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秀敏:谁为这一切买单?

法轮功学员王宇东和朱秀敏的女儿。(作者提供)
人气: 4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9日讯】 2017年12月8日在齐齐哈尔市一个顽强而珍贵的小生命出生了,她是法轮功学员王宇东和妻子朱秀敏的女儿。虽然和普通孩子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她的经历却给人难以忘却的记忆。一个生命刚刚孕育就被送进看守所,在历经了5个月的无吃无喝,摔打,精神压抑的环境中还能够存活下来,可谓生命的奇迹。

以下是孩子母亲朱秀敏投稿海外媒体的文章:

我和丈夫王宇东,一直在外地打工,工作之余回家呆几日,看望快80岁的父母,期间去同修(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称呼)家串门,正赶上这位同修被非法绑架,上楼还没进门,在走廊就被便衣无理纠缠抓捕。

下楼看到很多车,都不是警车,很多都是参与绑架的便衣,没人说明他们自己是谁,要干什么?一个我并不认识的男人看到我,叫着我的名字,“你俩是意外的收获,你俩刚回来两天是不是,本没有你俩,你俩真是意外的收获”。他说的声音很大很兴奋。(后来才知道他们在同修庭审外面把去关注的同修照上像,我的照片就是那时拍的,他们每天都背这些修炼人的资料。)

他们把我们带到一个小客车上,把王宇东用车靠背套,套上头,带到五龙派出所后又把我们夫妻分到安顺派出所。我们被轮番寻问,却没有一个人介绍自己是谁!什么职务,而且都不着装。安顺派出所指导员赵伟,赵恒让我带他们搜查了我们的家。我告诉他们我不会配合他们搜我们自己家的。他们回应不用你配合,你可以不签字,只要你坐在那,我们录相,你人在就行,说着强行架着我往外走。

他们找了两个街道的作证签字,使用了一贯的流氓做法。他们非法抄了我们的家,我们的车,搜了我们的身,什么都没收到!也没问出什么!但并没有放我们,却审了我们三天!第二天晚上十点把我和丈夫分两个车先后带到了龙沙刑警队,人称“鬼子楼”,他们的刑警队长姓刘的在那等著,还有两个国保的。他们把我丈夫带到进门左手第一个屋,把我带到右手最后一个屋,我听到他们的叫嚣。拿xx帽子来,听不太清。听不到我丈夫的声音,闷在帽子里的感受让人不能去想。

三月份的夜晚即寒冷又阴森。走廊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只有那边无助的亲人被几个人漫骂,抠打声。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向我这边走来。那个又高又膀的自称在哈尔滨女监呆过的人,威胁并开始动手,他抡起巴掌猛搂我的额头,然后又抽我的脸,还蹋了我腿一脚,看我没动,最后说“她经过一些风浪,不打她了,把他丈夫带来,看着她挨打。”

他们三人离开又去王宇东那里,很久没回来,我知道是我丈夫为我挡住了。直到半夜2点多我们又被带回安顺派出所。又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夜,第三天又有不同的人来提审,晚上10点多被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由于我自己不服他们的目无法律,乱抓无辜,权大于法的知法犯法行为,家里还有老人、亲人怎么承负,无辜被抓24小时不放,一个月不放,没有任何证据,理由,却拿出2015年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说事,严重的违法侵犯人权 ,先抓人后凑材料,为了自己的权益拿无辜人凑人数。

在那种环境下没有任何人权,没人听你任何理由,我开始绝食抗议,被反串合起来大约有近2个月,就是不分黑天白天的两手两脚用手靠脚镣靠着,中间连着链子,也有时在前面串上。在这期间,一些刑事犯人,她们看着包组警察的态度,对待着修炼人。

绝食期间我曾被犯人要强行撤掉被褥睡光板,三四个犯人,按着我,一个犯人还大声说,因为我不能睡觉,我按死你,不断的按我的胸使劲往铺上按;她们还强行逼我执夜岗,半夜规定2个小时站在地上执夜岗,那时我早就两腿无力,骨瘦如材,她们天天某2个点不让我睡觉不断扒拉我,或撤掉被褥等各种方式。

还有个犯人悄悄跟铺头(现在叫报告员)说,给她灌的食品里放了两粒药,(当时有个杀人犯每天给一粒精神病药,由一个固定犯人保管药,)铺头谭说刚二粒,放它五粒,因她们小声说也不能确定,也没在意,晚上半夜眼皮肿,脸也胖乎的,舌头发木,口干得利害,一早有犯人问你脸怎么变形了,我才确定她们确实给我灌的流食中放了精神病人吃的药。

