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石化告委国公司欠钱 为何在美国打官司

2007年,委内瑞拉与跨国企业就重油带国有化签谅解备忘录。图为委能源部长拉米雷斯(右)与中石化代表(左)签合同现场。(PEDRO REY/AFP/Getty Images)
人气: 39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石化(Sinopec)作为原告在美国提诉的第一场官司,被告竟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外媒评论称诉讼显示中方对委债务危机已失去信心和耐心。

11月27日,中石化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地区法院对委国家石油公司提起诉讼,索赔2,370万美元。这是美国联邦和州法院记录中,中石化唯一一个作为原告提诉的官司。

金融时报指,这起法庭纠纷涉及的金额并不大,但它暴露出大局面正在分崩离析。而且起诉书一改中方惯用的外交措辞,也部分揭示了中、委关系的恶化程度。委内瑞拉是中共外交全面失败这一大环境中硕果仅存的所谓亮点,中资国有企业何以突然“断臂疗伤”?

根据公开的法庭起诉文件,2012年5月15日,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给了中石化一分采购4.5万顿钢筋的订单,价值4,350万美元。中石化称其交付了钢筋,但是在采购订单期满后,委方至今还拖欠一半金额的款项。

中共一直对独裁的委内瑞拉现政权提供资金、基础设施建设等援助,而委内瑞拉现政权也借机经常跟美国叫板,针对这起中共国有公司在美国法院向委内瑞拉国有公司提起诉讼的案件,美国网民调侃说:“共产主义者诉讼香蕉共和国的社会主义者。”

中石化称等到的是空头支票

外界认为,中资石油公司一般对委内瑞拉有超乎一般的“耐心”。今年10月份,中石化仍在试图让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还钱。如法庭文件显示:2017年10月,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内部律师萨拉扎(Pedro Salazar)承诺兑现中石化商业发票,但“付款承诺一直是空头支票”。

而且从2016年起,中石化高层也在参与斡旋这一历史问题。起诉书中提到,2016年5月,中石化总裁与PDVSA财务副总裁讨论商业发票付款事宜,后者对PDVSA承担此张商业发票并无疑义,相反还承诺兑付给中石化。

到了2016年9月,PDVSA通知中石化,PDVSA董事会同意支付这张商业发票。随后双方交换书面的支付草案,但至今PDVSA仍没走完这一流程。所以到了今年10月份,中石化还在催帐;至于11月底在美国法院提起诉讼,外界认为中石化的耐心已用尽。

这里不得不提到委内瑞拉的现状,因为其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的独裁政权,今年7月开始,美国针对委内瑞拉的石油公司以及马杜罗政权官员实施经济制裁,包括禁止购买由该国政府或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所推出的债权等。

在制裁前,多家委国石油公司通过借款维持股息,油价下跌,已经让这种做法难以为继;制裁后,委国石油公司想要在美通过发行债权融资的路更被堵死。9月,印度国有石油天然气下属公司(ONGC Videsh)放弃了为委内瑞拉的一个石油项目募集3.04亿美元的计划。

根据彭博社最新数据,委内瑞拉和委国石油公司(PDVSA)在10月份和11月份只偿还了35.3亿美元本金和利息债务,已经是捉襟见肘。

昔日大手笔投资联姻 今日成法庭冤家

委内瑞拉《拉丁美洲先驱论坛报》(Latin American Herald Tribune)指,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的不可靠、腐败以及效率低下不仅阻止了中企的进一步投资,后者也像美国石油公司一样,在国际仲裁和法庭上向委国公司提诉。

中共石油公司昔日大手笔投资委内瑞拉,在美国等大型石油公司撤走时,不断趁机填补“空缺”,增加对委内瑞拉的援助,没料想十几年后,中石化在美国突然提起对委石油公司的诉讼案。外界认为这可能是中共拟改变援委计划的前兆,同时也是中共石油投资的转向标。

中石化是中国最大的成品油生产供应商以及第二大原油生产商。在2010年,其与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签约共同开发胡宁1号和8号油田区块,投资规模为140亿美元,计划每个区块日产20万桶(1000万吨/年)原油,同时还参与建设一座年处理原油能力达1000万吨的炼油厂。

除了中石化,还包括中海油和中石油,这三大石油公司在2010年与委内瑞拉共签署六项石油合作协议,投资计划扩大至400亿美元。

当时国内媒体《中国能源报》称,三大石油公司同时签署合作协议并不多见,标志着中委两国能源合作已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

