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豚也有阿兹海默症?科学家揭失智一大原因

作者 / Maria Carolina Gallego-Iradi 柯弦译

科学家在海豚身上,发现了阿兹海默症的征象。(Shutterstock)
人气: 1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0日讯】最近,一组来自英国和美国的科学家报告,他们在大脑和人类很相似的海豚身上,发现了阿兹海默症的征象。

这是第一次在海洋哺乳动物的身上,同时发现了这些阿兹海默症征象:神经纤维的缠结和被称为斑块的两种蛋白质沉积。身为神经科学研究人员,我们相信这一发现有重大意义。

这一研究证实了导致海豚罹患阿兹海默症的两个风险因素:在生育孩子后存活的时间,以及胰岛素信号。

研究报告作者之一的加列格伊拉迪(Gallego-Iradi),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在西班牙海岸研究海豚的大脑。其他研究人员又花了几年时间,研究人类和海豚的代谢功能障碍以及胰岛素抵抗之间的关联。而这个新研究也做了关于胰岛素的实验。

这些所有的研究加起来,并且考虑到人和海豚之间的相似之处,我们推测,阿兹海默症和糖尿病都不是由于年老引起的,而是因为生育后的存活时间延长而导致的。失智症是3型糖尿病?吃对脂肪预防脑退化

阿兹海默症:灾难性的疾病

阿兹海默症是一种不断恶化的脑部疾病,它会导致记忆力丧失、认知能力退化,且无法治愈,最终只能走向死亡。

对于罹患阿兹海默症的病人和他们的家人,这种疾病所带来的负担是巨大的。在美国,阿兹海默症是第六大死因,死亡率从1999年到2014年增长了55%。

阿兹海默症有两个主要的病理特征:在脑细胞外,会形成淀粉样蛋白质斑块沉积;在细胞内会形成涛蛋白的缠结。

我们在死去的海豚大脑内,发现了这两种物质。

海豚和人类的相似之处

海豚属于鲸类哺乳动物,生活在水中。

虽然人生活在陆地,海豚生活在水里,但人和海豚有几个很关键的相似点。在过去的5000~6000万年中,海豚和其它鲸类的大脑大幅度膨胀,人的大脑也是如此。这种过程称为“脑化”。

而且,海豚和人一样具有高度发育的大脑和复杂的社会关系。这种脑部相似程度表明,海豚也可能像人一样,发展出了相似的分子机制和病理特征,包括相似的神经退行性疾病。

而且,人和鲸类寿命都很长。这一点很重要,因为长寿是罹患神经退行性的重要原因之一。鲸类的寿命大概有20~100年,足以出现脑部的淀粉蛋白质斑块沉积。

在其它动物中也发现了阿兹海默症征象,包括猴子、猫、狗,在捕获的野生动物如野熊的脑中,也发现了脑部的淀粉蛋白质斑块沉积。

但是在动物的大脑同时发现斑块沉积和缠结这两种阿兹海默症征象,是相当少见的。这让我们在海豚身上的发现变得更有价值。

由搁浅的海豚引发的猜测

搁浅在岛上的鲸类。(Shutterstock)

在世界各地,每年都有很多鲸类在浅滩发生搁浅。这种搁浅引起了人们的警觉。科学家都在研究鲸类大批搁浅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水污染,也可能是生活在深海的鲸类发现自己游到海岸时为时已晚,也可能是因为地球磁场变化导致的混乱,也可能是由于重金属或化合物污染,还可能因为病毒、寄生虫、创伤性死亡、捕鱼伤害或船只的声纳干扰了动物的回声定位。

而2003~2006年搁浅在西班牙海岸的海豚,引出加列格伊拉迪对阿兹海默症的发现。

宽吻海豚、蓝白原海豚和灰海豚。(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她在搁浅于西班牙海岸的海豚中,采集了三类不同品种海豚的样本:宽吻海豚、蓝白原海豚和灰海豚。这些海豚的大脑中都有和阿兹海默病人相同的缠结和蛋白质斑块沉积,并且也有神经元损失。这进一步证实了海豚和人类可能有相同的阿兹海默症病理的观点。

此后数年,其他科学家开始探究胰岛素障碍和阿兹海默症之间的关联。

牛津大学的勒夫斯托恩博士(Dr. Simon Lovestone)和圣安杜鲁斯大学的甘摩尔博士(Dr. Frank Gunn-Moore)开始建立一个假说,认为人类在生育期后寿命的延长,导致胰岛素信号障碍,可能是导致阿兹海默症的原因之一。

还有另一种关联:鲸类很容易发生前期糖尿病,并且是少数生育后有很长生存期的动物之一。

我们推测,生育期后寿命长,会增加胰岛素抵抗和罹患阿兹海默症的风险。这也使我们预测,鲸类和其它长寿动物都可能出现胰岛素抵抗或阿兹海默症的病征,我们在近期的文章中也提供了一些证据。

阿兹海默症预防全攻略:饮食 锻炼 动脑 纾压

音乐唤起了失智老人的珍贵回忆

(本文译自The Conversation,原文题目Researchers find pathological signs of Alzheimer’s in dolphins, whose brains are much like humans,作者为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神经退行性疾病转化研究中心助理科学家Maria Carolina Gallego-Iradi。)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