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7安省审计报告出台 曝省府大量浪费

审计总长称,2016-17年度,安省政府约投入了1亿加元服务新移民,但没有尽职去监督资金的使用。(加通社)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周三,安省审计总长公布的审计报告,曝光了自由党政府的诸多浪费,6个月之后,安省将面临省选。

这份超过1,300页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曝光了各式各样的政府浪费及管理不善问题,包括812栋被空置的政府建筑物,其中有600栋已经平均被空置了8年。这些建筑物的维护,每年要花公币1,900万加元。

政府对电力公司的监督过松,给消费者带来了额外3亿元账单,这些账单甚至包括了电厂员工洗车、地毯清洁、道路维修及园林绿化等的开支。审计办公室抱怨政府花太多钱去做有政党倾向的广告,也不相信政府能达到平衡预算。

安省审计总长利斯克(Bonnie Lysyk)在周三的新闻会上称,他们今年几乎所有审计的核心议题,都是政府需要更好地做计划,有的情况是政府花钱完全没计划。如果有好的计划,能避免审计中发现的许多问题。

审计发现的部分问题

几乎所有癌症的紧急手术等待时间,没达到卫生厅设定的14天目标;对癌症患者治疗副作用的支持服务不足,迫使许多患者去急诊室寻求治疗;省医疗保险对大部分癌症药物不报销全部费用,在医院内的治疗除外。

安省独立电力系统运营商(IESO)未能按建议采取行动,为安省居民节省电费;全省的应急计划8年无更新,应急测试有80%只是在会议室内进行。

去年政府广告投入了5,800万元,比过去10年都多,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开支用来做“使政府看起来不错”的广告;政府财务报表“不可靠”,隐瞒了高达45亿元的赤字。

福利住房等候名单约有18.5万户,全省福利房单元只有16.7万,每年只有5%在等候的人获得住房;尽管在过去10年提交的物业评估上诉个案大幅下降,但积压的评估个案还在增加。

自2011-12年度以来的5年内,50个教育局的病假数量增长了29%,从原来的每年9天增加到现在的11.6天。相关政策改变,是政府禁止教师积累病假,并在退休时兑换成奖金。

省府每年有1亿元专款补偿农作物受损和意外价格下降,但有一半农民在接受这补偿的当年,他们的收入并不比前一年少。

医疗系统挑战大

审计发现,安省政府花了大量公币,将患者送往美国做干细胞移植,而且这是近10年前就发现的问题。

加拿大人在美国做干细胞移植的人均费用是66万美元,这移植在安省的平均费用只是12.8万美元,相差400%。报告称,在审计时,安省卫生厅向美国医院支付了3,500万美元,给约53名安省患者提供治疗。

在回应媒体提问时,卫生厅长霍斯金斯(Eric Hoskins)表示,省府已花费数百万美元,扩大省内的干细胞移植能力。

不过,审计报告称,相关成本还会上升。按目前预测,有106名安省患者在去年7月到2020-21财年度结束前,须前往美国接受干细胞移植。

在癌症治疗方面,审计总长称,安省癌症患者通常能及时获得高质量的护理。但是,审计发现,在医院手术室进行的用于诊断癌症的组织活检,只有46%能在14天内完成。17种癌症中,有15种的紧急手术没能在14天内完成。

不同医院差别很大,其中一家医院的急诊乳癌手术平均等待时间长达44天,但在15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等待时间是14天。

移民服务缺重视

政府一直强调要服务好新移民,但审计发现的情况并非如此。审计报告称,2016-17年度,安省政府约投入了1亿加元服务新移民,但没有尽职去监督资金的使用。

根据审计报告,有超过8万人接受了安居服务,超过6.8万人参加了语言培训,约6,000人参加了搭桥计划的培训。不过,省府的资金并非总是按新移民的需要分配。比如,每年省政府资助的语言培训平均入学人数,从2011-12年度的17,200人下降到2015-16年度的14,900人。报告称,结果是,这5年期间语言培训计划花费的总资金,应该比政府预算的少了2,400万元。

新移民服务是由不同的公营及私营机构具体提供的。审计发现,政府没有持续挑选最好的机构,给新移民提供相关服务。比如,全部现有的新移民服务机构,不管他们的表现如何,均获得政府续约。

另外,搭桥培训计划的新申请机构,不管他们提供服务的资格如何,极少获得政府批准。审计还发现,政府没有去评估服务机构之间的明显成本差异,以确保他们的运作效率。政府也没有持续监测这些服务机构的服务结果,以帮助做出需要的改善。
*教育投资无有效控制

省教育厅和各市政府共同资助全省72个地区教育局的中、小学校,2016-17学年约有共200万名学生,政府当年给教育系统提供的营运资金是229亿元。不过,发放资金的方法,已经15年没做过独立评估。

审计报告称,政府拨款并非总是按照实际需要分配。比如特殊教育津贴是为有此需要的学生设计的,但这津贴有一半是按学校的注册学生数量分配,而不是按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数量计算。事实上,需要特殊教育的学生比例,每个教育局都不同,从8%至28%不等。

报告称,教育厅没保证专款专用。在2016-17年度,109亿元的特殊用途资金,只有35%要求专款专用。

另外,教育厅被发现,他们不知道为某些学生提供的额外拨款,是否达到了预期的结果。报告称,教育局以某些地区的社会经济条件、地理位置、教师工资水平等因素为由,额外给了一些教育局很多钱,但却不知道这些额外的资金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