根据中国—拉美金融数据库(China-Latin America Finance database)的统计,中石化的投资是2007年到2016年间中国对委内瑞拉总计逾620亿美元的投资和放贷的一部分。但由于油价从2014年的顶峰回落以及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产量下滑,委内瑞拉方面难以偿还中石化的债务。

诉讼揭中委关系现“分手”裂痕

《拉丁美洲先驱论坛报》报导说,鉴于这个拖欠款项发生在六年前,到2017年才提告,说明中石化经过了长期考量。

报导说,通常中资企业会采取比较外交式的口吻,但这次中石化改用强硬语气对已经投资了140亿美元的委国合作伙伴提诉,表明中方已经不耐烦。

中石化在起诉书中指控委国家石油公司使用“一家资本金不足的空壳公司,其唯一目的就是防止中石化获得赔偿”。

“这不仅仅是一个违反支付承诺的案子”,委国家石油公司的行为还“构成故意虚假陈述、欺骗以及隐瞒重大事实”,同时对方旗下几家公司合谋、对中石化“蓄意欺诈”,所以中石化美国公司要求法院判定委国家石油公司付出“惩罚性赔偿”。

长期跟踪中资企业在委国投资的加拉加斯资本市场(Caracas Capital Markets)投资人达伦(Russ Dallen)表示,这起诉讼表明中国(共)不再愿意为委内瑞拉提供贷款,中共的态度转变将使委内瑞拉政府和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陷入违约境地。

目前,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和委内瑞拉政府已经出现不能如期偿付其国际债券的状况,评级机构也相继多次宣布委国石油公司和委内瑞拉政府违约。

中共的转向可能成为压倒委内瑞拉经济或马杜罗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早在2016年,金融时报刊文分析说,在全球油价下行的趋势下,“委内瑞拉距离全面违约不可能很远。除非产生新的政府,否则贷款机构和投资者将对该国敬而远之,进一步加剧其经济困难,关键问题在于中国(共)会怎样做。”

对此,中共外交部是刻意降低外界对此案的解读。“这是一起普通的商业纠纷,各方无需作出过度解读”,声明中还说,“相信委内瑞拉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处理好本国债务问题。”

给中委之间的石油换贷算笔账

那么委内瑞拉真的有能力偿还巨额债务吗?不妨看看中国、委国这些年的石油换贷糊涂账。过去十五年来,中国给委内瑞拉的贷款金额累计为1250亿美元,并且双方还一度达成石油换贷协议以及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协议。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的最新统计,中国是委内瑞拉原油的最大买家。委内瑞拉原油经过美国运往中国的出口量今年上半年上涨15%,达到42.5万桶。但是在油价下行的这几年,靠这些出口量根本还不了委内瑞拉的巨额债务。

美国CNN电视台在2016年10月报导说,预计委内瑞拉拖欠中国贷款金额已达200亿美元。且即便停止贷款,也只是为潜在的风险“止损”,而过去的巨额投资和贷款形成的“存量”债务依然面临巨大的风险。

在中共国家贷款帮助委内瑞拉推行不可持续的经济政策时,也让委内瑞拉掉入了“能源诅咒”怪圈,除了石油似乎已一无所有,除了卖石油又一无所靠。

一方面,委内瑞拉依赖石油提供该国95%的出口收入,另一方面其国有石油公司的改革(收归国有)又进一步削弱了其独立性及经营能力。

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在6月份已降至14.7万桶/天,为十四年来的新低,加上下滑的油价,委内瑞拉的整体偿债能力更是雪上加霜。

再看看如今的委国经济,早已陷入深度衰退。2016年,委内瑞拉国内生产总值(GDP)收缩10%,官方统计失业率为20%,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通胀率更超过700%。

有网民调侃说:“中共先把委内瑞拉拉上舞台,然后再让它破产,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这就是“南南合作模式”。

“有趣的是,这些(共产主义国家)实体公司在签订合同时,通常在合同中规定解决争端的地方要么在美国,要么在英国,制度自信去哪儿了?”#

后续:

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在12月12日在向美国地区法院提交的文件表示:“不暗示承认过错或承担责任,在完全为终结(中石化美国 v.s. PDVSA案)争议的前提下”,同意向中石化支付2,150万美元了结2012年5月签署的合同。

根据和解协议规定,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将分两笔支付、用人民币偿付这笔款项,第一笔在12月14日支付,另一笔于2018年1月15日支付。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2-10 1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