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萧钧:浮华褪去现天机

(Fotolia)

人气: 48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8日讯】2000年的新年钟声扫去了隐隐笼罩在世人心头上对世界灾难的疑虑,欢庆中的人们抛下曾有的担忧,很少有人再愿意探究其中的玄机。

之后,中国大陆更是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经济增速打了鸡血般地一路攀升,一笔笔国外投资纷沓而至,一群群高楼拔地而起,一波波房价节节攀升,一场场盛会轮番登场;夜幕下的都市霓虹闪烁,而后中国式的狂购横扫全球,腰包鼓起来的国人在财富的盛宴中狂欢,在憧憬的盛世中陶醉,道德与信仰,正义与良知,似乎都成了多余的,只会出现在酒足饭饱后的心灵鸡汤中装点门面。

时光飞逝,十多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从几年之前,人们开始察觉到周围环境发生的变化:经济发展任凭数据造假也无法再保持耀眼的增长了;外资外企成批地撤走了;企业倒闭的越来越多;物价不断上涨,老百姓挣钱越来越难,手里紧攥的票子不断地贬值;山不再青,水不再绿,空气不再清新,食品不再安全;既得利益者带着财富移民变成了外国人,中共高层的权贵老人也都大多成为外国人的爹娘,中共的“十九大”被讽为是“欧美同学家长会”。

所谓的权贵精英阶层一股脑地投入到他们一直声称的反华势力的怀抱中,真不知道他们会站在谁的立场上来决定被他们强行代表的广大中国民众的未来,长期以来被这些人鼓动高呼爱国的愤青们被抛弃在这片已被糟蹋不堪的土地上,而他们却早已转移财富,安排好后路,随时可以远走高飞了。

面对现实,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清醒了,开始为自己和后代的未来和前途而焦虑忧心。没有了对物欲的狂热,反而能够静下心来思考。可是经过冷静的思考之后,却使很多人看到了一个比失去财富更为可怕的现实,那就是心灵的干涸、思想的贫瘠和信仰的缺失。

曾经把追求财富作为人生目标与最大乐趣的人们,一旦淡出利益的角逐,忽然发现自己不会活了,不知自己为什么活着了。茫然中的人们开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以及信仰等曾经被忽略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这个多年来很多人一直在刻意回避却又一直无法回避的问题,此时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思考。

笔者的朋友,一个极为精明的人,社会精英阶层中的一员,经济发展大潮中的受益者,长期以来尽管对我给他的法轮功真相材料来者不拒,但从不表态,交流中每当我主动提起法轮功的话题时,他总是笑而不答,礼貌地回避。出乎意料的是,最近的一次见面中,他竟然主动提起法轮功,更没想到的是,一向自命不凡的他,居然会静下心来就法轮功的话题与我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以下是我们对话的部分内容。

笔者:最近又在忙什么呢?

朋友:别说,还真没啥忙的了,毕业快三十年了,从来没这么清闲过。不过也好,五十岁的人了,有些事也该考虑考虑了,最近一直在想一个人。

笔者:想谁呢?

朋友:想你呀!在想你这个人,还有你的信仰。

笔者:好啊,这么多年来,和你谈这方面的事情,你总是不理不睬的,今天你倒是主动提出来了。

朋友:在社会上待了这么久,身边的朋友也不算少,但仔细想想,真正能信赖的,也就是你了。你绝对是个好人,这一点我毫不怀疑,只不过是以前我一直觉得你有些愚,考虑事情一根筋,不会转弯。

笔者:差不多是这样,不过还是想听你说得更具体些。

朋友:其实你第一次向我推荐法轮功时,我对法轮功已经有所了解,而且我当时已经意识到不能学,只是没和你明说。

笔者:那你当时对法轮功是怎么认识的?

朋友:法轮功的书里面讲得非常好,讲的道理我都认同,如果人们都能按照你们师父所说的那样,遵循“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那这世界可真是太平了,一切社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笔者: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排斥呢?

