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文化遗产沙龙 修复专家追寻先贤智慧

2017年11月2日至5日,第23届国际文化遗产沙龙在卢浮宫卡鲁塞尔展览厅(Carrousel du Louvre)举行。(patrimoineculturel.com)

    人气: 2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关宇宁法国报导)2017年11月2日至5日,第23届文化遗产国际沙龙在巴黎卢浮宫卡鲁塞尔展览厅(Carrousel du Louvre)举行。在此期间,参观者们能与文化遗产相关的近40个行业近距离接触。

法国文物保护协会、文化遗产基金会、文物保护机构、建筑遗产修复材料供应商、石匠,以及家具、绘画、彩绘玻璃等各领域的修复工匠齐聚一堂,在近340个展位上展示自己的作品和专业技能。

记者在走访沙龙的过程中,深切体会到,法国之所以承载了欧洲文化的鼎盛并经久不衰,与这些投身于文化遗产修复的人们密不可分。

培养修复历史遗迹工匠的Hector Guimard职业高中的教师正在演示石雕技艺。(关宇宁/大纪元)
文化遗产沙龙上手工艺工匠正在修一个座椅。(patrimoineculturel.com)
文化遗产沙龙上展出的与原版一模一样的古书复制品。(关宇宁/大纪元)

各领域遗修复专家展才华

追随传统技艺的年轻装饰画家Hugues Losfeld。(关宇宁/大纪元)

进入Le Nôtre展厅,最先遇到的就是年轻的装饰画家Hugues Losfeld。他以银奖毕业于布鲁塞尔Van der Kelen学院,这是全球唯一一所从1882年起教授装饰画传统技艺的学院。毕业后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运用所学到的法国18至19世纪的传统技法修复壁画或进行壁画创作。Losfeld介绍道:“我们用亚麻子油、松节油混合仅十几种天然颜料来进行绘画和修复,这些天然颜料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们也可以用现代的方法,但二百年以后可能会有很多‘惊喜’,因此我们宁愿保留古老的传统方法。”

根据不同的表现效果和介面材质的属性,Losfeld会使用不同性质的颜料和绘制过程。在修复文化遗产的过程中,Losfeld还需要研究历史资料,尽量恢复历史原貌,他觉得乐在其中:“我收藏了很多历史书籍,使我能沉浸在几个世纪以前的那种美学之中。”

Losfeld敬佩古代画师的智慧,他说:“先贤们拥有从传统中继承的所有技艺。17世纪的画家是父传子的,有时五代都是画家。他们小时候从学习研磨颜料开始,再学习把颜料与油混合,然后学习油画打底,不断学习直到长大,最后可以做到完成画作。”“现在我们正需要找回先贤的智慧。”他感叹道。

Julien Herbras和他修复的精美古董家俱。(关宇宁/大纪元)
Julien Herbras修复的精美古董家俱。(关宇宁/大纪元)

继续参观的过程中,一件精美的古董家俱吸引了记者的视线。Julien Herbras是一家传统工艺坊的老板,专门对古董家俱进行修复和保养,他介绍道:“我们的专长是修复有龟甲、象牙、黄铜、牛角、稀有木材等珍贵材质的古董家俱,重新给予其生命力。”而修复家俱与制作不同,困难就在于要先去了解它的历史,Herbras说:“我们必须先了解家具的风格、艺术史、制作历史、制作方法,同时自身有娴熟的制作技巧,然后,再根据原创者的精神来恢复原貌。”

Bodet公司的地区负责人Rémy Couerbe。(关宇宁/大纪元)

“当、当、当⋯⋯”整点时分,教堂的钟声敲响了。在法国,每个城市都有教堂,而教堂钟声是一个城市历史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钟在法国与天主教的宗教信仰有关,提醒著信徒们要忠诚。现在它们是法国文化遗产的一部分。”Bodet公司的地区负责人Rémy Couerbe说。Bodet是一家安装和修复大型钟的公司,负责维护法国6万座教堂中的4.5万座钟楼,也是法国唯一一家可修复矫正钟声的公司,巴黎圣母院的8座钟就是由这家公司更换的,更换工作耗时半年。

Couerbe说:“经常的敲击和岁月的侵蚀让钟的声音不准了,就需要修复或更换。巴黎圣母院工程的难度在于更换钟和钟楼设施的同时还不能影响旅游活动。”