调房后另一铺头王林娜指使两个犯人黄婷婷和李涵,把我坐着的条子(褥子双拆套上罩)撤了,两个犯人站上铺,一头一个拽著条子把我抬起来就扔向墙那边,咚的一声扔过去,扔完后她们拎着条子就下铺了,后来她们跟铺头说没想到她那么轻,也就几十斤;那时我身体一直都非常弱,在卫生间我还摔过两次。经过近五个月的绝食,对非法抓捕的抗议没有任何人,给予任何答复,因我身体一直很虚,长期不通便,疑似肠根阻去医院检查,却意外的发现我已怀孕。

我和丈夫王宇东以诉江为由被龙沙检查院起诉,他们拿着2015年邮寄高检高法的控告江泽民的信,以污告滥诉;破坏法律实施起诉,并在今年12月14日非法开庭污告了我的丈夫。我丈夫其间绝食六个多月抗议这次非法绑架无果。

王宇东被抓后,他父亲病情加重拉裤子,尿裤子。不断说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宇东回来!现在王宇东的女儿于12月8日出生,孩子在看守所历经了5个月的无吃无喝,摔打,精神压抑的环境中孕育并依然能够存活下来,可以说是生命的奇迹。而当孩子见面时,发现孩子的警觉性与惊恐,让她不像一个刚刚出生几天的孩子。这种烙印却悄然刻在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脸上………

一个生命刚刚孕育就被送进看守所;一对老人到了暮年却将失去依靠,孤苦无助;一个妻子怀着身孕每天在生死边缘挣扎,没有经济来源,没有任何人帮助,自己一人到各部门为被陷害的丈夫奔走呼救,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严重贫血,身体浮肿,全身疼痛…。别人家妻子只要一怀孕就会享受各种关爱呵护,别人家的孩子还没出生就已经是全家的宝贝,是小皇帝,可王宇东及妻儿却像寒冬里的树叶,身不由己,遭遇着风刀霜剑的苦苦相逼,不得已演绎着人间生离死别的家庭悲剧,令人动容唏嘘不已。

这一切的制造者,反思这这场悲剧的制造者,是警察,还是指使警察的公安局、政法委?还是最终的邪恶体制?是谁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无论是谁,都逃不过一理:幕后人可能认为没有家属会找到他,知道他,拿他无奈,可人往往忘记一点,人做事天在看,满天是眼,神目如电。神记载着这一切,一切自有果报。人还有良知在看护自己。

这虽只是在中国大陆近二十年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中,无数惨烈的故事中沧海一粟,但对一个家庭,和两方家族的伤害,是外人无法想像的。面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那些执法者,你们的暴虐行为真的使你们有成就感吗?真的感觉自己很威风吗?

当这些政法委,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们说出自己也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吃口饭而没办法的时候,你们可曾看看、听听,那些受害人的亲人,他们可有经济来源,谁为他们糊口?那些老人,孩子,女人们她们失去顶梁柱时的绝望与悲苦。

对法轮功无数家庭的伤害,你是否真的麻木而不仁。他(她)们的血泪冤屈真的会随着案子结束而不了了之吗,那么多无法言语的生离死别的痛苦,在失去亲人的家庭中上演!

齐市这次绑架中张立群80多岁的老母因唯一儿子的被绑架而无人照顾,只能被好心人接去;田勇的老父亲因儿子被抓不想活了;李顺江不能自理的岳母,精神被吓坏的妻子一直由他照顾,因李顺江被绑架,无奈娘俩现在都住进了养老院。

王宇东的父母,新生的孩子,没有经济来源,连月子都无人照顾的妻子……王宇东今年45岁,在2001年曾被诬判过5年,其他大法弟子有4年,3年,上面说都判的太轻,所以都乘2变为10年,8年,6年。这样王宇东被诬判10年,2011年10年冤狱回来,人生有几个10年?当年28、29的他,出来时已是不惑之年。一直没有孩子,这个迟来的珍贵的小生命在怀胎期间他却未能有机会欣喜,在妻子月子期间未能尽心照顾,连孩子什么样都不曾看一眼,在未来的日子,这诸多的遗憾,这无法弥补的缺憾……。

那些假以法律名誉说事,确不知自己在犯罪的所有参与者。请静心思考,扪心自问,别在人为的制造著无辜善良人的悲剧,别人牵驴而你们自愿帮别人拔了橛子,未来就还得替别人买单。

有位正义律师在非法庭审大法弟子的法庭上这样陈述:今天我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申辩,是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的,为他们维权我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当参与迫害者(很可能包括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有谁、用什么法律来为您辩护?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12-30 11: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