朋友:我不是排斥法轮功,我只是说法轮功在中国走不通。你想想看,我们都是亲身经历过“六四”大屠杀的,对共产党的本质难道还看不清楚吗?它们那套庞大的国家机器就是用来维护它们利益集团的极权统治的,一个能够用坦克肆意碾轧青年学生的残暴专制政权,难道会容忍一个信仰“真、善、忍”的群体的存在吗?

笔者:这么说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你就认定中共会迫害法轮功了?在迫害之前,中共的很多政府高官和家属也都修炼法轮功,他们也知道大法好,难道他们就没有可能阻止中共的迫害?

朋友:你这么说,恰恰说明你政治上的不成熟。中共的体制,就是一部吃人的绞肉机,在体制之外,你是一个独立的人,你可以有自己的灵魂和思想,进去之后,你就被绞碎了成为它的一部分,只能用它给你灌输的思想,按照它训练的思维思考问题,决不允许你再有自己的认识和想法。

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说,要么脱离中共做一个真正的人,要么成为牺牲品,沦为中共恶魔的一分子,没有其它的选择。如果今天你还在指望中共体制内的人来解决你们法轮功的问题,你就是太天真了。中共的本质决定了它迫害法轮功的必然性,你想想看,如果天下人都信仰“真、善、忍”,哪里还有中共存在的空间?从这个角度看,你让中共不迫害法轮功,可能吗?

笔者:没想到你对中共的本质看得这么透彻,难怪我让你退出中共,你马上就同意了。

朋友:其实,只要能够跳出共产党给你灌输和强化的思维模式,站在正常社会人的认识来看,就不难看清楚这一切,因为谎言毕竟是谎言,总是会有漏洞的。另外也得益于你平时给我的那些真相资料,尤其那本《九评共产党》,把共产党的画皮整个都揭下来了,真是说得太透彻了。

笔者:正如你所认识的,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本质是邪恶对正义和善良的迫害,既然如此,为何听不到你正义的声音呢?

朋友:正义、良知,这些词汇在今天似乎离我有些遥远了,曾经所有的追求和激情,都被“六四”的坦克给碾碎了。踩着学生尸体爬上去的“江蛤蟆”让大家“闷声发大财”,既然有钱可挣,为什么不挣呢?至少可以让操劳一辈子的老爹老妈能安度晚年,让老婆孩子能过上好日子,没别的想法了。

笔者:那你现在该有的也都有了,应该是很知足了。

朋友:唉,外面看着是很风光,其中的苦衷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有些话与外人不能说,和家人说吧,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让他们担心,只能跟你这个“半仙”聊聊。

我这么多年来的情况你也都清楚,我也算是个能看明白事的人,在社会上各方面的关系处理得都不错,生意也算是做得顺风顺水的。可是这几年的情况却不一样了,市场越来越差,政府对企业却查得越来越紧,从前企业不偷税漏税,不行贿,根本就没法生存,现在又反过来查你,这种先把你逼良为娼,再和你讲贞节道德的做法,真是太无耻了,简直就是一群流氓!以前积累的问题根本没法处理,可是风险却越来越大,哪个领导出问题,我都要紧张好长一段时间,真是没法干了,可是不干又不行,身上系的结太多,不是说退就能轻易退出来的。

笔者:其实你今天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例,每个人都是当今恶劣的生存环境的受害者。当初江泽民犯罪集团就是用放纵人的欲望、摧毁人的道德的方式利诱、胁迫世人默认乃至参与他们迫害法轮功,也正因为众多人的顺从,才使这场迫害如此的严重,而当今社会的乱象正是人失去道德约束的必然结果,这样看,大家不都是在自作自受吗?

朋友:这些话你以前也说过,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想问你一句,面对中共这样的恶魔,面对其对法轮功如此邪恶的迫害,难道你就不曾怕过吗?

