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64)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1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留在屋里的人一时不知该怎样才好,都在琢磨罗国夫那掷地有声的话。

形势迫使戈进军不得不出来打圆场,他说:“都怪我……太草率!”

没等大家有所反应,办公室大门又开了。罗国夫怒气冲冲地又走回来:

“关于祁瞎子落实政策问题……”他仍然指著冯主任:“你必须抓紧时间办理,这是我离开这个市委大楼前给你的……”他想说的严厉些,却一时找不到既符合自己现时身份,又使对方感到压力的用词:“……就算是一个最后指示吧,执行不执行就全在你了!”说完又匆匆离去。

他走了,真的走了,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办公室的人又感受到他那难以使人掉以轻心的凌厉气势。

“……是不是给省委李副书记打个电话?”张秘书悄悄地向戈书记提醒。

“说些什么?”戈书记问。

“把方司令的事汇报一下,另外再谈谈罗书记今天的态度……”

“我看不必!”戈进军说。

“唔?……”戈书记转身看看儿子。

“魏云英的事,我们开始怀疑有某人做她的后台,现在既然方司令自动跳出来,事情就算是有了答案。他是大人物,资格老、根子深,我们惹不起。即使向李副书记汇报恐怕他也无可奈何,反而会怪我们不会处事,得罪人太多。现在罗书记已经离开了,原先的怀疑已经没有意义了。对她其实也就可以不了了之,何必再找麻烦?”

这话再清楚不过。监视魏云英其实是想寻得罗国夫支持、包庇“六四余孽”的把柄,因为这是搞垮对方最有力的借口。现在夺权已经成功,把柄已经过时,对魏云英其实可以不闻不问了。

戈承志对儿子的说法不表态。他细心想了想:尽管喜气洋洋的交接场面不欢而散,但就实质来说自己并未受损失。剩下来的是大权在握的日子,可以从容地面对并不太复杂的挑战局面。方司令、罗国夫末日余晖,魏云英疥癣之疾。从此“域中”将是戈氏天下,何必为眼前的小动唇舌而自寻烦恼呢?

他振作精神,显出一付胸襟豁然的样子说道:“今天的事就此为止吧,不必再提了!不管方司令还是老书记,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老同志,意见也不无可取之处。我们在工作上多加借鉴就是了,不要计较人家的态度。符合党的利益的事,不管什么人提出来,我们都要接受,研究实施……”

不痛不痒,大而化之,手下人听了既可算是一番安慰也可算是一种鼓励。

“那我们现在……”冯主任请示下步工作。

“不搞了,今天什么也不搞了!你们回去考虑一下下星期召开‘三级干部会’的事,留下张秘书帮我整理一下这间办公室。”说着他浏览著办公室的内设,仿佛是头一次进到这个房间……

众人却巴不得轻松一下,纷纷告辞。

“……把那些文件先锁回保险柜里!”戈书记吩咐张秘书:“现在没功夫看那些陈谷子、烂芝麻……”

然后,他双手抱肘再次环视整个房间:“这哪里像个办公室?简直是个临时作战指挥所……把那张行军床拿走!”

“对!”张秘书附议,掏出笔记本边记边说:“换张直式沙发,工作累了的时候总得靠一靠,歇歇。”

“……这张办公桌……”戈承志拉动着抽屉:“抽屉太紧……窗帘,质料太薄,挡不住光线。……夏天快到了,告诉总务科安装冷气机的时候要注意,不要挡住了左面的阳光。……桌子尽量靠窗户,那盆龟背竹张牙舞爪、一股煞气,送回花房换两盆月季来!还有这地毯……恶心人,阴天泛味,不好闻!……

 

三十四  人格二元论

 

戈进军、冯主任、王秘书走出办公大楼。

望着二位亲信无精打彩,戈觉得有必要说几句安慰之词:

“二位今天代我受过,实在不过意!”他真诚地说。

“这算什么?……”冯主任谦虚:“在罗某人手下捱‘克(土话,遭训斥的意思,音ㄎㄟ)’的事多了,这算小菜一碟!”表示不值一提。

“以后就好了,他下台了,你也就解放了,想‘克’你也‘克’不着了!”王秘书宽慰地说。

“难说……”冯主任却心有余悸:“说不定他还会进什么‘省人大(省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委员、主任之类,他还是老虎,我们是一辈子当老鼠……”

“何必这么悲观,”戈进军说:“这汴州市再也不是他的了,他就是再大,也老了,老虎没牙了!”

