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38: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上)

作者:古金

图38-1:1067年10月13日五星聚于太微垣前,原本对应的盛世,被王安石变法逆天所毁。

    人气: 29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三十八章: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上)

上一章我们讲到:1042年辽兴宗乘人之危,在北宋屡战屡败于西夏小国之际,武力威胁宋仁宗割地,违背了父辈签订的澶渊之盟。后来以宋朝增加20万两岁币的方式解决了危机,尽管辽宋两国再续澶渊之盟,辽国也因违誓背盟被天谴,中华的正统重归于北宋。那么,1067年10月五星连珠的天象,也就成了对应北宋天子的天象了。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37: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下)

1. 天降“祥瑞”五星灿,北宋司天竟不见!

第十二章 五星连珠,错争千古看祸福》中,我们讲过:五星连珠(五星聚)的天象,在《史记》就开始造假,影射成汉朝开国皇帝刘邦入关中的祥瑞,从此这个天象就被后人当作天命祥瑞竞相追逐。967年五星连珠,先被宋朝文人认定为宋太祖赵匡胤的天命所归,随后被宋太宗赵光义一朝改版为太宗发迹的天命,再被宋真宗一朝变版为真宗出生前1年的祥瑞!到了南宋,又被儒家学者归为北宋周敦颐继承儒家道统的天兆,尽管周敦颐比这个天象晚生50年……甚至南宋史料又编造出一个五星聚的天象,一个给宋太祖,一个给宋太宗,以解决两版史料“顶嘴”的尴尬……

可是,1067年的五星连珠,从10月8日到11月8日,凌晨时分,在华夏、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能看到这个亮丽夺目的天象,却不见于宋朝史料。北宋专司天象、负责向天子传达天意的机构,不知道干啥去了。洋洋洒洒、篇幅巨大的《宋史‧天文志》,完全没有这些纪录,民间发达的史料笔记,对此也毫无提及。如此视亮丽“祥瑞”而不见,也印证我们前面所说的:天象学到宋朝就失去了真传,人们几乎完全不理解天象和天意了。

2. 五星连珠,盛世血路

图38-2:1067年10月13日五星连珠天象图,另一层含义对应宋英宗逆天减寿。

1067年10月五星聚于东方,13日五星聚度最小,为33度。这一天象意味着什么?

《史记‧天官书》:“五星聚合,是天下变迁之兆。有德者登基得天下,子孙昌盛;无德者受殃而亡……五星聚于东方,利于中原之国;聚于西方,中原以外之国顺应这个天象者得利。[1]”

我们在《第十三章 967年:五星连珠,盛世血路》中解读过:五星聚是天下变迁之兆,是一个血腥之象,“天子将亡,人间换王”,在旧运程中,宋太祖承接前朝灭佛的国策,在967年应天劫而亡——但是他跳出了旧命运的罪恶,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天大的功德改变天象、改变命运,延寿9年。

以史为镜,1067年10月五星聚的天象,对应的中华天子,当是宋英宗。[2]宋英宗死于1067年1月25日,比天象早了9个月,虽然在天象常规的±1年范围之内,也是提前应劫减寿了。

宋英宗为什么减寿?有读者可能会想到:肯定是逆天了。确实如此,英宗逆天的部分,篇幅关系不再赘述,这里重点讲五星连珠“盛世”含义的另外对应。

第三十三章 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中,我们讲述宋太宗逆天大罪,毁了967年五星连珠天象注定的北宋大一统的盛世,那时讲述的,只是宋太宗逆天恶果的一部分,其实,宋太宗的逆天,把1067年五星连珠对应的盛世也毁掉了。