笔者:当我第一次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消息时,我的心口像堵了一团厚厚的物质,有恐惧,有悲愤,还有各种难以名状的情绪,压抑得我感到窒息。

当初,我也曾到天安门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北京的看守所和很多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后来报了姓名和单位,被单位派人接了回来。试想,如果我当初坚持不报的话,是不是也会被关在地下集中营被活摘了呢?那是怎样的痛苦,我能承受的了吗?越想越怕,这种恐惧几乎让我崩溃。

可是,当我想到那些参与活摘的人时,心中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被活摘的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吗?难道他们一点都不相信因果报应吗?能够干出如此的恶行,难道他们不害怕吗?不怕遭到报应吗?面对如此的邪恶,到底是谁该害怕?该害怕的是那些做坏事的恶人,而不是我们!

至今还在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都有被活摘的危险,面对如此的邪恶,如果不能够去制止,因恐惧而这样苟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正义感和使命感最终战胜恐惧,我知道自己必须为制止活摘去做些什么。(此时朋友似乎受到感染,有些感动。)

朋友:在我的印象里,你并不是一个很刚强的人,但这些年来你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记得有句话叫:“正义可以使人无畏于邪恶”,看来的确如此。

笔者:我的变化还不只是这一点。开始我只是觉得法轮功让人身心受益,但通过不断的学法修炼,让我的心胸变得越来越开阔,由自私逐渐变得无私,而且明白了很多的道理,知道了人生的意义和宇宙的奥秘,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天机

朋友:那你能不能说的再具体点,我这次就想来聊聊这方面的事,说起人中的事我很在行,谈起神事来就得听你说了。

笔者:这个话题谈起来内容太多了,我只能概括地和你说说。首先,神佛是真实存在的,这个你信吗?

朋友:可能存在吧,但科学无法证实,所以我也不能确信。

笔者:科学不能证实的事太多了,有些事情是科学永远也无法证实的。我给你举个例,用高倍显微镜观察你身体内的一个细胞,可以看到里面生活着无数的微生物,一个细胞就是它们生存的天体世界,它们是无法证明你的存在的,你却是真实存在的。

同样,人类感知世界的能力也是非常有限的,无线电波和各种射线都是人感知不到的,可是却是客观存在的,同样道理,人没有能力感知到神佛的存在,不能说神佛就不存在。

朋友: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可以不否定神佛的存在,可是你又如何能肯定神佛的存在呢?

笔者:其实,有很多修炼的人通过修炼提升了生命的层次和境界,同时具备了各种功能,能够感知到神佛的存在,他们把自己所知所见告诉世人,也给世人留下很多神迹,启迪人们对神佛的信仰。

历史上禅宗六祖慧能及多位高僧离世后肉身不腐,其它神奇的事例也很多;即使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各种神迹也大量存在,别的不说,就在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群体中,就有各种神迹:身患绝症不治而愈的,遭遇横祸逢凶化吉的,打开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等等,不胜枚举。

这些在我之前给你的真相资料中都有介绍,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可以用我给你的翻墙软件到明慧网上去看看。上面每个事例都是我们法轮功学员亲身经历的,我敢肯定绝对是真实的。

朋友:你说的我相信,只是在我的认识中,我总觉得这些与科学是对立的。

笔者:这是因为你从小到大,一直在接受中共无神论的洗脑教育,把自己局限在狭隘的科学框框内,对超出这个框框的真理,既不肯接受,也不愿去了解。

其实真正的科学并不否认神佛的存在,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科学巨匠,牛顿和爱因斯坦,当他们在科学研究方面达到顶峰时,都认识到人类科学和智慧的局限,而神佛给人的启示才是开启真理之门的钥匙。

还有,美国是当今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却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相信神佛存在,据统计,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绝大多数也是信神的。而中共所谓的科学,不过是用来打击人们信仰的棍子,那些为中共站台的所谓科学家,也不过是中共豢养御用科痞。

朋友:好吧,现在我也相信神佛存在了,可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笔者:宇宙是繁荣的,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生命,生命却是分层次的,在人之上存在着众多的不同层次的天人、神仙以及更高层次的佛、道、神。

一个生命如果能够不断的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达到一定的境界,那么死后就会转生成为高境界的生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上天堂;一个生命如果不断地作恶,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遭恶报下地狱,这些就是人们平时说的善恶有报的道理,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受中共无神论毒害的人们把这些都当成口头禅了,而内心里却并不真的相信,放纵欲望追逐名利,无度地造业,你说这样下去,这些生命不是处在危险之中吗?

