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梅山──老照片怀旧情(二之三)

作者:黄金财
男子汉木屐。(黄金财 提供)
      人气: 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十二)竹扫把

“洗脸需洗鬓边,扫地当扫厝边。”(注:厝边,台语。邻居、左邻右舍。)这是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俗谚,可见扫把与我们日常生活关系之密切。民国五、六十年代是竹扫把的黄金时期,对于环境整洁的维护贡献至大。当时制作此项工具的作坊栉比鳞次,蔚为一时的盛景,大街小巷人手一把,清晨日暮不分老少,扫除尘埃,整个街道立刻焕然一新。只可惜人事沧桑,瞬息万变,如今竹扫把的制作已经是走向没落的古老行业,比起三、四十年前的盛况,已不可同日而语。目前多数是当成家庭副业在做,劳动人口不是老人家就是妇孺,年轻人已少见。

位于梅山乡的瑞里村,原名“幼叶林”,其源于早期移住民从福建引进大量竹苗移植来此,由于山区浓雾经常笼罩,加上地处面阳区域,日射较早,具备适合种植竹林的优越条件,因此居民早年以种植竹林为主,民风纯朴,为典型的农村社群型态。起先以烧木炭及撷取天然资源来谋生,资源耗尽后,则改以开发造林的方式,从事造土纸、采竹笋、晒笋干等产业,其中有些家庭则以编制竹扫把为副业。据早年从事竹扫帚传统手工业的叶龙文师傅表示,编制竹扫把的原料是“桂竹枝”,需生长三年时间以上的竹材,如果枝上还留有嫩竹叶,则必须先浸水二天二夜,然后放在广场曝晒至干为止,再由工作人员剥除竹枝上的竹叶。他进一步说明,传统的手扎竹扫把细分为五道程序,首先第一位专门剥竹叶,再由一人将剥好的竹枝约六、七枝扎成一小把,后由另一人将三小把用细铁线捆绑成一大束,并用切割刀将参差不齐的桂竹枝头切成平整,另外再加竹柄以铁丝绕紧,并用钉子固牢,就是一把牢固轻便的竹扫把,整个编制步骤单纯而有规律。

论实用性和生产量,竹扫把比不上现代科技的塑胶扫把,根本无法竞争,销路每况愈下。虽然竹扫把已不盛行,但亦有其潜在的优点,尤其乡间人家还有老一辈的人偏好用这种竹扫把,因为它不但附着力强,而且坚韧富弹性,能把树枝、沙粒、尘埃扫得干干净净,又不怕潮湿,腐烂脱落,使用寿命又长,价格便宜且经济效益又高。不过,这些传统、天然的东西,也一批批自时代的缝隙中漏失了,有一天,竹扫把也会陈列在农业民俗文物馆橱架上,成为一项清洁工具演变过程的代表,试问现在的年轻人,有谁知道什么叫竹扫把呢?

竹扫把。(黄金财 提供)
竹扫把。(黄金财 提供)

(十三)男子汉木屐

随文附上卖蛔虫药鸡归明在卖木屐简陋摊位上打盹的一张泛黄老照片,当年他不知我偷拍,因此画面自然而风趣,此张老照片大约民国67年左右在梅山梅东村中山路菜市场所拍,详细位置已忘了,请教钟政道兄梅山早年是否有木屐制造工厂,钟兄回答好像没有,应该是批货卖五金附带贩卖的。既然老相片是在当年的梅山街上所拍,因此就特别介绍脚下的绝响—木屐。

有人认为木屐是日本遗风,是日据时代殖民之后的产物。事实上,早在两、三百年前,台湾已有人制造木屐了,日本人传统穿的是夹趾拖鞋,即使他们爱穿木屐,也是仿效唐风的。台湾木屐的样式来自福建,造型和日本木屐大不相同;在台湾光复后,本省同胞普遍穿着“棕屐”,棕屐的发源地是雨港基隆,又被昵称为“基隆木屐”。它高约10公分,是以整块黄槿木雕琢而成,而木屐带则以棕榈纤维制造的绳子编织,强韧耐用,粗犷厚重,不怕腐杇、断裂,行走时尤不容易发生木屐滑脱脚部的现象,缺点是太笨重,目前有人视为“骨董”收藏或当装饰品。

