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艾滋病日 前高官揭血祸致逾百患者自杀

艾滋病高发区村头的坟茔。(罗健摄影、陈秉中教授提供)

人气: 23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12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中国大陆当年因河南血浆经济而感染的千千万万的艾滋病患者,得不到任何赔偿和应有的医治,上访遭截访甚至判刑。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披露至少有上百这样的患者因走投无路而自杀。

他向大纪元详细介绍了其中一名村妇杨春芳一家悲惨故事。杨春芳因输血染上艾滋病,被医院多年“误诊”,其丈夫也因此传染艾滋病。她希望讨回公道但无人理睬,在疾病煎熬及社会的歧视下,她上吊自杀。重病的丈夫随后不久也撒手人寰,留下两名感染艾滋病的孤儿和年迈的婆婆。

在国际艾滋病日,陈秉中希望通过这个真实故事能让社会更重视、关爱当年血祸下的受害者,并希望涉及血祸的中共官员能受到良心的谴责和最终遭到法律的制裁。

杨春芳因农药中毒住院祸从天降

1993年,26岁的农妇杨春芳因喷撒农药时防护不当,出现恶心、呕吐、头晕以及皮肤瘙痒和红肿等中毒症状,她被立即送到新蔡县医院救治。当时医院反复劝说她输血,至少给她输了两次血。

陈秉中介绍,当时对杨春芳的诊治,服用解毒药的同时只要用清水或肥皂水清洗皮肤,如果胃肠不适还可洗胃、摧吐和导泻,而完全不必输血。但当时河南政府动员全民卖血运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医院为了创收也开办血站,除动员农民卖血外,凡是住院者都被要求输血。

他表示,河南很多人当时感染艾滋病,主要的原因是当时血站采血不做艾滋病毒检测,这样导致污血直接通过输血进入病人身体,另外很多血站采血的针头没有清洁或清洁得不干净,导致卖血者交叉感染。

为掩盖真相将艾滋病人当成感冒发热病人治疗

杨春芳出院回家不久,就出现发烧、拉肚子、全身起疱疹的症状。于是她回到县医院找原来的大夫,被诊断为感冒发烧,给开了一些治疗感冒的药回家。但治疗几个月下来也不见好转,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后来她又多次去这家医院复查、治疗,始终被当成感冒发烧,这种状况持续长达七八年之久。

陈秉中表示,将杨春芳感染艾滋病当感冒治疗的年代,正是河南省艾滋病高发期。县医院对输血后出现发烧、拉肚子等征状,首先应想到是不是艾滋病,先做艾滋病毒检测,进行排他法的鉴别诊断,以防误诊误治做到早发现早治疗

后来河南省成千上万卖血和输血者,纷纷出现和杨春芳感冒发烧同样的症状,经抽血检测均被证实感染了艾滋病毒。杨春芳获悉后也去县卫生防疫站做血检,结果显示,她也感染艾滋病毒了。

杨春芳随后前往县医院讨说法,并要求查看当年的病历记录,想追究医院的相关责任,但遭县医院拒绝,医院甚至不承认当年给她输过血,更不会给任何的病历记录。

陈秉中表示,后来官方掩盖真相、故意“误诊”的证据也被曝光出来了。“河南省社科院资深研究员刘倩自2004开始深入河南最严重的艾滋病村进行调查,发现河南当局一份秘密文件,显示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

据河南省卫生防疫站1993-1995连续3年对濮阳、开封等43市七个单采浆站所采的健康原浆进行二次复检的报告称:仅1993年河南省就有542位卖血者血样呈艾滋病毒阳性,大大超过了1993年全国才274人艾滋病毒阳性的数字。

“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陈秉中表示,很多艾滋病人因“无名热”越治越重而死去,如果当时对他们进行抗病毒治疗,完全可以保住感染者的生命。

他感叹:“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而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竟鬼使神差地成了变相杀人的屠夫。杨春芳被当成感冒发烧治疗,只是河南省‘变相杀人’的一个典型案例。”

甚至有艾滋病村的村医向前往调查的专家说:“按照上级指示要对艾滋病疫情严格保密,艾滋病只能说成是‘无名热’,”“我是政府的人,得跟政府保持一致。

杨春芳上访多年无处申冤上吊自杀

杨春芳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县医院一直不认账,无奈下她开始上访。而每年的“国际艾滋病日”是他们重点上访的机会,但每次上访他们都被截访。

