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木:司法部(局)政府机关里的毒瘤(上)

【十论江泽民涂鸦中国法治】之十

人气: 5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7日讯】大陆司法部(局)是被江泽民涂鸦执法的公检法司四机关之一。江泽民所以涂鸦司法部(局)的执法,是因为司法部(局)管理的教养院和监狱是江氏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需要使用的地方。

不久前,中共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卢恩光涉嫌资历造假,被开除党籍,司法部原部长吴爱英卢恩光造假问题被牵连,由正部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应当说,这是司法部(局)才刚开始的地震,是其作恶遭到的报应。事实上,从99年7.20至今,被江泽民和江泽民集团操纵的司法部(局),打着政府职能部门的幌子,利用监狱、教养院作恶,就从来没干过人事。

接下来,我们走进司法部(局)和由它管理的监狱、教养院,看看江泽民培养的吴爱英们是怎样歪用政府职能、涂鸦监狱及教养院执法的。

● 吴爱英仕途上的肮脏交易

 (一)投机钻营 为升迁作秀作恶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山东省为官时,吴爱英就是个喜欢做表面文章的投机者。1995年,她挖空心思搞了一个颇讨江泽民欢心的“形象交警”工程,被江泽民隔空题词“严格执法”;1998年吴爱英升任山东省委副书记,主管公、检、法,99年7.20后,吴积极追随江泽民,与江派两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张高丽一起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被活活打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96人,这也成了吴爱英升迁的“业绩”。

(二)拉关系走后门,成周永康死党、江泽民宠信

早在2003年3月,中共政府换届,周永康当了公安部长、国务委员、政治局委员、610总头子,吴爱英就在这时,通过“门路”,走进周的小圈子。

据知情人报料,当时正值周永康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用人之际,需要一个能够替江泽民利用教养院、监狱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的司法部长,当然,本身也是法盲的周永康对同乡、同类吴爱英的政审结果是满意的。只要肯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卖力、卖命,法盲不法盲无所谓(因为没法律常识的人比有法律常识的人更好训练)。于是,周建议吴爱英出任司法部长。因此,才有了吴爱英2003年从山东进入司法部任副部长、2005年转正任部长逾12年的经历。

(三)自立山头,培植党羽,大搞捞钱工程

为给江泽民拉人、培植死党、自己捞钱,吴爱英作司法部长什么人都敢用。

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司法部“首虎”卢恩光,靠年龄造假、身世造假、学历造假,一路买官,从一个个体户一直买到副部级。日前,卢恩光在中共反腐专题片中坦言:自己连名字也是假的,还有,因为怕露馅,连亲生儿也不能叫他爸爸,得叫 “姨夫”。在中共反腐纪录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政治巡视》里,卢恩光案被定性为“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的典型”。

2017年5月25号,监察部网站公布了卢恩光被“双开”的消息。同时,揭开了司法部原部长吴爱英在卢恩光造假问题上受牵连的内幕。

据了解,现年52岁的卢恩光只有民办教师资格,高中学历,随着职级不断晋升,他也在不断用造假的办法“完善”自己的学历,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文凭,都是买来的。

卢恩光坦言,他的“恩光”这个名字也不是户口薄上的本名,而是改的,恩光二字意思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卢恩光的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改为1965年,一下子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晋升中有年龄优势。此外,卢恩光的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7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他5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在专题片中,造假的卢恩光说,“不敢让孩子管他叫爸爸。叫姨夫叫什么的都行,别出去喊走了嘴”。

20多年前,卢恩光是个身家上亿的私营企业主,当年生产的诺亚双层玻璃杯畅销全国。但他痴迷,一心只想当官。1992年,他找到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李恒军,花5,000元钱买了个党员;1993年,卢恩光通过一番跑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1997年底,卢恩光花重金多方请托,当上了阳谷县县政协副主席,成了副县级;1999年5月,卢恩光又大把撒钱,调任山东省政协科技开发服务中心副主任。一年多后,他升为中心主任,成了正处级干部;2001年,他安排自己的企业捐款500万元,得以调入华夏时报社任职,成为副局级。2年后,为了能顺利提任正局级,他又拉来了1,000万所谓“赞助”,其实同样是自己企业掏的。
1997年到2003年,6年间卢恩光连升6级,从副科级升到正局级。

2006年,司法部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展开了法律援助活动,彼时卢恩光恰好担任残疾人联合会下属的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董事长和秘书长之职。同为山东人的吴爱英、卢恩光在这个活动中俩人“对眼”,其后,亿万富翁卢恩光被吴调入司法部担任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的要职,从此变为吴的亲信。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介绍:卢恩光为谋求仕途发展,把企业转移到哥哥、侄子等人的名下,但实际上都是他在幕后控制,“挣了钱拿过来行贿、买官”。

