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2) 慧眼识魔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人气: 2665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七章 抗撒旦反共救世

一、慧眼识魔

撒旦魔教

在本次人类文明中,蒋公首先洞察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来自恶魔撒旦。他看到魔鬼假借共产主义形式在人间扩张的真相,称共产党为撒旦共产魔鬼。蒋公看到共产主义在人间的表现,正好验证了《圣经启示录》中的预言:撒旦必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的列国。蒋公提醒人类:共产主义是神造宇宙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灾祸。

“共产主义的狂妄匪徒们叫喊著,它们必要毁灭世界上的一切宗教,它们必能毁灭不愿崇拜它们共产主义的所有人类,它们共产主义必要统治世界。它们今日一切迫害、斗争、诬陷和公审的所作所为,正像一千九百年前的新约时代的恶魔‘撒旦’一样。”(蒋介石,《耶稣受难节证道词》,一九六零)

“共产主义扩张之迅速,殊令人惊异。劝服八亿五千万人皈主,费时达一千九百多年之久;而在短短的四十年中,全世界竟有半数人口被关入‘铁幕’之内。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十五年来,已有八亿人口,生活在共产主义的奴役暴政之下。它的侵略步伐,正获得与时俱增的速度。”(蒋介石,《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一九六一)

蒋公看清了共产主义是反神的:“共产主义的反神思想,使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的和平为不可能。马克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即曾指出,共产世界和自由世界之间,存在一道无可弥补的鸿沟。他说:‘共产主义不需要永恒的真理,而且,它要废除一切宗教和道德观念。’他另一次说:‘打倒上帝,打倒教会,拥护共产主义,你便获得世界上的一切东西。’”(同上)

“我们可以静下来自问一声,我们是否已经到了像启示录二十章所说的一千年的尽头呢?‘撒旦必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圣经学者们都认为,撒旦一旦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力量可能非常强大。撒旦的化身共产主义不仅与上帝作战,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同上)

蒋公指出,共产主义是诋毁创世主的邪教:“在廿世纪的今日,同样有一个邪恶的思想,虚假的哲学,以虚假欺骗的手段渗透人心。以凶狠残暴不人道的方法剥夺人的自由,横行霸道。共产主义一日不停止,世界一日无安宁。共产主义一日不消灭,世界一日无和平。今天的共产主义,实已超过虚假的哲学,而成为虚假的宗教,共产党徒不承认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而崇拜自我,实为有史以来最卑鄙的偶像崇拜者。”(蒋介石,《二十世纪的十字军》,一九五七)

共产主义祖师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看见这把剑了吗?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马克思早年诗作《演奏者》,译文引据阿波罗网 。“Wild Songs, 1. The Fiddler, .)

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不仅马克思成魔,而且马克思周围有个成魔群体。(参阅:李查‧温布兰,《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Richard Wurmbrand, Marx and Satan, Living Sacrifice, 1986.)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就是撒旦魔教和马克思的接班人。历代共产党的领袖都是魔教教徒。

第200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第200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马克思的成魔之路(新纪元提供)

马克思干脆否认造物主的存在。“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诫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 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也确认了这一点。

卢那查尔斯基(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弃置与造物主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温布兰,前引书 )

马克思十八岁时手写《Oulanem》剧本显示:马克思与撒旦签约出卖灵魂,打上撒旦印记,为撒旦代言,让全人类下地狱。实际上,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共产主义及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恩格斯始信上帝,被转化,与马克思联手。恩格斯曾经说过马克思是“万魔附体”:“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占有了他。”

列宁的亲密朋友兼同事托洛茨基(Trotsky)著有《青年列宁》一书。书中写到,列宁十六岁时,曾从颈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将它踩在脚下——这是撒旦教中常见的一种仪式。

马克思的追随者斯大林被“同志”称为魔鬼,笔名恶魔。斯大林认为善良、宽恕、仁爱比最大的罪行还要坏。更多的魔教追随者就在世界著名的共产党领袖和恐怖分子头目中。(温布兰,前引书 ;Richard Wurmbrand, Was Karl Marx A Satanist? Diane Books, 1976.)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图为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东德共产党头目昂内克竖立的。(Getty Images)
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Getty Images)