3. 五星聚东利中国

《史记‧天官书》中讲:“五星积于东方,中国利。” 看下面天象图,1067年10月凌晨,五星连珠聚于东方,显然是利于中原之国的天象。

图38-3:1067年10月13日五星聚于太微垣前,原本对应的盛世,被王安石变法逆天所毁。

4. 五星连珠水先至,变法逆天毁盛世

图38-4:1067年五星连珠天象形成前,8月17日水星前行超过土星,四星随水星而聚。

看上面图38-3,10月五星连珠,中心在太微垣左边(东上相星范围)。对比图38-4可以看出,运行最快的水星,在8月17日超过了土星,率先冲向了东上相星。这就是说,五星会聚是跟随水星的。

《史记‧天官书》:“五星跟从水星而会聚于一个星区的范围,其下对应之国,可以以法致天下。”[3]

五星聚的范围,严格的说要小于30度,放宽范围也不过45度。太微垣是代表政府、朝廷,当时天下正统回归北宋,所以太微垣是代表北宋的。“以法致天下”可以有多种理解,结合历史,可以解读为“以变法而强国,使天下臣服”,对应着1069年开始,长达16年的王安石变法,在旧命运程中,对应北宋出现盛世。

图38-5:1067年10月20日凌晨2五星连珠天象,木星、土星两大福星,围绕东上相星。

再看图38-5,五星的中心是土星和木星,两大福星,在太微垣东上相星的范围。在《第三十二章 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中我们讲过,东上相星代表首席宰相,1067年这个天象,开启的人间后续之变,显然对应后来身居相位的王安石,上天要给王安石赐福。

所以,王安石变法,是上应天象,随天象而来的人间变动,宰相主持变法使北宋强国,使天下臣服——可惜,因为王安石逆天而为,不但毁了北宋的盛世,还被历史上定为“北宋灭亡的祸首”。

看到这里,可能有很多读者疑问了:王安石变法本来不是很好的么?是被北宋大地主阶级阻挠才失败的,怎么王安石成了逆天了?

5. 功过是非,天地异说

王安石变法,从古至今争议很大,是好是坏,评论天壤之别。

中共教科书的“标准答案”

在中国大陆长大的人,都学过这样的教科书内容:王安石正确的改革,使国家由穷变富,但是触动了大地主阶级的利益,被保守派极力反扑,所以失败了。而今大陆的一道考题:王安石变法所触及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官方的标准答案还是:“封建国家和大地主阶级的矛盾”。王安石俨然成了挽救国家、体恤百姓、“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改革英雄。

历史的短暂颂扬

北宋绍圣元年(1095年)四月十三日,宋哲宗钦定,在他已故父亲宋神宗的庙庭上,由原来的富弼单独配享,增加王安石配享。配享先皇,是后世给予先皇重臣难得的荣耀。绍圣三年(1097年)二月,罢富弼配享,以王安石独配。

富弼是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重臣,在《第三十六章 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上)》开始,讲过富弼在国家危难之际出使辽朝,“一人消融百万兵,三国重盟享太平”,功劳非常大,他独自配享神宗庙(1086~1094年),是朝廷上下一致认可的。而宋哲宗增配了王安石,1097年又罢黜了生前一直反对新法的富弼,以王安石独配,是他重新恢复王安石新法的需要。

崇宁三年(1104年),宋徽宗下诏令王安石配享孔子庙,位居孟子之旁——这是儒学者莫大的荣耀——王安石真有这么大的儒学成就么?后世一致认为王安石虽然有很大的文学成就,但是没有多大的儒学成就。谁促成了这项荣耀呢?是王安石的女婿、北宋巨奸蔡京的弟弟蔡卞,蔡卞和蔡京都曾深受王安石器重,后来都被写入《宋史‧奸臣传》,蔡卞当时身居要职,蔡京为当朝宰相,昏庸的宋徽宗被奸臣忽悠,下达此诏,显然是昏庸之举。

