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江歌案三大点未解:真相 道义 问责

人气: 129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报导)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江歌遇害案庭审临近,11月11日,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在日本东京池袋车站西口公园发起签名行动,请求判处嫌犯陈世峰死刑。与此同时,“江歌遇害案”也在国内媒体推动下再次跃入公众视野,引发热议,舆论主要集中于还原真相、道义谴责和案件问责,这三大看点有待最后解开。

据媒体报导,江歌案将于2017年12月11日至15日在日本东京开庭,采用裁判员审判制度进行初次审判。

凶杀真相待解

该案发生于2016年11月3日凌晨,24岁的日本法政大学研究生江歌和室友刘鑫结伴回家,在租住的日本东京中野区的公寓门口,刘鑫先一步进门,江歌则被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从案发至庭审相隔一年多,期间江母一直为亡女追问真相。

案发第2天江母在微博称,怀疑凶手是与江歌同寝室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案发第5天,陈世峰被日本警方以恐吓威胁刘鑫的嫌疑逮捕,并经调查确认其与江歌遇害一事有关。2016年11月24日,警方以杀人嫌疑再次逮捕陈世峰。12月14日,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陈世峰提出正式起诉。

疑凶陈世峰是陕西省定边县定边镇人。2016年留学日本,入读大东文化大学研究生汉语研究科。陈世峰曾经就读的华侨大学日前回应此事,称其2009年入读,系该校华文学院2013届毕业生。

近日有网友翻出自称陈世峰大学前女友的网友曾发布的长文。其前女友在文中披露,陈世峰因她提出分手曾殴打过她,踹肚扇脸。她对前男友杀人,“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目前陈世峰虽然承认杀害江歌,但否认自己是有计划或预谋行凶。而且陈在供词中表示,凶刀并不是事先准备的,而是受害人江歌自己携带的。

对于疑犯陈世峰陈述的真伪,自会有法庭的审判。公众舆论对他关注并不太多,而是把指责的矛头指向了室友刘鑫,对其事后的处理态度进行了几乎一边倒的道义谴责。

舆论压力下 刘鑫与江母见面

刘鑫由于案发后选择逃避,最初拒绝与江母见面,连江歌的追悼会也没有参加,后对江母翻脸,切断了一切联系。

在日本的媒体人、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接受新闻晨报采访时表示:“陈世峰确实是有备而来,应该说是有计划地实施了一起杀人案,他当初的实施对象可能就是刘鑫,但是,现场发生的情况是,刘鑫先进了房间,江歌在后,所以他袭击了江歌,导致江歌死亡。从尸检的报告来看,江歌中了十几刀,我看到了照片,很悲惨,我一生当中没有看到过如此悲惨的照片。

“就卷宗的记录来看,在刘鑫与陈世峰吵架、分手、没有地方住的情况下,江歌作为同乡好友,收留了她;在刘鑫跟陈世峰的感情纠葛中,江歌也一直站在刘鑫的角度;为了刘鑫与陈世峰争吵的问题,江歌还曾一个人去找过陈世峰。

“所以,在整个案件发生过程中,刘鑫应当知道凶手是谁,她也确实因为江歌替她挡刀才幸免于难。从这个角度来讲,刘鑫同其家人应当好好厚待江歌的妈妈,能尽多少力另当别论,这是最基本的礼义道德,

“但是将近一年来,他们即使与江歌母亲生活在一个城市中,却采取躲避、屏蔽,甚至有一些不好听的谩骂,这是凶案悲剧之外不应当出现的人性悲剧,而两起悲剧同时压在江歌母亲的身上,我认为很不公平。”

2017年5月21日,在仍无法与刘鑫见面的情况下,江秋莲将刘鑫及其家人的住址、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公布网上以逼刘鑫露面。其后刘鑫父母打来电话,称江母侵犯其隐私权,刘母骂江母“你女儿是命短”。江母事后将电话录音发到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媒体对刘鑫工作单位的采访导致其被辞退。

2017年8月,刘鑫在舆论压力下,终于同意与江母见面,但未能获取江母的原谅。江秋莲认为刘鑫的道歉没有诚意,她是因为怕承担责任,而且她的工作与家人受到牵连才被迫露面。

大陆网络上的“道德拷问”

最近新京报《局面》发布的视频,记录了今年8月江歌母亲与刘鑫见面的情形。江母对刘鑫案发时是否将门反锁,导致江歌无处逃生提出质疑。刘鑫对此否认,称没有锁门,并称不知道门外伤害江歌的是谁。

但江歌母亲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律师大江洋平近日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认为她知道伤害江歌的人是陈世峰。根据卷宗显示,刘鑫在门口见到陈世峰了才进去。因为刘鑫有跟警察说,她回家时在门口有看到陈世峰,这是一个。另一个是,根据报警邻居的描述,也有看到一个‘像陈世峰的人’。”

“另外,在案发前一天,陈世峰也有去江歌家。关于有没有锁门这个细节,刘鑫对警察的说法是,她忘记了。但即便是刘鑫故意锁门或者没有开门,在日本的法律中,想要追究她的刑事责任是很困难的。”

刘鑫的一系列作为引发更多的道德拷问,在网络上一时沸沸扬扬,而疑凶陈世峰反而受到较少关注。“江歌被害案”何以成为“江歌刘鑫案”?

