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打压法轮功为何是当今最大的人权迫害(中)

图为画家李园描绘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写实油画作品《囹圄中的大法徒》。(明慧网)

人气: 156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面对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法轮功学员首先想到了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还有很多人选择直接到天安门广场以最质朴的方式喊出自己的心声。

明慧网报导,在法轮功被非法取缔后的10天之内,数十万学员不顾重重阻挠,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想方设法到北京上访。当时,因为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锁了,他们中许多人是采用了步行、骑自行车的方式,穿山越岭,赶赴北京。

一名吉林白山的妇女,在坐车去北京上访的途中被警察在辽宁截住,并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从漫天风雪的塞外,沿路要饭,走到了北京。

一位年迈的农民在北京被捕时,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几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他说:“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一位四川农民法轮功学员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几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明慧网)

北京公安内部消息称,从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不包括许多不报姓名和未作登记的)。2001年夏天,北京市公安局通过计算北京市街头出售的馒头数量的增加,估算当时来到北京市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超过百万。

面对法轮功学员善良和信任政府的上访举动,中共变本加厉地迫害,将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投入冤狱,因为江泽民下令“3个月消灭法轮功”,“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

在上访无效的情况下,为了揭穿中共的谎言,自2002年起,大陆一些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陆续在长春等部分地区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

震撼世界的电视真相插播壮举

2002年3月5日晚,长春30万有线用户、上百万观众,看到了被中共封锁的法轮功真相;同时,在距离长春市约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几万人看到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电视片。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传出,由于祛病健身和净化人心效果显著,以惊人的速度在大陆民众中口耳相传。法轮功1995年传至海外,至今洪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亿万不同族裔人士的喜爱,但唯独受到中共的迫害。

大约有15位法轮功学员参与了长春真相插播,他们是:刘成军、雷明、张闻、刘伟明、侯明凯、刘海波、孙长军、梁振兴、李德海、魏修山、周润君……

3月6日晚,出门去打听结果的刘成军回来了。他哭着说:“感谢你们哪,成功了。公共汽车上都在说法轮功真相的事。说一支线播了20多分钟,另一支线播了半小时。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县城轰动了!”

这次电视插播,犹如一道震撼电波,刺破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铁墙和黑幕。随着消息的传开,整个长春和松原都沸腾了。人们互相打电话,奔走相告;还有人说,法轮功平反了。

然而,江泽民对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下达了“杀无赦”的命令。

长春真相插播者中8人被虐杀

长春全城戒严,公安部主导大搜捕。据统计,此次警察抓捕了5000多位法轮功学员,包括大多数并没有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

长春法轮功学员刘海波于2002年3月10日晚从家中被抓,家中5000元现金和身上的钱被抢走。警察当着他妻子和2岁儿子的面,打断了他的脚踝。一位现旅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披露,凌晨1点多刑讯到最后,他看到两个警察把一个高压电棍插入刘海波的肛门里电击内脏。几分钟之后,警察开始叫喊:“刘海波没心跳了!”后来警察对外称其死于心脏病,尸体被秘密火化。

左为刘海波,右为刘成军。(明慧网)

刘成军在3月23日半夜被抓,后被非法判刑19年,在狱中受尽酷刑折磨。2003年年底,刘成军已经奄奄一息。家人在吉林市中心医院见到他时,他全身都是伤痕,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心肾重度衰竭,说话很吃力,几乎发不出声音。

看到家人来了,他艰难地用手指著一个看护他的犯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了,泪水夺眶而出,那个护犯眼里也噙满了泪水。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经过21个月的炼狱摧残,刘成军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尸体在7小时内被强制火化。

这次由公安部主导的电视插播事件大抓捕中,至少8人被酷刑虐杀。插播者中超过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他们之中至今还有不少人仍在狱中煎熬⋯⋯