在卢恩光的金钱开道、造假晋升路上,先后有20多名不同层级的中共官员收受贿赂。最后,他在吴爱英手里买下了司法部政治部主任一职。

笔者对今天中国大陆借江泽民集团罪恶政策滋阴,一夜暴富后买官的丑闻曾作过揭露(请参阅《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4》),卢恩光也是这种典型。

卢落马、吴爱英去职,绝非个案。这是中共组织路线腐烂的缩影。今天中共体制内似卢这般借中共恶政策滋阴、发家后拿钱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甚至买党政高官的何止千万。试问:今天在台上的官有几个学历不假?有几个不花钱能上位?有几个人有真才实学?说到底,江泽民集团的党员干部都是一个“党妈”养的,卢恩光不过是个形象代言人。

吴爱英看中卢恩光,除了私下的钱财交易,最重要的,应当是卢肯和她一起替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作恶。吴爱英提拔卢恩光,是找到了一个帮她管理教养院、管理监狱的同伙。

二、江泽民伙同吴爱英 变异司法部(局)的职能

(—)职能变异的“猫腻”

1‧国务院为司法部(局)规定的职能

大陆司法部(局)是中共自订的政府行政机关。是中共安插在政府里负责管理法律的专业职能部门。它的职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贯彻执行“党和国家”有关司法行政工作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负责起草相关档,并指导、监督、组织实施。其二,管理、指导法律咨询、服务业务及公证业务。其三,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范围包括:一是对教养院、监狱的管理,二是对律师及法律工作者的管理,三是对幅射全国所有城市街道居民委(农村镇村自然屯)司法、民调工作的管理。

2.江泽民的需要

从1999年7.20开始,司法部(局)职能的核心作用随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需要,而发生了全方位逆转。司法部(局)成了江泽民以国务院名义操纵监狱、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工具。司法部(局)官员也成了监狱、教养院用“黑治”手段迫害法轮功的操纵者。司法部(局)应当履行的职能就此彻底沦丧。

3.江泽民把司法部纳入610主要成员

这是司法部(局)职能变异的关键所在,也是司法部(局)所以敢把监狱、教养院建成江泽民需要的迫害法轮功的权杖。

2001年9月,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韩广生出逃加拿大寻求庇护。经他证实:司法部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中有一席地位。

中央的610办公室纠集了很多部门,其中,由公检法司这四个部门作为主要成员,专门镇压法轮功。这个组织是江泽民控制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统领和指挥着从中央到地方各个部门、各个机关对法轮功的迫害。

韩说: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承担了不同的迫害法轮功的任务:公安局负责抓、检察院公诉、法院判,司法局则承担着对被判刑后投入监狱大法弟子的“监管改造”和被送入教养院的大法弟子的“洗脑转化”。就这样,司法部(局)成了江泽民利用监狱、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政府职能部门。

(二)司法部(局)搞“黑治”,搞废了劳教制度

1.为帮江泽民关押法轮功学员而改变教养院性质

据韩广生披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前,教养院主要是用来关押轻微刑事行为人的地方。但从7.20开始,教养院职能裂变,被“上奉”强行、强制改成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韩说:1999年底,我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按照他们规定的时间,在当年年底前将沈阳四个教养院中的三个腾空,准备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当时,我知道法轮功学员无罪、都是些好人,就不同意这么做,并向省司法厅厅长反映情况,当天得到司法厅厅长支援,但第二天,司法厅厅长亲自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这是上边的意思,必须执行,否则就是抗旨。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从此,全国教养院的四分之三被江泽民腾空,将原先关押在里面的那些轻微刑事行为人释放回家,将主流社会最高尚道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抓进去,把教养院变成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韩介绍:沈阳三个教养院从1999年底开始,在对大法弟子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每个教养院大概关了四、五百人。

2.用黑社会手段管治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

(1)良心者的眼泪

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首席评论员曹保印在拍摄CAOTV《保印说新闻》第16期:“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节目后,在微博表示,他用颤抖和极度悲愤的心情录完了节目,录完后放声大哭。

曹保印在微博爆料说: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发生的一切,让人间地狱更恐怖。马三家备有地牢、小号、卡齐、电击、猪镣、老虎凳、面具、大挂(含十字挂、斜挂、平挂、悬空挂)、抻床、死人床、括宫器、吊绳、炮烙等等,这些酷刑都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

