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36: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上)

作者:古金

图36-1: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中国云南火流星爆炸。(视频截图)

    人气: 3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三十六章 辽兴宗违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祸得正统(上)

今年(2017年)黄历八月十五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空爆的视频火遍华夏。相隔数百公里的云南迪庆、丽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天象奇观:一个亮点划破夜空,迅速由西向东,越来越亮,数秒钟之内穿越云层,由小变大,亮度超过了东方的满月,色彩变幻之时,突然爆炸,而后坠地。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官方报导:这颗小行星爆炸的地点在云南香格里拉市西北,爆炸当量相当于540吨TNT炸药,空爆高度37公里……

了解天人合一文化的人,基本都知道这是一个不祥之兆。1976年3月8日15时01分,吉林陨石雨,在白天没有形成人类可见的燃烧和爆炸 [1],当年中共三巨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殒命,一个时代结束了;1997年2月15日23时25分,山东鄄城陨石雨,目击者看到一道强光闪过(爆炸),一个小火球从天而降,而后炸成一片小火星,砸向地面,次日捡到了数百颗小陨石——2月19日邓小平去世,又一个时代结束了。

这次火流星低空爆炸,形成的天象更大更壮观,昭示人间的天象意义显然大于前两次。这个大天象,在中华文化中意味着什么?两个月来,人们绽放思想,也不得其解,只是笼统地说是凶兆。

天象是上天的预言,要解开这个谜团,我们还得体悟天象经典《乙巳占》:“流星是上天的使者……星大,使命大;星小,使命小;星大则事大,星小则事小。”[2]

当笔者说出这个天象的一层含义:它承接着2016年最重要的天象荧惑守心,拉开了一个新时代的序幕,预示著中共将分裂,而后崩解……有人会恍然大悟,也有读者会质疑:现在中共不正大力维护党内团结、一致效忠么?任何分裂的苗头都会被打掉,怎么能分裂呢?

人算何如天算?而今中共越强化自身的统一,越是走上了预言的裂变轨道。就像《 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讲过的那样,灭佛的周世宗柴荣,越是破除后周王朝覆灭的预言,越是钻进预言的天网!

这个天象,是对全天下众生的警醒。是对天子和众生违背誓约、背弃使命、糊里糊涂走上逆天之路的警告:灾祸天谴,已不遥远……

也许读者更糊涂了:逆天?哪里逆天了?誓约?天子和众生有什么誓约?没听说过。最多不过当年入少先队、入共青团、入党时候的宣誓词:为共产党献身——那个誓约有什么用啊?走形式而已。还有就是西洋婚礼上新人要许诺一个不离不弃的誓约——现在离婚率这么高,那誓约也一钱不值……

誓约,是人间最重的承诺,其实,人间所有的承诺,都是有天地见证的。顺应天理的誓约,必须遵守,否则必受天责;逆天理的誓约,必须正式解除,否则也是同遭天谴。古人对此看得很重,今人看得无所谓,是今人背离天道太远了。正因为今人离天道太远,视天象为迷信,所以如果我们上来就解读当代的天象,没有历史铺垫,很多人不但看不懂,还会在逆反心理的作用下,像周世宗那样自作聪明地更加逆天。

下面,我们还是转移时空,回到宋朝那段逆天的历史旅程,那是留给当今解读天象、度过劫难的答案。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35:宋太宗辱没天命 辽太后承揽殊荣

图36-2:1042年8月15~17日天象图。

1.宋夏战争,辽国背盟

前面讲过,宋太宗是一位逆天的、几乎完全辱没了先天辉煌使命的皇帝,成了历史的丑角,天定的宋朝大一统的使命葬送在他手中。在东方,宋朝在大战中屡败于辽国,促成了辽国的强大,在西部,党项族首领李继迁逃亡后崛起,投靠辽国,在辽国的支持下,在宋朝疆土上造反建国,宋太宗也没能有效解决。

宋真宗即位后,对西夏的叛乱侵略,一味妥协退让。1002年李继迁攻占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随后建为都城。1003年宋真宗主动派使者去西夏讲和,封李继迁为夏州刺史,授予夏、银、绥、宥、静五州之地,李继迁迅速发展壮大。李继迁向西部开辟疆土,攻打吐蕃时中计受伤,1004年初去世。其子李德明即位后,同时向宋辽两国称臣,西夏在和平中迅速发展。

