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极限网红吴永宁坠楼身亡 谁之过?

吴永宁为了挣钱,生前多次挑战高空极限。(吴永宁个人微博)

人气: 156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报导)12月8日,吴永宁的女友付金霞通过个人微博证实吴永宁去世,引发海内外媒体的关注,公众讨论小人物之死,谁之过?

一个月前的11月8日,吴永宁在各大视频网站的更新戛然而止。也正是在这一天,26岁的吴永宁孤身一人在湖南长沙高263米、62层的华远国际中心顶楼的附属物上,失手坠落至14米下的楼顶平台身亡。

除了天心公安局11月9日的一则警方通报,在吴永宁的网路圈子里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位网红的离世。

11月10日,一位广告商还一再给他发信息追问:“在不在?”“在不在?”“?”“不赚钱了?”

小人物的底层挣扎

吴永宁号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并非因为他最早挑战高空极限,而是他敢玩命。“极限运动国内第一人我不敢说,因为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一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命儿。”吴永宁今年10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自今年2月起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吴永宁在长沙、重庆、武汉、宁波、上海多地的100米到468米的不同高楼上,摆拍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他在各视频平台上共发布了301段极限挑战视频,通过令人眩晕的镜头,聚集了成千上万的关注者。

吴永宁的继伯父冯胜良证实:“侄儿说,11月8日他要在长沙的一栋高楼上录一个两分钟的视频。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冯胜良还说,吴永宁在外拚命赚钱,是想为母亲治病,同时也为自己结婚做准备。吴永宁与女友付金霞已谈婚论嫁,出事前,已准备前往女方家送礼金。

吴永宁所说的“玩命儿”的事,对家人一直是瞒着的。直到他死后,家人才知道。

吴永宁家在湖南宁乡坝塘镇南芬塘村。在家人眼里,吴永宁从小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他家境贫寒,母亲何小飞有精神疾病,家父过世,继父冯福山是农民,除了种田,还到工地干泥瓦工赚钱谋生,生活拮据。因为家境不好,十几岁起吴永宁就离开家,独自在外打工。每次外出打工回来,吴永宁都会塞几百元给生病的母亲。

小人物吴永宁,一直努力向上“爬”。他曾在工厂打过工,在浙江横店当过不起眼的群众演员和替身。

“人生有大起大落!为什么至今我还落着呢?” 吴永宁在2014年1月7日微博名为“演员吴咏宁”上发了一条微博,“我想拼一把,可我已不知道从何拼起!演戏演技烂,我不是专业的,我没有学过表演。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不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生命!我家庭条件不好,不是土豪,我只是向着土豪的目标迈进!”

小人物吴永宁生前的冒险自拍。(网络图片)

商家眼里的摇钱树

因为收入微薄,为了生计,他不断寻找赚钱的途径。随着国内短视频平台和网红直播的兴起,他看到了一线商机。

今年2月10日,吴永宁第一次将自己的极限挑战视频上传到火山小视频。在这段视频中,吴永宁在十层高的楼顶边缘玩平衡车,令很多线民惊叹不已,这段视频使他收到130多元的粉丝打赏。他意识到赚钱的机会来了,于是,他把微博名改成了“极限咏宁”。从此,走上了无保护高楼极限挑战这条危险之路。

他在火山小视频、美拍、快手等多个视频直播网站不断发布视频,粉丝众多。这些玩命的短视频和直播,每次可以让他收到一到两百元不等的打赏。

他给母亲寄钱,但家人并不知道,他所做的高空爬楼极限挑战,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

他在微博简介中写道,“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无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完成每一个能完成动作,认真的拍好每一个挑战视频,目标: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

今年7月,他在海拔1000米的张家界翼装飞行平台表演时,因手太滑,差点丧命。这次表演,他收到了最高的打赏:288.5元。

吴永宁在各大平台拥有的粉丝人数超过百万。很多平台与他有签约,要求他提供视频增加流量。在火山小视频直播平台上,吴永宁进行了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凤凰网称,按每10个火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这些视频一共给吴永宁带来了5万5000元的收入。

惊险、刺激的表演,给吴永宁带来了明星效益。他在平台上的粉丝不断增加,名气日益增长。广告商也看中了他的人气,主动找过来,与他洽谈极限商演合作。

热衷于此的他,成了各视频平台及广告商眼里的摇钱树。

据吴永宁的继父冯福山回忆,11月4日吴永宁回老家告诉他,自己要出名了,“我会有很多钱,等挣了钱,带妈妈重新去治病”。

然而,他终究没能活着拿到那笔钱。吴永宁出事后,华远国际中心的物业公司给吴永宁父母提供了7万元费用。

“他太想证明自己,太迫切需要钱了。”吴永宁的一位好友同样喜欢极限高空挑战,对于朋友的失手坠亡,他痛心地对澎湃新闻表示,“也许每一个打赏过永宁的粉丝和催促过他爬楼拍摄的广告商,都参与了这场‘死亡众筹’”。

