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29)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到聚会地点时,见到北大的木兴,项时雨正在与医学院的司马义、师大的赵、钱、郑、穆围在一石桌边聊天;鲍士奇与另四人围在另一石桌边也谈兴正浓,其中两个女生不时笑声阵阵;马刚、唐英、徐文、金芙蓉与齐定邦、张安国等人站立于竹丛之下,欢谈不已;另外还有数人在不远处石榴树边赏花看草。

金芙蓉发现了我,上前说:“快呀,鲍士奇等你哩。”

我快步走向鲍士奇,他站起介绍说:“这四位是清华的,徐晴,四川南充人,电脑专业;许光山,山东莒南人,自动化专业;钱慧,河北人,钱实行的妹妹,量子力学专业;诸葛君,三门峡人,机械专业。”

又将我的名字、籍贯、专业报了一遍。说:“你们相互聊聊,我到那边去。”

他走向翠竹丛下金芙蓉那里。

我坐下问:“请各位谈谈你们对科学的看法。”

徐晴说:“科学显然是人类知识的结晶,离开它现代文明立刻土崩瓦解。”

徐晴,中等个,稍显单薄,肤色细腻,戴付秀朗眼镜,说话沉稳,举止从容。

许光山说:“科学仅仅是工具而已,是一种很厉害的工具,就像一把利刃,看你如何使用它,看它为什么人把握。”

他显然不失山东大汉的特点,嗓音宏亮,顿了顿,继而说:“你们看,我们沂蒙山区的人民就是因为没有掌握科学,才那么穷困。”

钱实行的妹妹钱慧说:“不能离开外在的社会结构与体制谈科学的性质与功效。”

她有点像蒙古姑娘,也有点像朝鲜姑娘。

那位三门峡的诸葛君说:“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在校拚命地学呀学呀,可是在这样的社会有用武之地么?我近来读近代中国科学家传记,总感到我们的命运与他们的命运相似,就怕将来一样的空有一腔抱负,满腹文章。”

我打量了诸葛一下,觉得他一脸中原人特有的忠厚平和的神态。

这时金、唐、徐文跑了过来,说:“马上到那边的大草坪上聊。”

说完三人一道往石榴丛下去了。于是我们朝数十米外的一大块草坪走去,其他地方的人都陆续走向草坪。那草坪远看上去,青青一片,接近时,方知已有诸多枯黄,往上一坐,柔软舒适。

渐渐地,大家围成了一个大圈,都坐下了。

鲍士奇说:“我提议大家作个自我介绍,带上一句自己最喜欢的诗词或其它什么的。”

齐定邦开口道:“我开个头炮吧!我叫齐定邦,山西吕梁人,汉族,北大四年级,爱好很多,耕田、种地、爬山,爱读孙中山的书,最喜欢的诗句是许浑的‘山雨欲来风满楼’,请哪位继续。”

张安国说:“我叫张安国,陕西汉中人,汉族,北大四年级,喜欢与工农交友,喜欢与诗友聚会溪月之下,很喜欢郑观应的‘物尽其用,地尽其利,人尽其才’之语,觉得这才是全人类的出路所在。”

木斌说:“我叫木斌,云南纳西族人,北大三年级,喜欢游山玩水,饮酒赋诗,很喜欢明朝时我们纳西族诗人木增的诗句‘绝顶星河转,危颠日月通’,这是李白式的豪放呀!”

项时雨:“我叫项时雨,雨水的雨,湖北天门人,北大三年级。大概身上有楚霸王的血统,虽是个女子,但喜欢看战争片、孙子兵法,也喜欢诗歌。很喜欢秋瑾的‘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的豪言,但也喜欢许浑‘溪云初起日沉阁’的余韵。”

金芙蓉说:“下面还有北大的么?”

见无人应声,便说:“轮到清华的同学了。”

徐晴扶了扶了眼镜,说:“我叫徐晴,四川南充人,汉族,清华电脑专业三年级,喜欢电脑,巴洛克音乐,月下漫步,将来想当好一位总工程师,又想赴澳洲大草原上住上一生。很喜欢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意境。”

许光山:“我叫许光山,鲁南汉人,自动化专业四年级,喜欢中国到处都实现了现代化。很喜欢我老乡孟轲的话,他说‘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是谓大丈夫也。’中国需要这样的知识份子。”

钱慧:“我叫钱慧,河北汉人,核物理专业三年级,喜欢文期酒会、插花艺术,甚至经常买些布娃娃挂在庄头,很喜欢李商隐的‘绿杨枝前尽汀洲’的仲春景致。”

诸葛君:“我叫诸葛君,河南三门峡人,汉族,机械专业四年级,喜欢整个黄土高原都变成果园、林园,很喜欢曹孟德的‘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胸怀和气度。”

司马义接着说:“轮到我这个高加索人了。我叫司马义,新疆和田人,维族,医学院三年级,喜欢诸葛亮的聪明才智,欣赏他的一句话,叫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将来做人做事,也要像他那样,讲究义气,忠于职守。”