1005年初宋辽签订了澶渊之盟,约为永结盟好的兄弟之国,边境多年无战事。但是1038年,李元昊在继承父亲李德明的夏国王位七年后,称帝建国,挑起了宋夏战争。1040年三川口之战,1041年好水川之战,1042年定川寨之战,西夏大胜,宋仁宗一朝大败。西夏一直是依附于辽朝的,和辽朝是甥舅之国,此时辽国对西夏的国家决策是有影响力的,后续的史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严格地讲,辽国此时坐视不管,放任自己的属国侵犯宋朝,也是违背了澶渊之盟。从这种意义上讲,宋夏战争实质上是宋辽战争。

图36-3:大辽全盛时期疆域图。

2.趁火打劫,辽兴宗图利弃誓约

前面我们在天象之下还原了北宋的真实历史,讲述了大兴佛法、拥有天大功德的辽国萧绰太后,在澶渊之战中,福星高照,吓得宋真宗签订了城下之盟,华夏正统归于大辽。萧绰以太后身份掌握大权,是上天承认的中华天子,有天象为证。

辽国的皇位从圣宗传到了兴宗耶律宗真。兴宗是萧绰太后的长孙,是一位很强势的皇帝。他26岁之时,见宋朝被西夏小邦打得大败亏输,想趁火打劫。

1042年正月,辽兴宗打算南下侵伐宋朝,在征求宰相张俭的意见后,一面派皇弟耶律宗元和大将萧惠在宋辽边境制造侵宋声势,一面派萧英和刘六符去宋朝索要瓦桥关南十县地。

此时的宋仁宗一朝,内外交困。内部财用匮乏,盗贼蜂起。外部对称帝建立西夏王朝的李元昊,屡战屡败。面对辽国的乘人之危,只好寻求妥协,希望以增加岁币使辽国息兵。

3.富弼初使,辽国折翅

1042年6月23日,39岁的富弼[3]代表宋朝出使到了辽朝[4]。辽兴宗强词夺理说宋朝修城池违约,所以要宋朝割让领土。富弼说:“北朝皇帝忘记了我们真宗皇帝的大德了么?假如当时听了诸将的意见,北朝兵将谁也跑不了。如果两国通好,人主您获利,您的臣子得不到好处;如果用兵,您的臣下大得其利,而祸害尽归于您。所以北朝劝您用兵的人,是为自身谋利,不是为国家考虑。”

兴宗惊讶:“怎么这么说呢?”

富弼答道:“当年石敬瑭欺天叛君,求助于北方,后唐皇帝昏庸,上下离叛,中原国家狭小,所以契丹南下大获全胜,虽然劫掠了巨大财富,但是都是臣下自己抢得的,归臣下所有,兵马的损失却是人主的。而今中原封疆万里,精兵百万,法令修明,上下一心,北朝用兵,能保证必胜么?”

兴宗说:“不能。”

富弼道:“胜负未可知。就算得胜,兵马的损失,是臣下的损失,还是人主的损失?如果两国通好,岁币都是人主所得,只有一两个使者会得到赏赐,臣下去哪里得到好处呢?”

兴宗大悟,点头了好久。富弼又说曰:“城池到年头了,不得不修整。”

兴宗没了气势,道:“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是这样。但是,我还是想要回祖宗的土地。”

富弼曰:“晋高祖贿赂给契丹燕云十六州,周世宗北伐收取的关南故地,都是前朝的事了。大宋兴起90年,您求得前朝故地,那岂是北朝的利益所在?”

兴宗沉默良久,慢慢说:“西夏李元昊是我们的藩属国,尊奉我们,你们攻打他,不先告诉我们一声,为何?”

富弼曰:“北朝以前伐高丽、黑水,难道也要向南朝通报么?大宋天子让我致意于陛下:‘先前不知李元昊与兄弟您家通婚,因为他忘恩负义,侵夺我们边境,百姓军民死伤太重,不回击他对不起百姓……如果兄弟你遇到这个事,你怎么处理呢?”

兴宗跟臣下用契丹语商量了很久,才说:“李元昊做强盗之行,南朝岂能不打他!”

退朝后,辽国派往宋朝强烈要地的使者刘六符,又跟富弼提出领土要求,富弼坚决回绝,说:“我们皇帝绝不答应。北朝要得十县,不过想多得些租税。现在我们多给你们些钱,足矣了。你们执意要地,是执意要背盟了,我们不怕刀兵。澶渊之盟,天地神祇见证,你们要志在违背盟誓,我们是无愧于天地神灵的。”

刘六符说:“南朝皇帝存心如此,太好了。我们共同促成此事。”

第二天,兴宗召富弼一同打猎,跟富弼说:“我得到祖先的土地,两国就能长久和好了。”富弼说:“那南朝岂可失去祖先土地?北朝得地为荣,南朝失地为耻。兄弟之国,岂可使一荣一辱?”