小人物吴永宁生前的冒险动作。(吴永宁个人微博)

大众娱乐狂欢下的悲剧

与大部分极限挑战的人不同的是,吴永宁不采取任何安全措施。他坠楼后,很多网友表达了惋惜之情,也有很多网友称其是 “不作死就不会死”。

该事件涉及围观伦理的缺失,也引起外媒的报导和关注。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15日报导称,这名年轻人的死亡再次证明了在互联网上,人们对邀请数百万陌生人来观看一条生命经受危险、戏弄和失败的痴迷。

有网友留言说:“有装备有保护的叫极限运动,没保护措施的叫玩命。可惜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小伙子一路走好。“

一位网友说:“他是要靠这个搏出名点击挣钱的(据说是给家人治病吧,惋惜),所以才这么拼,有防护措施的话估计就没人看了,他还怎么挣钱。”

也有网友留言希望做到“更大限度上的社会公平,让平民老百姓都能有更好的机会,去谋求自身的发展,这才会让更多的这样的人,放弃角斗场,好好发展自身。”

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院长章友德向澎湃新闻表示,吴永宁通过高空挑战成为网路红人,迎合了大众的追求冒险和刺激的心理。章友德认为,粉丝的围观以及围观带来的收入,很可能导致了一种结果,促使吴永宁不断增加挑战难度,从而增加了风险。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如南表示,吴永宁的坠亡,让他想起两个概念,即“景观社会”和“娱乐至死”,在景观社会中,人们处于资本逻辑下的景象消费之中,而娱乐至死精神则进一步消解生活意义本身。在直播技术进步的前提下,网红经济、猎奇心态、围观消费揉合在一起,让死亡变成围观者的狂欢,而死者生命消逝本身也成为一种消费主义下的宿命和隐喻。

据报导,视频平台上类似吴永宁这样出格表演的并非只有他一人。猎奇类账号用诸如吃电灯泡、怀孕八个月喝酒、辣椒洗澡、生吃死猪肉、少女炫耀怀孕,甚至直播家暴等来博眼球,引起过争议。

也有人认为,当这个社会被中共当局强行抽掉了传统文化,失去了对生命的敬重,对他人的责任,所有的乱象于是都成了看客们的景观,社会只是表象的繁华喧嚣,而失去了内在的本质。在这样一个社会里,吴永宁注定是商家和大众联手的消费狂欢中的牺牲品。

高楼下的金钱深渊

“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并可楼盘炒作,商业合作。这是吴永宁美拍账户的介绍资讯。随着吴永宁在网路的声名鹊起和超高粉丝量,与他洽谈广告的客户也纷至遝来。

他们给他寄送样品,约定拍摄地点,催促他加快拍摄,要求尽快后期制作。借着吴永宁的玩命,商家们希望,把印有他们户外品牌的鞋子上衣或运动饮料展示在城市的高端顶空。

吴永宁坠亡后,美拍、快手、火山小视频这三家视频平台已无法检索到吴永宁的账户及相关视频。平台回应媒体称,对吴永宁的遭遇表示惋惜和同情,此类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平台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与改进。

部分网友认为,吴永宁的高空挑战视频过于危险,不宜在各视频平台上发布传播。对于吴永宁的坠亡,部分网友认为相关视频平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对其不作为提出质问,“追求流量的平台们,一条命在你们这值多少?”

一网友留言说:“是不是不出事,平台还不会封这类视频?”

还有一网友称,早在事发之前,就曾在视频平台举报过此事。 “很多人都知他迟早会出事,劝平台封号,我早在火山小视频上说过,他出事了平台要负责,现在出事了,就出来说说算了吗,这平台也太没良知了,没人性。”

“视频网站为了赚钱,他只是为了活得更有尊严,我们的社会如何让底层人活的更有尊严才是应该值得我们思考的。”

据报导,95%的网路主播月薪不到三千元,5%的头部主播拿走了平台95%的打赏。像吴永宁这样拥有百万粉丝的,其年收入也不过数万元。

媒体人罗昌平表示:“现在挣个钱真玩命!国内高空挑战坠亡的极限咏宁,据说是个苦孩子,曾与快手等合作高空冒险视频,个人拚命也就拿了蝇头,大利肯定是平台的。”

还有评论认为,“回头看看火山、快手这类平台,明知道用户的行为是实实在在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却不仅审核通过了内容,还一次次将其推上焦点。关注平台本身的流量、用户的活跃度、时刻盯着KPI的平台们,你们对于生命本身的敬畏到底在哪里?”

据澎湃新闻报导,罗齐则是吴永宁生前的“合伙人”。罗齐还是“长沙星启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的法人代表。该公司直接负责“极限咏宁”的微信账号。针对吴永宁的继父冯福山多次对媒体提到的,吴永宁的最后一次高空极限运动,就是给罗齐的公司做视频,公司和吴永宁平分报酬一事,罗齐否认。#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2-18 9: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