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国开始反击渗透 中共“长臂”遭斩(下)

中共渗透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严峻现实,近期被多个国家曝光。 ( AMELIE QUERFURTH/AFP/Getty Images)

人气: 73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共渗透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严峻现实,近期被多个国家曝光。虽然中共对此表示不满,但外国政府并未退让,积极寻求应对办法。

近日来,台湾政府加紧调查“共谍案”;澳大利亚推出新法,防止中共对澳政要的献金行为;美国召开“中共长臂”听证会,为应对中共渗透酝酿新的立法思路;还有多个国家不仅叫停该国在大陆的投资项目,还取消或搁置中共在这些国家的“一带一路”项目。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认为,当越来越多的国家觉醒,站出来揭穿中共的渗透伎俩,并启动民主自我防卫机制,不给中共提供渗透环境时,中共在海外的长臂就不再能“想伸哪儿就伸哪儿”。

上篇介绍了台湾、澳大利亚和美国对中共渗透的强烈回应,本文将继续介绍新西兰、德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情况,以及中共意识形态向海外输出所面临的挑战。

德国严词拒绝中共渗透

中共要求在华商企建立党组织,引起外商强烈不满。德国驻华工商总会近日发布严厉声明指出:外企的经营由外企负责人而非第三方政党负责,企业无义务也无必要在内部扩张第三方政党组织,如果这一趋势继续在德企蔓延,德国将考虑全面退出和终止在华业务以及对华投资计划。

德国情报机构近期曝光,中共情报机构在领英(LinkedIn)等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使用虚假账号,套取情报,招募线人。

路透社报导,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BfV)表示,中共的情报人员在领英等社交媒体上常伪装成猎头、科学家、咨询公司或智库的员工,这些虚假账号上使用的头像往往是有吸引力的年轻女性和男性。

BfV在12月10日公布了一批该局认为是由中共情报人员使用的虚假社交网络账号,包括中国国际政治经济中心经理Laeticia Chen、中欧发展研究中心的Lily Wu和Alex Li,以及中国政法大学的Eva Han。

德方特别指出,这些情报人员只要和对方一接触上,他们就会自称是猎头、项目经理或者助理等,骗得对方的信任;然后这些间谍就会努力地发起一次观点与信息的专业交流,随后就是邀请这些人到中国参加一些会议和其它活动,他们会提供到中国旅行的全部费用等。

德国当局发布这一消息之前,该国从1月开始对社交网络实施了长达9个月的调查。

新西兰开始对中共说不

近期,新西兰海外投资监管机构阻止了中国海航集团收购澳新银行(ANZ.AX)旗下汽车金融公司UDC Finance的交易。舆论表示,这项裁决是新西兰新政府上台后对外国投资做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象征着该政府之前敞开大门的投资政策开始转向。

针对海航集团这次收购受挫,《华尔街日报》表示,新西兰和澳洲近来对中共在海外商业扩张和政治影响力的担忧颇为关注。

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隐瞒其在中共军方间谍学校学习和工作背景的事件,引起新西兰政界的关注。12月20日,新西兰最大媒体英文《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依《官方信息法》得到的信息披露,杨曾游说新西兰国防部长等部长级官员,解除对一位中国出生的国防军敏感职位申请者的安全防范。

报导说,澳洲一位情报官员透露,在今年7月于加拿大渥太华举行的五眼联盟(Five Eyes)会议上,澳洲和新西兰的官员们提出了对中共干预的担忧。

新西兰安全及情报官员近日向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递交的一份简报显示,新西兰情报及国安人员对中共加大 “政治干预”表示担忧,呼吁新政府更加公开地回应当下面临的这种国家安全威胁。

此前一连串间谍事件突显中共方面试图影响新西兰日益壮大的华人社区。简报提到,过去一年,中共在新西兰的渗透包括企图获取敏感的政府和私营部门信息,以及企图对移民社区施加不正当的影响。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中国事务专家安玛瑞.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在今年9月公布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新西兰中文大众媒体已从一个独立、本土化的民族语言媒介变成了中共官方信息传递的出口,而《大纪元时报》则系例外。

加拿大议员呼吁议会紧急审议反干预新法案

据《澳洲人报》报导,加拿大在对待日益猖獗的外国干预问题上,已开始紧跟澳洲。近日,加拿大参议员弗鲁姆(Linda Frum)呼吁,加拿大议会紧急审议一项类似澳洲刚提交的反外国干预新法案。她说:“这对加拿大的政治主权至关重要,需要我们非常密切地审视。”“我认为我们需要复查,急迫地需要复查(相关法律)。”

弗鲁姆提出了一个《普通议员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针对在政治进程中扮演角色的外国实体,扩大现有法律以禁止其行为。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前高级主管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说,中共在加拿大各级政府中安插的影响代理人经过多年和几代人经营,已经在加拿大形成一个庞大高效的网络。

