白堤边还有座“楼外楼”老字型大小酒楼。飞檐翘脊,门牌气势,林升当年写“山外青山楼外楼”诗句时,可见当时西湖边歌舞笙鸣、达官贵人车水马龙的热闹景像。山外山景点在植物园那边,当然,那孤山外边的山更高,楼外楼面对城市那边楼阁更雄伟,也就是告诉世人子孙啊,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啊,做人要低调些。

断桥 雷峰塔 净寺

雷峰夕照(公有领域)
雷峰夕照(公有领域)

孤山脚下的白堤东端,最后一根桥就是断桥,相传孤山路到此断头,叫断桥。始建于唐朝。

断桥的出名受《白蛇传》影视剧的影响很大。妖怪本是要害人的,《白蛇传》却说人妖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恋爱,连三岁小孩听奶奶妈妈的熏陶后都不害怕妖怪了。这可谓是洗脑是深毒,观念巅倒之可怕。

断桥上天天挤满了天南地北的游客,和雷峰塔一样,这两地方游客之多,成了西湖所有景点之最,基本都是听闻影视剧宣传后的名声来的。

人人对净寺除妖的高僧却心生恨意,因为他是封建势力的代表。其实不只是《白蛇传》,所有神话故事,只要有共党影子,都被无神论教育下的影视宣传异化,像《宝莲灯》、《天仙配》、《牛郎织女》……这仇恨利用人对情欲的执念,用活生生的视听感官细化,原本歌颂神的故事在大陆变成歌颂妖与情欲。《白蛇传》里,蛇精被法海压到塔下时,法海高举的宝塔放光,蛇精被吸进宝塔,对法海哭道:“不关你的事,放我出来。”法海说:“妖怪害人,人人可管,放你出来?除非雷峰塔倒,西湖水干。”

众人都说:法海真无情!人的欲望被反传统反神佛的共党影视洗脑教育利用得完全迷了心窍!

终究,法海的道行还打不死千年蛇精,而高人的一句畿语,也便成了预言。2000年,宗教说的末法时期,万妖出洞,地狱鬼兽也到人间一起害人。导游梅女介绍,也是那时期,为美化环境,筑构旅游,西湖水被当地党委放干,除得污垢,换干净,雷峰塔也被推倒重建,法海的预言成了真实。众多市民跑去观看,却不见蛇精。

当然,真有蛇精,人的肉眼怎能看到?共产党你能看到吗?却能真实感到它的存在。人们吸引著跑去看,大多数人抱着同情的心态,为什么?就是《白蛇传》影视的洗脑。

共产党领导的影视机构和导演们,异化了人的性情,把妖神巅倒,其实就是破坏了人本性中的道德基准和神性,让人远离了神。

法海就是雷峰塔对面的净寺内修行的高僧。净寺建于五代吴越国时期,因济公古井运木故事和南屏晚钟闻名。法海是唐代名相之子,他因修炼到一定层次生出了慈悲心,便留下了宝塔镇妖魔的故事。

悠悠南屏钟,森林南屏山,但愿故事的本义能山高水长,永泽后世。

灵隐寺

灵隐寺大雄宝殿(维基百科)
灵隐寺大雄宝殿(维基百科)

净寺和灵隐寺都曾经是济公修佛的地方。灵隐寺在南去十里处,济公曾在那儿修得神通遭忌,被赶出寺院。后来净寺修建楼堂,济公又用搬运功,从井里一根根捞出从远山上搬来的木头。

济公这么大的神通,怎么还会被赶了寺院呢?那就是他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教训:妒忌之心不管在同门修佛中还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都要不得。

文革时,就是因为政权人物的妒忌,加重了这场对传统文化的摧毁。当时的灵隐寺的佛像都被贴上了毛像,毛在那时是被神化了,灵隐寺就这样保存下来。

现在的灵隐寺藏在北高峰下,林木依依,溪水潺潺,黄墙碧瓦,石路弯弯,倒是个雅静去处。可惜来图乐求玩的红男绿女,一脸左顾右盼,烧香拜佛大多出钱,只为求钱升官或保好运,而进庙也是需高昂的门票,收入可观。庙宇本来的功能完全变异为市俗功名场所。

也难怪,正如一个和尚所说:“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现在是民政局和宗教局管的啊。”

那民政局和宗教局是无神论共产党管的。

从利用宗教经商到拜佛求升官发财,都浸透著利欲刺激的攀比与妒忌。当年那个因妒忌而杀岳飞、留下灭国之祸的秦桧来烧香,还有得道高僧用扫帚赶他,而如今,表面向佛之心的人都向钱看,还有谁管得了俗尘凡子呢?

