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金门的贸易航海王:长崎泰益号

作者: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

〈长崎泰益号文书〉记载着两个传奇:金门陈氏家族建立跨国贸易网络的传奇,与档案于二次大战劫后余生的传奇。(摄影/张语辰)

      人气: 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从民间档案看台湾

古人可能没想到,后来的历史学者和大众,会那么喜欢他们写的书信、账册和日记!这是因为“个人”与“家族”档案,比起官方观点的公文书,更能真实呈现当代的生活样貌。

中研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保存许多“个人”与“家族”档案,每翻开一页仿佛掉入兔子洞,穿越奇幻隧道进入未曾体验的情境。本文将打开一封封〈长崎泰益号文书〉的商业书信,一同回到 20 世纪初期的航海贸易时代。

金门出身的跨国企业:泰益号

海贼王哥尔·D·罗杰在临刑前说:“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给你,去找吧!”此话一出,人们纷纷航向“伟大的航道”。真实世界虽然没有哥尔·D·罗杰的大秘宝,然而 1860 年台湾对外开港通商,被纳入世界贸易体系,东西方的势力在此交集,仿佛能听到金银财宝铿锵作响,而其中一股势力是来自金门的陈氏家族。

贸易浪潮中,在金门长大的陈国梁跟着亲戚出海习商,目的地是遥远的日本长崎。(图片来源/“陈国梁个人照”,泰益号文书,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提供)

刚抵达长崎的陈国梁可能没料到,多年后将在此和儿子陈世望、孙子陈金钟等成员,携手建立、经营传奇的跨国独资企业“泰益号”,于 1906 至 1930 年代达到事业高峰,掌握日本、台湾、中国、东南亚至东北亚的贸易网络,透过船运交易糖、米、杂谷、纱布、棉花、海味、火柴等商品。

这一切,发生在还没有网路、电话的时代。办公室设于日本长崎的泰益号,要如何和神户、海参崴、上海、台北、马尼拉、新加坡等地的商人讲价出货?绝对不是心电感应。

贸易联系靠的是一封封的“商业书信”,而且是被船运来运去的纸本书信。

例如,1907 年俄国海参威的“三益隆”商号寄了一封信给泰益号,提及“咸青鱼”装箱数量、价格与运送状态。 1914 年新加坡的“正泰美”商号寄了一封信给陈世望,内容写道想和泰益号建立贸易往来关系,但纸本书信往返不方便,希望能透过电报和暗码来沟通。为了抢得商机,除了依赖纸本书信,泰益号也搭配使用电报,并与各商号订定专属的商品电报代码、暗号,防止商机泄漏,例如 ACO 代表蟳肉、ACG 代表贝唇。

泰益号与合作的商号,透过书信订定商品电报代码,找找看 ABY 代表什么?(图片来源/“ 1918 年泰益号与福州长记洋行往来之电报密码表”,泰益号文书,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提供)
1907 年,三益隆商号从海参威寄了这封信给长崎的泰益号,找找看“咸青鱼”写在哪里?(图片来源/“ 1907 年泰益号与海参崴三益隆贸易书信”,泰益号文书,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提供)

当时与泰益号来往的商号,有没有现今仍存在的呢?有的!其中一间是台北迪化街的百年老店──“乾元药行”。

1917 年到 1936 年期间,乾元药行曾向泰益号直接订购中药材,或向中国药材商订货后,委托泰益号在日本报关纳税,再转运至当时处于日治的台湾。1928 年乾元药行寄了一封信,提到所订购的药材因为潮湿腐坏、还有很多碎掉,会使药行亏本,请泰益号提出解决办法。也嘱咐泰益号如果货物运送有延迟,需先以书信通知,以免乾元药行望呀望呀等呀等,等无心爱船入港。

928 年乾元药行寄给泰益号的信。左边信封印着自家药品宣传,包含平安散(治霍乱)、ブルトーゼ (补血营养剂)等品项。
(图片来源│“ 1928 年泰益号与台北乾元大药行贸易书信”,泰益号文书,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提供)

这些古老的商号书信,除了能让后人勾勒当时的国际贸易轮廓、海外华侨的活动,也能探讨一些有趣的生活问题,例如,当时运送一封纸本书信,需要多久时间?比对信件内文的书写日期、信封上的邮戳日期、商号收到信所纪录的日期,就能大致推算。

但并非每封信都能顺利送到对方手中,经常可在信件内文看到,先前发生船难所以音信全无,甚至更严重者,信中的汇票也像铁达尼号沉入海底。陈氏家族的贸易网络,透过一艘又一艘货船交织于东北亚、东亚和东南亚版图,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才终止于炮火隆隆的海路与陆路。

泰益号贸易因战争结束了,但商业档案躲过战火留存下来。

让历史学者狂喜的泰益号文书

1970 年代,位于长崎的陈氏家族后代整理老房子时,在阁楼发现了这些祖先留下来的商业文书,包含账册、书信、印章等文物。除了“泰益号”的史料,还有其前身“泰昌号”、姻亲“和昌号”的商业文件。透过许多单位与教授牵线,中研院台史所档案馆于 2012 年前往将其中 100 箱史料打包,以货柜搭船运回台湾。

