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十三周年 反思共产主义灾难(三)

【九评13周年】中共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作者:程晓容

TOPSHOT - A man wearing a mask visits the Forbidden City in Beijing on December 21, 2016. Beijing issued its first air pollution red alert for 2016 on December 15, with choking smog expected to cover the city and surrounding areas in north China until December 21. / AFP / WANG ZHA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中共68年的统治,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图为2016年12月15日,令人窒息的雾霾笼罩下的紫禁城。(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38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19日讯】华夏神州,曾经山灵水秀、美丽富饶。那里曾是人们世代栖息的美好故乡。然而,这个承传五千年辉煌文化的国度,却饱受蹂躏。统治六十八年之久的中共,究竟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

一本旷世奇书,揭示谜底。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结合历史与现实、深刻地揭露了共产党及中共的邪恶本质。《九评》这样论述:“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著。”

审视今日大陆,就会发现,《九评》的论断极为精准。山河满目疮痍,社会乱象丛生;官场贪腐,人心不古,危机四伏。中共体制内几乎无人相信共产主义,各界民众抛弃中共的民意汹涌沸腾。但是,中共还在拚命支撑著共产残局,继续鼓吹其96年的道路,标榜“伟光正”。同时,也有一些人对中共心存幻想,抱有改良的期望,或是因利益驱使而摇红旗助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冷静地思考:中共的本性和手法,改变了吗?

一、相似的悲剧 不变的邪恶

1. 漠视生命 嗜杀成性

1970年4月18日,大陆历史学界的奇才沈元,被以“反革命叛国罪”执行枪决,时年32岁。这位1955年的高考文科状元,曾被划为“极右分子”,文革时和妻子被红卫兵扫地出门。在走投无路之下,沈元铤而走险,闯入某外国驻华使馆欲求庇护,最后不幸惨遭杀害。

1980年,沈元的家人接获一张平反通知书。沈母痛哭:“我要人,我不要纸,不要纸啊!我送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聪明绝顶、才华横溢的儿子,为什么现在还给我一张纸?”

1995年,河北青年聂树斌被冤判死刑。2016年12月2日,大陆最高法院对聂树斌案再审宣判,推翻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据媒体报导,在法庭的宣判时刻,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起立听审,坐下后情绪崩溃、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

沈元回不来了,聂树斌也回不来了,数以百万计、千万计被中共杀害的中国人再也回不来了。漠视生命、残害良善,是中共的暴力本性所致。为了维护其专制政权,中共在六十八年里不断地发起政治运动,打击异己,制造恐怖,以“阶级斗争”或“维稳”的名义,将一批批无辜的国民残酷地消灭。从杀AB团、土改杀地主、镇反和文革杀“反革命”、到“六四”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再到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中共的统治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杀人历史。

2. 迫害信仰 因言治罪

从成立之日起,中共就生存在恐惧中,恐惧失去权力,恐惧受到清算。中共宣扬无神论,以党性泯灭人性。因此它自建政后就开始有系统、有计划地消灭宗教,迫害信仰。中共压制人民的自由意志,愚民洗脑,企图把所有人都驯服为它的工具。从整风、反右,到文革、“六四”,再到镇压法轮功,迫害维权律师,中共对正义人士以言治罪,“反革命”、“攻击党的领导人”、“叛国投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泄露国家机密”、“反华”等罪名多变,迫害本质如一。

中共严控网络和媒体,封锁真相。近来,陆续发生了敢言的大学教授被处分、停职或解聘的事件。大陆网民的微博、微信被封号、遭删帖更是司空见惯。有人用“万马齐喑”形容舆论界的肃杀氛围。

北京一位大学教师王女士在受访时说:“只要你不听从,就让你连饭也吃不上。他们过去也是这样做。1957年打右派,一人是右派,全家受株连,不能上学,不能就职。学者现在更是这样。”

2016年底,新浪微博知名博主“华夏正道”、广东法轮功学员郑景贤在看守所写下辩护词。他说:“当一个人说真话而变成罪犯的时候,这不是我的耻辱,而是整个文明社会的耻辱。因言获罪,文字狱,侵害信仰自由是违反人类普世价值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此案完全不成立……”

2015年的“709”大抓捕,震惊海外。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7月6日下午6点,至少有320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两年来,当局对律师界的打压还在持续。多位律师被失踪、被认罪、被非法关押。当事人及其亲属的遭遇和抗争充分暴露了中共司法界的黑暗。

江天勇律师说过:“不过它越打压,也就让我们越认识到,这一套机制只要在,它就是一个惩善扬恶的世道,大家就没办法正常做人,这一切必须改变,必须结束!”