他说,中共企业对加拿大重大企业收购,只会加强中共对加拿大的影响。有些人可能会说,美国、以色列和欧洲国家也在收购加拿大企业,但两者本质的区别是,这些国家收购加拿大企业,加拿大企业还能够到这些国家做生意,以自己的方式向对方施加影响。而和中共打交道,门都没有,中共动辄以威胁国家安全为借口,根本不允许任何外国机构参与其战略行业。

2005年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向澳洲投诚时,曾揭露加拿大境内到处充斥着中共特务、线人和为中共利益吆喝的前台组织形成的特务网络。

更多国家抵防中共 “一带一路”受挫

中共的“一带一路”近期连栽跟头,在斯里兰卡与中共签定的汉班托塔深水港项目中,由于斯里兰卡无力偿还中共巨额贷款,只好出租土地,中共国营企业因此将取得长达99年的经营权,拥有1万5,000亩的土地。这一项目遭到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该投资计划目前处于搁浅状态。

尼泊尔政府11月13日宣布取消与北京合作的最大水电站项目。同月,中共的老朋友巴基斯坦也出人意料地拒绝了中共140亿美元水坝项目投资,改为由巴基斯坦自己筹资建设。

美国近日发布的新国家安全战略警告说,中共等竞争对手每年都会盗取价值数千亿美元的美国知识产权,窃取科技所有权及早期创意,使竞争对手不公平地侵入自由社会的创新。

不只是美国,以德国为首的多个欧洲国家及一些亚洲国家也越来越意识到了中共盗取知识产权的行为。

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今年加强审查中企对各自国家企业的收购,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

韩国《中央日报》报导,韩国政府在10月叫停乐金显示公司(LGD)在中国广州进行设备投资的活动,原因是担心“技术泄露”。

中共在国外党建工作遇到挑战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7名中国公派访问学者成立党支部,不到两个星期便宣告夭折一事,近期引发国内外舆论。

中共官媒称,中共党员在国外的党建工作遇到挑战。美国之音引述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的报导说:“这恐怕是中国共产党最短命的党支部之一。” 文章指的是戴维斯分校党支部夭折事件。

这个广受舆论关注的“公派留学党支部”是由来自大连理工大学的副教授牟兴森创建。大连理工大学的网站曾一度刊文称赞牟兴森的行为。刊发的内容透露,牟兴森建立的党支部在加州有更周密的规划:拟以个人为单位,向同事、邻居中的赴美人员进行宣传,吸纳党员同志进入组织,考核性吸纳赴美群众进入组织。

文章还说,大连理工能动学院党委建议牟兴森尽快与中共驻美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寻求在美的上级组织领导。相关新闻在海外引起舆论哗然,因为在美国是不允许设立此类机构的。大连理工新闻网已经删除这条新闻。该党支部也很快被取消。

根据美国1938年实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规定,任何受外国政府或政府控制,或接受其指示的个人和组织必须在美国司法部注册,披露其所代理的外国主体,并定期公布他们的活动及支持这些活动的收支。

有网民评论说,几个人心血来潮搞的所谓党支部,本身或许是一个笑料,但其背后的动机并不是。

美国之音说,中国大学为海外留学生设立党组织并非个别现象,校方和中共媒体对此也不讳言。2012年,国防科技大学的海外党支部受到中共军媒《解放军报》的赞扬。该校在20多个国家设立了8个海外党支部,成员包括200名交流学生和访问学者,均为中共党员。

尽管中共在很多地方仍然能开展海外党建工作,但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报导称,这其中充满挑战。

中共海外代理人在美被抓后 遭中共抛弃

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在纽约涉嫌行贿于11月被捕。美司法部在声明中说,何志平为协助中资能源公司获取乌干达的商业利益,以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的名义在联合国总部积极活动,与前联合国大会主席、现任乌干达外长库泰萨(Sam Kutesa)拉关系,把50万美元电汇到库泰萨指定的账户。

《苹果日报》12月18日和19日两天就此事刊发文章。在19日刊登的“爱党未必有好下场”的文章中说,外界指,何志平是为了中共的“一带一路”和非洲国家穿针引线。

《苹果日报》报导,何志平被抓后,为他申请保释的五名担保人无一人是中共高官商界名流。法庭最终因担心何志平逃跑而否决了保释申请。

报导说,此消息见报后,讨论区议论纷纷。结论是,共产党用完即弃。有不少人认为如果何能获保释,何志平生命更加有危险,因他为中共做事,所知道的已太多,随时被人间蒸发。不给何保释,美国执法部门也是间接帮何“保命”。#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2-27 9: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