历史学者看到这些档案内心狂喜,不计代价想带它们坐飞机,但 100 箱怎么可能坐得回来。

档案馆主任王丽蕉回想当时的情景,浮现初见史料的兴奋笑容,但也接着说明:“档案馆工作人员较为理性,会在第一时间和保存这些史料的提供者确认双方的权利义务,包含馆方会如何修复史料、哪些内容会数位化,这些都牵涉物权与著作权 ,并于签立协议后清点移转。”

2012 年中研院台史所档案馆团队,前往日本长崎打包泰益号史料。除了勘查资料典藏的环境,也会检查档案书信的保存情况。(图片来源/2012 年 4 月 2 日拍摄,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提供)

“这一百箱,我们至今花了五年的时间,整理了七八成。”档案馆主任王丽蕉说明,取得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后,先分类整理、用无酸包装材料保存,最重要的是扫描数位化,并开放到“台湾史档案资源系统”给研究人员或硕博士生查询使用。

档案馆的工作团队一半同仁是历史专业背景,以先备知识在档案的时空背景中,判读档案主要内容;另一半团队成员专精图书资讯与档案学,将这些史料数位化建档,并依需求建立网站供大家检索。

除了〈长崎泰益号文书〉,中研院台史所档案馆透过采集、受赠、购藏及合作数位典藏等方式,总馆藏量高达 20 多万件,主要为“家族”和“个人”档案,形式多为商号书信、土地文书、日记等等,另也包含“机构团体”档案,例如台湾银行所典藏的日治时期文书。

相较于制式的官方档案例如公文书或报告,个人和家族档案更贴近民间的生活样貌,可供历史学家解读当时的社会文化、经济活动等丰富面向,例如泰益号在信中和往来的商号讨论当时战争情况。

这些档案除了学术研究用途,也于 2013 年在院内举办“时空旅行特展”与大众分享,旅行的目的地不是世界各地,而是不同时空点的台湾──包含泰益号的传奇贸易之旅、林献堂的理念实践反思之旅、陈澄波的色彩挥洒之旅。这场展览伴随移展共吸引了六万多人次,一起穿越时空旅行。

“为什么会说泰益号是传奇贸易之旅呢?除了本身是传奇的跨国商号,档案能在长崎逃过原子弹轰炸也是一个传奇。最后来到台史所档案馆让我们收藏运用,已经是不可能的缘分!”档案馆主任王丽蕉看着眼前一箱箱的史料,充满感激地说。@

──转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本文限网站刊登)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泰北金三角”地区的云南人,家人过世时是烧纸作的“假护照”,让逝者可以拿着护照到处移动。为什么会有这个文化现象?中研院黄树民院士,分享过往田野调查看见的故事。
  • 你以为“图文部落客”是现代产物?走进中研院文哲所李丰楙研究员的收藏世界里,你会发现老祖宗将“文字”化为“图像”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被用来祭祀祈福,或作居家摆设的图像,其中蕴含的文学与宗教意义,早已普及于古人的日常生活。
  • 百货公司改成用“开放式玻璃柜”兜售商品,商品上也以“明码标价”,采用不二价制度。 这些现代商业制度,与以往店铺内藏商品、靠关系喊价相较之下公平许多,变得有其合理性,不用报上祖宗三代名号都付一样的价钱买东西。
  • 工业革命后,各种产业加速发展,首当其冲就是商业模式的改变。当物资开始充足,我们对生活有另一种想像,百货公司也因而诞生。中研院近史所连玲玲,研究历史悠久的上海百货公司的现代化过程,建构出其背后传达的意识。
  • 在皇帝颁布天下的诏书中,最重要者是两种:即位之初的“登极恩诏”、宾天之际的“大行遗诏”,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后一道命令。
  • 因应路程远近不同,康熙四十二年 ( 1703 ) 时曾明确订定赍诏官赴各地颁诏往返的时限,例如从京师到河南、山西一带往返限 30 天。
  • 宫中争权夺位的可怕,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想必体会最深,一方面要让自己坐稳、一方面也要阻止别人窜位,透过颁诏的总动员仪式,将皇帝对自己的期许、对政权的看法布告天下。
  • 古代皇帝原来也会护航文,而诏书的字里行间还藏着皇帝各种烦恼,中研院发布官方科普媒体“研之有物”,用浅显活泼的笔法,带民众认识艰涩难懂的研究。
  • 台中市市定古迹“刑务所典狱官舍及浴场”,是台湾现有日治时期三大监狱相关设施中,保存最完整的建筑群体,其“和洋并置”的结构外观,早已是口耳相传的婚纱秘境。台中市长林佳龙日前以击破铁窗,象征正式启动修复工程,未来将引进文创,让历史古迹重生、再利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