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臧山:现代专制无解难题

在中共看来,中国的发展,如果不是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就毫无意义,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他们唯一的方向,就只有退回到领袖权威和绝对专制的时代,而并无它项。(AFP)

人气: 8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7日讯】非洲辛巴威(又译:津巴布韦)政局发生异常,虽然该国军事集团和中国政府都避免使用政变一词来描述,但实际上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政变。军队方面本周三突然行动,控制了首都的所有关键地点,包括政府、总统府、电视台和电台,软禁了该国总统穆加贝,对国家政权实行实际控制。

辛巴威独立后经过了穆加贝的三十多年独裁,经济和社会问题严重,国家从原来的“非洲粮仓”变成全球最穷之一,这些都不在话下。辛巴威政局变化,再次证明了现代专制体制权力接替的困境。

穆加贝因为领导武装独立运动,在过程中形成了个人绝对权威。他选择专制独裁的体制,虽然经济上百孔千疮,但政治上基本平稳,政府也仍能有效运作。30多年之后,穆加贝以93岁高龄继续担任总统,其继任者的合法性和个人权威,必然面临困境和危机,这是现代专制体制无解的问题。

穆加贝的妻子格蕾丝,现年52岁,在过去长达20多年的第一夫人位置上,谋划和积累了自己的政治力量。穆加贝的老战友们,与格蕾丝的政治班底长期争权夺利,最后老战友采取断然措施,以非正常的手段驱逐后者的政治势力。这是专制体制权力更换期内的必然结果。

我们多次分析过,最高权力更替,是现代专制体制面对的命运诅咒,可以说没人能够逃脱。因为专制体制有效运作需要一个绝对权威人物,而绝对权威人物的形成需要巨大危机,而解决巨大危机需要体制有效运作。鉴于个人绝对权威无法任命和自然传递,于是权力交替往往伴随着体制的解构危机。

放眼全球,无论是左的还是右的专制体制,都无法解除这个危机。左的专制有前苏联和东欧的前车,而右专制则有西班牙、智利和阿根廷的殷鉴。如果经济运作良好,则体制解构起来较为缓和,也会伴随着民主化的过程。而若经济凋敝,则可能出现剧烈的动荡。

在共产集团内部,现在仍有中国、越南、朝鲜、古巴等国仍然坚持原来的体制。朝鲜和古巴选择了血缘传递,朝鲜是亲子继承,古巴则是兄终弟及,基本是古代封建时代的遗迹。越南则通过党内民主,大大缓和了最高权力交替的合法性危机。

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邓小平后虽然形成了任期制,但其权力的瓦解涣散趋势却十分明显。恢复权力的运行,对中国共产党来说,重新树立一个绝对化的最高权威,成为似乎是必然的一个选择。明乎此,就可以了解近两年中共政治趋势的根本。

蒋经国当年决定开放党禁报禁,身边智囊提醒他,国民党将会失去执政权力,蒋经国的回答是:没有万年执政的政党,意思是只要对国家和人民有利,执政党本身的利益并不重要。

这是蒋经国先生对中华文化的一大贡献。

中国共产党显然尚没有这样的觉悟。在中共看来,中国的发展,如果不是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就毫无意义。中国是共产党的中国而不是中国人的中国,崛起是共产党的崛起而不是中国人的崛起。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他们唯一的方向,就只有退回到领袖权威和绝对专制的时代,而并无它项。

如何使正在开放的社会回到封闭的绝对专制,遂成为未来中国政府的一大挑战。#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11-17 2: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