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34)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火车到包头,何天雷与牛晓明下车了,何天雷将下车时提醒牛晓明说:“要提起精神呀,还有一、二天的汽车路程。”

我们在路上早就听说何天雷的家在包头西北部中、蒙边境旁边,送他们下车后,还在为他们余下的两天路程担忧。

到了银川站,那二位甘肃老兄及舟山人继续留在车上,黄芳、彭虹、康茂名、我、步木真及两个孩子下了车。

临分手时,黄、彭两个女生说:“你们二位甘肃同胞还没交卷,下次遇到要罚你们喝酒的。”

那二位连连点头,说:“喝酒我们是多多益善呀!”

黄芳对步木真说:“你们母子到我家过几天,好吧?”

步说:“我必须先回老家,孩子想姥姥、姥爷,他们也想念孩子。过些日子,还要赶回科右中旗,哪里还有时间?你们将来有机会,去科右中旗玩吧!古丽与天民兄手里有地址的。”

我们大家只好送她母、子三人上了去老城的公交车,因只有老城才有去她们故乡的长途汽车。

接着黄芳、彭虹、康茂名上车,去新市区黄芳的家。临走时,黄对我说:“我们约好的,待寒假一过,天转暖些,我们要在你们师大的海堂园为莉芝摆酒饯行。前些日子没遇到你,现在你知道了,心里要有点准备。”

我说:“这样也好,又可以饮酒赋诗了。不过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那华盛顿的纪念碑文比诗词更可爱了。”

车子呼哧呼哧开走,我们自然也就各自赶路了。

***

中国新年过后,某日下午,我按约定的时间到了黄芳家里,他们三人正在看电视。他们见面就说:“过几天游贺兰山,如何?”

我说:“本来的目的如此,怎好空负此行?”

他们又说:“天很冷,山上一定也无什么可游览的。”

我说:“丘壑光景,自在人心。只要兴致好,山野必生明媚。一定要游至峰顶,饱览一下西北长天,塞上山河。”

最后大家约定了一个游贺兰山的日期。

我们登贺兰山的这一天,天公作美,竟暖阳高照,风寒顿减。我们四人一路说说笑笑,沿途碧石嶙峋,深壑峭峻,少许苍松翠柏,力抵寒流,劲立于坡上涧边,偶尔有几片林子,绿色沉雄,分明有坚贞不屈之态。

至峰顶,寒风稍劲,然而一望四方,广原万里,大漠无边,寒云就在眼前,黄土酣眠脚下。康茂名拿出带来的白酒,说:“先驱驱寒,然后要做诗的。这样的山川,若不以诗歌相配,则有失天地造物之美意。”

一时间,我们四人到一块巨石之阳面,饮起白酒。彭虹说:“我原以为南海广大,每乘船,必久立于甲板之上,今一登贺兰,便知‘南方无穷而有穷’的意思了。”

康茂名说:“东边、南边有毛乌素与黄土原之广袤,西边、北边有滕格里与戈壁滩之辽阔,似乎贝尔加湖也尽收眼底。可以想现,春夏一到,必是草丰木盛,万紫千红,牛羊满野,水明鸟欢。了不得!难怪古来,多少北方游牧民族为之倾倒,竟不惜生命,大动干戈。”

黄芳说:“这阵还不是最美的时季,登贺兰山,必选夏暮秋初之时,那时到处有郁郁青山,山溪欢流不息,群芳争艳,稻香万里,言语难尽其美。将来我们选个初秋,到此一聚,如何?”

大家都说是个好计划。

康茂名问我:“你初秋登过这山么?”

我说:“从前曾有一游。”

康、彭说:“那你讲讲你的见闻吧。”

我也喝了点白酒,趁著酒兴,半述半撰,说:“去年初秋,尚未开学,我一人前来此地,其时沿途绿杨葱笼,香稻遍地。缘石径登山,左右有片片山林,累累秋实,所到之处,果实沁人,溪水自高处来,或回环流清,或垂如银带,仰望峰顶,遥见白云深处,有红亭隐现。至峰顶,始觉人心与太虚并空,物我到两忘之境。”

康茂名、彭虹显激动,说:“这也不负天下名山之称了。”

黄芳与我说:“名不名,在心耳。”

康、彭说:“我们人做一诗,以不负名山之美,好吧。”

黄芳说:“这当然是我们当做的。不过能多做的,也无妨。而且这里不比南国之秀,也没有海棠之情,我们的句子都要豪放一点才好。”

大家说:“置身于如此雄浑广阔之境,哪还会有闲愁忧绪呢?”