杨春芳因拿不到病历,无论到省会郑州还是到北京卫生部、民政部和国家信访局,都把她定性为 “非法上访”和“寻衅滋事”被遣送回乡。

杨春芳在有冤无处申,艾滋病晚期病痛难忍,再加上社会岐视,生活的艰辛,于2008年3月一天,她用上吊自杀来终结自己宝贵的生命。

陈秉中先生悲愤说:“为了不被家人发现,趁家人熟睡不备,她在黑糊糊、臭烘烘、龌龊不堪的猪圈佝偻著身子上吊自杀了,凄惨情景令人毛骨悚然。撇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病重的丈夫。”     

杨春华就在黑糊糊、臭烘烘、龌龊不堪的猪圈佝偻著身子上吊自杀了。(图片来源:陈秉中提供)

受妻子杨春芳所累,耿协力也被感染艾滋病毒,也因多年误诊误治,在妻子走后7个月,他撇下老母和两个艾滋遣孤,也撒手人寰。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

杨春芳年已八旬的婆婆,接连痛失两位亲人,肝肠欲断几近精神失常。

陈秉中气愤地表示:“在这位老母亲最需要心理安抚和慰藉之际,县乡和村的干部没有一位去看望她。”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杨春华,走投无路上吊自杀后,其婆婆只能以泪洗面。(图片来源:陈秉中先生提供)

河南省血祸下感染艾滋病毒后自杀者至少过百

陈秉中还在卫生局时就听闻这个群体的景况悲凉,退休后有了充裕的时间,他开始深入实地,调查血祸真相,希望尽一份力来为他们讨还公道。

他通过对河南省30个县上百个艾滋病村的调查,发现感染艾滋病毒因缺乏治疗病痛难忍和社会岐视而自杀者屡见不鲜。“河南柘城县双庙村500名艾滋病死者中,有30人自杀;河南上蔡县后阳村400名艾滋病死者中,有6人自杀;河南上蔡县文楼村300名艾滋病死者中,有5人自杀。”

另据北京佑安医院著名艾滋病专家张可在19992004年间,对新蔡、沈丘、尉氏等几个县2343例艾滋病死亡病例分析发现,因无法经受艾滋病晚期的折磨和歧视,有3%,70人自杀。“这表明,自杀在艾滋病患者中已是一个不可小觑的死因。”      

陈秉中强调,近20年来,全球防治艾滋病的实践表明,只要早发现早治疗,及时服用抗艾滋病毒药,可以说,不论卖血或输血感染艾滋病毒,都可以活下来。“但由于中共当局的掩盖和一次次误诊误治葬送了救治时机”。

刘倩无数次走在送葬队伍中,埋葬卖血死去世的艾滋病人。(陈秉中提供)

产妇因输血感染艾滋病人数惊人

陈秉中介绍,在河南因输血感染艾滋病者,产妇群体因分娩输血得艾滋病的也很惊人。在河南宁陵县,产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达210例,其中150例发生在县妇幼保健院。   

他表示,按常规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或贫血,一般不需要输血,但妇幼保健院为了创收,都对孕妇输了从血头那里买来的污血,孕妇纷纷中招。有产妇为上访到县妇幼保健院索取病历时,医院将病历藏匿起来拒绝提供,甚至谎称被水泡了。

其中产妇赵风霞因分娩输血感染后再传染给孩子和丈夫,其丈夫不治病亡后,赵风霞只能上访讨公道,但因拿不出病历,被法院定性为对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产妇曹兰英也被以同样理由判刑二年缓刑三年。

据陈秉中近年来对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50名产妇的追踪调查,因不知感染艾滋病毒,有25名产妇传染给丈夫,夫妻间传播率为50%;有30名母婴传播给孩子,传播率60%;因艾滋病病故的产妇有12人,病死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个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27%

陈秉中专程去宁陵县看望并倾听赵凤霞悲情诉说。(图片来源:林霄摄,陈秉中提供)

呼吁彻查河南血祸

陈秉中表示,河南因血浆经济导致的世纪大灾难至今没有真正揭开,相关责任人也未见遭到惩处。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主管的中宣部下达对河南艾滋病不准宣传、不准报导、不准调查、不准研究四不准”,中共官场对河南血祸,层层掩盖、互相包庇。当局还长期打压致力于河南血祸案研究的专家、学者,包括他本人。

他呼吁,对杨春芳夫妇之死给予国家赔偿。同时希望,河南省几十万“血浆经济”受害者梦寐以求的“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给予国家赔偿”的诉求能实现。#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12-01 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