这些血泪故事在明慧网上屡见不鲜。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悬挂真相横幅、黏贴真相展板、面对面口讲的方式告诉世人真相,他们同样遭到了残忍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镇压法轮功18年来,至少4,15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由于中共封锁网络,并且迫害还在继续,这个数字仅是冰山一角。

18年来,在江泽民的“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等密令下,中共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刑、火刑、开水烫、烙铁烙、逼坐“老虎凳”、铁椅子、强奸、轮奸、电棍插阴道、掐乳房、强迫堕胎、吊刑、铐刑、枪击、虐杀、对绝食抗议者强制灌食浓盐甚至粪便、长时间剥夺睡眠等令人发指的刑罚。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被开水烫死

盖春林,男,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居民、法轮功学员,2005年4月17日被绑架,19天后即被迫害致死。

家人看到盖春林遗体脸上有烫伤,扭曲变形;右胸有烫伤。验尸结果显示:食管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

法医鉴定,盖春林是被开水烫死的。

盖春林(明慧网)

被毒针毒死

张付珍,女,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进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平度市610警察强行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绑在床上。警察强行给她打了一种毒针。尔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在床上挣扎著死去。

整个过程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明慧网2013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至少234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生前被施加了精神病药物或有毒药物。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下称“追查国际”)2004年单独针对中国精神病院进行的调查发现,仅山东、北京、河南省、河北省4地的42家精神病院或精神科中,90%表示曾关押过法轮功学员。其中25家承认,法轮功学员没有精神病症状,关押他们只为强迫转化,手段包括使用药物。

被野蛮灌食致死

李秀梅,女,大连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3日晚被绑架,关在铁笼子里一宿,双手被铐在铁笼子上。警察还时不时对她打骂。

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李秀梅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在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她被拖去灌食,回来时,她精疲力竭、脸色青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她们掐着我的鼻子,捂着我的嘴,使我上不来气,想憋死我。”还说:“灌的东西中有药,使人昏迷。”第二天(2001年12月16日),李秀梅又被拖出去灌食,再也没回来,被迫害致死,时年58岁。

被迫害得罹患重疾致死

潘兴福,男,德才兼备,1998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后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2002年初,潘兴福被非法判刑,先关入黑龙江七台河监狱,后转至牡丹江监狱。期间,被酷刑摧残、被强制做奴工,后患胸腹积水、肺结核。2004年7月奄奄一息之际,才允许家人将其抬回家,后于2005年1月31日含冤离世,年仅31岁。

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的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到胸腹积水严重转为肺结核。(明慧网)

生前被迫害至高位截瘫 生殖器被电击溃烂

曲辉,男,大连海港理货员、法轮功学员,2000年4月13日被关入大连劳动教养院,被迫害致高位截瘫。2014年2月19日,历经13年卧床与伤痛抗争的曲辉含冤离世。

曲辉生前描述了在大连劳动教养院的遭遇:“被摧残过的(法轮功)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9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警察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8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这种泯灭良知的迫害,造成了曲辉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除了面部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全身高度水肿,多处皮肤裂开、高烧、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不能排尿插导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骶尾部褥疮达20mm*20mm,深达骨盆,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发着恶臭 。

曲辉生前被迫害至高位截瘫。(明慧网/大纪元合成图)

而因迫害造成的中枢神经的损伤引发的高热抽搐,一直伴随曲辉多年,抽搐剧烈到整个床、房间都在颤抖。

遭枪击

姜洪禄,男,黑龙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职工 、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姜洪禄上街讲法轮功真相,警察孟庆启开枪将其腿打断。

姜洪禄(明慧网)

中共警察甚至用枪威胁孩子。

邢桂玲,女,吉林长春居民、法轮功学员。邢桂玲于2015年控告江泽民,她在控告书中说,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回家后,警察和街道办事处还三番五次到家骚扰,逼迫她放弃信仰,“警察多次将家里门砸坏,甚至用枪威胁我的儿子,我被迫流离失所”。

