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黄蓝虐童案挑战底线“连孩子都保护不了”

有北京中产发文称,在大陆培养孩子“就像玩一个大型的游戏,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哪怕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48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如果说大家担忧红黄蓝出问题的是加盟园,那么这次出事的新天地幼儿园再次是红黄蓝的直营园;如果大家过去刻意避开的是县、乡幼儿园的虐童事件,那么这次是北京,除涉嫌虐童,外加涉嫌猥亵等恶性行为,再一次挑战中产阶级的忍耐底线。

管庄位于朝阳区与通州区交界的区域,过去是城乡结合部,有从市区拆迁安置去的“老北京”,也有在国贸CBD工作的“白领”,同时也有外地打工一族、回族聚集于此。

本次出事的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根据大陆公开的工商企业信息显示,注册资本150万元,于2011年4月11日成立,属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幼儿园的法人是陈永春,同时他也是红黄蓝母公司的股东之一,并同时担任另外五家不同区域的红黄蓝幼儿园法人代表,还出任北京嘉华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红黄蓝的入学目标锁定中产阶层家庭,收费额度高,普通班3000元人民币(合454美元)/月,国际班5000元人民币(合756美元)/月。作为运营了6年的幼儿园,理应是既成熟又质量高。

但日前爆出入学幼儿不仅在幼儿园被老师用针扎,还在睡觉前被喂食可疑药物,更有孩子家长指孩子疑似遭受猥亵。一位受害幼儿的家长从孩子口中得知实情,在接受采访时气得全身发抖。

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表示:“这是对中产最大的痛,也是中产最后的底线——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作为大陆的中产,他们笃信资本的力量,坚信市场能够做到最大的效率和公平,但是却遗忘了中共治下道德下滑的大环境。”

尽管中产有体面的工作和收入,但在孩子教育面前,一样显得苍白无力。一方面,无法承担高额的幼儿园入学费用,另一方面,与家庭薪资匹配的公立幼儿园却挤不进去,都是切实摆在父母面前的问题。现在更是多了一项,如果孩子遇到不良老师,怎么办?

大纪元《九评》编辑部刊出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之三指出:“过去的经济危机里包藏着道德危机,等到物欲横流的时候才总爆发,今天的道德危机也包藏着经济危机。经济是人的行为,人是受道德支配的,所以经济归根到底受制于道德和信用。没有道德的经济必然走不了多远,危机的爆发也是迟早的事情。”

说到底,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不是师资正规或达标与否,而是道德的缺失。对中共治下的中国,层出不穷的社会道德危机,不管你是谁,哪怕是正义的赫然一呼,也会给受害人莫大的鼓励,以及给施暴者十足的震摄。

中共强力维稳的套路将引发巨大余震

1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刑拘涉事教师刘某某(女,25岁,河北籍)以及行政拘留所谓编造“老虎团”人员猥亵幼儿行为“谣言”的行为人刘某(女,31岁,北京籍)。而之前,各大媒体被当局告知,不得继续关注和报导红黄蓝幼儿园事件。

但是在网络上,三种颜色(暗指红黄蓝)的官方删帖与网民发帖仍在对峙。网络上对虐童一事的调查显示,有96.7%的人认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虐童案不是个例、偶发事件。

有网民发帖说:“以前我想只需要多多赚钱,给孩子买最好的奶粉,这样,他就不会被毒奶粉弄成大头娃娃;我买最好的家具,给他弄一个没有污染的房间,不让他接触甲醛……我把他送进最好的幼儿园,为了让老师好好对他,我每个月交5000块;每次放学,我都提前半小时自己去接孩子,这样他就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开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开了纵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贩子,赶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园的霸凌,我就像玩一个大型的游戏一样,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哪怕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

作为中产,“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对,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师会像饿狼一样,我稍不注意,他们就对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这位网民的发帖引起了巨大回应。在出事的红黄蓝幼儿园门前,一个已交定金来退款的家长说:“今天觉得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声,谁知道明天会不会轮到你?”

朱明表示:“在民智已开的今天,再次使用替罪羊来转移视线的套路已经行不通;在一圈一圈蚕食百姓利益的时候,日益壮大的中产阶层也在被压缩中学会说‘不’。移民或送子女出国是中产用脚说话的最好证明。”

国内媒体网站网易刊文说,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红黄蓝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成功企业,一直强调他们是有一定“护城河”的,因为幼儿园开办需要各地民政部门的批准。

而在本次虐童事件发生后,红黄蓝面对公关危机,非但没有考虑准备和应对诉讼及赔偿,却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回购股票。网民分析,可预见中共治下对此事的“维稳”操作,但呼吁持有红黄蓝股票的人士用个人行为、做空红黄蓝。

美东时间11月23日,红黄蓝(NYSE:RYB)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盘前暴跌,截至美东时间11月24日收盘大跌38.41%,报16.45美元,跌破发行价18.5美元,市值缩水约2.9亿美元。

与此相反的是,红黄蓝宣布5000万美元的股份回购计划,日间亦有买盘出现,成交量达193.2万美元,环比飙升148倍。最终,当日收盘价以高于开盘价15.56美元结束。未来几日,对这场“做空”与“买入”的博弈还值得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1-28 5: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