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举国体制服用兴奋剂 俄被禁参加奥运会内幕

俄罗斯被国际奥委会禁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再次令外界聚焦兴奋剂话题。图为2014年2月17日,女子12.5公里集体速滑项目比赛现场。 (Richard Heathcote/Getty Images)
人气: 2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周二(12月5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因2014年索契奥运会兴奋剂丑闻,俄罗斯奥委会被禁止参加在韩国平昌举办的2018年冬季奥运会。

俄罗斯运动员涉嫌服用兴奋剂丑闻由来已久,为何国际奥委会“突然”作出这一决定?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的幕后究竟是什么?

国际奥委会对俄制裁的始末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历年记录,每收回三枚服用兴奋剂的奖牌,其中一枚就是俄罗斯的。从2002年以来,俄罗斯籍运动员因违反兴奋剂规定累计被奥委会收回48枚奥运奖牌,是被收回奖牌最多的国家,约占被收回总数的三分之一。

俄罗斯从2002年开始,是夏季、冬季奥运会因违规服用兴奋剂被收回奖牌最多的国家,收回奖牌数分别是:2002冬奥会(5枚)、2004年夏奥会(3枚)、2006年冬奥会(1枚)、2008夏奥会(14枚)、2012年夏奥会(13枚)、2014年冬奥会(11枚)以及2016年夏奥会(1枚)。(国际奥委会,大纪元制图)

而2017年4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公布的“2015年反兴奋剂违规(ADRVs)报告”,俄罗斯亦再次高居榜首,检查发现有176个运动员违规服用兴奋剂案例。

时隔8个月后,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因2014年索契奥运会兴奋剂丑闻,俄罗斯奥委会被禁止参加在韩国平昌举办的2018年冬季奥运会。这一处罚在奥委会历史上从未有过。

美国太平洋大学政治学教授、“强力游戏:奥运的政治史”一书作者博科夫(Jules Boykoff)在《石英》(Quartz)杂志发文说,“奥委会的处罚可能貌似大胆,甚至有点苛刻。但事实是,奥委会的理事们在被逼入墙角前,并没有迅速处理俄罗斯的兴奋剂问题。”

他表示,早在2013年,国际奥委会就已经知道俄罗斯在系统使用兴奋剂,但却选择了蜻蜓点水的处理方式。

经过2015-2016两年的独立调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制定了一个给俄罗斯的32条重新规范计划,但是后者拒绝承认这一框架,并且也拒绝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进入莫斯科实验室。双方陷入僵局后,国际奥委会遂日前作出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冬奥会的决定。

根据国际奥委会官方网站的消息,俄罗斯运动员可以独立(中立)身份在奥运会上参加比赛,但不会有国旗或国歌。

这个决定是对俄罗斯系统性使用兴奋剂进行长时间调查之后做出的。调查结果由国际奥委会纪律委员会主席施密德(Samuel Schmid)提交,该委员会基于加拿大律师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首席调查员麦克拉伦(Richard McLaren)的两次独立调查作出上述结论。

调查结果显示,俄罗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国家行为,俄罗斯具有系统性地操控反兴奋剂条例的制度。

国际奥委会主席施密德表示,这个兴奋剂计划“是由俄罗斯体育部门主管的,所以当时的体育部长对这个体系的失败负有责任”。

因此,国际奥委会决定禁止2014年索契奥运会期间担任俄罗斯体育部长的穆特科(Vitaly Mutko)及副部长参加未来的奥运会。同时,还对俄罗斯奥委会作出罚款1500万美元的决定。

为此,俄罗斯官方RT电视台指奥委会的国际调查是为了贬低俄罗斯,俄罗斯官方亦否认调查结果,并将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赛描绘成旨在破坏俄罗斯的西方阴谋。

外界预测俄罗斯可能会上诉,也可能抵制奥运。在关注2018年冬奥会后续的发展同时,了解之前发生过什么就变得很有意思。下面介绍奥委会之前的两次独立调查。

第一次调查 指俄举国体制服用兴奋剂

俄罗斯的兴奋剂风波最早始于2014年底,德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ARD)播放一部纪录片,题为“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纪录片中有前俄罗斯运动员、教练员以及反兴奋剂组织成员,他们称俄罗斯政府帮助运动员采购兴奋剂,同时还隐瞒阳性检测结果。

到了2015年8月,这家电视台和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公布另一份报告,2001年以来的数千份国际运动员的血液化验结果显示,那些被认为没有问题的获奖运动员存在可疑的兴奋剂检测结果。

针对媒体对俄罗斯使用兴奋剂问题的曝光,奥委会旗下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负责奥运会赛事兴奋剂研究的机构)宣布开展为期十个月的独立调查。

2015年11月,该机构发布第一份报告,指俄罗斯体育项目中普遍存在兴奋剂问题,让人想起像东德一样运作兴奋剂的体制。报告建议,暂停俄罗斯的参赛资格。

调查收集了1166份相关文件,其中包括图片、法医报告以及电子邮件,主持调查的麦克拉伦律师在独立调查报告中,表示俄罗斯存在国家使用兴奋剂的行为,且在包括大型赛事中维持这一多年的“制度性阴谋”。

