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厕所革命”的关键问题

人气: 9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6日讯】中国自2015年掀起的“厕所革命”,如今又再度成为陆媒争相报道的热点话题。就在近日,黑龙江省公开表示,“我省高度重视‘厕所革命’”,“以旅游厕所建设为切入,带动旅游公共服务水平整体提升”,“三年来,我省建设旅游厕所1429座”。

看似合理的“政绩告白”其实仍反映出了这样两点问题。首先,搞“厕所革命”就是搞“旅游厕所建设”吗?网上搜索显示,2014年12月,习近平在江苏调研时表示,“解决好厕所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具有标志性意义”;2015年7月16日,习近平在吉林省延边州调研时,了解到一些村民还在使用传统的旱厕,提出“新农村建设也要不断推进,要来场‘厕所革命’,让农村群众用上卫生的厕所”。从这两段文字,就不难看出,最早提出的“厕所革命”,其实是针对“农村厕改”而来。

要说这样的“厕所革命”是“基础工程、文明工程和民生工程”,相信谁都不会矢口否认。按照“中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2015年要达到75%”的目标,再加上“中央累计投入了82.7亿元”,我们或可说,“截至2013年底,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已达74.09%”的成绩,是为那一阶段的“厕所革命”划上了一个比较完满的句号。而接下来的工作,不过就是减少投入,按部就班的让“2020年达到85%”的目标也能平稳实现。

我们不知,中央提出“厕所革命”的这个初衷到底跟“旅游景区新建厕所”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或许有人会说,“农村也有旅游景区”。这话不错,最早让人发现中国农村大量存在着“几堵围墙,一排蹲坑,臭气熏天”的厕所,就是在不少游客,尤其是外国游客,赴中国乡村旅游之时。此后,中国农村的旱厕便开始“闻名天下”了。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旅游景区新建或改建厕所与“农村厕改”显然不是一回事儿。而最大的差别也就在于资金来源不同。刚才说了,“农村厕改”是民生工程,由财政拨款无可厚非,不过就是让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一旦辟出了一块地方进行旅游开发,就必然涉及到投入与产出的效益问题。要知道,中国的大小景区向来都是营利单位。这块蛋糕,也向来是由当地市政以及有关部门进行瓜分、共享。因此,打造“旅游厕所”所需的费用,就应该是各个景区自负盈亏的那一部分。

而如今,令人不解的是,地方乃至国家财政为何要如此倾囊相助?这也是黑龙江省的“厕所革命”所凸显的第二点问题——“以旅游厕所建设为切入,带动旅游公共服务水平整体提升”。想来,“旅游(景区的)厕所”又怎会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如果景区是免费开放的,说它是“公共”还情有可原。但从现实情况来看,中国大多数景区都在收取着高昂的门票钱,并且一涨再涨。既然景区能在官方的批准下肆意涨价,那么,修建厕所的钱为何还要继续让老百姓来掏呢?那笔涨上去的门票收入到底又流向了谁的金库和腰包?

此外,黑龙江某市还提到,“推动了‘以商管厕、以商养厕’模式”。既然能用“打广告”等商业行为来解决管厕、养厕的经费问题,那为何不能用这笔钱来收回建造厕所的成本?无论如何,都是没有道理从老百姓缴税的箱子里反复拿钱的。

话虽如此,但中国各大景区几年来新建厕所的费用似乎仍是从财政中来。就拿黑龙江来说,“2015年、2016年争取到国家奖励资金3140万元”;“2017年争取奖励资金1500万元左右”。国家甚至还“结合扶贫工作对乡村旅游厕所进行重点支持,2016年、2017年安排1100万元”。由此我们清楚的看到,黑龙江之所以在“稳步推进旅游‘厕所革命’”上表现得干劲十足,还真不是因为把中央的“经”给念歪了。

不久前,有消息称,“2017年11月,习近平就旅游系统推进‘厕所革命’工作取得的成效作出重要指示。而在此之前,有官方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财政部将旅游厕所项目作为旅游发展基金的支持重点,两年来累计安排10.4亿元,带动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投入200多亿元”。而与投入呼应的成果是,“截至2017年10月底,全国共新改建旅游厕所6.8万座,超过目标任务的19.3%”。200亿用来建6万多厕所,这得是多金贵、豪华的厕所啊!关键还“超过目标”。实际上,早在2015年11月之前,“旅游厕所就达到21449座,占全年总计划的102%”,已经是“超过计划目标”了。

我们不禁要问,多年来,中国景区的厕所如此不断的搞重复建设,反复“超过目标”,到底有何意义?新建、改建那么多厕所,真的能提升旅游质量吗?要知道,厕所建好不是给人看的,而是给人用的。厕所的维护,对于一个仍有不少人不懂如何文明如厕的国家来说,或许是更难解决的棘手问题。至于说卫生、干净,显然不是用钱就能买来的,而是要靠整个国民的良好习惯与素养来支撑的。

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厕所革命”非但解决不了卫生习惯、文明素养问题,甚至是在为官员的中饱私囊提供时机、不断的制造腐败问题。在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下,在长久以来“腐败治国”所营造出的“无官不贪”的大环境下,根基不稳的中央若要寻求更多的地方支持,不拿出点真金白银,恐怕是很难“服众”。

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如今的中共官员早已不再“信党”,越多越多人内心其实早已抛弃了对“党”的信仰,他们所相信的,不过就是权力所能置换的眼前利益而已。

然而,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让他们获取利益的方式,就是不断给他们补给财政,让他们继续利用“国家工程”贪腐巨资吗?要知道,相比坑、蒙、拐、骗、抢,人的本性其实更渴望能堂堂正正的谋生。相比随时都可能以“腐败”的名义落马、甚至“被自杀”,中共这些官员们或许更希望,终有一天,自己也能踏实的赚钱、不再心怀忐忑的生活。

但遗憾的是,让他们的希望一再破灭的罪魁祸首,恰恰是这个让他们身陷囹吾的“一党制”。若不抛弃中共,无论地方,还是中央,都将继续深陷重重危机、难见希望。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2-16 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