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历在目》五

王先强:门板床

图为土改时期中共对“地主”进行的批斗。(网络资料图片)

人气: 6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9日讯】家被打成地主,财产衣物家俬牲畜全被没收去,只剩下了一间破旧的、空空如也的小村屋,问题很多;睡当然也是问题之一,且还是大问题,因为常人除了日求三餐之外,就是夜求一宿嘛!

我找来一扇旧门板,用自制的木凳在小厅中架起来,再去割来蒲草,编成一张粗糙的席子,铺上去,再躺下来,就权当床铺,解决睡的问题。花了很大心思用了很大气力,才建构出这个简单的门板床睡处。

门板是由几块较厚木板合成的,由于日子经久,已显数条很大裂缝,且凸凹不平,睡上去就不大舒服,翻个身,不仅会摇动,还会吱吱作响,实在是床不成床。大概是环境、卫生状况都恶劣吧,睡了不长时间,门板缝隙间竟生出许多臭虫来。这臭虫在吸人血的同时,会使人产生无比的痒感,一夜一百几十只咬上,就只能抓痒抓个不停,不用讲睡了,那苦况真无以形容。

在睡床还未妥善解决的时候,我又得解决臭虫的问题。其时无杀虫药,即是有,也没钱买,所以得想土办法灭臭虫。初时,我把门板搬到小庭中,煮了滚水来烫,想把臭虫烫死,但搞了十回上,并无效果,臭虫还是照样的多。我又试着用火烧,也是不行,且弄不好,就可能烧掉整扇门板了。料是臭虫躲在隙罅里,水袭火攻都奈它不何!后来,我只好天天搬出门板来,一下一下重重的往石头上撞,借震荡力把臭虫震落出来,掉到地上;这效果似乎不错,撞一、二下,多时就掉下十只八只臭虫来,少时也有三两只,此时,我就赶快伸手去狠狠的将其揉死,也不顾那臭气冲天了。然而,这也不能彻底的消灭臭虫,于是,我只好想尽办法,坚持对臭虫作长期的斗争!

人在欺负人,臭虫竟来凑上一份,也欺负人,对于这种雪上加霜的情形,除了徒呼奈何之外,又能怎样?不能对人的欺负作斗争,就只好对臭虫作斗争了。

那门板床,陪伴了我的艰难岁月,并不解我倦,却只是增添了无限烦恼,折磨我的身心。人到时运不济时,往往就是这样: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我的半生,几乎就是没有一张好睡的床铺。许多年后,在文革时期,我住处被抄,所睡的单人床的床板,也全被拆去,留下一张空床架,又让我睡不得。我回来后,面对那空床架,又是苦恼不已,最后,还是找了一块旧门板放上,权且一睡。这一睡,又是睡了许多年;好在这回不见臭虫,不必跟臭虫作斗争。

我似乎跟门板床有不解之缘,总是要相聚在一起;不过,这却又是孽缘,相聚了,也是恶意相向。一场土改下来,使我刚起步的人生路节外生枝,全乱了。

我知道,好多人睡上好的床铺,且还是放上一张厚厚的、软绵绵的床褥,上面还散发着微微香气的。有人说现在谁不睡床褥,人人都睡的床褥呀!床褥都是科学造出来的,睡着健康呢!

我作了许许多多的努力,也是为了睡上张舒适的床铺的;倘若他们有了好床,更进一步铺放上一张好床褥,那也是值得加以庆贺的。

然而,我又总觉得,哪怕是好上加好,科学发达到了天上,也仍然会有人身居偏僻、落后、贫困的地方,也仍然会有人挤在窄小的板隔房、㓥房、以至低矮破落的茅屋里,也仍然会有人睡在门板床上,且床上还是有臭虫的。

门板床加臭虫的滋味,我尝过,也总是有人还在尝著。#

--原载《北京之春》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12-29 1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