马刚:“我叫马刚,甘肃武威回族人,民院的四年级,喜欢南国风光,更喜欢南国才子,平素最喜爱读晏殊、欧阳修的诗文。很喜欢欧阳修的‘残雪压冬犹有桔,春雷惊笋欲抽芽’、晏殊的‘似曾相识燕归来’,以及张若虚的‘空里流霜不觉飞’等等。”

金芙蓉:“好了。你们都挑了好诗句,我就没有词了。我叫金芙蓉,辽宁清远县人,满族,民院四年级,喜欢做实际事务,很喜欢荀子的‘从天而颂之,熟与制天命而用之?’当然曹植的‘辛苦何虑思,天命信可疑’我也喜欢。”

徐文:“我叫徐文,贵州人,侗族,民院四年级,喜欢学校的孩子,想回到山村教书,很喜欢陈子昂的‘幽独空林色,朱蕤昌紫茎’的句子。”

唐英:“我叫唐英,湘西苗族人,喜欢读书、游泳、旅游,常梦见湘西山野中,高楼林立,万分繁华,人人丰衣足食,小学生的穿戴如同电影上的欧美儿童一般。很喜欢‘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丁剑是冠年。’这两句诗,竟将苏武之苦难写得催人肝肠欲断。”

杨国藩:“我叫杨国藩,云南白族人,民院三年级,喜欢少数民族中汉学家诗人的作品,但也很喜欢元朝赵孟頫的两句诗,叫做‘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这才写出良知良能对那帮昏君贼臣的痛恨!”

黄建:“我叫黄建,浙江湖州人,人大三年级,喜欢汉学,喜欢黄南雷的《明夷待访录》,最喜欢的诗句是曹植的‘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另外,喜欢日文,因为其中有许多汉字。”抵了抵身边林毅。

林毅:“我叫林毅,福建漳州人,外院四年级。外语学得我头痛,业余常读三国、水浒、红楼之类,竟使我渐渐转了向,准备考明清文学的研究生。听说兰州大学有个老师,这方面内行。说不准明年现在,我已在白塔寺下研究中国的古典文学了。喜欢的诗很多,随便举个例子吧。‘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香一缕魂’我就喜欢,曹雪芹的功夫岂可等闲视。”

下面轮到我们师大的同学了。赵、钱、孙、李、周、郑、穆、鲍,一一作了自我介绍,最后轮到我,我已很困倦了,只是强打起精神说:

“什么这个民族,那个民族,其实我们只是一个民族--中华民族。人们太容易固于一些普通的界限了。我们全人类只有一个祖先呀!那是所有人共同的源头!”

有几个人问:“是什么呢?”

我说:“是太极。太极之气,本有阴阳之性。阴阳互动而生天地万物。生生不已,万化不同,遂有外形之异,语言之差,风俗之别。如果我们能看轻民族、地域的界限,才不负书生之德;如果我们读书人尚不能打破世俗的界限,那自由、平等、博爱、民主靠谁去推动呢?我的意思是大家聚则如兄弟姊妹,散则如博爱火种,如此才不负天地生生之大德了。”

金芙蓉:“你们看看,他竟也学起诸子,也要为自己的见解寻找形而上学的根据哩。”

大家哄然一笑。

又有人问:“那天民兄最喜欢的话是什么?”

我说:“墨子的‘仁人之事者,必务求天下之大利,除天下大之害!’、孟子的‘仁者无敌’。”

接下来,大家随意畅谈,山南海北,诸子百家、天文地理,无所不谈,渐渐形成了几个小圈子,一直谈到天晚,才各自回校。@(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看真够味的,有虚有实,有近有远,有昔有今。实写秋山,虚写渔帆;近有枫、寺、潭、竹,远有岭、桥、柳、稻;昔者为临夜之风霜,今者为未至斜阳。这样将虚、实、远、近、古、今融于秋光之中,也的确写尽了燕赵秋色。”
  • 众人有缘溪而逆行的,有攀径而向上的,有追幽道的,有循途径的,爱竹的渐聚向竹丛;采枫的,直走向高处。
  • 人是有精神需要的,心灵需要满足与净化,难道用诗歌来满足净化心灵,不算是实用么?诗歌是养心的实用品呀!
  • 我感到人类的心灵深处有一座无限丰富的宝藏,一经自由开采,便生无数珠宝来。
  • “我们西北的贺兰山虽不比黄山有名,但气势之雄,容貌之威,也非众山能比,其上也有举世一色,名为发菜。将来大家结伴前往野炊,当是快事。”
  • “全家人张嘴等饭吃。我们庄稼人,一生哪有歇的时间?将来到阎王老爷那里歇吧。”
  • 湖水湛碧,天清气爽,北面万寿山虽小而巍峨,树木丛中,雕梁画栋,飞彩流辉,玉带桥玲珑精致,远望如白玉雕成。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说天地是养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赋于我们以美好的情性和聪明才智,我们必须将它们发挥到完美的状况,才算是尽了做人的自然本职。
  • 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变。
  •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