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40)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次日我们一大早便赶往北大,离未名湖尚有一箭之地时,遥遥望见一湖清水,数片荷花,环湖有翠柳碧梧,湖心有小岛,岛上有听雨轩一座。齐、张、木、项、许、徐,皆集于亭下,或低头沉思,或倚栏望水,或遥指青荷,或交头私语。

我们快步经甬道,至亭下。见面后,齐便说:“你们来得正好,南京的一些朋友,听说我们的诗社与学会的事,想赶来会一会。”

张扬扬手中的一封信。我们问:“为何不来?”

齐:“他们在等分配,还没有定。”

张说,你们看信就知道了。

我接信,展开一看,上面写道:

“齐、张二兄共鉴:欣闻诗社唱睢园之歌,学会循中山之路,心潮屡起,神飞北地。近日每欲返京,却为杂务缠绕。此处同心同德者盛多,洛诵华函,无不雀跃。春草顾欣欣向荣之意,正可比我等殷殷求进之心。若我辈中有南下者,望来我处一叙,以慰相通拜教之心。料有同感,余不备具。顺颂帆安!愚弟广霖顿首。”

齐:“这广霖兄是急时雨宋江一类的人物,不光自己的哲学专业呱呱叫,琴、棋、书、画,无不兼通,尤爱交友。他是北京人,去年来北大看同学时,我们认识的。天民兄去南京后,一定要与之一晤。”

我一边听,一边心里叫好,心想:“正愁南下之后,人地两生,这样正好。到了南京之后,立即就有人切磋了。”

一会儿,北大同学弄来了许多酒、水果、点心。于是大家一边饮酒,一边谈笑,一边欣赏湖光柳色。此时南风阵阵,清凉怡人,欢声笑语,荡向荷丛。

张说:“虽说我们当以经济学问为重,词章小道只作为人生余技。今日聚会,非比寻常。且面对这样的芙蓉夏气,怎能不赋新词呢?我们今日倒要先做几首诗词,乐一乐,然后谈谈务实的学问,如何?”

大家本来对诗词并不陌生,又是离别前的欢聚,因此不会持异议的。

鲍问:“程序如何确定?”

“哪个有了,哪个先来。这样也符合自由竞争的原则。”几个女生说。

大家乐意接受。

木、项:“当然也不必限题限韵了。”

过一会,古丽说:“我先有了几句。”

“快献给我们同赏。”

古丽半倚红栏,面向南边一片青荷,诵道——
《五律.明湖夏晓》:
不见云边月,芙蓉接日曦。
红霞入水静,翠竹动风迟。
早燕留好语,晴烟散树衣。
撩人槐乱影,南浦草凄迷。”

木兴、项时雨:“早就听说古丽有七步成诗之才,今日所见,名符其实。”

古丽说:“我这些句子都是拾人牙慧,哪里是什么才哩。快献出你们的佳章吧!”

项时雨:“遵命,小姐!
《五律.无题》:
日色水中游,轻云天际浮。
月残才语别,露重正生流。
隔塞乡关念,连山校院愁。
名湖终有寿,感兴几时休?”

金芙蓉:“你这是有题了,就叫《湖晨有感》好了,请听我的吧!
《五律.湖滨感别》:
风荷摇自在,烟树列朦胧。
天远云堆白,湖明早映红。
即将分四海,已诵怨长东。
举酒当求快,明朝难再逢。”

齐:“前四句俨然老杜的韵味,后四句道出了我们的共同心情。到底香山诗社的老将。”

金芙蓉说:“我这里有借古人的句子,有凑的句子。后四句也显得俗气了。”

古丽:“金姐,你翻了老杜的两句。”

金芙蓉说点了点头。

项时雨、许晴问:“哪两句?”

古丽说:“老杜有‘远岸秋沙白,连山晚照红’,芙蓉的‘天远云堆白,湖明早映红’就是据此翻新的。”

“不得了,古丽呀!你尽揭人家的短处。将来没人敢要你做妻子的。”

古丽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也不介意。

许晴:“我们工科院校落后了,我不甘心呀!也照着你们的路数,谄一首五律吧!”