陈光诚律师曾就江天勇事件表态说:“只要你对中共抱有希望,就是错误的开始,并受到中共的愚弄。”“只要中共这个集团存在,中国就不会有法律和公平正义。”

2017年7月4日,高智晟律师发表《写在709事件两周年之际》。他在文中表示:“共产党绝不会依法治国。”

3. 欺骗与谎言

《九评》指出:“欺骗和谎言,是共产党的另一遗传基因。”“中国共产党承诺给农民土地、承诺给工人工厂、承诺给知识分子自由和民主、承诺和平,如今无一兑现。一代被骗的中国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国人继续对中共谎言着迷……”

为了维持和巩固政权,中共不断变化其立场和原则,暴力与欺骗并行。二者搭配的规律,体现在历次无情的政治运动中,其中著名的一例骗术是“反右阳谋”。1957年,中共号召知识分子给党提意见。《九评》里写道:“当时有几句鼓励人们鸣放的说词,叫做‘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决不秋后算账’。结果一场反右斗争划定了55万名‘右派分子’,27万人失去公职,23万被定为‘中右分子’和‘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

为了将欺骗进行得彻底,中共喉舌媒体炮制了大量的谎言、歪曲历史。大纪元特稿《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对此有如下小结:“之后中共开始系统地篡改历史,将‘万里大流窜’的败退逃跑,宣传为‘北上抗日’的长征;将躲在陕北坐视国民党抗日的共产党美化成‘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将中国人自相残杀的内战改写为‘解放战争’;将饿死三千万人的人祸‘大饥荒’扭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将十年文革的责任全部推到‘四人帮’的头上;将‘六四大屠杀’包装为‘平息反革命暴乱’;妖魔化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将数十万甚至或达数百万人被劳教、被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的人权灾难描绘成‘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并大言不惭地宣称‘中国是个法制国家’。”

、摧毁道德 颠覆传统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长河中,闪耀着许多精深的内涵:“天人合一”、“善恶有报”、“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这些观念和标准规范着人的道德基础,保障了家庭的稳定与社会的和谐。令人悲哀的是,中共自夺权后便开始摧毁传统文化:三教齐灭、毁坏文物,诋毁古代圣贤与传统价值观。同时,中共向百姓强制灌输“假、恶、斗”的无神论党文化,从精神上斩断了几代人的传统文化的根。

《九评共产党》论述:“中共除了要在物质层面毁灭宗教和文化之外,还尽其所能地在精神上摧毁人们对于信仰和文化的认同。”“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皇帝除了用暴力之外,还像中共一样用诋毁和谩骂的形式,从人心中根除人们认为最神圣和最美好的东西。意识形态上的消灭,有时候比单纯的物质消灭更加有效、更加持久。”

经过几十年的斗争扫荡,现在的中国人被迫面对与承担着道德覆灭后的严重后果:暴戾取代了仁爱,颓废取代了圣洁。人们普遍不再敬畏神明,而是放纵私欲,为所欲为。自毛时代起,以毛泽东为首的众多官员,便是骄奢荒淫之徒。到了江泽民时期,其推行的腐败治国更令贪官如鱼得水,将腐败推向极致。结果是:少数人暴富,而底层工人和农民却依旧贫苦不堪。

道德堕落的冲击波,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无人可以幸免:有毒食品遍地,造假习以为常,暴力血案频发,诚信流失,爱情婚姻的庄严不再。教育界、医疗界同样是一片乱象,甚至出现了教师强奸学童、盗卖人体器官、活摘人体器官的人伦恶行。

魏则西、雷洋、李传星、有毒疫苗、上海虐童、江西南昌“圈养活人”卖肾案、日本留学生江歌遇害……接连不断的惨案、悲剧都指向“道德”二字。一个蔑视传统、摧毁道德、仇视“真、善、忍”的政党,将把国家带向何处?

有评论人士坦言:中共的统治导致了诸多人性问题的无解。

三、破坏生态 污染环境

《九评》指出: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中共“违背自然,其祸无穷”。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盲目地追求经济发展指标,造成环境重度污染,资源消耗殆尽。许多中国人被逼得逃离家园或是想逃也无处去,子孙后代的生存条件堪忧。

2005年8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财富”全球论坛上,时任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的潘岳表示:“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一个专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他明确指出:“经济危机经过几年的宏观调控可以恢复,社会危机付出政治成本也可以平息,而环境危机一旦产生,就不可逆转,会成为民族灾难。”

潘岳在发言中披露说:“在过去的50年中,中国的人口增加了一倍,生存空间却减少了一半。1/3的国土被酸雨侵蚀,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41%,沿海赤潮的年发生次数比20年前增加了3倍,1/4人口饮用不合格的水,1/3的城市人口呼吸著严重污染的空气,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不足20%,工业危险废物处置率仅为32%,全球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中,中国占5个。”

