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在中国千万不要当兵

作者:习卫国

人气: 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2日讯】我是一个退伍军人,想想当年的部队生活犹如一场恶梦。

1989年春天,家人说当兵是一条好出路,你还是去当兵吧,回来之后还可以安排工作。当时家境很差,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我是跟着一个姑姑长大的,16岁初中毕业就回到了我姐姐的身边,我姐姐比我大很多,当时已经参加工作几年了。当兵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诱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当兵很神气,于是动了心。

想当兵要送礼

我姐姐的同事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正好三月份来我们所在的城市招兵,接兵师长叫袁国军,是姐姐同事的战友,通过这个关系可以给他送礼。当时当兵基本上都必须送礼,我姐姐通过同事送了500元现金,后来才知道别人当兵至少要花几千元,那个年代几千元不是个小数目的。我除了送500现金还给这个接兵师杨参谋买了两条烟,我记得很清楚两条白剑牌(KENT)香烟,美国香烟当时很流行的,我忘了多少钱了,钱都是姐姐给我出的。就这样我才能去部队当了兵,还是海军。

被拳打脚踢的生活

89年3月17日,我们经过漫长的火车两天的行程到了大连市旅顺口火车站,又坐汽车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海军旅顺基地,第一训练团教导队,开始了四年的军旅生涯。新兵连每天的工作就是叠被子和跑步、走路立正,折磨人如同监狱生活,稍微出错,或者排长不高兴了就可以对我们新兵拳打脚踢。

我们把一个棉花做的被子要叠成豆腐块,现在想想很可笑,天天练叠被子可以打胜仗吗?其实他们通过叠被子给每一个新兵立规矩,好让你无条件的服从,就是所谓的新兵连。你给排长送烟就可以得到优待,当然送钱更管用,很多新兵为了在部队新兵连不受欺负就让家人汇钱,好给排长班长买烟、买酒。

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可以说是在训斥甚至挨打中度过的。在即将到来的分配中,大家所做的事,就是写信要求家人往部队汇钱,用来送礼为了分配一个好的单位,送钱多的可以被直接送去学开车或者去学一些技术,没有钱的就被送到山沟里,偏远的地方,比如说观通团,高炮团等等。我算是送礼的后门兵,被分配到一个不算坏也不算好的地方,离军港很近的一个单位,军用仓库去站岗。

上下级关系就是钱的关系

我到了连队还是送礼这一套,不但要给连排长送,也要给老兵送,只有送了礼才不受老兵欺负。新兵还要服务老兵,伺候老兵,甚至要给老兵洗脚,倒洗脚水,洗衣服被子。第二年新兵变成老兵,又开始往家里要钱送礼,目的是入党,送钱多的就可以预备党员(共产党就是送礼党),有些家庭困难的兵送礼少了,那也就白送了,你也不敢去要,也不敢去问。

我姐姐的同事介绍让我去找刘喜万(当时旅顺基地司令部军务处处长,这是一个很有实权的人物)。我给他送了两瓶茅台酒,是姐姐给汇的钱,希望调一个好一点的工作,最后没有办成事,我想一定是嫌送得太少了,对于他这样级别的干部,二瓶酒可能连眼也不抬,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二瓶酒相当于半年工资了。我深感在部队没有关系,没有钱,或少送钱一样不讲情面。可见部队上下级关系完全是钱的关系。

一年下来对部队的训练我感到身体不堪重负,我想想去炊事班,给老兵连管理处处长送了几次烟酒,算是如愿了。

在炊事班我看到了更多的腐败现象,吃饭大厅里专门有一个大的单间,是领导吃饭的地方,和外面大厅是隔离的。过年过节我们炊事班提前安排好领导的饭菜(当然和普通军官士兵的饭菜是有区别的),早早的把普通的菜提前摆在里面的桌子上,是为了不让其它人看到不好看,喝的酒都是茅台五粮液。部队明令禁止当兵的不允许喝酒和赌博,当官的可以特权,部队很多规定都是对下不对上的。到了炊事班最大的愿望能升为上士,上士就是炊事班采购员,有买菜的权力,油水非常大。我为了当上士,给司务长买过多次烟,当时一条烟也要30元,我一个月的工资才18块钱,最后也没有当上上士。原因是另一个人比我会来事,也比较有钱,和处长是老乡,自然我不是他的竞争者。做了上士的战友干了才两个月就富裕了起来,买了台录音机,当时估计也要200左右才可以买到。他平时经常给炊事班班长和司务长买烟,这些应该都是他买菜贪污的钱,没有多长时间,他被宣布为共产党预备党员。

后来我离开了炊事班到了警卫班,不久当上了警卫班班长,这当然又是送礼的结果。在警卫班与首长接触多了,入党就简单多了。入党是每一个当兵的愿望,如果没有入党,复员回地方就基本上没有戏了。入党自然要送礼,而且要的是大礼,但我已没钱送礼了,半年后我被调离了警卫班,分配到了仓库打杂,等待复员回家。

上级打死下级不偿命

我在部队四年,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在旅顺基地纠察队被毒打的经历。入伍的第二年我去军港探望老乡,在四号门口遇到了纠察队。他们让我站住,问我为什么着装不整,其实当时也就是脖子的扣子开了。我说我没有着装不整,就这一句话,认为冒犯了他,他让几个队员把我拽到了警卫室,就给了我两个大嘴巴子,我很自然的用手捂脸,他说你还敢还捂脸,不服是不是,于是几个人一起上来对拳打脚踢,我被打在地上,感觉要被打死了。

回到连队战友们都认不出我是谁了,鼻青脸肿,直不起腰来。

旅顺基地所有的战士很多人都有过我这样的遭遇,听老兵说九一年纠察队队长打死了一个士兵,当时传的沸沸扬扬,听说是用铁棍暴打而死。我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在部队上级打死下级是不偿命的。士兵对上级来说狗命一条。这一次遭受毒打我算是有真正的体会了。旅顺基地大街上所有的士兵只要见到纠察队如见阎王一样。又一次一个战友被纠察队追到了4810工厂里面,工厂的工人把战士给藏了起来才逃脱,当地的所有老百姓都知道纠察队的暴行。

旅顺基地的这个纠察队队长为何敢于如此有持无恐地对待士兵,是因为他是基地何司令的亲属。

我现在虽然复员了,但每想到部队的生活都感到不寒而栗,想想真后悔,我还疏通关系,花了钱才进了部队,这是自找死路,化钱往火坑里跳。我现在出来了,我把在部队的经历告诉人们,不要再去当兵,部队是个大火坑。不要相信什么保家卫国,当兵光荣的话,在部队当兵猪狗不如。以前人们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说得真是有道理。

附:退团队声明

我叫习卫国,我在此声明退出与土共有关的一切组织。因为共产党太恶了,不想跟它有任何瓜葛。活摘人体器官,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了。有些人在监狱里被强制验血,其实它们是在找活体,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这是我在看守所里亲身经历的。

我是维权被冤枉以所谓的”寻衅滋事”被关到看守所的。曾经去北京帮助一个老太太上访被关押。秦永敏老师呼吁和平转型的签名活动,我签名被关押。所有的这些共产党的邪恶,我都亲身经历。这个邪恶组织我坚决退出,脱离跟它的任何关系。

声明人: 习卫国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