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当代诗人余光中殒逝 一生捍卫汉语文与民族传统

诗人余光中14日在高医病逝,享寿90岁。图为2011年3月24日,中山大学“余光中特藏室”开幕,余光中于会中致词。(大纪元)
人气: 2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高雄报导)中山大学荣誉退休教授、诗人余光中14日在高医病逝,享寿90岁。余光中生于南京,国共内战辗转来台,一生以诗词、散文、评论与翻译,贡献文坛,退休后仍创作不断,他捍卫文言文,也曾在戒严时期,提醒防范共产党以文学渗透瓦解传统,掀起文学论战,回首,余教授70年的创作生涯,为华人留下隽永,文坛巨擘殒落,令各界不舍。

高医表示,余光中在11月27日因在家有嗜睡、说话不清情况,由家属送急诊,诊断确认为急性脑中风,住院期间因并发心衰竭及肺炎,出现肺浸润现,12月8日转加护病房,因余教授年龄已大,家属决定不插管治疗,13日晚间,家人想陪伴其身旁,就转普通病房,翌日,余教授病况直下,家属签署不施行心肺复苏术同意书,10点04分,余光中因呼吸衰竭在平和中离世。高医副院长黄尚志表示,余教授逝世前,家属皆随侍在侧。

中山大学表示,余教授在中山大学外文系任教32年,深受全校师生爱戴,是中山“镇校之宝”,更是艺文界先驱,中山大学校长郑英耀得知消息后非常震惊与遗憾并表示,校方将全力协助家属处理办理后续事宜,恳请外界暂时给予家属哀悼时间。

余光中在1985年移居南部,晚年皆在高雄渡过,高雄市长陈菊表示,得知消息心中很感叹、万分不舍,“相信爱海的他,高雄已是他的第二故乡”、“高雄因余光中而软、港都因余光中而暖,我们对他的怀念与记忆,也将像铁轨一样长”。

余光中去年曾跌倒致颅内出血,康复后身形消瘦许多。今年10月23日,中山大学为他举行九十大寿庆生会,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当时校方制作“余光中书写香港纪录片”送给他,见余教授精神好、相当开怀,还吟诵欧阳修“再至汝阴”抒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哲人已远,此景不再,陈菊盼如其笔下《让春天从高雄出发》般,“让海峡用每一阵潮水、让潮水用每一阵浪花”,就让台湾海峡永远陪伴着他、做他最纵容最关广的床。

文坛巨擘余光中 捍卫传统护神传文字

1977年8月20日余光中刊登“狼来了”一文,指摘“台湾现在已有人公然提倡‘工农兵文艺’,暗指这些‘工农兵文艺工作者’是共产党的爪牙。”余当时点出他的文人忧国忧民的深远关怀。

文中指出,不该刻意凸显阶级“工农兵文艺”,可以称“大众文学”或“国民文学”,他明白点出背后政治用心,可惜的是,在当时舆论声浪中被淡化。余光中说,从毛泽东延安讲话中可看出,所谓“工农兵文艺”正是配合阶级斗争的一种文艺:而政策下的文艺批评乃是一种斗争方法,以达到政治目的。

他更清楚指出,毛的共产企图是“把中国的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彻底破坏之后,就可以建设起“工农兵文艺”了”。而当时台湾兴起乡土文学下的“文艺批评”,“竟似有些暗合之处,目前国内提倡“工农兵文艺”的人,如果竟然不明白它背后的意义,是为天真无知;如果明白了它背后的意义而竟然公开提倡,就不仅是天真无知了”,余光中说。

时政敏感,文坛掀起肃杀气息,最后官方界定成“爱国文学”、“民族文学”,让文学沾染政治批判暂时画下休止符。

2005年,余光中担任“抢救国文教育联盟”总召集人、共同发起人。以抢救国文教育、提升国文程度、振兴国家竞争力、保存传统文化、推动经典阅读、诗歌吟唱与培养人格道德为目的。

余光中教授于该联盟行动宣言中提及:“对于在台湾的我们,不论所操何语、所信何教、所入何党、所选何人,共用的文字只有中文,亦即所谓‘国文’。这种文字无论你称它中文、汉文、华文,甚至唐文,都有其遣词用字的句法、章法,平仄协调的音调,对仗匀称的美学;在文学上更有悠久而丰富的传统,成为世界各地华文作家的源头活水。”并曾说:“语文黏不住,民族就疏离了。”由此可见余教授十分重视国文教育。

2014年余光中获第34届行政院文化奖,领奖时表示“要让中国的文字,在变化各殊的句法中,交响成一个大乐队,而作家的笔应该一挥百应,如交响乐的指挥杖”。

日前,十二年国教普通高中国文课程纲要中,文言文留存比例遭删减,多名中研院院士与孩内外学者联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声明,呼吁不该让语文沦为意识形态工具。对此,余光中也认为,政治不应该介入语文,“文言文非常重要,如把它抛掉不用,我们就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余光中认为,语文比任何政府都要长久,不应落入政治纷争。

责任编辑:叶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