于是大家各自构思去了。

康一手把酒,驻立于一矮石台上,凝望南天,彭的目光只在千峰万壑间搜寻,黄芳大概胸有成竹,只是慢不经心地饮酒,我自己则眼追白云,搜肠索句。

过一会康说:“我先得了几句。”

彭说:“你先等会,待大家都好了,再说。”

过一会,彭问:“都好了么?”

“都好了。”大家说。

康:“那我先献美芹吧。《五律.咏贺兰》:
何日临边地,撑天几万春。
逶迤腾虎气,托日镇沙群。
北接牧羊野,南驼岳武魂。
峰松闻酒醉,泰然任云吞。”

黄芳说:“岳武魂与牧羊野对仗趣意深远,你把苏武牧羊之地与岳飞北望之心串到一起了。”

彭虹:“通篇以感叹开句,以赞美终局。尾联尤其意趣横生。”

又说:“不知我的能否使大家满意了。”

我:“或许更胜一筹哩。”

彭说:“献丑了,《五绝.咏贺兰山》:
起伏群峰远,犹如海浪翻。
阵云惊冷壁,万仞接清寒。”

又说:“我觉得结得突兀,要是步姐在此续几句就好了。”

黄芳:“何必步姐,我接你四句好了。
飒飒风擂鼓,沉沉冰失欢。
平沙千里阔,突然一天坛。”

又说:“我们都完成任务了,下面看天民兄的了。”

我:“也只是献丑而已。今日所见,虽寒山萧瑟,兴致却不减游秋。我要迎难而上,献一首七律,以慰同游俊友。题目当然是《咏贺兰山》了。
春色无踪石壁青,强风无惧走疏林。
来观朔塞寒峰景,看去苍松十万丁。
文姬曾挥乡泪雨,昭君必驻客悲心。
人生朝露谁常在?劫火难焚岳武吟。”

康茂名、彭虹:“七律到底包容广大些。文姬昭君一联领人回到汉朝边塞,对的也工整。”

黄芳:“那‘看去苍松十万丁’,颇有雄壮之气,而最感人处在山以人名,岳武之吟使贺兰山风流百代。有妙处!”

我:“纯是乱凑的句子,离律诗的标准还差得远。”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寒意猛增数倍。我们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便相约下山,各自回家。临下山时,我想:将来也应在此处立一块华盛顿丰碑。@(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担水砍柴,皆是妙道。打是不打,不打是打。还真有些趣味哩……”
  • 几千年文明积累,积累了众多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打破门户之见,把宗派的、国别的、族别的界限一并打破。人类的文化遗产因地球已成小村而变得具有共同性。因此古今中外的真理,都是我们的文化遗产,必须继续之。
  • 我要说的是如何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取得平衡呢?套用孔老夫子的话,可叫做如何取得‘中庸’呢?
  • “宇宙任何事物间无不存在着联系,而有一种联系是内在的,相互影响的。我们人类文明,自产生到昌盛,先后间的联系不可等闲视之,谁见过宇宙过程中有前后截然不同的断裂呢?传统与现代之间,不应是断裂的关系,而应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望诸位一道,研察传统文化,有用的成分发展之,无用的成分废弃之。请各位畅所欲言吧。”
  • 我望那信纸,只见那些字如断梗飘蓬,毫无生气,与昔日杨雪贞一手神清骨秀的王家行体相比,截然不同。几个女生嘤嘤抽泣。
  • 古人有中年而后不谈诗、不写诗的,可见为诗之难。历代诗人如云,一并搜肠括肚,好句子都让他们弄去了,我们这一帮小小书生,只得呀呀学语,收拾些残山剩水。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 头上青藤附满棚架,少许雨露,随风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广场两边园林中桃、李芳绯,杏吐丹霞,清气沁人肺腑。刚才筝、笛之声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为这个贵州小女子不过是一活泼好动的少女,入诗社乃图耳目娱乐而已,至今方知其悯贫困之真挚,爱人类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学子能够相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