法国电视台著名文化类节目主持人Stéphane Bern参观文化遗产沙龙。(关宇宁/大纪元)

一个展位上,四位不同领域的文化遗产修复专家一起展出他们的作品。

油画修复家Sonia Demianozuk、古董家俱修复家Fabrice Leblanc、陶瓷修复家Véronique Faudou-Sourisse和镀金木框修复家Christian Maury一起展出他们的作品。(关宇宁/大纪元)
镀金木框修复家Christian Maury修复的镜框。(关宇宁/大纪元)

Christian Maury专门进行镀金木框的修复工作,作为法国最佳工匠的他,认为自己的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将这一行的技艺和文化承传给后代,以保存法国文化的历史和专业技能”。

他一直在参与凡尔赛宫的修复工作,能够修复先贤的作品让他感觉很荣幸:“凡尔赛宫的建造汇聚了当时最好的工匠。所以我很高兴能试着去了解他们是如何做的,并试图修复到原来的状态。最难的是不要修复得太过,找到最佳的不破坏原貌的方式。”

Sonia Demianozuk修复的油画在修复前与修复后的对比。(大纪元合成)

Sonia Demianozuk专门进行油画保护及修复工作,她在学习了油画古老技法的基础上,又攻读了绘画保护和修复专业硕士,在经过三年的实习后,才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室,至今已经十七年了。她表示,油画修复有着复杂的流程,但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了解画作历史:“文化遗产修复对法国的文化保存非常重要。”

古董家具修复家Fabrice Leblanc修复的古董家具。(关宇宁/大纪元)

Fabrice Leblanc进行古董家俱的修复,他说:“修复工作要尽可能少的干扰原貌,修复后的结果要符合家俱的年龄。例如,在真空下进行不打磨的修复,这样能够不去除显示家俱年龄的颜色,不去除木材。我们采用古老的材料和现代化的方法来完成修复工作。”

Leblanc还介绍,家俱常因真菌和昆虫的侵蚀而遭到损坏,他有多种去除真菌和昆虫的技术:“可以注入试剂,使用喷雾,或者采用真空高压灭菌除虫,也可以使用冷冻技术。我们还可以采用真空技术使破碎的木头再生。在真空下,我们可以在木材内部注入一种树脂来加固木材,并且保持它的原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保护、保持家俱的原貌,并尽可能少的加入现代材料。”

Véronique Faudou-Sourisse修复的2300年前的伊特鲁里亚陶土花瓶。(关宇宁/大纪元)

Véronique Faudou-Sourisse有着25年的陶瓷修复经验和十年考古经验,她展示了一件由她将小碎片修复成形的伊特鲁里亚陶土花瓶,这个花瓶的制造时期距今2300年。根据当时的艺术特征以及人物舞蹈运动的特点,她将碎片如拼图般恢复原位并黏合修饰裂痕。

Véronique认为陶瓷修复中的难度在于:“在烧制艺术中,有非常多的不同技巧,尤其是亚洲的艺术有非常高的水平。所以必须了解艺术品的古老程度和价值,使用适当的技术和材料。”

2004年法国最佳工匠、雕刻师Bruno Levèque在工作台前雕刻纹章。(关宇宁/大纪元)
Bruno Levèque正在雕刻纹章。(关宇宁/大纪元)

2004年法国最佳工匠、雕刻师Bruno Levèque在他的展位工作台前介绍纹章(blason)的历史:“纹章其实早在12世纪就有了,一开始是在战场上为了分清敌我而各自使用的象征性图案。古老的纹章图案简单,后来演变成贵族家族的符号象征,图案也越来越复杂。纹章学者们还把法国各家族的纹章编纂记录成册。我的行业也一直在延续著这种代代相传的家族象征。”

Bruno Levèque雕刻的镌有纹章的戒指。(lechoppe-gravuremain.com)

不同符号组成也代表了家族的等级,Levèque解释道:“纹章上有皇冠标志,就说明了是贵族家庭。而头盔符号则代表了贵族的最初等级──骑士(chevalier),而镌有纹章的戒指就因此而得名,法语叫作chevalière。”纹章雕刻最难的就是在宝石上雕刻,而Levèque是法国仅剩的唯一的掌握此技术的工匠。Levèque叹息到:“这种文化在法国正渐渐遗失。”