“清华一向名闻四海,从前民国时期学者、诗人、名流,济济一堂。王国维、梁启超就是你们的骄傲呀!想必你会后来居上的。”

许晴连连摆手说:“别羞我了,我能将这一关应付过去就行了。好,我献丑了:月惜红栏影,人停石渚边。
无名花乱发,有意树生烟。
水浴荷汀晓,风摇苍竹弦。
入湖天更净,旭日胜蝉娟。”

项雨说:“通体白描。”

古丽:“也有老杜笔法。”

金芙蓉说:“诗好人更好,竟天未亮就来此处赴约了。”
接着讲了早上她来,如何见到许晴一个依栏等候的。我们几个男生说:“感谢许晴如此守信。也感谢你们巾帼的好多佳作。我们几个来可以免交诗作了,因为羞于将草芹列于芝兰丛中。”

几个女生哪里同意,指责我们违约。最后我们俯首就范,将各自的心情付诸诗句。然后又谈了许多经世之道的事。分手时,司马义对我说:“以后有机会,到我故乡和田,那里也有许多锦山秀水。”

古丽:“到南京别忘了去栖霞山,替我采些红叶寄来。”

金芙蓉:“你对南京情有独钟?”

古丽:“那是古都胜地呀!记得清朝有个人留了副对联在莫愁湖,曰‘且摇小艇,向藕香深处,自遣闲情’,你看那里必有仙境般的光景。将来我一定要去那里旅游的。”

她笑了,笑得很开心。说完与司马义一道走了,我们其他人也陆续地散了。

***

七月底我到了南京,找到了广霖,不几天因他结识了数十个南京学子。八月下旬某天上午,我们数十人聚于玄武湖南岸的九华山,海阔天空,无话不谈。期间,广霖说:“听说你们有个诗友新疆维族小才女古丽坠水淹死了。”

我大吃一惊,问:“你如何知道的。”

广霖说:“马刚是我表弟,马兰是我表妹。是马兰来的信讲的。”

他将一封信递给我,我展开信,只见上面写道:古丽于七月底返故乡,于一木桥上坠水身亡。

我感到茫然,心如遭到电击,再三问自己是否眼花了?定神后,反复看信数次,方知是实。

马兰的信中说:“那木桥建于康熙年间,至民国时尚有人捐钱募修。但中共执政以后,三十余年,无人问津。风吹日晒,益加腐朽。遂至栏干毁了,桥梁烂了,桥板残缺不齐。平素许多妇人过桥,都是爬行,以免坠水之祸。”

想不到古丽遇此大劫。她平素的音容笑貌复浮现我眼前耳边,尤其是北大未名湖畔她提到‘且摇小艇,向藕香深处,自遣闲情’时的欢声笑语,简直就像挂在我身边一样。

***

开学后,教书的日子,过得快,整日与天真烂漫的孩子在一起,心中有说不尽的喜悦。十月一天,突想起古丽曾索要栖霞山红叶,便独自一人登山。

沿途见片片红叶,想到在北京香山赏枫林的欢闹,想到海棠园的雅会,想到紫竹苑里与未名湖边的书生意气,心怀诸多惆怅。

突然远处枫林下,有一女子举手采枫叶子,非常像古丽,遥望许久,心情更加沉重,沿途也摘了几片红叶。

缓步于峰顶,天气稍变,由晴转阴,风声也由欢唱变成呜咽,回首半山,似乎那采枫叶的女子向山顶招手,这更加使我想到古丽。

天也下起小雨,愁云满空。远处有一孤雁,哀鸣一声,不知飞到了何方。我将刚才沿途采的枫叶撒向江中,然后坐在亭台上,许久,喃喃说:

“古丽,红叶送给你了,再道一首七律给你:
天风天雨两凄凉,偶尔孤鸿声断肠。
欲赴金山无羽翼,遥思君墓有青杨。
笑颜带雪云边月,燕语围花柳下棠。
若是阴曹重聚会,愿同庭院共擎觞。”

此时风声更紧,雨水渐急,天地间一派昏黯,望江亭下,清冷异常。@(全文完)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 虽无交往,只要闻知其人其事,有感而发,便可悼亡,譬如金玉,众人皆知其贵洁,然而真正见过,又有几人?
  • 某日黄昏,甚感无聊,遂乱翻《纳西与摩梭民俗》一书,不料深为泸沽湖畔的美景朴俗吸引。
  • 日暮之时,我一人常驻足西望,但见贺兰山巍峨雄壮,直插云霄,驼青载翠,逶迤莽莽,不见尽头。
  • 我很佩服萨都剌的人品与文才。做官时总为百姓着想,这当然是腐烂的权贵阶层容不得的,最后逼得他只好寄情山水,以笔为矛。
  • 巴桑大哥说:“我们的诗社该有个像样的名字。”真可谓一言惊四座,两船人顿时活跃许多。有的人远眺深思,有的人敛眉思考,片刻之后,各人纷纷发表意见。
  • 湖水湛碧,天清气爽,北面万寿山虽小而巍峨,树木丛中,雕梁画栋,飞彩流辉,玉带桥玲珑精致,远望如白玉雕成。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说天地是养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赋于我们以美好的情性和聪明才智,我们必须将它们发挥到完美的状况,才算是尽了做人的自然本职。
  • 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变。
  •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