历史的长期贬斥

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宋钦宗下诏,削夺了他父亲宋徽宗13年前给王安石追封的“舒王”封号,毁去孔庙大成殿里王安石配享的偶像,将王安石的灵位挪到店外两庑作为普通从祀。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北宋已灭亡,南逃建立南宋的赵构,下诏罢黜王安石配享神宗庙,恢复了富弼的单独配享。这里有赵构为洗脱前朝皇帝昏庸误国、亡国罪责的因素,逐渐把王安石定成了罪魁祸首。

南宋淳祐四年(1244年),宋理宗赵昀下诏,将王安石牌位清出孔庙。

近代大翻案

清朝末期,政治改革家梁启超,写出了《王安石传》,彻底给王安石平反,把王安石打造成了锐意改革进取、救国救民的英雄。我们知道梁启超文章写得漂亮,但他不是历史学家,他对王安石的过于赞美,实际是借古讽今,拿历史为自己说事。

前苏联共产党祖师列宁,高度赞扬王安石说:“王安石是中国十一世纪时的改革家。”这一下就 “定性了”,以马列为祖师的中共只有跟从。文革时期,王安石成了历史上“正确路线”的代表。改革开放后,王安石变法仍然被官方高度肯定,成为当代改革的历史铺垫。

由此,当今大陆学术界的专家、学者,对王安石变法基本都是的肯定、赞美的口径——如果和官方唱反调,很可能会因“影射当代改革”,而结束学术生命。

在海外,虽然没有中共钳制言论,但是深受大陆学术界的影响,王安石变法的研究一直是海外的汉学热点。

功过赞毁,天壤之别。对王安石变法,究竟该怎样认识?它在留给后世、留给当代怎样的启示?只有对应天象,跳出人间私利角度的纷扰,才能看到真相。下面,我们就在1067年五星连珠天象下,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未完,待续)

注释:

[1]《史记‧天官书》:“五星合,是为易行,有德,受庆,改立大人,掩有四方,子孙蕃昌;无德,受殃若亡……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者利。”

[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九十八》夏四月壬申朔,辅臣入至寝殿。后定议,召皇子入,告以上晏驾,使嗣立。皇子惊曰:“某不敢为!某不敢为!”因反走。辅臣共执之,或解其发,或被以御服……

[3] 《史记‧天官书》:“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水星在中国古代称为辰星。@#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没有违约,而辽朝背盟了——1042年初,辽兴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领土,就是背盟——毫无疑问,当应验辽朝先皇的誓词:“‘如果背盟,不再享国,上天昭昭,天人共杀。’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约,谨当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谁要背盟,神明是杀。”
  •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空爆的视频火遍华夏。相隔数百公里的云南迪庆、丽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天象奇观:一个亮点划破夜空,迅速由西向东,越来越亮,数秒钟之内穿越云层,由小变大,亮度超过了东方的满月,色彩变幻之时,突然爆炸,而后坠地。
  • 1006年的天象,是中国古代夜空中最亮丽的。荧惑守心昭示著中华的正统天子,还伴随着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范围内佛教国度和该国佛教的大劫数,以这个佛教的天劫,映衬萧太后在华夏大兴佛法的辉煌,5000年的历史,天象仅此一次。
  •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 澶渊之盟的功劳尽归寇准,罚星对东上相的天谴,尽归毕士安,而毕士安又是心甘情愿——这种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读,读者会惊叹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会是偶然的碰巧,为什么会有如此精妙的设计呢?
  • 无可奈何岁月去,似曾相识天象来。2017年10月6日,“双星同犯太微西上将”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凶险,这是两大罚星的同犯,劫数自然更惨。
  •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辽的澶渊之战,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还有日晕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监误解成了凶兆,吓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签订了城下之盟。这一章讲到宋太宗天定的寿终在1006年,那么1004年的澶渊之战,在旧运程中,该由宋太宗来打。如果是这样,就完全是另一种结局了。
  • 976年的奇特天象,对应着宋太祖赵匡胤两次落入逆天的罗网,上一章讲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胁神佛,毁佛未遂”的逆天大错,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摊上了屠城、毁佛的逆天大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