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珍珠港事件”76周年 老兵:吾非英雄

幸存老兵出席纪念仪式悼念战友:英雄是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人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将花环投入哈德逊河,悼念阵亡战友 (王新一/大纪元)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7日上午,在纽约曼哈顿西部码头区的“无畏号航空母舰”海空博物馆(Intrepid Sea-Space Museum),多名曾在这艘战舰上服役的海军退伍军人和他们的家属,出席了“珍珠港事件”76周年纪念仪式,而“无畏号”当时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前六天刚刚架起龙骨开始建造,并在二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当年故事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当年故事(王新一/大纪元)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当年故事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当年故事(王新一/大纪元)
二战作家记述幸存老兵的故事。
二战作家记述幸存老兵的故事。(王新一/大纪元)
二战作家的父亲曾参加诺曼第登陆。
二战作家的父亲曾参加诺曼第登陆。(王新一/大纪元)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76年前经历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讲述76年前经历(王新一/大纪元)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将花环投入哈德逊河,悼念阵亡战友
珍珠港幸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将花环投入哈德逊河,悼念阵亡战友(王新一/大纪元)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从早上7点55分开始发动空袭,这场持续了2小时20分钟的攻击,使得美军停靠在这一海军基地的14艘战舰被击沉,2,402人殉职。

出席“珍珠港事件”76周年纪念会的二战老兵加莱拉(Armando Galella)忆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好友兼战友霍兰(John Horan)。他们都来自纽约州沉睡谷(Sleepy Hallow),那一年,这两位同乡一起在珍珠港服海军兵役。76年前的12月7日,他们俩刚刚吃过早饭,突然间听到了“轰!轰!轰!”的炸弹声音。这时,这两位好友奔向了不同的方向,霍兰开始向卡姆机场(Hickam Field)的飞机库跑去,而加莱拉则奔向了武器库去拿武器。

可当加莱拉回来时,飞机库已经被炸毁,“大火还在燃烧着,我们看到的卡姆机场,天呐,难以置信,他们毁坏了所有的东西,一切都在燃烧、冒烟,什么都没了。”

“我最好的朋友,约翰 ,他在那一天被杀死了。”二战老兵加莱拉讲到这里突然停顿,泪水从他蓝色的眼中涌出。

退伍军人和幸存者悼念亡者

加莱拉向观众说,他后来一些战友逃到了一个战壕中躲避,“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我们真的一动都无法再动。雨下的很大,我们躲在一处火山口附近,有执勤的人在战壕口盯梢儿,所有离开战壕的人回来都需要暗号。”加莱拉说:“我们的暗号是“铁路(railroad),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日本人没办法发出‘r’这个音。”

昨天到场参加纪念仪式的作家兼设计师富雷克(William H Frake III),是记述二战老兵故事的插图书“瞬间与记忆”(A moment and A Memory)的作者,他说:“这些善良的人救下了这个世界,那些英雄永远回不来了,但是加莱拉还在,他好好活在这里,在那些死去的年轻人的护佑下。”

博物馆的主席莫斯勒(Bruce Mosler)希望人们能永远记住那些军人的付出,“当我们的国家问,我们应该送谁去,谁愿意替我们上前线,这些人的答案一直是,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我在这里,送我去吧。(Here I am, send me, I’ll go.)”

英雄们再未归来

老兵加莱拉当时毕业的高中,有42名校友和他一起参加了二战。这42人中,加莱拉是目前唯一在世的军人。“我不是英雄,我想强调这一点。”马上就97岁的加莱拉的双眼在泪光中矍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是一个幸存者,英雄是那些再也没有回来的人,不是我。”◇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