Victor Mangeol演奏簧风琴,乐音恢弘悠远又给人肃然起敬的感觉。(关宇宁/大纪元)

在Delorme展厅里,一件类似钢琴又非钢琴的乐器令人很好奇。原来这是簧风琴,法语叫做Harmonium,而法语harmonie就有悦耳的声音之意。出生在音乐世家的Victor Mangeol是风琴制造师和修复专家,他从12岁起就演奏管风琴。

他介绍道:“簧风琴是人们熟知的管风琴的‘表亲’,只不过体型较小。簧风琴通过脚下的两个踏板送风,振动簧片发声,可通过音栓的变化产生不同的音色。还有一种体型更小的可以折叠并存放在箱子里的簧风琴。”

Victor Mangeol修复的一种体型更小的可以折叠并存放在箱子里的簧风琴。(关宇宁/大纪元)

世界上第一架簧风琴就是法国人德班制造的,所以可谓是地道的法国传统乐器了。Mangeol在现场演奏起来,很难想像簧风琴那“娇小的身躯”怎么能演奏出回响在整个沙龙里的恢弘音量,乐音悠远又给人肃然起敬的感觉。

巴黎也许有你未曾了解的历史遗产

今年的沙龙有了一个新的主题是文化旅游,除了一些文化旅行社参展外,巴黎市政府也在文化遗产沙龙上特设了展台。

巴黎市政府文物与历史部门副主任Pierre-Henry Colombier。(关宇宁/大纪元)

巴黎市政府文物与历史部门副主任Pierre-Henry Colombier介绍道:“我们想通过这个展台告诉人们巴黎有着丰富的历史遗产,包括教堂、雕像、街头艺术、摄影、文化档案、时尚等多种方面,这些是巴黎这个城市具有旅游吸引力的关键。巴黎不仅有卢浮宫、香榭丽舍大街,还有蒙马特的圣心教堂这样的宗教场所,既免费,又对所有人持续开放。”

1863年出版的法国第一本旅游手册《Paris Illustré》和1921年出版的《巴黎八日游》。(关宇宁/大纪元)

展位上还介绍到巴黎有96座教堂、130座管风琴、74座图书馆、850座大理石和铜制雕像,在图书馆和博物馆等文化场所储存着1300万著名的摄影作品等众多没有被人们注意到的文化遗产。展位上还展出了19世纪时法国的第一本旅游手册。

Colombier表示,巴黎作为世界上接收游客最多的城市,有着尚待人们发掘的众多历史文化遗产,不仅是游客,连很多巴黎人也不太了解,正好通过这次沙龙介绍给大家。#

巴黎国际文化遗产沙龙入口(关宇宁/大纪元)

责任编辑:周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想要探寻法国的文化宝藏吗?每年9月的第三个周末最适合了,这两天是欧洲文化遗产日。今年在法国已经是第34届,于9月16日和17日这个周末举行。
  • 国际奥委会9月13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131届全会上,正式宣布2024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在法国巴黎举行。图为巴黎申奥团队为巴黎当选而欢呼。(MARTIN BERNETTI/AFP/Getty Images)
    国际奥委会9月13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131届全会上,正式宣布2024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在法国巴黎举行。这届奥运会对巴黎有着特别的历史意义,因为距巴黎上次举办奥运会整整一百年。
  • 为庆祝法国国庆,华府希尔伍德庄园(Hillwood Museum)于7月15日举办法国文化节。纽约巴洛克舞蹈队身着18世纪的法国服饰,表演由法国作曲家菲利普·拉莫(Philippe Rameau)创作的《幸福的圣殿》(The Temple of Happiness)。在希尔伍德庄园,可以看到身穿太阳图案芭蕾舞服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Louis Dieudonne),这是路易十四在举办《芭蕾舞之夜》(Ballet of the Night)舞会时所穿的服装。还可以参加手工帽子作坊(Hat Maker's Workshop),制作各式法式帽子。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30日正式决议,将中国传统代表一整年时令运行的“二十四节气”,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 巴黎第九区区长、人民运动联盟成员布尔克丽(Delphine Bürkli)打算在下次巴黎议会上提议,为巴黎的屋顶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
  • (大纪元记者邓蕴词法国报导)时尚可以由传统来演绎,繁简间的变化能够诠释经典与永恒,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也是台湾两位资深工艺大师带给巴黎的工艺大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