撒旦魔鬼借助共产主义来统治世界。马克思通过其对撒旦魔的信仰,在人间成为撒旦的使者,行使魔鬼的职责,将无神论、唯物论等邪说和魔鬼的邪恶信息包装成共产主义,把被美化和学术化了的邪恶主义传向全世界,让人们不信神而转与魔鬼一起作恶。共产主义只是用了新名词包装的撒旦魔鬼教信仰。谁相信了共产主义,谁实行了共产主义,就变成了撒旦的臣民,认了撒旦魔鬼做自己的主宰。

蒋公指出,追随共产党是没有出路的:“任何与共产党徒妥协的企图,等于自甘坠入共党的陷阱,或开门揖盗。假如自由世界遵循这一途径,则它不但不是重建上帝的殿堂,而且开拓一条自趋沦亡的道路。这种妥协的努力,正是敦请撒旦来君临世界。”(蒋介石,《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蒋公告诉世人,光明和黑暗是不能相通的,与共产党和平共存的结果就是被魔鬼吞噬:“故今日世界任何个人或团体,任何国家或民族,苦想与今日魔鬼集团——共产政权同负一轭,‘和平共存’其结果只有一条路,就是被共产主义的魔鬼整个吞噬下去。”(蒋介石,《对亚洲基督教护教反共会议书面贺词》,一九六五)#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蒋公从教育的悲剧中看出复兴民族首先要恢复道德,他慧眼看出中共的目的是摧毁中国五千年文化和道德伦理。其手段是借文痞宣传唯物史观,伪造历史,使得人们互相斗争,摧毁民族精神,最后造成中国亡国灭种。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伦理道德就是我们的民族灵魂,也就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武器,一个民族,要是没有民族道德,那也就是丧失了民族灵魂。共匪为什么要极力诋毁我们中华民族优良的传统精神和固有道德呢?这正因为他要出卖我们的民族,就先要毁灭我们民族传统的精神...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我们剿匪军事所以遭致今天这样的失败,决非偶然!第一、因为我们国军在抗战期间,一致对抗外敌,忠勇牺牲,实力消耗,而且长期战斗,精神疲惫,共匪则在八年当中,逃避抗战,扩充实力,处心积虑,专门研究如何消灭国军,如何推倒政府。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这个三民主义是有所本的,其渊源所自,早在总理以前,与我中华民族之历史的生命同流发展,不过到了总理手里,才拿这个东西重新整理,构成一部完善的思想体系,就叫三民主义。这个主义虽是最新的,而其本质和基本精神之所在,却完全是由我们历史文化的正统,历数千年而一直传下来的。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人们以为取得胜利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实掩盖了人类当代历史上最大的失败——让共产党以其天地间魔鬼异类之身,全面成功地附着于人类社会,俨然登上正位,成为一种社会模式和意识形态,为祸至今。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蒋介石派白崇禧在东北迎战,东北国军士气大振。白崇禧督战指挥杜聿明属下孙立人新一军、廖耀湘新六军、陈明仁七十一军分三路向四平林彪部队进逼包抄。国军只用三天时间,于十九日便彻底攻克收复四平,林彪化装成伙夫随残兵败将狼狈逃往松花江北岸。国军乘胜追击,又拿下长春,并追剿林彪部到松花江畔,直逼哈尔滨。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共产党用的是以水覆舟的办法,……拿上经济条件,组织无产阶级及准无产阶级之困苦人民,造成铁幕之后,以恐怖赤化之手段,清算了富人,恐怖了贫民,很快地使个人生产工具均须靠共产党政权来分配,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产,也就是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活,造成清一色的控制面,这就是他覆舟的海水。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农村包围城市”在蒋介石眼中是中国旧有的流寇观念,中共通过制造仇恨,破坏家庭而壮大自己的军队。“但是共匪学会俄国式的武装暴动方法之外,还采取中国旧时流寇式的暴动方法,‘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观念在中共匪徒中渐次抬头,而流寇式的方法乃亦成为共匪暴动的主要路线了。” (《苏俄在中国》)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蒋介石深知中共不会甘心。《双十协定》签订第二天,他在日记叹“共党不仅无信义,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也”。但他依然给中共留下改邪归正的机会。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罗斯福的错误决定帮助了共产党在欧洲和亚洲的扩张,蒋公慧眼在亚洲保全了日本免遭赤化。“第二次大战的起因已如上述。大战的结局是怎样呢?大战的结局是牺牲了中国,瓜分了德国,却保全了日本,但是日本的保全不是偶然的。在第二次大战以前,一般军事家和政治家总认为任何战争的结局,都是战败国接受战胜国所提条件的和平会议。”
评论