木屐最早的主要材料是芒果树,但它的缺点是笨重,走路时,喀喀声特别响亮,且浸到水容易腐烂,一双由芒果树制作的木屐,顶多只能穿一个月左右。直到民国五○年代,有人发现山黄麻木质料结实耐用,木材孔洞细致,不容易渗水,穿起来不但不会浸湿脚,而且耐磨耐穿又轻便,是做木屐的最佳材质,并维持到今天。虽然木屐有特定的对象可兜售,目前主客户是医生、护理人员,穿木屐是取其干燥、清洁的特性,且不易带细菌。其次是洗澡堂、餐厅的厨师,用意是它具有防滑性。再来是有香港脚的患者,穿上它保护脚部,不怕雨天,行动方便,干净耐用。如今一晃四、五十年过去了,今天细数当年木屐叱咤风云的岁月,不禁无限感伤,文明的脚步,走得太快了,使曾是人脚一双的木屐,在时代的轨迹中,功成身退,或许再过几年,它可真要成为绝响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时间的巨浪带走了瞬间的繁华,却带来了文明的曙光,岁月无情的流转,却留下了人类奋斗的史迹。自古到今,三百六十五行,各行各业,提供了人们安身立命的机会和空间,更缔造出展现精湛技艺和共同生活的舞台。

只可惜,随着时光环境迅速的变迁,一些古老行业正逐渐濒临失传或已消失殆尽,当年勤奋知足的生活中,洋溢着那股浓郁的民风和旧情,也日趋流失,年轻的一辈再也感受不到,唯有在残存的历史影像老照片中辗转见证往日的点点滴滴。也只有用心去寻找,或许在宝岛台湾梅山乡的一些角落,得以见到那些令人玩味驻足的传统行业,领略其潜在的特殊风貌呢!@#

男子汉木屐(旁边瞌睡者为鸡归明)。(黄金财 提供)

──转自梅山文教

(点阅恋恋梅山──老照片怀旧情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灶升火是一门学问,会的一根火柴就搞定,不会的可能被熏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所以早期女孩子要学煮饭、炒菜,第一件事就是要学升火起灶。
  •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 每每想起早年那些充满人情味的古老行业,总会不知不觉勾起了多少的童年记忆,纵然它已逐渐褪色而远去,迅速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但是透过手上一张张精彩黑白的老照片,让它得以重新活灵活现。
  • 每年十二月下旬到第二年一月底之间,是梅山公园梅花怒放时节,满山花海似雪,诗意一篇篇,人行其间,暗香浮动,山风徐拂,落英缤纷,仿佛瑞雪飘落,有如置身于人间仙境,“有花堪赏直须赏,莫待无花空赏枝”。
  • 生长的地方不同,木纹也完全不同,别人可能觉得不起眼的旧木料,在李家父子眼中都是非常珍贵的。
  • 龟甲笠边缘向外下垂的设计,使雨水能够从左、右两旁顺势流下,不会把身体弄湿,十分好用,难怪在早年龟甲笠成为农夫下田插秧除草的最佳农具呢!
  • 如何在“重复”与“不要重复”中学习平衡,该是另外的一种艺术与智慧。
  • 被消费的人物,被消费的人生,被消费的故事,人来到世界上消费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费。有人进入历史,有人走出历史,有人继续被消费,然而这也是被怀念的方式。
  • 只有浸淫在艺术的创作与收藏、欣赏,才能静观万物,悠游天地,悦己娱人,参赞化育,开拓生命的无尽境界。
  • 日本时代会在一定的季节取特定的木料,这样的取材法可以避免家具的虫害,这些都是老司阜的智慧,可惜这些知识都慢慢消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