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通俄门调查 大火烧向希拉里

川普儿子小川普(Donald Trump Jr)在推特上表示,希拉里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朗读一段抹黑总统的片段,也算是她落败总统竞选的一个最佳安慰奖。(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人气: 572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梅多斯11月15日在美媒分析说,通俄门调查一直只聚焦川普(特朗普),而不是以事实为导向,结果不但毫无发现,还曝光了希拉里及奥巴马政府的内幕。

梅多斯认为,调查必须转移方向才会还原真相。

“自由党团”主席披露调查不公 还川普公道

共和党籍的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11月15日在福克斯新闻上刊文指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政府只注重调查川普的通俄指控,而不是以事实为导向,结果国会虽然举行过多次听证会,采访了数十名证人,但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现。

梅多斯强调说,国会应该以事实为导向进行调查。然而以事实为导向的调查方向却和主流媒体报导中所建议的调查方向(调查川普)大相径庭。

梅多斯还表示,在调查这些对川普来说实际上不存在丑闻的过程中,国会却发现了希拉里竞选团队及奥巴马政府,卷入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的不当行为,他们利用外国情报官员的未经证实信息来攻击川普。

梅多斯表示,“现在是应该继续前进(弄清真相)的时候了。”他说,我们现在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已经足够委任一名特别检察官,来调查抹黑川普的俄罗斯黑档案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奥巴马总统的FBI也参与在其中。

根据《纽约时报》近期的披露,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为这份俄罗斯黑档案的调查支付了资金。梅多斯说,我们知道,希拉里团队和DNC出资资助前英国情报官员斯蒂尔( Christopher Steele)撰写这份档案,而档案的内容是基于俄罗斯情报官员提供的信息。文件的多数内容都没有被证实。

梅多斯认为,希拉里团队和DNC从俄罗斯情报官员那里“购买”有关川普的虚假信息,这个事实本身就足以令人怀疑。

梅多斯还表示,目前美国国会也开始看到迹象表明,奥巴马的司法部可能在2016年总统竞选前后也卷入在这个事件内。

梅多斯列举了几个可疑事件,包括,代表希拉里阵营和DNC的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在2016年4月雇用了情报调查公司Fusion GPS,而Fusion GPS正是俄罗斯黑档案背后的操手。奇怪的是,就在同一个月,奥巴马总统的竞选团队也开始向Perkins Coie支付逾90万美元的资金。

他说,国会还了解到,在2016年大选前的几个星期内,奥巴马总统的FBI试图与俄罗斯黑档案的撰写人斯蒂尔达成协议,为这个黑档案支付资金。FBI最终给斯蒂尔报销了一部分黑档案开销。梅多斯说,“FBI试图支付由希拉里竞选所精心策划的俄罗斯黑档案的费用,这一点值得强调。”他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FBI拒绝回答有关问题,也拒绝在这个问题上保持透明度。

梅多斯认为,这一件件令人警觉的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一系列问题:为什么奥巴马总统团队为希拉里团队支付给操控俄罗斯黑档案的公司近100万美元?为什么奥巴马团队和希拉里团队在同一个月开始为这个黑档案付钱?为何奥巴马的FBI试图为撰写俄罗斯档案的斯蒂尔付钱。为何奥巴马的FBI参与希拉里团队策划的政治项目?

梅多斯认为,调查奥巴马的司法部是否参与希拉里团队打击川普的政治项目,会比漫无方向的调查川普通俄门获得更多证据。

梅多斯最后说,美国民众应该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他们也在要求获得这些答案。“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找出答案,是我们政府的责任。”

法律专家:无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希拉里

美国前律师、法律分析人士、福克斯新闻评论员贾勒特(Gregg Jarrett)11月14日在福克斯新闻中,针对希拉里事件发表评论文章说:“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人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希拉里在内。”

贾勒特指出,无论你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如何,无论你在政府中的职位高低,没有人犯了罪能够豁免被制裁。因为我们都受法律的制约,而且必须服从。如果允许犯罪个体不受惩罚,逍遥法外,那么一个社会便不能正常运行,秩序也将会被打乱。