“在人口远远超过土地承载力,资源极度短缺、环境容量极度狭小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不可救药地采取了一种高消耗、高污染的方式:单位产值的排污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几倍,劳动效率仅为发达国家的几十分之一,经济不稳定的系数为世界平均值的4倍以上。与此同时,能源浪费消耗极大,1万美元消耗矿产资源是日本的7.1倍、美国的5.7倍,甚至是印度的2.8倍。这种增长方式必然导致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

中国摄影师卢广曾经表示,中国污染问题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利益驱使所致:“地方政府想发展经济,想扩大自己的实力,想要政绩,它就设法招商引资,欺上瞒下,不让上级知道要建设的真实项目。”

美国之音2013年5月22日报导,中国90%以上的地下水受到污染,其中64%受到严重污染,生命之源正成为绝命之源。

2014年,中共当局承认的“癌症村”有259个,而公益人士统计的“癌症村”多达459个。作家郑义长期研究调查大陆的环境污染问题。他说:“原先中国有良知的学者在统计癌症村,后来慢慢发现不是癌症村的问题了,是癌症河的问题了,大面积扩散,再统计已经没有意义了。”

大陆环境污染的源头在哪里?是中共的无神论,是中共藐视天地自然的斗争哲学,是中共牺牲百姓子孙利益的暴政思维。郑义说:“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一个邪恶政权,它不仅可以把当代,也可以把子孙万代的资源都给掠夺了,把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根基都毁掉,把整个民族毁掉。”

2016年5月3日,黑龙江省甘南县一家奶牛场向附近的田地排放污水。(HANCOCK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图为2016年5月3日,黑龙江省甘南县一家奶牛场向附近的田地排放污水。(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2016年12月19日处在阴霾下的中国大连。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图为2016年12月19日处在阴霾下的中国大连。(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四、朝鲜与中共

今年6月19日,被朝鲜关押17个月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获释返美,不到一周后死亡。瓦姆比尔在去年1月2日被朝鲜当局以涉嫌“从事反朝敌对活动”逮捕,3月被判处15年苦役,随后很快陷入昏迷,在美国政府的营救下才被释放。这一事件令举世哗然,充分暴露金氏政权的邪恶。川普总统谴责朝鲜是“野蛮的政权”。

小巫见大巫。中共的冷血、野蛮不但与朝鲜相似,实际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屠杀、酷刑、囚禁、监控、株连、骚扰……各种迫害手段已经夺走了八千万中国人的生命,而且令数不清的受害者生不如死、如坠人间地狱。中共对法律的践踏、对人权的侵犯随处可见,公然而无耻。

众所周知,朝鲜人民被共产体制所奴役,在物质和精神的贫瘠中挣扎。不过有些中国人认为,中共的道路比朝鲜模式要来得成功。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一些中国人致富生财,这些人的物质生活水准并不逊于西方发达国家。其实,几十年来的经济成就是中国人民的成果,并非中共的功绩。中国的人力资源、广大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是创造物质与精神财富的主力,在几千年的历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中共不计一切后果地发展经济,在国内搭建了数个华丽的展示橱窗。然而,必须注意:在光鲜的背后,污染了水源、空气、土壤、河流,毁掉了子孙万代赖以生存的各类资源。即使是以如此惨痛代价换来的经济增长,也只是供极少数人先富起来。中国还有至少7000万的贫困人口,还有上亿人老无所养、病无所医,在为了温饱拼死拼活。

再看思想钳制。金正恩当局欺骗朝鲜民众,说99%的美国人都很穷困。朝鲜的网络只是区域网,和外界隔绝。而在大陆,十几亿中国人也被巨大的防火墙阻挡,不能自由地浏览信息、不能自由地表达观点;政治“红线”和“雷区”处处皆是,五毛大军24小时严防紧盯;谷歌、脸书和推特都被屏蔽。

至于洗脑,中共从未放松:从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直到博士,马列毛思想的政治课程是重中之重。近些年,中共竟然开设了两百多所“红军小学”,赤裸裸地逼迫学生颂扬红军的“恩情”,令人啼笑皆非而又不寒而栗。

事实上,共产小兄弟、金家王朝是中共的学徒,拜中共所赐,才得以维系邪恶统治。谴责朝鲜,不应该忽视中共的更大罪恶。朝鲜的现状,就是中国的昨天和今天的镜像。

五、结语

今日中国,道德、法治、环境、自由,太多的问题令人沉痛、叹息。希望何在?

11年前,评论家胡平撰文谈到:“就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纪念碑即将在美国的华盛顿建立之时,那个有史以来杀害中国人最多的暴君毛泽东的遗体还安放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还在继续接受千千万万中国人的朝拜瞻仰。对于我们中国人,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悲哀,何等的耻辱。”

胡平认为,结束共产专制在中国的统治是我们中国人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也是中国人应该为人类做出的贡献。

对于未来的道路,《九评》提供了明确的方向:“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这条道路是否能够走得平稳、和平,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改变。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19 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