朋友:这个理我认同,我有时也会做些善事,给周围有困难的人提供点帮助,积点功德,也应该算是个好人了。

笔者:有人看到强盗在杀人,这个人没有想办法去制止强盗杀人,只是帮受害人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你说这个人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呢,还是个见死不救的恶人?

朋友:你什么意思?

笔者:在一个是非颠倒、善恶不分的十恶毒世,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善恶的标准是什么了。一个情欲满身、执著名利的人,凭著玩弄权术,钻进名寺披上袈裟,就成为住持了;一个六根不净、俗心未泯的人,穿上僧服到寺庙上班,就成为修行人了;贪赃枉法、鱼肉百姓的贪官,官商勾结、欺行霸市的奸商,拿出昧著良心所得钱财的九牛一毛来,捐点香火钱,盖个庙,就成为功德无量的大善人了,这些人如果认为他们做了表面的事,给神佛上了供,神佛就会消去他们的罪业,庇护他们的话,这简直就是对神佛的亵渎,是对神佛最大的不敬。

朋友:你说的太对了,这种乱象也是让我有时对信神望而却步的一个原因。

笔者:还有,中共为了装点门面,拉了一些宗教中的投机者,成立了各种所谓的宗教协会,实质上都是在中共的领导和控制之下,试想一下,能够顺从无神论者领导的那些所谓信神的人,他们到底是信神呢,还是不信神呢?

更为让人不齿的是,在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之时,他们非但没有为正信发声,却受中共驱使,助纣为虐,参与诽谤法轮功,误导了众多的民众,犯下迫害神佛的大罪,这如天的罪行,他们如何能偿还的了!

在这样的一个黑白颠倒的社会环境中,如果你不能清醒地看待这一切,你又如何知道你做的事到底是善事还是恶事呢?更具体地说,看着杀人的暴行不能伸出援手,共同去制止,面上做些不痛不痒的善事,帮着中共恶魔去粉饰太平,掩盖罪恶,这是不是无意中也在助纣为虐呢?

朋友:确实是这么回事,说实话,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很多人做那些所谓的善事,其实并不是出于真正的善心,有的是为了给自己贴金,包装自己;有的是面对社会的不公不平,不敢发声,做点事换个心里安慰,让良心过得去,实际上是在自欺欺人。

笔者:你这么坦诚,真让我佩服。

朋友:不过,对你们的做法,我也有些不理解,你们现在总是在做些讲真相、反迫害、劝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呀等等这些事情,在我看来,这些事有点像在搞政治,似乎与我认为的修炼无关,这是不是与你们修炼的初衷有些背离了呢?

笔者:目前我是这样看的,不管是过去人讲的修炼,还是现在人讲的宗教,或中国社会上讲的搞政治,其实都是一些形式,而真正判断一个人好坏还是要看他内心的道德标准,看他是否心地善良,是否有正义良知,是否能无私地为他人考虑。同样我们判断一件事情,也不能简单地看表面做法,要看做事的出发点和目的,看本质。

朋友:我同意你的说法。

笔者:好,那我就告诉你我们为什么要去讲真相、反迫害、劝三退。

你知道耶稣受难的事吧。耶稣被犹太人出卖,罗马人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当时过路的,看热闹的人都嘲笑他:“你既然是上帝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走下来啊!”“他救了别人,却连自己都救不了,就让上帝救救他,因为他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十字架上的耶稣十分痛苦。当耶稣疼得再次大叫一声而逝时,庙宇里的幔子从上到下一裂两半,地动山摇,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惊叹道:“啊!他真是上帝的儿子啊!”