笔者曾向一些从马三家教养院走出来的大法弟子问案,她们100%都遭受过这些酷刑折磨。

这些酷刑掩藏着江泽民集团无数的罪恶。

(2)警察与牢头狱霸强奸轮奸大法女弟子

明慧网2013年2月发表了长篇报导《强奸——流氓党的流氓手段》,综述了中国大陆各地劳教所用强奸轮奸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灭绝人性。

2000年10月,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最高指示下,为达到所谓“转化率”,马三家劳教所将十八名拒不认罪的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房,任男劳教强奸、轮奸、污辱,造成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的惨剧。丑闻曝光后,马三家劳教所为抵赖罪行,迅速撤销男牢;并以此欺骗国际社会称:没有男牢。

撤销男牢后,马三家教养院并没有停止用性侵的犯罪手段继续迫害拒不认罪的法轮功女学员。

2016年4月13日,逃亡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尹丽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国会众议院听证会上作证,揭露了她与八名女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遭受来自教养院的性侵事实真相。她说:我们被送去了一个秘密转押大法女弟子的地方。那里有50多个男人,我们被分开、封闭关押在单人房间,每个房间都安排了五、六个男人,二十四小时倒班,不让睡觉,昼夜不停的折磨、污辱。有的女学员被糟蹋后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那么,在尹丽萍等九名女弟子遭受性迫害过程中,马三家教养院负责押送的警察在干什么呢?有一个在室外的走廊里向房间喊话,告诉这些男人:“白天轻点,晚上随便”。

这种灭绝人性的黑治,让笔者的心流血。难道有谁会不知道将大法女弟子投入男牢,供男犯强奸、轮奸的行为是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刑事犯罪吗?难道不知道帮助他人实施强奸轮奸的与行为人同罪吗?尤其利用操纵教养院的权力谋划、实施这种犯罪,应以强奸、轮奸罪的主谋、主犯被绳之以法。即便是按照中共自订的法律,这种强奸轮奸也归于七大类严重刑事犯罪的死罪。天理昭昭,天网恢恢,笔者相信:这些作恶的警察、包括纵容者江泽民、吴爱英绝不会逃脱法律的严惩。

(3)中央政法委书记与司法部(局)官员一起指挥抓人、杀人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生前为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因为不认罪,被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队长唐玉宝、姜兆华等,连续电击7小时,造成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巴肿胀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

随后,高蓉蓉被营救出教养院,因为揭露教养院对她本人迫害的事实,再次遭到绑架。据了解,为抓捕高蓉蓉,时任政治局常委“610”头目罗干亲自指挥,授意辽宁省政法委、610、司法局、公安联手行动,并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

高蓉蓉遭再次绑架。由于被加重迫害,从2004年8月9日起尿血、不进食水,经历了三个多月煎熬,整个人瘦成一副骨架,眼窝塌陷,眼皮闭不上,人已脱相。中国(沈阳)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表示,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称:“主管部门不让放人”,“有危险就让‘医大’抢救,死了也不让回家”。

高蓉蓉死了,死在了司法局长、罗干、周永康、江泽民、共产党手里。

3.习近平解体劳教制度的思考

2013年,在习政权刚组建一年时,习能否定中共的劳教制度,应该说相对于毛邓江的无法无天,是个重大进步。

但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却不处理相关问题,是不够的。那些犯罪之徒,怎么可以不追责、不惩戒呢?

事实上,江泽民集团并没有因为教养院被撤销而停止对大法弟子的绑架、迫害,只不过,把再绑架的大法弟子,分散到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甚至直接把法轮功学员“拔高”移送检察院、法院。这也是习近平废除劳教制度后,检察院、法院经常对法轮功案件“撤销公诉”、“宣告无罪”的原因之一。

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的这种有恃无恐,难道还不能引起习近平的重视吗?

习近平若真想做个开明之君、真想坐稳位子,就应当抓住这个切点、撕开这个切点,审时度势,正视问题、解决问题。要知道:真正治国,不应回避造成国家动乱的根本。治国,需要民心、良法、善治。

(三)监狱被司法部(局)搞成了正邪倒置的鬼门关

在吴爱英手里,监狱就是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用的。管理监狱的办法,就是让狱警伙同监狱黑恶势力、牢头狱霸一起迫害大法弟子。

我们知道:江泽民当政以来,除了哄抢瓜分国家经济、就是迫害法轮功。尤其7.20以来,在两高“释法”“卖法”的纵容下,公检法在大法弟子身上制造冤假错案无数,被投入监狱的大法弟子100%都是中国大陆社会中道德最高尚群体。面对这个本来就无罪可认的群体,吴爱英在江泽民“谁敢不认罪、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就利用主管监狱的权力,替江泽民搞迫害。

身为司法部长,不思完善国家监狱管理的“教育、改造、挽救”职能,却反过来,把监狱变成了魔窟,可以说,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诸多省部级官员中,最大酷刑手就是国家司法部长。吴爱英满身是罪。

