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川普访华 将带给美中经贸哪些变化

11月3日,川普携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即将开展11天亚洲行,在登上空军一号前接受媒体采访。(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气: 3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采访报导)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访华更是一种外交仪式,可为未来的部长级对话奠定基础;如果双方能在朝核问题上建立共同点,经贸好处自然会接踵而来。在中国有八年外交与商业经验的庞韬文(Lee Boam)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对川普访华表达了上述观点。

川普11月初开启的亚洲行引全球关注,尤其是第二次川习会如何缓和目前紧绷的中美贸易对峙、朝鲜核问题,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大衡.艾可利斯商学院副教授庞韬文,日前接受大纪元专访,对川普首次访华进行深度解读,覆盖中美经贸关系、知识产权、朝核问题以及外交经验等多个话题。

庞韬文(Lee Boam),现任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大衡·艾可利斯商学院副教授,在中国有八年外交与商业经验。(David Eccles School of Business, the University of Utah )
庞韬文(Lee Boam),现任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大衡.艾可利斯商学院副教授,在中国有八年外交与商业经验。(David Eccles School of Business, the University of Utah)

记者:美国总统川普首次访华,同时商务部长也带团随访,这似乎与前任总统奥巴马不同。奥巴马是分别在2009年和2014年访华,而商务部长是隔了一年,分别在2010年和2015年带团访华。您能谈谈(美国)总统访华的常见安排吗?

庞韬文:从尼克松开始,除卡特(Jimmy Carter)外,几乎每一任美国总统都会访问中国。但通常他们不会跟商务部长同时出访,只是他们一般都能达成一些贸易协议或是宣布一些商业协议。

他们把它称之为“可交付的成果”(Deliverables),也可以说是访华“成果”。这些成果可以为其它谈判找到共同点,同时也可以向世界表明,这两个国家有往来,且保持良好的关系。

记者:您提到的访华成果,可以说是中方让步,双方达成一些商业协议吗?现在已经有媒体报导说,“北京的贸易礼包能使美方满意吗?”您怎么看这些商业协议?

庞韬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贸易协议都是商业公司达成的,有的甚至是在总统访华前其实就已经达成。其实,对即将宣布的商业协议,不管有没有总统出访,也会达成。

不过,对出访的个别公司,可能不能取得直接的好处。但是,如果能为未来交易,创造一个良好的气氛,也会是一个优势。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商业谈判本身的进展。

总统或者美国政府通常不会直接参与这些商业协议,但访问的时候,不仅是公司,还有政府,谈及商业协议就像是往身上“裹旗子”,是展现爱国的时候。这次出访也不例外。

记者:您认为川普这次出访亚洲会有哪些看点?

庞韬文:作为贸易合作伙伴,可以说除日本、韩国外,中国比剩下几个要出访的国家都更重要。鉴于韩国和日本已经是美国盟友,所以接下来的聚焦点自然在中国上。

实际上,中国在帮助解决朝鲜问题上能起的关键作用,将是本次行程中的头号议题。总统需要关注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举动。

所以毫无疑问,不管是经济还是政治议题方面,川普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会谈都将是这次亚洲行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记者:那在经贸方面,比如这次随团的美国企业会希望传达什么信号呢?中国美国商会(AmCham China,在华最大的美国企业商会)近期表示美企在华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且川普的“美国优先”原则,是否也会对在华美国企业经营带来影响?

庞韬文:这是个复杂问题,因为在华美国企业有非常宽泛的目标和利益。简单地说,我们可以分为几类:在华生产、在美销售;在华生产、在两国同时销售;在华生产、亦在华销售,那么每一类企业都代表着不同的利益诉求。

比如在华生产、出口产品到美国的企业,会希望低关税;而在华生产、在华销售的美国企业不希望有跟中国企业一样高的税率。

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应当是秉持本国优先原则,川普说的“美国优先”很容易让人理解,但是也要注意隐藏的问题。

记者:可以详细谈谈您说的问题吗?