邢桂玲被迫离家后,警察还强行待在她家中,企图抓捕她。这导致邢桂玲的丈夫戢景昌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于2002年8月26日含冤离开人世。她说:“孩子失去了父亲,又无法得到母亲的照顾。孩子和我都承受着身心上的煎熬。”

遭“冰冻”、 “开锁”等酷刑

陈爱忠,男,河北省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东北旺看守所,警察将其衣服全部剥光,铐在院里,双脚深深插入雪中,被冰冻了一个多小时。脚下的冰雪化成了两个水坑,腿、脚冻伤,失去了知觉。警察还用高达30万伏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他身体敏感部位,致使他几次昏死过去,上身、大腿内侧、脸上、胳膊上大片水泡连在一起;双腿肿胀、血呈紫色,造成残废,从此无法站立。

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陈爱忠遭到酷刑“开锁”,即一犯人一手将两手指使劲抓紧,另一犯人把一把带方楞的牙刷头插入陈爱忠两手指中来回转动,手指间顿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陈爱忠被迫害得双手双脚全部残废。

陈爱忠(后排左一)一家因修炼法轮功,六口之家有五人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网)

2001年1月9日,陈爱忠被秘密送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9月20日,年仅33岁的他被荷花坑劳教所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陈爱忠一家六口有五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弟弟陈爱立、妹妹陈洪平分别在2004年和2003年被迫害致死。父母陈运川、王连荣两位老人被迫流离失所,不幸相继离世。

遭活摘器官

“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这是2009年,辽宁省锦州市一位在现场担任持枪警卫的目击证人向“追查国际”披露的内容。

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里,两个军医(一个沈阳军区总医院军医和一个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年轻军医)将一名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在人完全清醒、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已经经历了一周的严刑拷打、强暴等等,伤痕累累。

2006年3月,原辽宁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员工安妮,作为第一名证人,向海外媒体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她的丈夫在辽宁苏家屯医院参与了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活体摘除手术。安妮披露,曾有约6,000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家医院的地下集中营中,她在医院时,已有4,000多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分别摘取不同器官,然后扔进医院改造的焚尸炉中焚尸毁迹。

此后,“追查国际”通过上万通电话调查,至今获得60个调查录音、1628份资料证据,证实:自1999年以来,江氏犯罪集团控制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军队、政界、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联手,形成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贩卖活人牟取暴利。特别是军队、武警医疗系统大规模涉入,达到了随意攫取、杀人如麻的地步。

2016年,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华府公布最新独立调查报告。调查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手术量为6万—10万例,这些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

生死之间

迫害持续18年至今。今年“十九大”期间,以“十九大维稳”为名,大陆至少10多个省份、直辖市频频发生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事件。其中,南京法轮功学员马振宇在2017年9月19日再次被绑架。

2017年9月19日,南京法轮功学员马振宇再次被绑架。图为马振宇证件照。(大纪元)

马振宇,原中国信息产业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技术骨干、雷达总体主持设计师、 任四部主持设计师,曾设计完成重大军工电子产品。

马振宇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疾病痊愈,尤其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让他找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答案。修炼后,他工作更加任劳任怨,家庭其乐融融。他忠厚宽忍,乐于助人,曾担任南京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的站长。18年来,这位优秀科研工作者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一次次非法关押和迫害。

2009年4月30日他被非法抓捕前,曾留下面一席话:

“面对从上到下,从单位、街道到公、检、法、监狱等系统的不间断地、没完没了的迫害,或者是你坚强起来,豁出去生死不怕,也许能保持一点人的尊严;或者你当一条狗,像行尸走肉一样,甚至助纣为虐。否则,你想保持一点思想、一点良知、一点做人的底线都不可能。”

“他们每次都把我逼到生死的边缘,做人的边缘,使我不得不豁出性命。在这样的国度里,坚持信念何等之难,甚至想坚守做人的最后一点底线,也得以生命为代价。是什么使我这懦弱的人有了如此的勇气?是法轮大法教给我不同层次的真理,给了我生命的勇气,给了我坚定思想的毅力。”(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2-14 5: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