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肖锋认为,在刘鑫一家的价值观中,只有自己的利益和诉求,而对帮助者的生命,毫无敬畏,也不感恩。刘鑫之所以收到在某种程度上比杀人犯更严厉的鞭笞,是因为杀人的事实清楚、处罚有据,刘鑫则破坏了我们脆弱的安全感和艰难达成共识的价值观,并且法律无可奈何。

一些很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对刘鑫进行“道德审判”,网民们口诛笔伐,声讨愈演愈烈,渐成网络暴力之势。

心理学学者唐映红表示,随着法院最终的宣判,凶手以及受害人在警局的口供被曝光,刘鑫有没有拒绝如实陈述的法律责任,江母有没有超越法律的无理要求,都有着清晰的衡量标尺。如果说,日本警方都能尊重和保障当事人刘鑫保持缄默的权利,旁观的围观群众,难道就拥有肆无忌惮的道德权柄?如果说体谅江母的悲恸,与她站在一起支持她,体现了朴素的善良。那么,尊重刘鑫家庭缄默的权利,放过他们没礼貌,没有“按道理应该怎样去做”的不懂事,则彰显了文明的素养。

外界关注:受恩要报答

对于中国互联网对于刘鑫的口诛笔伐,日本人会怎么看呢?环球网援引大东文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的话说,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不少人认为,刘鑫肯定是要赔偿受害人江歌家人的,江歌的葬礼刘鑫也一般都会参加。一位日本学生说:“受了被害人的恩,肯定是要报答的,但这不是强制必须的,只是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做而已。”

也有不少人对于江歌母亲的一些做法从法律角度提出了批评。资深媒体人张石表示,在日本,真名报导本身不违法,但是在犯罪没有确定,就做如同罪犯一样的报导及损害当事人名誉的真名报导、有威胁提供信息的人安全的真名报导等,会被看成不遵守新闻报道规则的报导,经常引起民事诉讼。

对于江秋莲近日赴日发起签名请愿,以求判凶手陈世峰死刑一事,江歌母亲代理律师大江洋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陈世峰的量刑而言,社会舆论没有太大直接影响。”根据案情来看,陈世峰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很小。

据相关法律人士称,陈世峰如果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中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

金融时报16日评论说,面对这种受害者相互伤害的人间悲剧,人们常常会提起两个类似的案件。1991年中国留学生卢刚在爱荷华大学枪杀了五名师生,副校长安‧柯莱瑞(T. Anne Cleary)女士遇难后,亲属设立了安‧柯莱瑞国际学生心理学奖学基金,用以关心和抚慰外国留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安‧柯莱瑞女士的亲人们也为卢刚的家人祈祷,希望与他们分担这一份悲痛。

2000年4月,四名无业青年在南京制造了灭门惨案,德国人普方夫妇和两个十几岁的幼子无一幸免。普方先生的母亲从德国赶到南京,给法院写信希望给予罪犯减刑,因为“德国没有死刑,我们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事后,在南京居住的德籍人士设立了普方协会,致力于在凶手家乡改变儿童的生活和教育状况。毫无疑问,宽容表现了人性中伟大的一面,宽容也能够使人从悲愤中解脱,宽容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智慧,更需要一个友爱、信任、宽容而理性的社会环境。

引发反思:中国人的德呢?

大陆网友沈小肆感叹:中国人怎么了?中国人的“德”呢?这几年发生那么多公众事件。我们为什么不反思呢?也在想,中国的教育又怎么了?之前中华的孔孟之道又去哪里了?寒心啊。

该事件引发人们反思,这类事件为何会层出不穷?为什么冷漠、自私成了大陆民众的新常态?网友未名希望说:这个社会体制的积累问题。踩着别人肩膀和生命谋取利益和快感的人还少吗?

网友肉丁说:管中窥豹,阿姨其实在引发国人一场关于道德教育的大讨论,现在的教育成果是,大多数人变成了完全的利己主义者,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对于悲剧的源头?张杰博士认为根源是中共极权主义统治所致。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砍断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的根脉。盛行功利主义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必将面临灾难,人人难以避免。

也有网友说,中共的教育下,自我,自私,自保,自利是第一位。在中共的统治下,“人性”注定无解。#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1-17 3: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