三天后耶稣复活。后来世界上最强大的罗马帝国被疫病笼罩,短期内国民大量死亡,死尸重叠街头,经过三次大瘟疫的清算,罗马帝国终于走上了灭亡的道路……所以,当耶稣背负着十字架,踉跄地走在去刑场的路上,看到路边一些为他哭泣的妇女时,他慈悲而意味深长地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们,请不要为我哭泣,为你们的子孙后代哭泣吧。”以人的思维,有谁能理解一位觉者这句穿透千年时空,直到今天还在应验著的话呢?

朋友:看来善恶报应,真实不虚呀!

笔者:真是这样,历史上发生的事情,都是给后人留下的警示,遗憾的是,时间久了,有人就不相信了,把这些当成传说了,其实都是真实发生的。

那你再看看今天法轮功因坚持正信被中共迫害,与当年耶稣被害,是不是有些相似呢?耶稣是神,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因为耶稣在替人承受罪业,人其实是害不了神的,三天后耶稣复活,依然是一个伟大的神。

同样,今天的法轮功学员尽管遭受迫害,但大法弟子的未来都是非常美好的,但是那些参与迫害的人,那些认同迫害的人,却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那些心甘情愿主动与邪恶为伍的迫害者,本来就是道德败坏的十恶之徒,被淘汰也是必然的,最可悲的是被中共谎言欺骗,在中共的威逼利诱下随波逐流的广大中国民众,如果他们不能明白真相,退出中共,远离邪恶,同样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法轮功学员都是修善的,是有慈悲心的,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能袖手旁观吗?明明看到中共在害人,如果不去制止能算个好人吗?

朋友:原来是这样,尽管我也听你的话退党了,但没想到这事背后牵扯这么大的玄机,对我这么重要,真得谢谢你了。不过我家里人还没退,你都给退了吧。

笔者:不行,这样不算数,你得给他们讲明白,他们本人同意了才算数,一个生命选择得救,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绝非儿戏。

朋友:好,我明白,我尽量给他们讲,如果我实在讲不清楚,还得请你去给他们讲讲。

笔者:没问题,需要尽管找我。不过我还想问问你,你这次为什么会主动来找我了解法轮功的问题?

朋友:这么多年来,你给我的那些资料,我也会挑着感兴趣的看看,近些年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那些资料中讲的天理报应及形势的发展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都成为现实了,让我不得不相信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环境变了,心不像以前那样浮躁了,所以能够静下心来听你讲了,这么明白的道理,我以前为什么就听不进去呢?

笔者:这都是中共和江鬼做的恶,它们为了对抗“真、善、忍”,有意放纵人的欲望,摧毁人的道德,使人坠入名利情欲中不能自拔,也就无心去了解救命的真相了,这样下去这些人都毁了。

如果这表面浮华的消退,使这些人能像你这样来听听真相的话,反倒成了好事了。过去人们要想知道点天机,不知要付出多少艰辛和代价,现在大法弟子都送到他们的面前了,他们却不相信了,甚至还有执迷不悟的人,听信中共的谎言,举报法轮功学员,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无知中犯下大罪,把自己彻底毁了,真是让人痛心!

朋友:你也别太着急了,随着形势的变化,明白的人会越来越多,我现在就巴不得告诉身边所有的人,让大家都能得救。

笔者:你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如果这些人真正明白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一定会发自内心感激你的。

朋友:兄弟,我应该感谢你,我今天真是没白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现在看来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也一直觉得你有点傻,可是现在看来,这种傻是真诚,是无私,是生命的高贵。我很庆幸有你这样一个弟兄,也很庆幸世界还有你们这样的一群有担当的好人,容我回去再想想,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会成为你们中的一员,至少我会永远支持你们的。

文章来源:明慧网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1-18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