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家庭指南(5)

改变我人生的比赛

作者: 陈信安, 孙晓彤

踢足球是一件充满乐趣的活动。(Pixabay CC0 1.0)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父母的不理解,是早年足球生涯中最大的遗憾。当时因为踢球与家里闹革命,后来先妥协的是我的母亲,但她也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去踢吧。”而我的父亲,一直要到一九八五年时,才因为一场比赛而改观。

那一年,我代表中华男子足球队远赴奥克兰参加世界杯足球赛的会外赛,对手是纽西兰队,当时电视转播了那场球赛,而我就在包括父亲在内的众多冈山乡亲守着的电视萤幕里,成功在上半场即将结束前踢进一球——从那刻开始,所有的街坊邻居都改称我父亲为“安爸”,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有个很会踢球的儿子。当然,“安爸”本人也从原本的排斥足球成为忠实的球迷,后来他甚至会在闲暇时间主动到冈山足球俱乐部的球场去帮忙剪草,直到现在已经高龄超过八十,只要我回高雄,都还是会带他一起到场边看球。

“踢球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至少不会变坏。”后来的“安爸”总是这么跟其他的足球家长分享自己的育儿经验。

一路走来,总觉得有足球相伴的自己,其实非常幸运:进入高中之后,我成了队上的先发球员,高一就拿到全国冠军。毕业之后,我加入了联勤总部支持的飞驼足球队,成为专业的足球员。一九八二年时,我被选入国家队,则是人生中另外一个转捩点。当时我原本只是候补球员,本来应该不会有机会参与比赛,结果在球赛快结束时,教练突然让我上场踢球,而我也不负众望,在场中进了一球——因为如此的精彩表现,让我得以进入中华男子足球队,代表国家四处出征海外。

整体来说,我的运动生涯其实没有历经太多波折,比较有影响的应该就是一九八○年代前期的两次受伤——都是在比赛中左腿胫骨骨折——第一次是在农历年前,因为怕父母担心,只好骗说自己不回高雄要在台北过年,结果就是谎言被拆穿,最后全家人跑到台北看我。第二次则是发生在原本预计要回老家的周末前夕,不良于行的我打电话说这周不回去了,安爸一听,立刻在电话那头问:“你腿又断了喔?”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件发生在一九九○年,当时二十八岁的我被香港东方队相中,有意邀请我转战加盟。比起台湾,香港的足球环境相对成熟,对运动员来说,也是职业生涯中难得的好机会——这不光是对我个人莫大的鼓励,同时也是对台湾整体足球发展的肯定,当时的新闻报纸曾经不止一次报导相关消息。然而,后来因为薪水谈不拢,而宣告破局。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有些遗憾,因为能够进入香港职业队踢球,势将开拓我在专业和人生中更宽广的视野;假如当时选择前往,我后来的生命风景,应该会与现在截然不同。@(未完,待续)

─节录自《足球家庭指南》/ 网路与书出版

(点阅足球家庭指南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小踢球到现在,我的观察心得是:一个球员平常具有什么样的个性,大都会反映在他踢球的风格上。
  • 让更多的孩子接触进而喜欢足球,然后把这样的风气带到家庭、学校和社会,会使足球成为一种普遍的生活乐趣。
  • 四月天还不算闷热,但为了让阁楼空气流通,偶尔会开窗,于是阁楼宛如是座咕咕钟,开窗的我像那只咕咕鸟。
  • 面包片还搁在那父亲嘴边。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着自己的热咖啡腾腾冒烟。街上传来一阵妇人的哭喊。哭声,尖叫声,马匹嘶鸣。 父亲起身开窗,狭小的厨房立即冻结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两人一问一答,街上一片喧哗嘈杂盖过他们的对话。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那些食物的记忆,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报恩的时候,也要让父亲晚年生活中仍然拥有最好的食光。
  • 妈妈想吃的食物,是她十九岁嫁给爸爸之前常吃的台南小吃,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想回味的其实都是童年之味。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槟榔树点缀成深绿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树包覆成墨绿,随着日光照射,变化出无限可能。
  • 开始写这本书之后我发现,少了完整的真相,我的生命就失去了力量,也 失去了意义。在我母亲的帮助下,过去在北韩和中国的记忆像一幕幕遗忘已久的噩梦场景,重回我的脑海。有些场景清晰得吓人,有些却模糊不清,或像一副乱七八糟、散落一地的纸牌。写作过程对我来说就是回忆的过程,也是设法厘清这些回忆、赋予它们意义的过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