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首提印太战略 川普手握四张王牌

美国总统川普亚洲访问进入第二站韩国,美、日双方达成的“印太”战略,是否能在韩国获得支持,引发关注。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特约记者林澜报导)周一(11月6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首脑会谈上,就推进以实现地区稳定发展为目标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简称印太战略)达成一致。

由过往“亚洲-太平洋”改为“印度-太平洋”,不少分析认为,川普强调与盟友建设“印太”关系,是要把与中共有领土纠纷的印度以及印度洋地区加进来,扩大地理范围覆盖,加强制衡中共。

软实力之父”奈伊(Joseph Neil)近日在《金融时报》上刊文,称:“美国仍有四张王牌可对付中共,且较中共拥有优势的时间亦可能长于川普任期。”

“印太”代替“亚太”美安全战略往前一步

冷战后,美国的亚太安全战略集中在四个方面:美国军事存在、《美日安保条约》、与中共扩大交往政策以及建立亚太多边安全机制。但在不同时期,美国有依据外在的政治、经济局势调整以上四大战略的侧重点。

川普这次访日,虽然没有在记者会上提及《美日安保条约》,但用“印太”代替“亚太”,外界认为美可能在“建立多边安全机制”上踏出一步。

《日本经济新闻》报导说,希望以日、美加上澳大利亚、印度的四国合作为轴心,构造该地区的自由贸易、安保的框架。针对在军事、经济领域崛起的中国,采取牵制与合作的两种姿态。

在美、日首脑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安倍指出:“维持、加强海洋秩序对于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日、美将发挥主导作用。”川普则强调,“目前(该区域)存在改善贸易、解决军事问题等诸多课题。”

前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格林(Michael Green)发文表示,“(川普)总统似乎找到了美国能够撬动中共的杠杆,就是(亚太)区域里的盟友和伙伴。”

他指出,其实印太战略并不陌生,前美国驻苏联外交官凯南(George Kennan)、前总统里根、小布什都使用过“印太”海上战略,而且正因为之前的策略,到今天才构筑了川普与日本首相安倍以及印度总理莫迪之间的强有力的私人关系。

拉印度加盟 亦回避直接针对中共的猜测

美国维州理奇蒙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兼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告诉大纪元,美国强调印太这个框架,其实是在强调在这一区域,美国有一大批盟友,尤其指明印度也是另一个有别于中国的超级大国。

他说:“大部分东亚国家都是经济快速成长的经济体,需要的原油大部分都是经过波斯湾、印度洋,然后经过马六甲海峡,再到达南海和地中海。”从某种意义上讲,“印度洋、太平洋水域的意义其实是相连的。”

而“印太”提法跟印度1991年后,采取“东望政策”(Look East)有关,到莫迪总理上任后,更是转变为“东行政策”(Act East),继续向东调整外交政策。印度的这一系列改变一直受美国亚太安全战略调整的影响。

从小布什政府开始,美国就开始改变对印度的外交指导方案。2005年,小布什政府引导印度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奥巴马政府制定“重返亚太”战略。“美国对印度作为新兴大国、民主大国,有相当大的期望”,王维正说,“对民主、人权价值有共同的信奉,才能确保中国崛起在这一区域不会有根本性的颠覆。”

在美、日首脑联合记者会上,双方都显然刻意避开了外界的猜测──“新战略是有意针对中共”。《日本经济新闻》称,“日、美意识到中共的存在感日益增强,对和中共的距离感保持高度敏感。”在对亚太战略进行说明时,日方政府还特意指出,“该构想不以特定国家为对象。”

中共正在通过“一带一路”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其中就包括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但中共近来对周边国家采取越来越强硬的外交动作,尤其是在处理领土(海)争端等敏感问题上。

王维正表示,“是否说印太针对中国(中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他表示,这个区域的国家对中国崛起“都有期待,也有戒心”。

对于在经济、安保领域和中国密切关联的东盟来说,在实力上,不能够对抗中国;一直以来,外界认为东盟是一方面与中国合作,另一方面又靠拢美、印、日,冀望借助后者制衡中国。《日本经济新闻》分析说,澳大利亚与中国联系紧密,印度在边境问题上与中共有争端,这两个国家也同样是在与中国保持微妙关系的情况下开展外交。

美握有四张王牌 地缘政治角力有优势

无独有偶,早在二十年前(2007年),哈佛大学教授、“软实力之父”奈伊(Joseph Neil)刚卸任国防部助理部长职务,和前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合作发表工作论文(题为“美日同盟:可保亚洲无忧到2020年”),文中指出:“要征服中国,必须(先)征服亚洲。”

而近日,他亦在《金融时报》上刊文指,美国仍有四张王牌可对付中共,且较中国拥有优势的时间亦可能长于川普任期。

“第一张牌是美国与周围的海洋及陆地邻国依然保持友好关系,而中国的14个邻国中,(中共)与印度、日本、越南存在领土争端,这限制了前者的软实力。”

第二张牌是能源。“十年前,美国似乎只能依赖进口能源。现在,页岩油让美国从能源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国,根据国际能源署(IEA)预计,未来十年美国可能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相反,中国日益依赖中东的进口能源,而且其进口石油多数通过南海运输,而美军在该海域的实力依然不可小视。”

而川普当局提出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几乎覆盖中国的海上石油运输线,奈伊认为,除了避免与美国在海上发生冲突外,中共只剩下增加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以及减少对化石燃料依赖两条路可选。

第三张是贸易。他认为,中、美经济高度相互依赖,这让美国现在谨慎对待,避免与中国之间发生“相互经济毁灭”(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但若真的发生川普政府所说的贸易战,对美依赖程度较高的中国,要比对中国依赖程度较低的美国损失更多。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曾估计,如果在太平洋区域爆发一场常规非核战争,美国将会损失5%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但中国将会损失25%的GDP。

最后一张底牌则是美元。美元是国际化程度高的货币,而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仍很尴尬。在各国官方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达64%,而相比之下人民币只有1.1%。即便2016年,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组成货币,但在国际支付占比上,人民币却从2015年的2.8%滑落至现在的1.9%。

奈伊写道,“一种储备货币要想取得人们的信赖,必须要有深厚的资本市场、诚实的政府和法治,而所有这些中共都不具备。”

而这四张王牌的威力可能持续到川普任期结束,奈伊表示,高唱美国衰退、中共崛起的人,应该将上述因素列入考虑。#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1-09 1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