共产党要毁掉人与天地的关系,主要手段就是变异宗教内涵。表面上把寺庙建得富丽堂皇,以来应付社会宗教自由的表像,同时搞旅游,热闹杂乱,促经济一片繁华。人对自己的错误的反省,对道德良知的坚守和对天地的感恩,在繁华中荡然无存。

济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是南宋浙江省天台县永宁村人。幸好,还有真实的故事让人感知曾经有过的一切。

不过,既然还存在寺庙,那就让子孙后代一个思考吧,说明我们的祖先曾经追寻过神迹,我们的祖先结构的是一个敬天畏命的民族。希望灵隐寺能给熙熙攘攘的游客一个启迪思索:为什么现代寺庙看上去像个搞经营的企业?我们应如何恢复祖先天人相承的基因?

河坊街 城隍阁

虽然旅游前后,做了些功课,但对有些遗址没有细考,如有失真,请读者斟酌自辨,比如河坊街。

如今的河坊街,明清木楼鳞次栉比,楼檐下旌旗飘扬,游客如织,古货特色工艺品琳琅满目:有表演杂活绝技演艺的,有展览雕塑玉器扇艺博览馆、有卖地方手工品和小吃的……好不热闹,据导游介绍,这里南宋时是皇帝出城时走的御街。

南宋皇宫遗址在凤凰山上,如今只剩地下的几块断砖碎瓦了。沿着云居山脚下的中北路到河坊街,那古木屋、青砖墙、木楼旧阁和城墙石板路,告诉人们,这儿的土地过于沉重,这儿的历史过于无奈。当吴越国的皇帝走过那段马嘶剑唳的岁月,看到的,依旧是山刷水徙春秋湖月。当宋朝的土墙再次燃起缭绕峰烟的日子,匆匆忙外逃的皇帝,蓦然回首,依旧是柳浪闻莺的绿草地上的“声声鹿鸣。”

难怪,白居易不断唠叨著: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江南忆,最忆是杭州……难怪,林升一直说:“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因为,这儿太眼花缭乱,因为,这儿太冗长繁复,因此,我怎么看,都是星星点点,一头晕乎,好不容易理顺了这边,又被昨天的“那些”打乱,在脑子里丝丝缠缠,纠作一团。

别怪我,我真的无法说清。

我脚踩着的泥土下面,有太多温柔富贵的灵魂:钱镠、俞樾、武松、牛皋、于谦、林和靖、张苍水,苏曼殊、章太炎……帝王将相忠烈、才子佳人共述风月敷沧桑。“毕竟西湖,风光不同。”

幸好,同行中有位朋友自称是修道人士,他用中国的古代堪舆学对我介绍了杭州的地形风水,说,整个中国的山川暗藏明显著几条龙脉,其中一条就是从昆仑山下来,脉的末端就在杭州,而凤凰山就是龙脉末端的一个穴位,因此,在历史非常时期,非常讲究风水的皇宫选址,二次落地杭州。

龙门古镇 塘栖古镇 小河直街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千年前,一个青衣诗人漫步沙堤,看浪雪卷石,千帆穿梭,菱歌泛夜,千骑高牙,不禁“归去凤池夸。”可见千年前杭州的繁华富庶。如今,遗留的众多古镇老街作证。

龙门古镇位于富春江南岸,镇内屋舍房廊相连,卵石曲街串通,宗祠、厅堂、牌楼高大雄伟,檐廊飞檐走脊,盘绕迂回,进门一般都有集水区,民居讲究左青龙右白虎的风水学,是典型的浙派民居建筑。不管细窗大格还是雕梁画栋,都实用美观,反映了江南人对自然,对天地的和谐与敬畏。他们的智慧与胸怀,从一堂一舍,都反映出了江南人的人居礼仪规制与人本品性。

