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HIV口腔快检试剂”能遏制艾滋病传播?

艾滋病高发区村头的坟茔。(罗健摄影、陈秉中教授提供)

人气: 7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2月31日讯】近日,某网新闻板块出现了一则类似“标题党”的文章。该文的标题是“HIV口腔快检试剂进药店:终结艾滋病流行的关键战役打响了”。

一款仅用于检测、而非治疗HIV病毒的试剂就能终结艾滋病的传播和蔓延?这话说的是否言过其实?从下文中的那句“‘药店销售HIV抗体快检试剂’的试点意味着中国进入了艾滋病毒自我检测的时代”来看,如此夸张的标题,似乎旨在炫耀中共官方在“防艾”上终于有了一些作为。

我们且不说,这些作为是否真能做到“终结艾滋病流行”,但从该标题下方的文章中就足以发现,这点作为在落实过程中,其实已是问题重重。首当其冲的第一个问题是“产品的说明书用词专业,公众不能很好理解”。中国疾控中心有专业人士表示,“目前国家批准的HIV快速检测试剂,无论是采用指尖血样本,还是采用口腔黏膜渗出液的样本,都主要是供专业人士操作的专业型快检产品(HIV RDTs for professional use)”。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不用扎针、不用排队、保护隐私”的HIV快速检测试剂早在10年前就已备受关注,并且“在网络上行销广泛”。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要买,根本连药店都可以不去的,直接通过网络订购即可。这样岂不更方便?有意思的是,即便这种大量的需求已持续了10年,但如今中国也只有“五地”开展了营销试点工作。对于为何只能“试点”,媒体直言表示,因为“目前我国并没有相关政策……进行管理规范”。

有资料显示,“国内专业型的快检产品已经有20余种”,“然而,目前真正经过评估认定的自检型产品国内其实还没有”。“一个原因是,尚无企业正式申报自检产品,监管部门也尚未出台有关自检产品的评价技术标准”。对此,专家呼吁“有关部门应该早日出台相关标准,让市场上的自检产品能够合规销售”。

一个专业的医疗产品在网上卖了10年,“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都已开始在全国的药店搞营销试点了,然而时至今日却才发现,销售这类产品是不合规的。我们不禁要问,政府把消费者以及消费这类特殊产品的艾滋病患者的权益究竟放在了何处?如果这类快检试剂一经“推广到家庭由个人来操作”,就能“找出更多感染者”,那么政府为何不重视起来,加紧出台标准,规范管理呢?由此,政府对艾滋病防治的“用心”可见一斑。

此外,陆媒的文章还提到,遏制艾滋病的传播,“检测是关键”。因为不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的人太多。但问题是,在药店推广HIV自检试剂就能让更多人自检吗?在中国,尚未得到检测的HIV病毒携带者,真的只是那些不想去医院问诊、而更愿意在家用试剂进行检测的“性传播”人群吗?

对此,陆媒的文章再次提到,“国内已经建立一套世界上最为完善的HIV实验室检测体系”;“每省有一个确证中心实验室”,“此外,有600余家确证实验室分布在各地市”。“所有的疾控中心,几乎所有的医院,包括乡镇一级的卫生院、保健所,有将近3万家机构都可以做HIV检测”;“疾控中心是免费检测”;“在基层卫生院、妇幼保健门诊的快速检测点,工作人员往往用HIV抗体快速检测试剂,……等待15-20分钟,就能得到初筛实验结果”。更重要的是,仅依靠目前强大的“实验室检测体系”,“近几年,中国每年新检测出十余万HIV感染者”。

可见,只要医院、检测中心能保护好前来检测、筛查者的隐私,他们又怎会抗拒这种更“专业”、“快速”,甚至“免费”的医疗服务呢?尤其当使用试剂的人看不懂说明书时,就更只能选择上医院接受检测了。如今,政府不加紧鼓励他们去医院进行筛查,反而要在药店里推广试剂。这不是有点“反其道而行之”吗?

更截然相反的是,中国拥有强大的“检测体系”,却依然不断被曝出有人“因输血感染艾滋”的事件。比如“2001年2月,湖北一孕妇难产,后发现她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又比如,“2006年,河南商丘七名妇女因为在县人民医院附属的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了艾滋病”。“2009年,河南宁陵县两名妇女因在保健院输血时感染上艾滋病”,“两家人各有两名子女,全部八个人都染上艾滋病”。

如果说,这些妇女尚有可能被怀疑为“因其它原因而染上艾滋病”,那么2015年,福建一位5岁女童在母亲并未患有艾滋病的情况下,也被查出HIV呈阳性的案例,则足以令人对中国一直以来尚未被公开报道的“通过输血传播艾滋病”的境况感到震惊。当时负责检测的疾控中心甚至已承认,这名女童极有可能是因为被输入了“窗口期”血液而染上艾滋。我们想问的是,既然“窗口期”存在风险,为何还要将这种没检测好的血液输给孩子?中国的公立医院又怎敢冒这样的风险给人输血呢?

对比之下,我们不难发现,相比对艾滋病本身的检测,中国对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血液的检测,其实才是至关重要的。而如何监督医院以及供血中心对采集来的血液进行万无一失的检测,更是有效遏制艾滋病通过血液传播的关键所在。

中国会发生如此多的经血液感染艾滋病的案例,所放映出的不仅是血液检测的问题,显然还有采血过程中的卫生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地下血站”对不同的卖血者使用了同样的采血器械,比如针头,而造成了交叉感染,艾滋病通过血液传播、蔓延的速度也不会如此惊人。

更大的问题是,卖血在中国尽管非法,但鼓励农民卖血的“血浆经济”政策,却是由政府制定并推行的。在中国,由于无偿献血量远远不够,强大的血液需求不得不催生出庞大的血液买卖市场。既然这个市场是非法的,政府必然不会公开承认它的存在。甚至,如果这个市场会给政府带来某种额外的收入,那么即便非法,政府也不会将其查封、关闭。

这个地下采血市场一旦脱离了政府的监管,甚至还会因为利益供给而得到政府的保护,那么可想而知,有多少违规操作会充斥其中。出于成本上的考虑,血站让卖血者反复使用同一器械,比如针头,也就是习惯成自然的事儿了。

从“因输血而染上艾滋病”的案例至今未被法院公开审理,政府对此也是黑不提、白不提,甚至刻意掩盖“血液传播”这一主要途径的现状来看,即便检测艾滋病的设备再发达、系统再强大,也无济于事!“终结艾滋病流行”的响亮口号,最终也只能沦为笑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1-01 2: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