庞韬文:目前美国的失业率是4.1%,一年前还是5%。考虑到人们换工作或者搬迁的正常失业率,很多经济学家都表示说现在已经是充分就业状态。所以当失业率进一步下降,那么美国可能将面临劳动力短缺的现象。

为了吸引就业,工资会上涨,新增的工作机会太多的话,也可能导致劳动力加剧短缺以及通货膨胀。所以我们需要留意,不要过度刺激经济、让经济过热。

美国经济增长需要稳定,但是也不能过快。所以我说,“美国第一”的言论要温和,同样的道理也可以放在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关系上。

记者:您说的温和是指政策上吗?这次随团的高科技企业非常少,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启动对中国的新一轮知识产权301调查是否有必然联系?

庞韬文:USTR一直在对中国进行调查,中国也多年来一直在301优先观察对象名单上。因为中国已经处于最高级别的审查上了,所以目前对知识产权方面的301新调查也不可能再往上加码。换句话说,现在的调查不太可能带来更多负面的影响,也不存在调整政策这一说。

其实,中共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也很清楚造成这样的原因——中国存在大规模的知识产权盗版。只是他们承认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存在问题,但总是想用“不可能加强执法,因为中国太大、问题也太多”来抵赖。

记者:您怎么看中方的观点?因为您在中国也有多年的商业经验,比较了解情况。

庞韬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共当局)执法是一个问题,因为其国有企业也同样牵扯盗版问题。然后,还有很多中共政府能够做、却没做的事。

另外一个方面,跟中国制造业的自然属性有关。跟韩国、日本不一样,中国公司还没有自己拿得出手的品牌。

美国人知道索尼、日立、起亚等品牌。在二战以后,韩国和日本都有专攻制造业——先是贴牌,比如苹果手机或Levi’s牛仔裤就是这方面的例子。但是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多少公认的品牌,而中国企业也不担心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同样的,中共政府并没有多大的热情要来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您说的中国产业问题,您观察到什么呢?

庞韬文:中国企业没有开发自己的产品和品牌,这是一大忌讳。因为签约制造业的附加值低,而创造和发展品牌才能获得很高的附加价值。

反过来讲,如果中国公司做的是韩国人和日本人在战后做的同样的事情,创造自己的国际品牌,中国经济就会大量增长。

靠盗版,是不可能支撑起一个强大而可持续的经济体。中国必须从抄袭转向原创产品开发,企业必须开发自己的产品和自己的品牌,才能改变目前的现状。

记者:那您觉得中国对知识产权的盗版问题,何时才能解决?有哪些方法?

庞韬文:等中国企业有了自己的品牌需要保护,他们才会开始担心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等到有中国品牌被盗版,中国国内公司才会开始要求政府保护,也才可能得到保护。

在我看来,在发生这种情况之前,把中国列入301知识产权优先观察名单,将有助于改善其侵害知识产权的状况。中国要作为一个大国,进入世界经济,就必须制止盗版。

记者:川普访华,对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会有帮助吗?您有什么独到的方法、建议?

庞韬文:我觉得川普首次访华,双方更主要的是一种交往仪式(Ceremonial),为未来的对话奠定基础,很可能是接下来的部长级对话铺路,后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访问的基调。

川普可以非常坦率,甚至夸张点也无妨。因为跟中共领导人交往,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中共官员在直接对话以及公开场合时,通常很会“兜圈子”,而且他们在公开场合害怕“丢面子”。所以川普可能在私下会谈论任何他想要说的,但在公开声明上可能会权衡并且比较调和。只是在政治上,美国选民可能更期待他以另一面出现,这可能会让川普左右为难。

记者:对解决朝鲜问题,您怎么看待?有何预期结果?

庞韬文:当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处理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其实从朝鲜问题的解决上,中国也能受益很多,但是如果事情变得糟糕,中国也同样会付出很多。

中共不希望在边界上有一个拥核的朝鲜。这一共同的立场也包括美国、日本、韩国以及亚洲地区的其它国家。

川普应当(与中国)建立这种共同性。如果他能成功做到这一点,经济等方面的好处会接踵而来。我不敢预测说会谈会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一定能达成一些“可交付的成果”。#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05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