游猎之后,刘六符跟富弼说:“皇帝被你荣辱之言感悟了,但是不想要钱,想(让长子梁王耶律洪基和南朝公主)通婚。”

富弼说:“婚姻容易生变,夫妇感情难测,命有短长,不如多给钱,基础稳固。”

刘六符说:“南朝皇帝一定有女儿。”

富弼说:“皇帝女儿才4岁,十多年后才能成婚。订婚也得四五年后……女方嫁妆不过十万缗……”

从此辽国不坚持通婚了。兴宗对富弼说:“劳卿回去把誓书带来,是增岁币还是通婚,我们二选一。”[5]

富弼回朝后,皆大欢喜。仁宗授富弼吏部郎中、枢密院直学士,富弼坚辞不受。

4.富弼再使,兴宗刁难,仁宗服软

1042年9月11日,富弼再次出使到辽国,带了两个版本的国书,三个版本的誓书:通婚版本(不增岁币),20万岁币版本(条件是辽朝让西夏息兵,并向宋朝称臣),10万岁币版本(辽对西夏不作为)。辽兴宗说要增岁币,但是,宋朝誓书上须加一个“献”字,以后就叫献岁币。

富弼断然拒绝。兴宗又说:“改为‘纳’字如何?”富弼再次回绝。

兴宗道:“誓书何在?取那个20万岁币的版本来。”看罢,坚持说:“必须给寡人加一个‘纳’字。你不要固执,固执会坏了你主人的事。我若拥兵南下,你国岂不大祸临头?

富弼大义凛然,不失礼数,不失国格,毫不退让。兴宗沉默之后,说:“我自遣使者与南朝皇帝议之,若南朝许我,你将何如?”

富弼说:“那您就治我的罪吧。”

兴宗说:“你忠孝为国,岂可治罪。”

富弼退出来,指着帐前高山对刘六符说:“此山尚可逾越,若欲‘献’、‘纳’二字,就像天不可得而升也。使臣头可断,此议决不敢答应。”

兴宗再派使者到宋朝,指定要在宋朝誓书上写“纳”岁币。富弼上奏:“臣既以死拒绝,敌人气势已折,可再不要答应他们了。”结果仁宗竟然听从了宰相晏殊,答应了这个无理要求。(未完,待续)

注释:

[1]1976年吉林陨石雨,如今的描述多有渲染:如说陨石形成一个大火球在19公里的高空爆炸,那是合理的推测,并没有人看到。据对当时目击者的采访报导,当时看到的是一个灰色的东西骤然坠落,跟着落下来一大片小石头。

[2]《乙巳占》:流星者,天皇之使,五行之散精也。飞行列宿,告示休咎。若星大,使大;星小,使小。星大则事大而害深,星小则事小而祸浅。

[3]富弼当时的官职是“右正言、知制诰”,为皇帝起草诏书的。出使辽国成功,仁宗加封富弼为翰林学士,富弼坚辞不受。13年后,升任宰相。

[4]《辽史‧兴宗纪》

[5]《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三十七》@#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006年的天象,是中国古代夜空中最亮丽的。荧惑守心昭示著中华的正统天子,还伴随着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范围内佛教国度和该国佛教的大劫数,以这个佛教的天劫,映衬萧太后在华夏大兴佛法的辉煌,5000年的历史,天象仅此一次。
  •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 澶渊之盟的功劳尽归寇准,罚星对东上相的天谴,尽归毕士安,而毕士安又是心甘情愿——这种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读,读者会惊叹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会是偶然的碰巧,为什么会有如此精妙的设计呢?
  • 无可奈何岁月去,似曾相识天象来。2017年10月6日,“双星同犯太微西上将”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凶险,这是两大罚星的同犯,劫数自然更惨。
  •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辽的澶渊之战,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还有日晕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监误解成了凶兆,吓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签订了城下之盟。这一章讲到宋太宗天定的寿终在1006年,那么1004年的澶渊之战,在旧运程中,该由宋太宗来打。如果是这样,就完全是另一种结局了。
  • 976年的奇特天象,对应着宋太祖赵匡胤两次落入逆天的罗网,上一章讲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胁神佛,毁佛未遂”的逆天大错,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摊上了屠城、毁佛的逆天大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