“说的是,”王秘书也开朗地说:“俗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虎就更隔一层了!”

冯主任也笑了。

“为了补情,我请你们二位吃饭!你们说,上哪家?”戈进军盛情相邀。

“黄河饭庄吧。”冯主任说。

“呸!亏你说得出口。”王秘书嫌档次低。

“那麽得月楼?”戈进军说出王秘书想说的话。

他们走向一辆公安专用吉普,戈进军驾驶。

三个人、一个包间、吃了两个小时,女服务员送来账单:1375.68元。

“这么贵!”戈进军不禁咋舌。

“是税大!宴席税百分之二十五。”女服务员会讲话,不说饭菜价格昂贵而归咎于高征税。

“你们倒是公事公办!”戈进军冷言冷语地说,言下之意是店方没有看出自己这位新权贵。不但价格上不予优惠,连免税这点顺手人情也不给。

但是当着两位心腹戈进军不愿显露寒酸,转身向屁股后兜里掏钱、会账……

冯主任突然咳嗽一声,以眼色制止。他一把抽走账单对服务员吩咐道:“把你们经理叫来!”

“何必为这点小钱低声下气去求人?”戈进军以为冯主任是要讨价还价。

“你不用管。”冯主任胸有成竹地说。

经理应命来到,冯主任把账单向他手中一塞说:“给我开张发票来,抬头写……市委办公室,我姓冯……把账先记下!”

经理看看二人,再看看账单,附在他的耳朵旁小声说道:“上星期六已经开了一张!”

“上星期六是上星期,今天是今天,你连日子还搞不清楚?叫你开你就开,啰嗦什么?”冯主任如训孩子。

经理唯唯而去。

“本是我请客却被你夺了东道!”戈进军貌似玩笑实则内心感激。

“这点钱……”冯主任接过经理送来的发票扬了扬,装进衣袋:“在会计手里是小事一桩,可放在咱们身上就是两三个月的工资。……”

“酒足饭饱……”王秘书伸伸懒腰,抚摸著肚皮走向沙发坐了下去。在茶几上抽出三支烟每人一支,打火点上:“还有什么余兴?”他问戈进军。

女服务员开始收拾盘碗。

“我们去刘家花园,怎么样?”戈进军征求同意。

“刘家花园”的正式名称该是“汴州市‘三扫(扫毒、扫赌、扫黄)’、‘两打(打击非法出版物、打击拐卖人口)’办公室”。名义上是临时工作机构,实际等于常设。戈进军是副主任,是负责常务的的负责人。

“有什么节目吗?”王秘书神秘地问。

“昨天收缴了一批非法录像带,需要审查、处理。”戈进军一本正经地说。

“你看‘毛片’也是幌子,真正勾得你心猿意马的是那里的女孩子,当我不知道?”冯主任一语道破地说。

“别胡说!”戈进军抗议了:“这么一说,我们‘刘家花园’倒成了倾倒众生的美人窝了!”

少主人出面冯主任不得不收敛,但还是放不过王秘书:“如果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不费那麽大的劲、拐那麽大的弯!”

这话听起来费解,怎么个“大劲”又拐了什么“弯”?王秘书疑惑地问:“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看!”冯主任向收拾盘碗刚离去的女服务员一指:“难道这不比‘刘家花园’里的强?”

“你个老色鬼!”王秘书哈哈大笑。

“今天是个轻松的日子,‘老办公’也该松弛、松弛,和我们一起去吧!”戈进军还是想邀冯主任同往。

“实在不行。二位,您就饶过我这一回吧!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办:下个月要开‘三(级)干(部)会’,有‘国际人权组织’要来我市参观、访问,市工商局和财税局的纠纷要调解,还有那老而不死的祁瞎子要‘落实政策’。想不到这个老反革命也能排上我这市委办公室主任的日程,再不解决那罗老头还不得把我吃了?”冯主任道出一连串当务之急以证明自己确是百忙之身。

@#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