报告认为,有超过千名俄罗斯运动员在30种体育项目,以此方式获得了更好的成绩。报告更直接提到2014索契冬奥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3年的莫斯科国际田径锦标赛上,俄罗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麦克拉伦说。

有证据显示,2014年俄罗斯主办的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动了手脚,掩盖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证据。报告亦提到俄罗斯唯一的反兴奋剂实验室RUWADA(隶属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并获俄罗斯官方认可),负责2014年索契冬奥会兴奋剂检测工作,涉嫌参与了此事。

据悉,2013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曾暂停使用了俄罗斯的这个实验室,后者承担索契奥运会和世界田径锦标赛期间的药物检测工作,以及承接国际足协的世界杯药物检测。

麦克拉伦表示,在冬季和夏季运动项目上,俄罗斯运动员都使用了制度性战略提升成绩,获得奖牌。但是俄罗斯官方否认这一调查发现,指服用兴奋剂问题不是体制的,只是极少数个人行为。

第二次调查大逆转 揭掉包尿样内幕

对俄罗斯的兴奋剂调查,在2016年发生彻底逆转,因体制内核心人物倒转,俄罗斯的兴奋剂内幕被揭开。

上文提及的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时任主任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是关键角色。在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调查指控其向运动员勒索钱财、掩盖阳性测试结果,销毁尿样后,在压力下,这位刚刚因索契奥运会“杰出”贡献获得俄罗斯总统授予友谊勋章的人物,对外宣布辞职。

2016年,他逃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开始爆料数十名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俄罗斯运动员,包括至少15名奖牌获得者,都曾被纳入由俄罗斯政府展开的兴奋剂计划,该计划是多年精心策划的产物,旨在确保本国运动员在赛场上胜出。

《纽约时报》2016年5月发表《内部曝光:俄罗斯体坛的兴奋剂“举国体制”》,该报导引述罗琴科夫的话说,在俄罗斯特工帮助下,他们通过实验室之间一个小如“老鼠洞”的秘道替换有问题运动员的阳性尿液样本。

通过高仿尿检瓶“狸猫换太子”,用运动员几个月前采集的没有问题的尿样替换刚刚收集的含有兴奋剂药物成分的尿样;同时在索契冬奥会结束时,销毁了一百多份含有违禁成分的尿样。

罗琴科夫的爆料令世界哗然,同时也启动了反兴奋剂机构麦克拉伦律师的第二次调查。2016年7月,麦克拉伦律师发布调查报告(第一部分),对此事的结论之一是,“未经专门训练的人根本看不出来在索契被调换的尿液样本”。

他表示,上述过程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如果没有包括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俄罗斯体育部、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以及俄罗斯国家队体育训练中心等机构的支持是很难实现的。

紧接着2016年12月,麦克拉伦律师发布调查报告(第二部分),指调查发现有1,100多名俄罗斯运动员在多项体育赛事中使用兴奋剂,包括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以及残疾人奥运会,并通过掩盖检测结果受益。这次报告把调查范围从田径运动扩展到其它比赛项目。

麦克拉伦还表示,有邮件证据表明,服用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中还包括五名盲人,他们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兴奋剂,另外还有一名年仅15岁的未成年运动员服用。

调查报告补充说,因为调查时间限制,这次的调查结果只是“最低限度”地触及。

而引发这次调查的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办公室主任罗琴科夫告诉媒体,因为俄罗斯官员强迫他辞职,而两位关系密切的同事在连续两周内发生意外死亡,让他担忧个人安危,才选择来美国。

外媒:俄“投资”奥运是为了声誉与政治

纽约时报12月6日刊文指出,“和苏联一样,对奥运会的投资是普京给俄罗斯的国际声誉以及自己的政治命运增色的手段。在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前,他的公众支持率曾持续下滑。”

俄罗斯的花样滑冰等项目向来是冬奥会的热点,但早在2010年温哥华的冬奥会上,俄罗斯的表现被传未达预期目标,只收获15枚奖牌。

美国太平洋大学政治学教授博科夫表示,“俄罗斯政府担心在自己国家举办的2014索契冬奥会上遭遇尴尬。”

所以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运动员奋力夺牌不仅可以收获国家荣誉,亦可为政客赢得政治资本。

在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表现非常突出,赢得33枚奖牌,包括13枚金牌。事实上,在冬奥会后的一个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普京的民众支持率仍保持在86%,之后也少有回落。但外界无从证实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联系。

不过索契冬奥会后,国际奥委会就对25位俄罗斯运动员下了禁赛令,并收回了三分之一的奖牌(11枚奖牌)。

而2016年,国际田联(IAAF)亦发出要求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必须证明自己未使用兴奋剂,并在规定日期前提交参赛申请。在俄罗斯抗议后,奥委会才取消了上述规定,允许运动员代表俄罗斯参赛。

兴奋剂问题一直被视为奥运会的潜规则,再加上预算超支、赛后如何处理体育场馆以及奥林匹克主办城市安保,这些问题一直困扰著奥委会。2018年即将在韩国平昌举办的冬奥会,整体构建成本翻了一番,从60亿美元增加到130多亿美元。

日前,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兴奋剂问题的较真处理,给诸多棘手问题开了一个头,接下来奥委会的任何进展都会令外界关注。#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12-08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