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体诗

给孩子的古诗词(1)

清 石涛作品。陶渊明诗中的插图。(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我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从小就喜欢读诗、背诗,从事古典诗词的教学工作也已经七十年了。这本不是出于追求学问知识的用心,而是出于古典诗词中所蕴含的一种感发生命对我的感动和召唤。在这一份感发生命中,蓄积了古代伟大之诗人的所有心灵、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所以中国传统一直有“诗教”之说。

其实我的一生经历了很多苦难和不幸,但是在外人看来,我却一直保持着乐观、平静的态度,这与我热爱古典诗词实在有很大的关系。现在有一些青年人竟因为被一时短浅的功利和物欲所蒙蔽,而不再能认识诗词可以提升人之心灵品质的功能,这自然是一件极为遗憾的事。如何将这遗憾的事加以弥补,这原是我多年来的一大愿望,也是我决意回国教书,而且在讲授诗词时特别重视诗歌中感发之作用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这本《给孩子的古诗词》,共收录作品二一八首,其中包括一七七首诗和四十一首词,唯一的编选原则就是要适合孩子阅读的兴趣和能力。对于只以刻画工巧取胜者不予选录,超出孩子认知水准者亦不选录,所选诸诗对时代、作家、体裁等数量之比例也没有限制。我因为年老事忙往往精力不济,感谢张静,她为此书倾注了大量的心力。

曾有人问我:中国古典诗词会灭亡吗?我以为不会。中国古人作诗,是带着身世经历、生活体验,融入自己的理想志意而写的;他们把自己内心的感动写了出来,千百年后再读其作品,我们依然能够体会到同样的感动,这就是中国古典诗词的生命。所以说,中国古典诗词绝对不会灭亡。因为,只要是有感觉、有感情、有修养的人,就一定能够读出诗词中所蕴含的真诚的、充满兴发感动之力的生命,这种生命是生生不已的。

 导言

当前我们的国语有四个声调:一声、二声、三声、四声。比如我们说ㄏㄠ这个声音,第一声念“蒿”,第二声念“豪”,第三声念“好”,第四声念“耗”。大家注意到这四个声调在念读时有什么不同了吗?原来第一和第二两个声调,读起来都比较平缓,可以拖长;第三声的声调读起来好像中间拐了个弯,有一个转折,不大容易拖长;而第四声的声调读起来则好像是一直向下沉下去的感觉,也不大容易拖长。于是我们聪明的祖先就将这四个声调分成了两组:一声、二声为“平声”,三声、四声为“仄声”。

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很多古代的读音,跟现在所读的声音已经不完全一样了。

中国古代有些字是入声字,也属于仄声。入声字是指在字尾有p、t̚ 、k̚的收尾,现在的国语已没有这个发音,有时就把入声字改读成平声了。我们在读诵或吟咏时,就会有不合声调的情形。因此当我们诵读或吟咏古诗时,若遇到了被国语读为平声的入声字时,一定要特别注意,不要把它们读为平声,而要把它们尽量读作仄声,这样才合乎我们古诗的声调。

“平上去入”四声包括很多个韵。每个韵都有一个标目,比如一东、二冬、三江、四支……其中,东韵指的是“东”、“红”、“中”等字,都在一个韵,这一部韵里的第一个字是“东”。一首诗所押的韵如果是平声,就称之为平声韵。

中国地理面积广大,每一个省市常常都有本地的方言,而在过去的科举考试制度中,考中了的士子都要到北京做官,各地方的人南腔北调,不易沟通,因此形成了一种方便人们交流的普通话(Mandarin),即官话。

但是,古代的诗人发现,我们如果把一句诗的每个字都写成相同的一个声调,像“西溪鸡齐啼”、“后牖有朽柳”,这样读起来既不顺口又不好听。于是他们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要把平声和仄声间隔着来配合运用,那样才会好听。所以中国的古诗在声音上是有格律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如果用现在的国语发音来读,有些格律便不对了。不按照古人的声律读,就破坏了整首诗美感的特质,而且用国语读,读来读去依然是不会作诗的,一定要按照诗歌的格律来背诵、吟唱,才能够真正掌握诗歌的情意,伴随的声音,结合出来的那一份感动。所以要是读中国的旧诗,就不能平板地读,而是要按照旧诗的平仄读,而且要学会吟诵,当吟诵得很多很熟的时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学会了作诗。这些都是读古代诗词时需要注意的。@(未完,待续)

──节录自《给孩子的古诗词 讲诵版》/ 网路与书出版

清 石涛作品。陶渊明诗中的插图。(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