贾勒特说,美国最高法院一个多世纪以前就明确表明了这些基本原则,使得我们的民主得以生存。没有它,少数人的无法无天、制造混乱、独裁就会无情地发生。“这也就是说,希拉里不会高于或低于任何美国人,她必须遵守法治,无论她的状况如何。竞选国家高级官员或者竞选总统并不能为自己建立合法的豁免权。”

11月14日,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对司法部长塞申斯举行的听证会上,有民主党议员认为,调查希拉里是共和党总统命令司法系统对总统的政治对手进行报复。对此,贾勒特表示,该议员似乎在故意混淆法律和事实。司法部有责任调查任何疑似违法的行为。“这不是报复的问题,而是不受政治动机的阻碍在执行法律。”

贾勒特还说:“希拉里不会只因为她竞选过总统而受到豁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任何人都可以去抢劫银行,然后只要通过竞选总统就可以免罪。”

川普总统曾指责司法部长塞申斯没有对希拉里及奥巴马政府内的其他涉嫌犯罪的官员进行调查。一些支持希拉里的人及民主党议员认为,川普的做法是有政治目的。但贾勒特强调说,总统有权力这样做,并且这也是对《宪法》规定的总统义务负责。

根据《宪法》第二条,总统有权执行所有法律,通常通过指示司法部采取行动来完成。行政部门的机构间并不是独立的,他们可以在《宪法》的规定范围内在总统的指示下行动。“总统可以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贾勒特举例说,在美国的历史上,也不乏总统参与民事和刑事案件的例子。杰斐逊总统指示他的司法部长对曾任副总统的伯尔(Aaron Burr)以叛国罪进行起诉。肯尼迪总统也曾下令他的司法部介入多起民事案件。当然,总统不可以滥用职权打击政治恩怨。但如果有大量的证据证明非法,总统就有权要求执行法律。

贾勒特说,我们对希拉里作为国务卿以及总统候选人期间所做交易的本质了解得越多,就越能够去发现她在政治生涯中是否凭借特权和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随着希拉里丑闻的不断被曝光,现在是时候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了。

参众两院司法委员会关注调查希拉里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20位议员曾在今年7月底向司法部发了一封联合信,要求司法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的相关事件。司法部在11月13日的回信中说,司法部正在评估是否有必要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事件。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葛雷斯利(Chuck Grassley)怀疑当年的希拉里事件,司法部和FBI的行为的正当性。他认为,在司法部门内部和FBI内部存在着政治干扰。因此,“司法委员会要求调查这件事情完全有合理性。”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乔丹(Jim Jordan)不仅在11月13日在福克斯新闻上发表文章,呼吁司法部“干活”,调查希拉里,而且还在11月14日的司法委员会对司法部长塞申斯的听证会上,对司法部在希拉里事件上动作迟缓,表示强烈不满。

乔丹说,司法委员会三个半月前就已经发给司法部一封信,要求司法部任命第二位特别检察官。“昨天(13日)我们收到司法部回复,说你们在评估是否有必要进行任命。”但是,乔丹接着列举了多个有关希拉里电邮门、铀协议中的疑点,以及由希拉里阵营和FBI出资撰写抹黑川普的“俄罗斯档案”等问题。乔丹说,如果所有这些疑问加起来都不足以使司法部任命一个特别检察官的话,那么,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获得?

法律专家贾勒特说,如果俄罗斯是通过“拿钱办事”(Pay-to-play)的伎俩在向希拉里和前总统克林顿以及他们的基金会输入资金,来换取对美国铀资产五分之一的控制,这将会构成一系列犯罪,包括贿赂、邮件欺诈、电汇欺诈,甚至可以说是敲诈勒索。

贾勒特说,需要重新调查希拉里电邮门事件,弄清楚是否时任司法部长林奇(Loretta Lynch)和时任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一直在阻碍司法,并帮助希拉里开脱。希拉里将110个机密文件放在她的既不安全也没有被授权的个人服务器上,这种不当处理机密文件的方式是否违反了美国的《间谍法》,也需要重新调查。

贾勒特指出,在这件事情上,司法部长除了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外,别无选择,而且“必须要现在就行动”。#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18 9: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