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家庭指南(1)

输赢以外,一颗球打破传统教育框架,踢出孩子创造力

重质不重量的日常训练
作者: 陈信安, 孙晓彤

足球非常“好玩”,而且没有性别或年龄的限制。(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自序

陈信安

一个转弯,车子就开进了靠近水门的下坡甬道,透过车窗映入眼帘的是开阔的风景,连绵的山脉和高低起伏的建筑物都在水岸的对面,市区的喧嚣仿佛都被隔离开来。我打开车窗,湿润而稍有凉意的微风吹拂进来,刚下过雨的午后,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草地的气味;我把车子停在一大片的草坪旁边,背起用具走向绿意:这里是大佳河滨公园的足球场,也几乎是我每天都会报到的地方。

我是陈信安,是个足球球员,也是足球教练。到目前为止,我的生命都和足球脱离不了关系:因为足球,我从普通的乡下囝仔,变成国家代表队的选手和总教练;因为足球,让我踏遍了世界各地的运动赛场;因为足球,我结交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朋友;因为足球,让我体验到各式各样的人生经历和视野。有人问我,如果我不曾和足球相遇,现在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其实我没有答案,也想不出来其他可能;但我唯一肯定的是,足球不仅是我最大的乐趣所在,也是我的人生志业和理想的实践方式——而这一切,都从那份最原始的喜欢开始。

虽然具有国际足球职业教练的资格,也累积了许多年的教练实战经验,但我也是近些年退役之后,才开始接触儿童的足球训练。在其他足球产业相对成熟的国家,足球学校是职业足球员起步的初级机构,提供十八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球员接受系统性的训练,而职业足球俱乐部也都与这些学校保持密切关系。职业球探会长期观察足球学校的学生,选择优秀的球员进入俱乐部,接受更深入的职业足球训练。

目前在台湾,职业足球的环境尚未成熟,但我们都知道教育是一个产业发展的根基所在,对我来说,现阶段最主要的目标就是建构好的本土足球学校,撒下足球的种子,让更多的孩子接触进而喜欢足球,然后把这样的风气带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使足球成为一种普遍的生活乐趣。

训练的黄金年龄

对于小朋友来说,“好玩”绝对是促使他们对某件事情感兴趣的优先重点,因此在足球训练中,“玩”绝对是引发兴趣的关键。一开始,我会建议从来没有接触过足球的孩子先参加一周一次的兴趣班,让他们在游戏的方式中熟悉足球。在这个阶段,教练会设计一些和球有关的小竞赛或小游戏,让孩子们边玩边学,同时建立带球和控球的身体技巧。

等到有了一定的基础后,我们就会建议还想更进一步学习的足球小将加入进阶的训练班。运动医学认为,九到十二岁是人类神经系统发展力最强的阶段,这对于足球球员来说,也是训练的黄金年龄。对于有些小朋友来说,踢球是件有趣的事,但他们并不想接受比较辛苦的训练;而对于有志朝向职业之路的小球员而言,他们可能很早就体认到自己需要“训练”这件事。这种自发性的自觉,也让他们体认到接受教练给予的训练指令,不仅有助于自己的成长,也有益于球队的团体发挥。

以我的经验,十三至十四岁的青少年就已经有足够成熟的心智,能认知到:若是想成为好的球员,接受训练是必要的。他们也愿意自我挑战,接受比较辛苦的练习内容。

一天训练多少小时才适合?

有个理论是这样的:假如你要掌握一项技能或是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一万小时的训练。如果以一天八小时、一周五天来计算,至少需要五年。于是有人就会问我:假如我一天练习八小时的足球,一周练习五天,那么五年之后,是不是就一定可以成为菁英的足球运动员?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人不是机器,无法如此量化概括。在我的经验中,训练的“质”绝对是比“量”来得重要。如何有效地完成训练,并且达成最好的效果,才是关键。

我认为最佳的训练时间长度一天是九十分钟,其中六十至七十五分钟是专注的练习,剩下的十五至三十分钟则以比赛的方式测试练习的成果。就像我前面提过的,球员的专注是赛事的关键,而专注在训练效率中也同样重要。换言之,假如在训练过程里,球员无法保持专注的最佳状态,那么无论多长时间的训练,效果也是非常有限的。

球员在进行训练的每分钟都应该保持专注,有所不同的只是训练内容的强度安排,而运动强度又得看每个人的身体情况来决定。简单来说,一个人的最大心跳率是二二○减掉年龄之后的数字,再由这个数字来判断运动的强度。在足球职业队的训练中,一节训练的时间从六十分钟到一百二十分钟都有,时间越短的训练强度越大,而强度越低,训练的时间就会越长。