韩广生披露的事实,透出了吴爱英被江重用的奥秘:那就是吴爱英肯买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投名状,肯效忠。

司法局管理的监狱和教养院,是江泽民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江泽民把这么重大的事交给吴爱英,说明其对吴爱英的信任,也说明吴爱英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对周永康、江泽民有表态。

吴爱英担任司法部长十二年。据明慧网资料显示:主管全国监狱、劳教系统的吴爱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操纵监狱、教养院对先后被关押的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和精神折磨,其中,有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吴爱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累累罪恶,灭绝人性。

(四)司法部(局)配合中共 迫害维权律师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怕的是维权律师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对此,周永康向吴面授机宜,要求对律师采取措施。吴爱英积极回应。从吴接手司法部开始,吴就公开要求律师配合周永康的“维稳”政策。

2015年5月,吴爱英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称要教育引导律师“拥护党的领导及社会主义法治”。

对于不肯配合周永康搞维稳的人,吴爱英从不手软。

如重庆薄熙来构陷李庄律师入罪时,吴爱英竟然以司法部的名义、用薄熙来刑讯逼供构陷李庄律师的“罪行、罪名”,发了一个要求全国律师认识李庄问题的档,并将批判维权律师(李庄)的档下发到各地。

吴爱英配合周永康维稳,从来不考虑律师权益。

如2015年7月9日发生的“709案”,中共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和传唤各地的维权律师。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大陆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强迫失踪,涉及23个省份。作为律师主管部门的司法部不但不站出来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反而同公安部一起参与迫害,有的律师至今未获得自由。

港媒《争鸣》杂志在2015年4月号里,对吴爱英上任后,国家司法部(局)职能的肮脏变异作了深刻揭露,其中说:吴爱英上任后,对周永康亦步亦趋,一方面利用监狱系统加重迫害良心犯、打压维权人士;一方面胁迫律师、要求律师配合周永康的“维稳”政策,对于拒绝配合的,吴爱英则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予以打击,致维权律师常常被剥夺诉讼代理资格、甚至遭绑架、生存环境恶劣。

(五)各级司法局长卖身给中共当特务

吴爱英搞乱国家司法部(局)的关键是废弃游戏规则:即无视职能,又无视宪法、法律,只听周永康的号令,跟着周永康打压维权律师、替江泽民祸害被非法绑架到教养院、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除此之外,在吴爱英眼里,司法部就是她自己的家。她想干什么都随便。为兑现主子要的,是不是司法局的事司法局长都可以干。

吴爱英手下的司法局长个个都可以替中共搞“周边政治”,充当体制特务。

如香港《苹果日报》2016年10月20号披露,前北京司法局长于泓源,利诱北京著名记者、72岁的高瑜女士做中共线人。

报导说,于给高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大陆做中共的线人,“继续骂共产党,继续待在原来的圈子”,他的人会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高瑜接触。另一条路,是中共把高送到泰国,高自己前往美国,中共定期找人和她联络。于泓源宣称,“钱不是问题”,每个月能付几十万美元,他还警告高瑜没有退路。

《苹果日报》没有说明事件的时间、高瑜是否在威胁利诱下就范。

高瑜是大陆知名媒体人,曾获得多个国际奖项,因反对中共,曾先后三次被抓捕、判刑10多年。在第三次被捕前,高瑜曾公开表示:中共镇压法轮功完全错误,她非常同情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尊重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而曾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主管监狱和劳教的于泓源,居然威逼高瑜作与其职业风马牛的策反工作,说明司法局的坠落。

有律师认为,中国要走向法治社会,那些执法犯法、替中共作恶的帮凶,都必须受到法律追究。

三、司法部(局)“怠惰狱政”的罪魁祸首

吴爱英管监狱、教养院和管司法局、律师一样,就是为兑现江泽民要的。正如吴爱英在2012年8月19日出席全国监狱工作座谈会时强调的那样,“监狱体制改革要以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为指导”。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祸国殃民,世人皆知。吴爱英却死活都坚持江泽民那一套。因为吴爱英是江泽民的人。

事实上,吴主管教养院、监狱期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耸人听闻的邪恶。吴爱英采用的办法就是怠惰狱政管理:即让恶警伙同牢头狱霸一起,利用教养院、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结果,把教养院“搞黄了”、把监狱搞成了“黑社会”。

大陆法学教授、张赞甯律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吴爱英本身就是个大法盲”,“是一个中国法制建设的绊脚石,是破坏法制的主要推手”。

试问:江泽民用这样的人做司法部长,国家会有法治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1-27 3: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