本来,这样的古镇,在杭州可谓到处都是,文革时被毁掉了一大批,改革开放后,又以经济建设的名义毁了一批,上世纪九十年代,房地产开发如火如荼,地方政府把古村、土地卖钱以表政绩,又毁了一批。如今,发现社会追崇祖宗的人性化生活居所,于是圈起来搞旅游开发,改建或涂装,等于又毁了一批。

共产党垄断一切资源,包括人的思想与生活文化,它利用人的智慧缺陷,或以政治的名义或以政府的名义或以建设的名义或以合法的名义进行各种破坏,破坏得让中国人自毁还得感谢它。它从来不考虑经济发展与文化保存可以兼顾并存的可能性,如此,毁坏掉物质,再毁掉人的精神与文化,从而让人自毁或毁于自然灾害,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为了搞旅游赚钱,它在古镇的周边拼命仿建古筑,以假乱真,以现代的筑物既获经济利益,又能把古建破坏得不伦不类,让后代子孙分不清真假。

在塘栖古镇,这种情景最为明显。在古镇的广济桥南岸,一批仿古假建多于真古建筑,这些建筑不标年代,只利用发展旅游。塘栖传统的棕子、糯米糕、琵琶药、腌青梅等手艺挤在一条几十米长的老街,也作为旅游收入一种方式了。

在共产党垄断中国一切资源的现实情况下,百姓自愿把现代城市集中发展在一处,留一块纯粹古镇是做梦都不可能的。千年运河流过塘栖,如今浑水日渐肤浅,它见证过沿岸的参差十万人家,如今已是参差十万虚浮,再好的晴日,沿岸总是雾霾混混。

在塘栖西南的小河直街,原来和拱宸桥老街连成一片。那可是古代杭州城北最繁华的地方。因为运河,南来北往的商贾、信使、乡绅日夜花金如水的地方。凤楼、戏台、高阁、商铺鳞次栉比,温润青石板路,转个弯,就能听到琅琅的“子曰”声。如今,一片高楼大厦组成的高档社区,只有直街两边不到百米长的两排老屋,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喘息。

土地还是那片土地,山河已经泣血破碎。不仅仅是人文污染。事实上,毁掉了文化,就是毁掉了民族的根,毁掉了民族的香火和灵魂的承继。

结语

作为一个外地来的游客,我在杭州待了十天,也算很匆匆,对这座庞大城市也只是了解一角,肯定有遗珠之憾。因此,欢迎熟知的朋友指正或补充。

游完之后,我大吃一惊,单在江南一座秀美的景区城市,共产党的破坏无所不在。六十多年来,在杭州的各地,在西湖的各景点上,千年古城,真迹难觅,可见红祸之惨之烈之深。

共产党认为欲望和否定、斗争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它打着所谓的“科学主义”、“进步主义”,听起来好听,实质否定精神,否定传统、否定真正的人本科学和信仰,利用人的功利,扩大人的欲望。

其实社会发展本来就是有规律的,是按进度变化,人不膨胀欲望,破坏“和”,是徒增痛苦而已。因此,共产党是反人的神性与中国传统的。

那么,共产党为什么这么仇恨传统,千方百计要毁掉人类神性的一面呢?有个基督教徒说,东西方都认为人是神造的,是神的儿子,共产党斗不过天帝,被打下来,天生就怀着仇恨和毁灭的力量。它精细的钻到全人类的思想与文化、社会生活中,躲在人的私欲和喜好追求中,膨胀现代各种变异与实证科学之力量,以达到对全球人的控制和奴役,朝鲜金三胖共党的核武威胁,中共的对法轮功学员及维族人的抽血活摘供备,以及器官国有化产业的形成,也就是说活摘经验推向全民,都是这种毁灭目标到一定程度的外在表现。

其实,法轮功并不是属于法轮功学员的,他是属于全人类的,因为全人类都有提升自我道德和身体健康的需求。法轮功学员只是先明白道理后要求自己改正缺点,不断做好人罢了。而就这一点,恰恰让共产党最害怕。因为人人道德提升,共产党就无依附人类之力量,它要灭亡了。因此,人类要想得到安全、健康的生存环境,必须同心协力共同铲除共党邪恶魔鬼。

还杭州山清水秀天朗日明,还江南真正的人文历史,需要江南炎黄子孙共同看淡私欲,提升为他的道德境界,努力清除党文化思维。#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11-16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