对于学龄儿童来说,除了踢球,也需要兼顾课业,一周数次、每次九十到一百二十分钟的足球练习,对于小朋友来说,并不会造成过大的体力负荷,而影响到其他的功课。

纪律与战术同样重要

在足球学校里,每位教练的训练内容与风格可能稍有不同,但大致上来说,在九十分钟的练习中,教练会把重心放在体能、个人控球训练以及整体战术等三个面向上。三十分钟的比赛练习中,教练则要考核球员在战术与纪律上的实践,一则验收训练的成果,一则作为之后调配训练内容的依据。

我特别说明一下这里提到的“纪律”,指的是球员能否遵守教练给予的指示,包括赛场上合宜的行为规范,以及是否记得自己被安排的位置与执行被赋予的任务。在比赛中,教练有责任给予最佳的战术指导,而球员则必须要听从安排完成任务。假使有球员不服从教练的指令,就会影响到整体球队的运作,教练就能够视情况更换球员,以利赛事的进行。因此,即便是儿童球员,也需要从小灌输他们尊重教练的观念,而这也和全队的团队合作息息相关。

此外,“纪律”也包含球员平时的“自律”。以小球员来说,如何合理地分配时间与精力在运动和学业上,就是一种“自律”:你必须制定学习和练习的时间表,然后按照计划进行。

对于年龄再大一些的球员来说,包括饮食、个人健康管理、时间安排、日常行为⋯⋯等,也都属于“自律”的范围。

一样都是一百公尺的距离,在跑道上是百米冲刺,在球场上就是带球移动——同样都是跑一百公尺,两者有何不同呢?简单来说,一百公尺的距离,假如速度快一点,大概十几秒内就可以完成:你可以不假思索地一口气跑完,但带着球跑就不一样了,因为在速度上就快不起来。你必须要配合呼吸的节奏跑动,而且在足球场上,直线带球跑可能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在移动时球员必须要兼顾技术与战术,同时观察和思考目前的情况,做出最适当的判断。

在足球运动中,联赛制度的建立也有助于球员的训练。在杯赛或联赛密集举办的球季,比赛和比赛之间会有间隔,球员和教练就可以利用赛事之间的空档,进行针对性的训练。针对性指的是可以依据前一场比赛中的球员表现做检讨,并且提出改善的方式;强化训练之余,也是在替下一场比赛做准备。球员在经过一个球季的密集训练之后,通常会吸收得更多,也学习得更快。

密集有效率的移地训练

许多球队都会举办“移地训练”,而对于小球员来说,这样的活动也有助于程度的提升。以陈信安足球学校来说,这样的活动大都在小朋友放寒暑假时举办,比较不影响学校课业。移地训练的内容,顾名思义就是换个训练的所在,通常我们会依据经费来决定地点,目前多为亚洲的邻近国家。当然,预算足够的话,也可以选择到欧美等地。移地训练实施的方式是将球员集中,在这段时间里以团体的方式生活和学习:有些校队运动员平时就集中在宿舍住宿,但在俱乐部踢球的孩子,彼此相处的时间仅限于日常练习的那几个小时,移地训练则会因为大家集体行动,吃住和踢球都在一起,进而彼此更加熟悉,也增加默契。

此外,在移地训练中,我们也会安排球员和国外的球队比赛,以球会友,接触国际也增加经验。通常移地训练之后,球员的普遍技术水准都会有所提升;而且不同地方的文化交流,也在自然而然中累积。像是今年(二○一七)夏天,陈信安足球学校就预计在泰国和日本进行移地训练——之前我们曾经去过日本,而泰国则是第一次,或许两者之间的硬体或软体有些差异,但可以期待的是必定会有一番不同的体验。@(未完,待续)

──节录自《足球家庭指南》/ 网路与书出版

(点阅足球家庭指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我们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随时启动,例如搭乘捷运、公车时,或是在餐厅等人,哪怕是糟糕的塞车状况,都有窗外的人可以看,眼前一个个“角色”,都是你可以观察练习的对象。
  •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袁凌做了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生前的最后一个采访,高华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揭开早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在知识界是偶像级人物。
  • 按照原则长年搅拌久了,我渐渐发现米糠酱也有心情。总共有四种心情。第一种是会笑的米糠酱。第二种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酱。第三种是愤怒的米糠酱。第四种是寂寞的米糠酱。
  • 当时我看到的景象是溪水暴涨,洪流不断狂泻而下,原本的四线道只剩下靠山的两线,至于靠浊水溪的那两道,也就是往水里方向、我们正开着的那两道,根本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大窟窿!
  • 每则新闻都是人的故事。因为与“人”有了连结,新闻才有了温度。我从不把自己定位成“播新闻的人”。我,是“说故事的人”。
  •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层青苔,黏土结成鱼鳞。陈年的门槛不足以隔住门外院坝的生荒气,只是阻碍了奶奶折叠成铁板桥的身形。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在德式的教养观点里,父母的生活教育才是教养孩子品格教育的最基础工程。在孩子念书前,先教会孩子如何过生活,学习自理生活,甚至为家付出自己的心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